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94章 苏驸马的连襟们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苏倾钰一大早天不亮就被纨绔在门外催着起来,都睁不开眼,一个枕头甩过去:“滚蛋!天还没蒙蒙亮,压根没到卯时呢。”

    纨绔苦口婆心:“爷,今儿可是你头一次当值,又是您岳父大人给亲自任命的,您好歹早那么半个时辰一个时辰的表示一下不是?不然,人陛下一个不高兴,再给您把那一个时辰的加回来怎么办?”

    苏倾钰困啊,想睡又睡不安稳,纨绔的碎碎念发作起来,那绝对比他娘还可怕。

    傻宝也被吵的动了动,脸蛋睡的红红的,磕在苏倾钰鼻子上,烫的苏倾钰慢慢清醒过来。

    迷迷糊糊的,他想起来,他家媳妇体质是冬暖夏凉,不过到底还是因为生孩子,身体有些虚,如今房里很凉快,媳妇的体温还是有些偏高,幸好自己之前想的周全,不然热起来媳妇可怎么受得了啊。

    “爷,爷,纨绔求您呐,咱就今天早一回成不?”纨绔喊的撕心裂肺。

    苏倾钰揉揉还黏在一起的眼睛,天人挣扎好一会儿,鼻音特别重地回:“别嚎了,就起。”

    错错抽抽嘴角,看着纨绔眼里得意,嘴上喊的悲悲惨惨。突然觉得,纨绔也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纨绔刚过来准备敲门时,错错说,才寅时,再过半个时辰喊吧。

    纨绔说,不行,你不知道我家爷的拖延症,没有特殊原因,辰时之前肯定不容易起,起一回至少得大半个时辰。你没看在西罗时,人五五大人都是提前半个时辰就在门口等着了吗?

    等到苏倾钰终于彻底离开床,打开门,已经距离卯时还剩下不到一刻钟。

    错错这才彻底相信了纨绔的话。

    等苏倾钰洗漱完后,已经连早饭都来不及吃了,怀里兜着乳娘炸的,脆脆的甜丝丝的薄薄的年糕,一路狂奔往京天府报道去了。

    纨绔就知道他家爷要赶不上,所以早早拿了保温的小食盒装了,再用布包一裹,给他家爷带上。

    本来完全可以纨绔自己拿,但承业帝下了死令,驸马当值,谁都不准去慰问,包括傻宝,不然,不然就改为巡宵禁去,一整夜都别想睡。

    等苏倾钰到了京天府时,还有另外三个看起来非富即贵的人在登记。

    苏倾钰一边从怀里掏出来两块炸年糕“咔嚓咔嚓”地吃着,一边勾头看着那三个人登记的东西,看起来大家都是新人,新人一般都该有共同语言的。

    不过,这三个齐羽博,赵鹤山,任彦的名字好像在哪听过啊?

    这时候,亲自来造册的京天府尹笑嗨嗨地说:“大驸马二驸马三驸马,那边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以后您三位就管着十一十二十三队的事,具体排班都在各队的队房里,基本一个时辰歇一回,一天也就走个两三趟。”

    大驸马是个儒雅人,不过有些清冷气质,看着不大容易亲近,二驸马一看就是女人堆里出来的,穿衣梳发都是用最繁复的款式,身上很是有这若有若无的胭脂香味儿,估计是家里的幺儿,三驸马属于硬朗型的,两道英气的眉毛特别黑特别粗特别显眼,幸好容貌不差,不然都压不住那眉毛的霸道。

    苏倾钰砸吧嘴,本来以为巡逻队就咱一个驸马,多少还能有点优待什么的,今天一看,皇帝岳父这是把驸马都批发送到巡逻队了,不明白,大贺的巡逻队又是个怎么样的神奇存在,才能让皇帝岳父放着大把含金量超高的地方不塞人,全给塞到这儿来了。

    京天府尹心里也慌啊,咱这京天府才接手一年,好多弯弯绕绕还没完全门清,每天战战兢兢,兢兢业业地工作,因为上次宫变就是上任京天府尹给打开的城门,放了叛军进来,所以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京天府这块呢,所以那是一点差池不敢有。

    可就是这样了,他那出了名盯上人就不按牌理出牌的陛下,最后还是盯上他了。

    一下子给送进来四位驸马,安排的还是必须要每天亲自巡逻的活,这活说累吧,你只要按时巡逻交班就成,但说不累吧,每天大太阳或者风雨交加的天气,那都得雷打不动地继续巡逻,碰上什么刺头还真不一定能轻易摆平,这四位都是祖宗,要是万一出点什么事,他这官就算做到头了。

    京天府尹郑大人觉得,肯定是家里婆娘上回进香时香油钱捐少了。

    说实话,承业帝这一出,蒙掉的何止苏倾钰和郑大人,包括三位驸马,他们本来因为去年宫变的事,得了公主庇护才保全首尾,一年来都是闲赋在家,刚开始的半年都没脸出门,压根没想过以后还能得到重用,结果昨儿个家里的公主被太子请去了太子府一趟,回来就说,明儿去京天府报道吧。

    三位驸马都给激动得一夜没睡,暗自发誓,一定要好好干,不辜负陛下的期望,嗯,怎么的,也要过的比另外两位同病相怜的驸马好那么一丢丢。

    驸马的老父老母们都痛哭流涕要给公主跪下磕头。

    今天到了这儿遇上其他两位,才知道陛下这是给了统一起跑线,给了大家一样的平台,至于以后,端看个人的本事了。

    所以说,三位驸马这会儿心里可是十分斗志昂扬的。

    当然,他们是永远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给安排到六部,不给安排到皇宫内,偏偏给安排到了巡逻队。

    原因是,昨天太子这么跟几个皇姐说的:几位驸马都是青年才俊,不为朝廷贡献力量太可惜了,皇姐们觉得驸马都适合做些什么?

    几位公主先是一愣,然后就是感动了,她们多少探过父王口风,驸马至少几年里是不会启用的,并且意有所指,驸马们的起复指望在太子身上。

    原本几位公主都已经没什么对驸马短时间内得用的指望了,毕竟说实话,宫变那事闹太大了,虽然自家驸马没正面参与,但驸马的家族多少都沾了,尤其大驸马家。等到太子愿意启用驸马,怎么的也要到太子登基,大赦天下,为了博取美名时才有可能,这么算,至少还得十年往上。

    可是这才一年,都不是父王找她们,而是太子出面,不用想,绝对是太子提起来的,太子看的什么?除了这点血缘关系,不过是看在她们没犯过混,或者说,看在她们跟傻宝关系好起来的份上,不然就凭着她们小时候欺负得太子“哑巴”这事,让驸马一辈子闲死在家都是轻的。

    说到底,都是太子心善,还托了傻宝的福。

    于是大公主问:几位驸马都安排?那苏驸马呢?

    大公主想起来傻宝家的驸马来大贺也好几个月了,除了吃喝玩乐也啥事没有,这都安排三个有罪的驸马事了,不可能不考虑苏驸马。

    太子说,苏驸马也有安排。

    二公主精神了,问,安排去哪?

    太子笑的特别杀气腾腾,说,苏驸马昨晚请愿去巡逻队。

    几位公主愣了半天,巡逻队?那个队头连九品都算不上的巡逻队?那个整天走街串巷的巡逻队?

    不过,突然觉得这差事特别适合苏驸马怎么办?

    三公主一拍手,说,得了,太子您也别烦心了,我家驸马也去巡逻队。

    太子沉默了会儿,问为什么。

    三公主说,让他去好好跟苏驸马学学,怎么才算宠媳妇,怎么才算家庭事业两不误。

    太子竟无言以对,因为苏驸马成为兵马大元帅之前,干的确实就是巡逻队的差事。

    大公主也爽快点头,说,我家驸马也去巡逻队,苏驸马都去得,没道理他去不得。

    二公主点头,说,我家的也去,多跟苏驸马混混,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风流不下流,纨绔不堕落。

    太子头一回知道,原来他家姐夫在几位皇姐眼里,已经这么优秀了。

    等到承业帝听说时,愣是给傻了好一会儿,最后不在状况地来一句:“原来巡逻队这么培养人才,要不以后挑选精英什么的都从那边挑?”

    所以三位驸马不知道,就因为苏倾钰,都给塞到了巡逻队。

    所以苏倾钰也不知道,就是因为他,才显得巡逻队高大上起来。

    “郑大人客气,有劳了。”三位驸马都是贵族出身,一句客气有劳都说出来一股子夏日凉风的感觉。

    “不敢不敢。”郑大人本来还在纳闷,怎么四位驸马,还差一位,都说苏驸马是最混不吝,可人家硬是混到了一国兵马大元帅,所以说,他迟到得有底气吗?真的不怕咱们陛下发火吗?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三位人高马大的驸马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玩世不恭的美男子。

    一身锦衣玉带,头戴水晶发带,腰缠三五块玉佩,脚蹬红宝石装饰长靴。

    郑大人用脚趾甲想,都知道这位大概就是暴发户六公主养出来的锦绣六驸马了。

    另外三位驸马也听到了“咔嚓咔嚓”的磨人声音,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个子比自己高一点,穿的比自己好许多点,长的更是甩了自己一条街的男人。

    虽然人家在毫无形象地咔嚓咔嚓吃东西,可那红口白牙咬上金黄的年糕片时,抿嘴舔碎屑的模样,换个人来做可能小家子气甚至猥琐,可人家愣是吃出了一股子风情,柔嫩的舌尖滑过水润饱满的嘴唇时,那种慵懒惬意,看得人心神都给恍了过去。

    “哈哈,大家都好早啊。”苏倾钰很自然地把手心里的碎屑舔进嘴里,拿出怀里还剩的半盒子炸年糕,一打开来,香味就霸道地占据了整个房间,“大家吃早饭了没?要不要来点啊,哈哈”都是咱要敬着的姐夫,多讨好一下肯定没错。

    对于苏倾钰来说,共同分享食物就是一种哥两好的信号了。

    郑大人回过神,先打招呼:“六驸马早安。”

    其他三位驸马:“…”这炸年糕看起来金黄金黄的,闻起来也好好吃的样子啊,早上太激动,还真没吃什么,就怕误了时辰。

    但是第一次见面,不能这么自来熟。所以三位驸马咽着口水拒绝了。

    苏倾钰有点受打击,几位姐夫都不好接近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