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64章 世子的屁股很白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众人吃完饭,那边偏殿也安排好了,承业帝兴冲冲地拉着傻宝去看看,皇后虽然端着高冷,但也一直拉着傻宝另一只手,苏倾钰被挤到后面还不敢有怨言,他就知道,到了大贺,傻宝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了,傻宝心眼里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了。

    旁边太子等人倒是习以为常,太子又是一副我是老大,你们都离我远点的高冷范。而犇犇看到苏倾钰幽怨模样,莫名有点爽。

    他已经不记恨当初苏倾钰以草包花瓶的形象骗走傻宝,并且他自己也要成亲了,可是讨厌一个人久了,即使看开了,看到对方不高兴自己就会习惯性很愉悦,于是就笑嘻嘻凑过来,欠揍地说:“哎,西罗的兵马大元帅,听说你屁股开花了?”

    苏倾钰眉头一跳,屁股反射性地一疼,随即从傻宝身上收回幽怨视线,拿出大元帅的范,目光一冷,高冷地不屑地瞥了曾经都没能冒出头的情敌一眼,平静无波地动了两下嘴皮说:“啊,原来是,笨——笨——啊。”

    犇犇脸扭曲了好几下。为嘛这名字从他嘴里出来就这么别扭呢?

    傻宝听到了,就转头看看后面说,很是气愤地说:“对啊,阿钰被打的屁股开花了,流了好多血呢,现在还有好多丑丑的地方。”

    苏倾钰:“…”你还是我媳妇吗?这能随便囔囔吗?

    犇犇笑的眼眯起来了:“原来是真的,咱们驸马这细皮嫩肉的留了疤什么的,啧啧,啊,虽然他这伤一般人也看不见哈,哈哈”

    傻宝停下来认真地说:“不会留疤的,我把一瓶茯苓玉清膏给阿钰抹了,颜色已经淡了好多了,阿钰屁股很白的,有那些丑丑东西不好看。”

    众人齐齐斜视苏倾钰,特好奇的看向苏倾钰的屁股。

    苏倾钰:“……”好丢人啊,屁股白什么的说出来真的好羞耻,而且,媳妇你怎么都不脸红?

    看到还是一副“我什么都没干,她说的不是我”表情的苏倾钰,其实雪白的耳根已经红了,好吧,耳根都这么白,那么常年不见阳光的屁股,肯定更白了。

    就连太子都是一副“让姐姐都觉得白的屁股到底有多白”的惊悚表情。

    犇犇顿时“哈哈哈哈”笑的直不起腰,一把哥两好地搂着苏倾钰脖子:“苏兄,没事咱们一起去洗个澡呗。”挤眉弄眼得那叫一个猥琐。

    苏倾钰面无表情地盯着地面,旁若无人地开口:“大贺太子伴读,太师公子覃霄,两岁零八个月还未断奶,三岁断奶期间抱着刚产仔母狗喊娘亲,五岁偷看隔壁新嫁娘梳妆被人打,立志学功夫,八岁打了恶霸赔了半个家当,十岁逛花楼碰到生父被揍,给皇子伴读写的第一篇策论,别出心裁,名曰:苛政杀死狗…”

    “停,停,”覃霄死死捂住苏倾钰的嘴,其他人都兴致勃勃地看着覃霄,就连太师都不知道自家儿子有那么多光辉事迹。

    傻宝觉得是个新大陆:“原来犇犇比我还要晚断奶,奶娘说我一岁不到就不喝奶了。”

    你那副我很厉害是什么意思?

    丞相想说还不是你那时候就开始贪吃,非要喝各种鲜汤,还想啃肉?

    “苏倾钰,你等着!”覃霄放了狠话就跑到最后面去了,缩头缩脑,傻宝都看不到他了。

    “行了行了,赶紧去看看还有什么要备的。”皇后也笑够了就拉着傻宝继续前行。

    承业帝一边听着旁边皇后跟傻宝做思想工作:“傻宝啊,你知道你在母后肚子里的时候多闹腾吗?母后总是恨不得好好揍你一顿,可你一出来,那么小,声音都快听不到了,母后又舍不得打你了,巴不得你哭的声音比谁都大,小孩子哭是好事,你可不能讨厌小孩子,你看驸马也没讨厌对不对?”。

    一边分大半心神听后面几人的说话。

    “倒是不知驸马从哪知道那么多犬子的事。”太师很是不解,他家儿子那些他不知道的往事,可是儿子求了夫人老久,连他都不许告诉的。

    苏倾钰会说,只要是有可能成为我的情敌的人我连他上面三代人用过几双筷子都彻底查过吗?

    才不会说好不好?咱们也要高大上一点。

    “也是无意,之前军营里有个叫姚狗蛋的,他说他小时候家里穷被过继给赫野那边没后的黑心舅舅家,他舅舅有了自己孩子后就不把他当人,后来苛政杀死狗的时候他舅舅家得罪人被抄家,他就回到西罗,家里有好几个兄弟姐妹,没他饭吃,碰上征兵,他被家里人顶了他大哥的兵役,后来能回去他也没回去。他说他在舅舅家的时候跟一个叫笨笨的一起混,笨笨老是把自己吃的拿出来分给他才没被饿死,后来一起偷看新嫁娘还是姚狗蛋当的人肉梯呢。”苏倾钰实在是无意间知道了覃霄十岁以前的秘史,当时有一种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惊喜。

    覃霄立马又冒出头了:“姚狗蛋?他不是叫李大宝吗?哦,他好像说过姓姚的,哎?他真的还活着啊,那时候我趁他舅舅家乱糟糟地就把他拉跑了,让他躲在深山里,之后就没见过他,原来他回自己家了,不对,他家里人怎么也那么黑心,先把他卖给他舅舅家,怎么后来还让他顶他哥哥的兵役,这不是欺负人吗?”

    苏倾钰耸肩:“西罗本来就有成年男子服役三年规定,他不顶他哥的兵役,自己也有,不过嘛,他大哥那会儿碰上的是强制征兵,那种兵役是没有期限的,得胜才能解散,嗯,还是挺黑心的,哦,他现在已经是校尉,还我提的哦。”苏倾钰挑眉一笑,眼角都开始勾人。

    “……”覃霄默默又躲到后面去了。

    丞相看看有点得瑟的苏倾钰,发现这也是个可爱的年轻人:“驸马年纪轻轻,能两年内把两个国家打下来真是英雄少年了。”

    被媳妇娘家人夸了呢,真有点不好意思呢。

    苏倾钰很谦虚很沉稳地说:“哪里哪里,要不是碰上天灾,要不是宝宝无条件支持,凭我没钱没权的哪里能做出什么。”

    丞相点头,还行,没有得意忘形。

    太师好像不经意地问:“听说驸马回朝后,就被西罗陛下封为兵马大元帅,还要每天看奏折,可真是奇怪。”

    苏倾钰其实也很不解,故作深沉:“唉!这个下官也是不清楚的,君心难测啊。”

    太师和丞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看来咱们猜的苏倾钰压根不知道。

    太子实在很不理解听起来明明应该英明神武,叱咤风云的威武姐夫,为嘛现在看来就是个如玉美男,半点看不出沙场戾气,连意气风发都没怎么看到。

    “不知姐夫家里那边日后怎么安排的,西罗一下子扩了那么些,怕是引得整个天下重新定位了。”

    苏倾钰想到临走前突然反悔要留下的母亲,要去找那个很讨厌却又恨不起来的老男人,其实,那个老男人也真的老了,命还不大好,一大把年纪,还得在刀剑无情的沙场磨砺度日。

    母亲甚至妹妹都不管地要去寻闹了二十年的老男人,如果那个老男人头一热非要死忠西罗怎么办?母亲又该怎么办?母亲明明都知道有这种可能,却还是选择去陪他出生入死了。

    直到那一刻苏倾钰才明白母亲一直爱着他的父亲,而父亲怎么都不能昧着良心说不爱母亲,甚至,父亲也是爱着他的,吵过闹过却从来没有放弃过,没想过让苏普取代他,再打再骂也没有想过左右他的人生,拒绝他的选择。

    太子如愿地看到他要的有点故事气息,高冷的姐夫,丞相和太师也微微惊讶,苏倾钰终究比上回来时多了一点愁绪,一点心思。

    就说嘛,沙场再不能锻炼他,还有宗兆帝刻意栽培呢,怎么都得有点不一样吧。

    覃霄凑到他爹身边:“哎,爹啊,我怎么觉得他一深沉就整个人不对了呢?比咱们太子还要深不可测的样子。”

    太师突然有种苏倾钰是别人家孩子,自家这个整个一熊孩子的即视感。

    苏倾钰似回答又似自言自语:“那毕竟是程家的天下,哪里能一直仰仗苏家,苏家能给他守住一方,让他们日后还有个可退的地方就算尽了君臣之谊,苦的不过是西罗还有新归的两国百姓罢了。”

    “原本我都打算好了,以后苏家军不回来,一半留在伽泽,主持三国之间的通商,修建交通,复耕农田,兴修水利,一半守在东边防着赫野,曹家军守着北边防着北圩,上下一心,凭着西罗如今地盘,和大贺的姻亲关系,哪怕大辕这些大国也不会轻易动武。”

    “西罗虽然在最西边,可那边的山水珍宝技艺都不少,姜国的墨,伽泽的海产品,西罗的木工都是天下闻名的,更别说姜国再往西那么多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不知藏了多少宝贝,哪怕矿脉存在也是可能的,好好经营,只要十年,西罗不必依附任何人,稳稳站稳大国地位,如果给我二十年,西罗不必再惧怕任何一国,可惜,都只是想想罢了。”

    众人一时无言,承业帝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两眼苏倾钰,又回头若有所思,在看到被教育后看着肚子一脸我不是好娘亲表情的傻宝,顿时替苏倾钰感到无奈,哎呀,闺女啊,你看看你相公心思多多,你怎么就不多用用脑子呢?

    不过嘛,会用脑的都不是傻宝了不是?

    皇后越发心疼这个女婿,温声细语地说了一句:“来,你来扶着傻宝,本宫累了。”

    苏倾钰眼睛一亮,嘛事都没有媳妇重要,欢欢喜喜地跑上前去拉着傻宝的手,承业帝虽然不满,但也默默松了拉傻宝的手,苏倾钰竟然自然而然地抬手就把傻宝全圈到怀里,乐呵呵地跟傻宝说:“你是好娘亲,天下第一的好娘亲。”

    傻宝一听也大眼笑眯起来,高高兴兴地亲了苏倾钰一口。

    苏倾钰笑的那叫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

    承业帝等人眼里,那个笑老蠢老蠢了,还特别刺眼。

    不过不可否认,苏倾钰好像永远都知道怎么不让傻宝纠结,一句话都能让傻宝没开玩笑。

    那就,那就不计较他犯蠢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