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70章 无辜的苏倾钰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苏倾钰在某次吃饭时听到承业帝嘀咕:“东炀和南鸣好端端地怎么想起来跟大贺还有西罗作对了,南鸣还特地绕了大圈带着可怜巴巴的几千人去打西罗,被原迦泽那边的苏家军一千铁骑打的惨不忍睹。”

    苏倾钰莫名心虚了。

    “姐夫知道怎么回事?”太子看到本来兴致勃勃给傻宝姐姐夹菜的苏倾钰突然安静了,不仅不抢好菜了,还把头埋在饭碗里吃干饭,觉得很可疑。

    “啊,我不知道啊。”苏倾钰一抖,连忙摇头,“南鸣那老皇帝本来就是个儿子都搞不清是不是自己的糊涂蛋,被人一怂恿就犯浑很正常,至于东炀,女皇帝估计,唔,看大贺美男多,就,额,呵呵,说笑的。”苏倾钰被他岳父那么一看就不敢再说了。

    承业帝总觉得苏倾钰有什么瞒着大家,被留饭的丞相也狐疑地看着苏倾钰,很肯定他知道些什么。

    “啊,宝宝请安脉的时间到了,小婿先陪宝宝去了。”苏倾钰赶紧拉着吃饱在摸肚子玩的傻宝跑了。

    “有猫腻。”皇后眯眼。

    “咦?傻宝又开始戴宝石了?”承业帝发现傻宝头上多了很多五颜六色的发饰。

    “嗯?看着像,但摸着不大像。”皇后摇头,“今天才看她戴,挺高兴的也没问她,明天我问问。”

    ——

    时隔一个多月,战事平息了些,东炀就被正面打了两次,立马灰溜溜跑了,去和赫野汇合,跟大贺隔着一条大河相望。

    于是,有点闲下来的承业帝又开始琢磨给傻宝建宫殿的事,偶尔看着就快要临盆的傻宝,觉得要是等女儿一生孩子就给盖宫殿,差不多孙儿能跑就可以入住了。

    至于为嘛现在又不急着立马建,是因为前几天太师拿着好多年前傻宝给送的八卦图,正儿八经地算了一卦,说是夏暑不宜大兴土木,不然,不然就不能造出最漂亮的宫殿,不是最漂亮的就配不上傻宝。

    这天,承业帝就上朝时跟大家伙提了提,说等六公主生产完毕就准备推倒冷宫建一个新的宫殿。

    下面人傻眼了,包括丞相太师,本以为承业帝被三番两次打岔,就能把推倒冷宫这事给忘了,没想到他还一直惦记,还真能昭告天下。

    “皇上,此事,”礼部尚书,承业帝一手提拔上来的史大人犹豫又犹豫,还是硬着头皮,在丞相等人赞赏欣慰的目光下,承业帝冰冷威胁的目光下,跪地磕头,“不妥。”

    “臣附议。”百官不待承业帝反应,基本都跪下了。

    承业帝眼睛微眯,扫向丞相太师。

    “臣,附议。”丞相想了想,硬着头皮也跪下了。

    “臣,附议。”太师也盯着压力跪下了。

    毕竟这把几百亩的冷宫推了给公主建宫殿什么的,不仅不合规矩还劳民伤财。

    大贺的冷宫是一条巷子分两边,前前前大贺帝,就是大贺还是百年前小国时的皇帝,那个雄主闲谟帝,年轻那会儿很是喜欢美人,后宫搜罗的美人多的硬是把当时的皇宫又扩了四分之一,可某天被最喜欢的美人捅了一刀,然后就对美人冷心了,不到半个月,除了皇后,其他的有高位分的妃嫔也好,没高位分的美人也好,包括宠幸过的宫女,都给发到冷宫去了,导致冷宫突然增大为原来的近五倍。

    而那位被美人伤到的皇帝从此发奋图强,勤政爱民,一生除了皇后都没再纳过妃嫔,大贺也逐步开始强大起来。

    承业帝心里觉得反正他就皇后一个女人,要冷宫有什么用,就是把后宫推了也行啊,皇后还能直接住到他的勤政殿,时刻伴驾多美丽啊。

    承业帝又扫了一眼二宝,正在思考要不要也附议的太子猛然一抖,看看他父王,觉得那目光有点奇怪。

    承业帝想,二宝这冷性子,长得又这么好看,以后能看上的女人不多,反正天下和皇位老子都给他铺好路了,也不用他牺牲色相肉体地去联姻什么的,所以冷宫也用不上吧。

    至于孙子要不要用?太远了,爱用不用吧。

    承业帝不说话,还沉着脸,搞得百官都头低着,战战兢兢。

    太师丞相心里大呼:陛下,知道你与皇后感情好,可把冷宫什么的推了,真的不考虑你儿子孙子要不要用吗?而且,现在外面还在打仗呢,您这不是给傻宝拉仇恨呢?

    “陛下,六驸马带着六公主出宫去了。”徐公公看大家僵着,就把刚得到的消息告诉了承业帝。

    “嗯?出宫?干什么去了?”

    “说是参加徐家公子婚礼去了。”

    “哦。”本来犇犇两月前就应该成亲的,偏偏东炀搅场,就给推迟了,承业帝还记得那会儿苏倾钰那脸臭的连他都不愿意看,也就傻宝还稀罕,一直围着苏倾钰问他为什么不高兴。

    等到傻宝发愁给徐景成亲送什么礼物的时候,苏倾钰才满血复活地跟着合计,怂恿送宝石,那架势恨不得把徐家送给傻宝的宝石全送回去。

    “还顺带看房子去了,奴才听说驸马在房子里给公主准备了厚厚的毛毯,全是迦泽皇室自产自用不外传的,踩在上面犹如走在云端,说公主还有以后的小主子在上面打滚都行,都可以不穿鞋。”

    “还准备了小孩房间,玩具摇篮什么的,全是姜国西边深山老林里的古木,用了西罗最精巧的木工技艺做的,其中有一种木料不仅有香气,而且还能能随温度变幻色彩的。”

    “又用那神奇木头做了好大的一张床,远看就跟宝石造的似的,驸马还特特给公主做了一件薄如蚕翼会发光的衣服,可是用了南鸣一年产不到一匹的天蚕真绸,东炀独一份的萤粉,综合咱们大贺高超绣技制成,不用宝石夜里都发光,可是天下找不到第二份了,还有珩国的花牛,北圩的…”

    “得得得,孤知道了。”承业帝本来紧锁的眉头慢慢松了,挥挥手,“都起来吧,此事再议,退朝。”

    承业帝突然知道傻宝这段时间戴的疑似宝石却十分轻巧的头饰哪来的了。

    本来以为是皇后或者旁的大臣夫人们给找人用丝绸什么的弄的,原来是苏倾钰找的,嗯,感觉自己要被苏倾钰比下去了。

    承业帝又看了眼太子。

    太子目露诧异,然后忽然感觉到了压力。

    承业帝跑了,百官才慢慢起来。

    “这驸马可算是把全天下的好东西都搜罗来了。”离得承业帝较近的史大人忍不住说,“光是东炀的萤粉据说一年都攒不到一盏,珩国也向来不与外界连通,这,怎么弄来这些。”

    丞相和太师互看一眼,笑笑,先走了,史大人还是不相信的样子。

    “看起来,苏倾钰比我们想的要更厉害。”丞相和太师同行往宫门外走,面带笑容地说,“就是我们陛下也不一定能随便拿到南鸣东炀皇室不外传的东西。”

    “是啊,他们来了才多久,三四个月吧,迦泽姜国北圩,甚至珩国的东西都传过来了,我猜西罗皇帝还不一定见过那些东西,那些东西要么就是当初随他们一块来大贺的,要么就是苏倾钰有自己的渠道路线,不然,怕是有些东西一年两年都到不了大贺。无论哪种,都不容小觑。”太师笑着转头问丞相,“你猜猜得再过多久,他才能憋不住地问西罗来使的事?这都来了多少波了,咱们陛下见都不见。”

    “快了吧,毕竟西罗已经丢了好几座城池了,他去过北边,总归会舍不得的。”

    “说起来,苏南侯这回也是发了狠心了,说不管就不管了,不然就算他守着西罗西边南边,也不差给北边送点东西。”

    “换你你给?”

    “嗯,换我我也不给,我儿子冒险弄回来的东西凭什么分给欺负过我儿子的人?”

    “宗兆帝也算倒霉,这国家刚扩张得比得上大国,可是打下来的迦泽小部分在苏家军手里,大部分在咱们公主手里,姜国全在苏家军控制下,西罗本来的国土却又被北圩抢了十分之一。”

    “不说这些了,不如咱们去看看那天下独一无二的衣服和神奇的古木吧。”

    “走,去瞧瞧。”

    “哎?我突然想明白为什么南鸣东炀跟大贺西罗发难了。”丞相停下脚步。

    太师身形一顿,不可置信回头:“难道?”

    丞相点头。

    太师扶额:“一直看他对公主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大手笔,咱们陛下也没这么大气过。”

    “说不得就是被陛下这么宠公主给刺激了。”

    “哎,本来以为咱们陛下太子为了讨公主欢心,恨不得穷尽全大贺已经够天下议论了,没想到这会又来个更没底线的驸马,随便就把全天下搞得不得安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