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89章 萌萌的礼物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啊。”萌萌在外祖怀里可能躺的舒服,觉得可以赏光陪着大家乐一乐,于是睁开了那双金贵金贵的眼。

    “萌萌醒啦?今天可辛苦我们萌萌啦。”承业帝那慈爷爷心立马爆发,“那么多人乱糟糟的,萌萌都一点没哭没闹,真是乖,有外祖的气魄,哈哈”

    萌萌转了下小脑袋,迷瞪瞪地看着苏倾钰,主要他头上的发带有点刺眼。

    但苏倾钰就觉得他闺女这是在跟自己求抱抱,心里那个欣慰那个乐哟,看看,看看,爷闺女还是向着爷的吧。

    “哦哦,萌萌乖,来,爹爹抱。”苏倾钰被闺女迷的胆大起来,直接到承业帝怀里抢人。

    承业帝虎目一瞪:“驸马,你回来到现在衣服还没换,不知道小孩子最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伤着吗?”

    苏倾钰眼里只有闺女:“不会啊,我衣服干净着呢。”苏倾钰笑呵呵去抱闺女。

    抱一下,没抱动,再抱,还是没动。

    苏倾钰抬头看岳父的黑脸,讪讪地笑,摸摸鼻子坐回去了,闺女生下来到现在,除了头一晚在新家,自己夜里得空抱了会儿,之后就被接进宫,不是他来照顾就是他来抱着哄,自己这个正经当爹的连个边都沾不上,因为这是在岳家,也不好意思和媳妇家的人翻脸,所以说起来,苏倾钰还是挺委屈的。

    傻宝不知道相公为什么不高兴了,但就是知道相公不高兴了,于是她把自己的小手放到相公手里:“阿钰,你不高兴了。”

    承业帝等人眼睛一瞟,驸马不高兴了?不高兴被咱们教育?还是不高兴萌萌洗三?还是不高兴待在大贺了?

    苏倾钰一头冷汗,媳妇你怎么就这么大咧咧囔出来,你这让岳父他们怎么想,还有,你从哪看出来我不高兴了啊喂。

    “哈哈,没有没有,我高兴着呢,啊,卿卿呢?今天都没看到她,今天人这么多,不会玩疯了吧?”

    正说着,外面“咚咚”跑进来风风火火的小丫头,后面太子冷肃着脸,大步跟着,再往后,苏娉芙小腿也加快地跑着。

    “萌萌,萌萌。”苏卿卿吵吵地拖着一只刚出生没两天的小狮子小尾巴,特别高兴,“姑姑给你,给你找好玩的。”

    可怜的毛还没长多少的小狮子“呜呜”地哀家叫,小身子不是在地上被拖得一颠一颠的,就是吊在半空四只爪子不得劲。

    众人囧囧的,这一小孩拖着狮子给另一小孩送礼物的场景,真是,特别有喜感。

    苏倾钰一把搂住冲过来的妹妹,顺手将她抱起来坐到腿上,提着那只四只爪子乱动的小东西扔到一边地上。

    “哎哟,亲妹哎,你这是上哪玩的,看看这一头的汗,还有那个小东西你拿了作甚,咬你了怎么办?”苏倾钰想起来妹妹刚生下来那会儿比闺女小了好多,也没闺女白,没闺女这么安静,哇哇哭的时候特别多,不怪傻宝老说妹妹是爱哭鬼。“我给萌萌找礼物,漂亮哥哥家的狮子,也有金眸,和萌萌好像,萌萌肯定会喜欢。”苏卿卿对这个新出生的侄女兴趣空前的大,不仅把自己喜欢的玩具吃的,也不管萌萌能不能玩能不能吃,都给一股脑倒腾过来,在听说了萌萌金眸是很罕见很厉害的事迹后,也与有荣焉,到处去搜罗跟金色有关的东西,尤其跟金眸有关的东西,今天这只狮子可是她找到的头一样有金眸的礼物,所以十分激动。

    萌萌生下来才三天,对于这个花花世界还处在一片朦胧期,她的眼前都是灰蒙蒙的,只能凭借声音来一点点认识世界,这会儿苏卿卿吵的厉害,她就闻声望过去,正好对上另一双迷迷糊糊的金眸,那只小可怜一直“呜呜”,估计也不怎么看得清东西,但是可能是因为出于金眸一族的天然亲近,在萌萌“啊啊”两声后,它竟然速腾着拖着身子滚到了萌萌那边,滚到了承业帝脚下,继续“呜呜”喊着。

    “萌萌,萌萌?”苏卿卿挣着下地,拎着小可怜举起来,非要让萌萌接过去的架势,“姑姑送哒,喜欢啊?”

    承业帝本来觉得这小可怜不干净,不过看卿卿的动作这么可爱,这么执着,又被萌住了,没阻拦。

    “啊啊”萌萌挥了挥小手,不知道表达什么,只不过不幸地,她的小手真碰到了那只小可怜。

    接着就是“嗷呜呜”的惨叫声,小可怜直线飞了出去,要不是后面二宝手疾眼快一把接住,小可怜绝对没命了。

    苏卿卿楞楞的,盯着侄女手看看,又回头看看小可怜,傻了。

    苏娉芙小脸一整,小嘴巴抿得紧紧的,手里拉着的绳子也更紧了。

    “萌萌,萌萌,不喜欢,”苏卿卿受打击了,转头就扑到二宝小腿那边,一屁股坐在二宝靴子上,搂着二宝小腿哭,“萌萌,不喜欢,漂亮哥哥,骗人,骗人。”

    二宝僵着脸,好想暴走啊,刚刚我说狮子不好,不要当礼物,你怎么说的:都是金眸,萌萌肯定喜欢,必须喜欢,打赌,不喜欢,我晚上就不吃饭。自己能说什么?小孩子家家能不吃饭吗?只能趁着母狮子去吃饭,把人小狮子偷出来给你当礼物送人,完了这边萌萌不稀罕,你又怪我头上,说这话是我说的,我骗你,你不能因为你比我小就这么无理取闹,让我无可奈何!

    苏倾钰看着太子这乍青乍白的脸色,有点愧疚,自己天天陪媳妇,让人家日理万机的太子带妹妹,真是不像话。

    苏倾钰还没来得及去把妹妹拖回来,那边二宝已经扔了小可怜,一手提抱起苏卿卿,脸上臭的不行,但动作无比轻柔,熟练地给妹妹拍背顺气加安慰,苏倾钰又默默地坐回去了。

    傻宝却是眼尖地看见苏娉芙手里牵着的东西:“小宝宝,你为什么要把会飞的鸟捆了在地上拖?这是最新养鸟的法子吗?”

    众人看过去,一只看起来不足月还不会飞的金毛小雕,被捆了五六道小女孩玩的翻花绳,背朝下,两只爪子朝上弯曲在空中,要不是偶尔那雕小脑袋挪两下,找个比较舒服拖着不会疼的姿势继续闭眼装死,看到的人都要以为它真的已经死了。

    虽然还没死,不过看着它那生无可恋的模样,估计也是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给,萌萌。”娉芙声音小小的,细细的,把手里的绳子捏了捏,“太子舅舅说,雕是鸟,会飞,就捆了,它的毛是金色的,眼睛,也是金色的。”

    二宝要泪奔,他的原话是这么跟饲养员说的:这种金雕品种罕见,长大后不仅毛是金色的,连眼睛都是金色的,飞行速度极快,且性子极其残忍,易暴,喜同类相残,如果不是母雕死的早,等这只羽毛丰满,金雕的气势出来,母雕可能都会啄死它,也可能是它用利爪割碎母雕的喉咙,日后饲养长大,照料的人切记自身安全。

    二宝真心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兽园里有可爱的小奶狗,软软的兔子,可是这两只萌萌的小丫头,挑礼物时愣是挑了园子里最凶残的两样。

    二宝表示,其实越是看起来软萌的人物,心底越是会住着一只可怕的凶残的恶魔。

    比如他自己,表面看着凶残,实则,心里最喜欢软萌萌的兔子。

    傻宝觉得小宝宝很有想法,于是认真点头:“是的,会飞的就要拿绳子扣住,捆一道不够,得多捆几道,上回我给太后带画眉,就是扣了一条绳,它最后就飞走了,你这个飞不动。”

    苏娉芙腼腆地笑,被大伯母夸奖了,挨挨蹭蹭地挪到傻宝身边,把手里的绳子给傻宝:“大伯母喜欢,先给,大伯母,以后,再给,萌萌。”

    傻宝摇头:“我只喜欢吃鸟,不喜欢养鸟,你给萌萌养吧。”

    萌萌在一边吃手指头。

    “嗯,也好。”苏娉芙皱着小眉头,一副深思熟虑后的赞同模样。

    众人“…。”你们讨论那么欢乐做什么?萌萌会养鸟吗?还有这只还没满月的鸟,根本飞不起来好不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