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80章 洗三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临睡觉时,承业帝坐在床边,突然跟拢头发准备上床的皇后说:“倾儿他,还是惦记西罗那边的。”

    皇后愣了下:“怎么了?”

    “其实今天咱们说的那些名字他都有数,但他还是选了长欢。”

    “嗯,是啊,他说,帝长欢,人长欢,一世长欢。”

    “他是希望天下太平,家人团聚的。”

    “如果可以,谁不是这么希望的呢?”

    “要不明天,孤就见见西罗的使者吧。”

    “见就见吧,都给守了三个多月了,人宗兆帝也算诚心了。”

    “哼,他活该,明儿孤还是先问问倾儿,他不乐意,孤还是不见。”承业帝一提宗兆帝就炸。

    皇后没工夫理他:“得得得,明天我还得准备萌萌洗三的东西,你明儿还得上朝,早点睡啊。”

    承业帝不情不愿地抱着枕头趴在床头不肯动,皇后拉不动被子,更别指望宫人们敢上来拉,只能哄他:“我给你脱衣服好不好?我好困了,你也困了是不?”

    承业帝哼哼地配合脱了衣服,皇后小声说:“知道了,这段日子我都把心放在了傻宝那边,忽略你了,是我不好,你别难过,毕竟,再过不久,他们又要走了。”

    承业帝听到这,心里也酸,憋声憋气地爬进被窝:“哼,萌萌不准走!”

    皇后:“…。”

    ——

    傻宝终于肯好好睡觉了,小宝贝睡在她枕头边,母女两一模一样的乖乖睡姿,特别有爱。

    苏倾钰低头亲了亲闺女,又亲了亲媳妇,轻轻地把媳妇拽着闺女小手的手拉开放进被子里,勾唇笑起来,他的傻媳妇再傻,也还是知道护崽子,连睡觉都说好了要把小宝贝放在枕头边,等她一醒过来就要看到。

    苏倾钰痴痴地看着女儿白嫩嫩的小脸:“长欢,爹的小宝贝,可要好好长大啊。”

    小宝贝踹了踹脚,挪了下脑袋,继续睡。

    苏倾钰无奈地又去重新拿抱被,闺女那脚又把抱被给踹撕了,苏倾钰觉得吧,养大一个闺女,他们家至少得废掉十个屋子的布料。

    “爷?信已经送出去了。”纨绔看苏倾钰拿着破被子出来,赶紧上去说,“侯爷和夫人他们肯定会被小主子吓一跳。”

    “嗯。”苏倾钰骄傲,“爷闺女还能不惊天动地?”

    “是是是,小主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不,有古人哦。”

    “让你找的东西找到没?”苏倾钰坐到了书桌前。

    “找了。”纨绔把桌角最新一摞书推过去,“所有有关闲谟帝的正史野史包括话本子都找来了。”

    苏倾钰看着那足足一米开外的书,抽抽嘴角:“这么多?”

    “爷,你要清楚一个事实,这一摞都是闲谟帝和他皇后的爱恨故事,基本都是话本子,正史野史还有一摞子呢。”纨绔指指旁边地上的书筐。

    苏倾钰砸吧嘴:“纨绔你说,就不说别的,光做人能做出后世这么多话本子,这个闲谟帝是不是太能作了?”

    纨绔捂脸,爷,其实你是嫉妒吧?

    ——

    萌萌的洗三绝对的热闹,各路大臣们怎么想不说了,还有几位公主和个四皇子心里其实有点酸,他们也都是有儿有女的,当年那会儿谁有萌萌这么隆重的洗三的?

    不过没办法,其实承业帝多少已经考虑了他们的感受,所以除了一些赏赐外,其余没再多做什么,宫里上下的赏赐包括洗三都是皇后操办的,这是傻宝亲娘,傻宝还是没有正儿八经公主府的,他们没法说什么,而之前干出全皇城地撒钱这事吧,都是人傻宝有钱有权的亲舅舅,从小到大就差直接喊爹的丞相,还有尊贵的太子亲弟弟,包括从来都是混不吝的相公给撒的,他们连个说嘴理由都没有,除了咬帕子嫉妒外,什么都干不了有没有?

    三位公主早就被打击得心力交瘁,而且萌萌的确是个神奇宝贝,她们心里酸完,还是欢欢喜喜送了一堆礼物,特自豪骄傲地跟别人说自己有个似太宗的侄女,大贺必定又要上一个台阶的。

    可是四皇子不同啊,他没跟傻宝一块长大,后来又被变相关在了太学院编书,一直都是听人说,傻宝多受宠,但他想,真受宠能给嫁出去那么远和亲?能给挑那么个草包相公?能给委屈的,落魄的逃回大贺?这待遇还不如自己呢,吃好喝好,看看书写写字,每个月还有比别人多出来双倍的工资领。

    最重要的,他上头的三位皇兄下场都太惨烈了,就自个还是囫囵完整的,这说明啥?父王还是爱咱爱的最深沉。

    所以这回出现了全城撒喜钱的事,他被惊住了,自己以往的认知就跟一张纸似的,被无情地撕开了,当第一块喜钱银子砸在他脑门上时,他正搂着小妾在自己家后院里赏荷,他想,哎呀,今天运气不错。第二块砸下来时,他开始疑惑,这是怎么了?自己整个府邸都有种沸腾的感觉。

    感情被银子砸到的不是他一个?

    他的小妾还被玉珠子给砸了。

    最后打听到事实真相的四皇子,感觉人生观里的某些东西碎了,他就“嗷”地哭了,不知道怎么的,某天他的皇子妃冷笑着说的那些话就给特清晰地响起来在耳边。

    “你以为父王是宠爱你才把你放到太学院?编书?呵呵,作为一个皇子,不执掌军政大权,不上阵杀敌,窝在小小书院里当书虫?四殿下,你到如今还不明白,早在争储前许多年,你就被踢出储君的选择范围了,

    你唯一命好的,也就是犯蠢没能搅和到争储里面去,可惜,一个皇子,除了争储就没别的事能做了吗?编书,编书,你又编出了什么花来?一本诗录集还得拿回来我给你修改,这是一个金尊玉贵的皇子能干出来的事?这种事你做的出我都不好意思往外说!

    你还每天乐呵呵,换成旁的任何一个人,都得郁郁寡欢,就你这种觉悟,陛下这个决定简直太明智了,我一个闺阁女儿家都为你感到羞愧,为做了这四皇子妃羞愧,你要是个男人,是个属于皇家的男人,就请命上阵杀敌,像太子殿下那样,杀出一条康庄大道来!不然!我史素衣一辈子看不起你!”

    四皇子突然觉得,被银子砸到的地方可疼可疼了,小妾也不要了,生无可恋地回到皇子妃那睡觉了。

    皇子妃不在,伺候皇子妃的老嬷嬷见人睡着了,关上门才撇撇嘴:“真是糟蹋了我们家小姐。”

    伺候的小丫头一边蹲地上捡钱,一边也哼哼:“这会儿还晓得难受了,拿着我们小姐嫁妆挥霍养小贱人的时候做什么去了,呸,活该!”

    老嬷嬷挥挥手:“院里的别捡了,跑不了,有空到街上捡去。”老嬷嬷愁啊,出嫁前,老爷是个清官,小姐的嫁妆说实话在同等人家看来不算多,嫁进来皇子府别说享富贵了,就这么个没外快的皇子,还得她家小姐养。她家小姐真命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