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76章 神奇宝贝2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覃霄缓过劲,不甘心,凭啥自己都被小宝贝伤害过了,他们不信就算了,还不能让自己多瞧两眼小宝贝,这不合情理。

    于是他又费劲巴哈地挤着他老子,学太子想挤他老子咯吱窝,可挤不进,又不能从另一边挤陛下和太子,自以为急中生智的他,准备从他老子裤裆里爬进来。

    太师狠狠跳了跳眉角,一把按住裤裆底下的儿子脑袋,没让他脑袋从前面冒出来,左脚那么轻轻一抬,将人给踢到一边去了。

    覃霄晕头晕脑地滚到了丞相脚下,一抬头,竟然在缝隙里看到了小宝贝的脚,心下激动地无以复加,胆大包天地在其他人不敢轻易上手碰触的情况下,他二度出手了,一把抓住小宝贝套着白色小娃子的小脚,那个软的,那个小巧的,都没他两根指头粗,怎么办,心都要软没了。

    “哈哈,小宝贝的脚丫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哈哈”

    本来他不出声,还没几个注意到他的“暴行”,都在关注小宝贝睁眼的事,结果他这一喊,众人震惊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摸了小宝贝的手,这会儿又来模脚,人家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孩啊,不能让你这么轻薄的。

    太师扶额,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当年找回来时还算傲娇高冷的儿子,越长大越扭曲,遗传自己的那几分风韵这些年磨着磨着就消失了,二货属性一爆发,谁都挡不住他犯蠢,有时候他都怀疑儿子是不是当年被傻宝跟二宝打击狠了,自暴自弃了。

    “撒手,你撒手!”太子不好意思呵斥父王和丞相,对于覃霄还是能拿捏的,但他这回又不敢直接上手拉扯,小宝贝这么小这么软,万一拉扯碰伤了怎么破?

    覃霄看出来大家的心思了,更加得意了。

    覃霄在众人怒不可言的杀人目光下,陶醉地伸长脖子,噘着嘴,一口亲到了小宝贝的小脚丫上。

    变故就在那一刹那发生,不知道小宝贝觉得被人打扰了睡眠还是嫌弃这个表舅傻气嘴臭,在他亲完后,翘起了小脚,再狠狠一脚踹了出去。

    然后众人就惊掉下巴地看着个头一米八的十八岁大男人,用一种极其美妙的抛物线形态飞了出去了,飞出去了,出去了,去了,了。

    围着的人心都凉了,瞪着眼看那只神奇的小脚,心中有千万句卧槽想说,但他们不知道这个词,只能憋着,憋得个个脸都紫了。

    再次叉坐到到台阶上的覃霄,这回真的疼的脑子里只剩下喊娘了:“嗷嗷嗷,嗷嗷嗷,太凶残了,太可怕了,嗷嗷”

    那边怂恿着媳妇出来看小宝贝不正常的苏倾钰,已经扶着媳妇走到了门口,话才说一半:“宝宝我跟你说,小宝贝老好玩了,比吃的好玩,咱闺女真的一等一美丽,一等一聪明,但是,她不会哭也不会睁眼啊…”一抬头就看到强亲他闺女脚丫被踹出去的覃霄,坐在那捂着裤裆哭爹喊娘,立马又拍着大腿魔性地喊起来。

    “啊哈哈哈哈,爷闺女,一等一威武,啊哈哈哈,不亏爷闺女,那脚跟她老子一样干净利落,踹人都是最美丽的姿势,啊哈哈,爷闺女就是这么霸气不解释,啊哈哈哈,爷闺女啊,啊哈哈”

    “…”你真的不好奇你刚出生的闺女为啥这么威武霸气吗?

    傻宝看相公高兴,再看覃霄的龇牙咧嘴,也觉得好玩:“小宝贝一等一霸气不解释。”

    覃霄指着苏倾钰哭丧脸,疼的骂不出,从嘴型能读出“滚犊子”三个字。

    皇后突然好忧愁,这样的父母真的适合养小孩子吗,还不如再交给丞相养呢。

    “傻宝你怎么出来了?”承业帝不高兴了,恶狠狠瞪着驸马,“不知道坐月子要静养吗,不能着风,不能劳累,你们都怎么伺候公主的!”承业帝对着后面战战兢兢跟着的侍女们就是一吼。

    错错扑通跪下来:“陛下,不让公主出来,她就还要继续吃啊,这都吃了五碗饭,五碗菜,五盘子糕点,真的不能再吃啦,驸马刚出来找小主子进去就是玩,想给公主分散注意力忘记吃啊。”

    承业帝砸吧嘴,突然就没火气了,再看看傻宝这模样,小脸红扑扑,大眼弯弯,哪里像是去鬼门关走一遭的,简直就是玩了个叫生孩子的小游戏,不痛不痒就得了个叫小宝贝的奖品。

    几位公主又开始嫉妒得咬帕子了,想当初,她们谁不是疼的要死要活,最快都是两天一夜才生下来头胎,真不知道傻宝是个什么构造。

    皇后有点忧愁:“这不哭不闹不睁眼的怎么好啊。”其实刚刚太医建议可以抽几下屁股,不过皇后哪里舍得,这都检查了说小宝贝嗓子没问题,那也没必要这么打人家来证实这事不是?

    承业帝也惆怅,看看丞相怀里的小宝贝,依旧那么冷淡淡的样子,淡淡地胃疼,就这高冷范,学的是皇后的吧?

    “对啊对啊,她不会哭不会睁眼,这还是小孩子吗?”苏倾钰急了,闺女这是不正常啊,“啊?宝宝怎么办啊?再不会吃奶可怎么好?”

    傻宝盯着突然不是一团的小宝贝看看,觉得比妹妹那会儿生下来的好看,欢欢喜喜地要去抱,众人赶紧拦下来。

    “宝宝,你身体虚着呢,不能抱。”苏倾钰本就半扶半抱着傻宝出来的,这会儿赶紧搂着人后退,开玩笑,没看到覃霄那蛋疼模样么?虽然不知道有哪里不对劲,不过苏倾钰已经隐隐知道闺女是个大杀器,就怕伤到傻宝。

    其他人也怕啊,刚刚小宝贝一直没动没反应,大家都抢着抱,可在覃霄一而再的惨状下,大家已经开始害怕了。

    傻宝生气了。一个个都不给她玩小宝贝,以前说好的,小宝贝特别好玩,比妹妹好玩,只要好好生下她,以后想怎么玩怎么玩,都不用像对待妹妹那么小心,就怕玩坏了胳膊腿啥的,结果呢,刚刚母后不准她玩,现在相公不准她玩,那她生了做甚。

    傻宝奋起了,挣着往前,苏倾钰哄着说:“宝宝啊,等你睡醒了再玩,现在就看看好不好啊?”

    “嗯,我就看看,我不动她。”傻宝说这话的表情总让人联想到一只馋鱼的猫盯着盘子里的红烧鱼,别人拉猫走,那猫说:你撒手,你别拉我,我就看看,我不动它。

    “那就,那就看看啊,咱不动手啊?”苏倾钰肯定是扭不过媳妇的,就抱着媳妇的手,让媳妇靠近了看几眼。

    丞相默默收紧怀抱,免得傻宝真的上手抢。

    傻宝盯着看了会儿,发现小宝贝真的动都不动,歪歪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其他人提着心,就怕傻宝再奋起反抗。

    可,永远没人能猜到傻宝下一步要作甚,变故再次发生,等到众人反应过来,傻宝的那一脚已经踹出去了,丞相差点扔了手里的孩子。

    “傻宝!”承业帝看到那脚就那么踹到了小宝贝身上,心都要吓得停止了,幸亏丞相反应快,迅速转身了,这才一脚踹在了小宝贝屁股上,不然踹在脸上才叫惨剧。

    “傻宝——”皇后今天涂再多药油都觉得失效,傻宝生个孩子比她当年难产还要折寿。

    其他人都觉得天是斜的,明明艳阳天,偏偏觉得一片灰暗。

    苏倾钰心疼闺女啊,可看着岳母大人挥手就要来打傻宝,更担心媳妇挨打,连忙一把抄抱起媳妇,缩着头跑了,跑着跑着就听到了闺女第一声啼哭。

    “哇——”哭的老委屈了,谁家倒霉孩子出生是被娘亲一脚踹哭的,简直刚出生就失宠的节奏啊!

    那声啼哭,极具穿透力,响亮的,明媚的,穿透每个人的耳膜和心头,跟着一块心悸。

    屋顶上停着的鸟都被震得摔下来两只,接着又扑扑飞走了,太可怕了这家,咱不过来觅食的,差点成了食物。

    不知是不是错觉,苏倾钰总觉得闺女的哭声有点动人心神,至少他一听到这声音,心就揪起来了,又酸又疼,这是他家的小宝贝啊,是他闺女啊,有他的血他的肉的闺女啊。

    傻宝也愣了愣,回头够着小宝贝那边看,说不清的,她觉得欺负小宝贝哭不好,为什么大家刚刚都要她哭呢?

    “阿钰,我还要看小宝贝,我不踹她了。”傻宝闷闷不乐,“你给我抱抱她,我不累的。”

    苏倾钰看傻宝可怜巴巴的模样,突然就想起来他老子了,当年,据说他出生时,他老子就听见他哭,见都没见到一眼,更别说抱了,这要是换了今天有谁说他没权利看闺女,他敢跟人拼命,那当年那会儿,他老子是不是也跟傻宝现在一样难过。

    “嗯,那我们再去看一眼,我先抱过来,你再抱行不行?”苏倾钰心里也痒痒,他闺女落地到现在,他还没好好抱过呢,这群人不知道抢什么戏份,仗着辈分比人大,资格比人老,让咱都不好意思去抢回来。

    苏倾钰怕这会儿傻宝引起的众怒还没平,就悄没声地一点点挪回去,挪到一半,闺女被丞相那熟练的“啊哦哦啊哦哦,小宝贝乖”给哄住了,渐渐不哭了。

    可是,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那围着的众人都跟被施了定身术似的,全僵硬地盯着什么,比刚刚发现小宝贝有怪力更沉默。

    苏倾钰抱着傻宝去挤开太子,太子竟然也没反应,心里一沉,等看到闺女时,自己也倒吸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阿钰,小宝贝的眼睛,是金色的。”傻宝懵懵的,“我都没这种颜色的宝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