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87章 有关手串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苏倾钰刚刚犯蠢还没能原谅自己,能把这个唯一可以做补偿的手串还回去?

    真是做梦。

    “你家主子是哪位?手串又是哪个?在下乃大贺六驸马,你家主子…。”苏倾钰一边说话,一边侧身挡住傻宝手里玩的铃铛。

    那玉带仆人干瞪眼,明明手串就在那漂亮女人手里,这个漂亮男人睁眼说瞎话得把自己也当瞎子不是?这手串自己都捡了多少回了,也不知道主子什么心态,又不喜欢戴,偏偏每回还去哪都让人捧着,时不时看一眼,先生每回想方设法地扔手串,结果都是失败,都得自己回头捡回来,知道的晓得这手串是主子自己做的唯一饰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小情人送的。

    先生是这么说的:主子偶尔闷骚一下,少年情怀一下,我们当下人的要体谅,这么毁形象的事呢,也不要外传,不过这手串迟早是要扔的,如果,万一,哪天这手串碎了,或者实在找不回来也就算了,没必要太当回事,必要时,你要学会“真的”拣不回来。

    更重要的是,先生刚刚是指着这位谪仙似的人物说:“去捡手串,那是未来姑爷。”

    现在怎么成了大贺六驸马?是先生指错了还是咱理解错了。

    “…小的愚昧,冲撞了大贺公主和驸马,请恕罪,既然手串不在此处,那小的再去别处寻寻看。”

    苏倾钰:…这年头,睁眼说瞎话都可以被人这么捧场啊。

    “啊,好,不送。”苏倾钰看着那仆人轻快的脚步,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其实,这仆人压根就没想把手串要回去吧,那这出又是为了啥?

    苏倾钰近来时常觉得,自己可能老了,已经跟不上这些有想法的人的节奏了。

    傻宝说:“阿钰,我们多做几个这个铃铛,你一个,父王母后白白太师元帅都要一个,妹妹和娉芙也要一个,大姐姐他们也要,嗯,给小宝贝两个。”

    苏倾钰笑:“为什么小宝贝是两个?”

    “因为她小。”傻宝想起自己软软小小的小宝贝,不自觉温柔起来,低头摸摸手串,“她最乖,给两个。”

    “嗯,给两个,十个也行,我们小宝贝值得所有最好的。”苏倾钰欢欢喜喜带着媳妇回家做手串去了。

    那边客栈的夜九,拿着画笔在临摹什么,之前的素衣先生拿着本书靠在窗边在看,有几个华服仆人在收拾东西,看样子准备走人了。

    看到玉带仆人哭丧脸进来,夜九笔尖一顿,眼尾的昙花瞬间绽开,邪气横生。

    素衣先生瞳孔微微缩了下,又低头继续看书。

    “爷,手串不见了,未来姑爷已经走了,他把手串给了别人,那人已经不知去向。”玉带仆人被主子邪气的眼睛一看,脊背一颤,心底发虚,先生不会坑了咱吧。

    夜九失神一会儿,回神时发现纸上滴了大片的墨迹,好好的一张夏日赛马图,毁了,本来还想画几个中暑挂掉的人呢。

    “丢了啊,丢了,就丢了吧。”

    夜九一松口,玉带仆人不自禁吐出口气。

    “玉带,那你知道那个小子把铃铛给了谁?”夜九不经意似的问。

    玉带咬咬牙:“是,是给了大贺六公主。”

    夜九看了微微发抖的玉带一眼,又慢悠悠地收回:“哦。”

    玉带退到一边。

    “曲先生,我突然觉得,琥珀和这大贺太师的儿子,并不是太般配。”夜九神来一句,吓得那边素衣先生差点扔了手里的书。

    “爷,不行啊,半个时辰前,咱们才把表示满意和谢意的信送出去,这会儿再反悔,岂不是成了出尔反尔的小人?不妥不妥。”曲奕都要哭了,“那手串,手串咱再找找?”

    夜九默了半天,“嗯”了一声。

    玉带:爷,你这是应了前半句还是后半句了,为了这手串您都搞出多少事了,还不够么?

    曲奕也很惆怅:主子是个好主子,就是赶到这亲手做的手串上,整个人就开始不正常。

    难不成就因为这手串是他唯一,自己设计自己动手做出来的?感情特别不一样?

    还是说,这手串里头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里面有什么对手家情报,或者藏着梅家世代相传的不为人知的隐私?

    夜九摊开手,右手大拇指那处有道很深的刀疤,就是亲自捉刀做手串留下的。

    那手串可是含着他的血肉汗水,就算自己不喜欢了,也不应该随便落到别人手里啊。

    ——

    傻宝一觉起来,转头就看到她的小宝贝,小宝贝也睁着眼看她,小眼一开一合,似乎想看清楚她的娘亲。

    “小宝贝。”傻宝拿手戳戳小宝贝的脸,很满意,坐起来,把闺女抱起来,亲了一口,又给放回去,“我要去吃饭了,吃完了再找你玩啊。”

    小宝贝转转头,目送娘亲潇洒离去,看了会儿,转回头闭眼,睡觉。

    魂淡娘亲,自己吃饭也不知道带上人家。

    错错赶紧拿了外套给主子披上。

    到了外间,苏倾钰还在低头挨批,因为下午带傻宝出去逛街回来时,皇宫里的人找他们已经找翻了天。

    萌萌的洗三早就结束,承业帝他们是不舍得多折腾小宝贝的,响盆一结束就把人送回后宫,自己在前面大宴百官。

    而皇后把人送到后宫后,发现傻宝跟驸马不见了,宫人都说没看到,皇后心里一突,这对不靠谱夫妻不会就这么突然撒手跑了吧,或者宗兆帝那边又出幺蛾子,把人抓走了?

    难得的,小宝贝不知道是不是也发现父母不见了,今天哭了好一会儿,那博古架上的古董都给震碎了好些个,吓坏了一干伺候的人,皇后立马呵斥:“怎么办事的,那博古架都没摆稳!”

    金嬷嬷立马跪下请罪,说是自己失职什么的,小宝贝用声音震碎古董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等傻宝夫妻回来,傻宝说困了,皇后等人只有心疼的份儿,赶紧让她好好休息,不过苏倾钰就没那么好命,被皇后还有问讯赶来的承业帝等人从“论傻宝坐月子”到“论如何宠闺女”轮番批了足足一个半时辰。

    苏倾钰有苦说不出,还能把自己犯蠢的事说出去?不可能。能说是媳妇非要出去玩的?不可能。最后只能低头挨训,不时地把犇犇拖下水。

    全程就太师不大说话,因为苏倾钰一提犇犇,太师心里就有数了,又看到驸马这一身衣服,想到接到的夜九手信,短短三句:风流倜傥,处变不惊,善哉。

    太师多聪明的人,就这已经把几人今天宫外发生的事猜的七七八八。

    太师抽抽嘴角,突然想笑,觉得儿子走了狗屎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