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98章 挑选副队长2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苏倾钰挑好了人,其他几个驸马也开始挑人,二驸马生怕挑慢了,自己被分到一个体格太壮镇不住的人,于是立马指着最斯文的那个:“本驸马就挑他了。”

    知道斯文人本性的人:…。看不出来啊,二驸马你这站在驸马群里,胳膊最细个头最矮的,偏偏要挑这么高难度的,说实话,咱建议你挑雷霆也别挑斯文的这个,就你这样的,跟你说,要不了一天就得牺牲。

    “多谢赵驸马器重,吕宿绝对会,好好,协助驸马的。”吕宿说的斯斯文文,只不过断句时的语气总有点说不出的诡异。

    二驸马很高兴,看看,选个斯文人就是好,咱一开口他就捧场。

    以为为挑到好人的二驸马还得意地看了一眼其他驸马们。

    三驸马:看着阴阴柔柔的,能是什么好鸟,你在得意什么?

    大驸马: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端看日后是好是坏。

    苏倾钰:哎?看我干嘛?还有,你的副队长怎么指间亮闪闪,我怎么瞧着是绣花针?还是一大把?他不会从刚刚开始捻的就是这绣花针吧?这个男人脑子没病吧?

    有心想提醒一下二姐夫,不过二姐夫已经把头调过去了,跟自己刚才似的,一直拍副队长肩。

    吕宿的肩也被拍的上下一直动,问题他不是被感动或者被怎么的,而是活动肩部铠甲缝隙里的绣花针,害怕暴露。

    “副队长有心,有心了,哈哈”二驸马笑的很是开怀。

    众人:…一对比立见高下有没有?刚才苏驸马人怎么说的?雷队长有没有?跟你这副队长称呼一对比,顿时高出去一大截有没有?

    二驸马一高兴,都没看到被他拍的低下头去的副队长眼里闪过的阴冷,肩膀僵硬了一下。

    二驸马还以为人家跟刚刚的雷霆一样是害羞了,越发拍人家拍的起劲。

    突然,“嗷,什么东西?”二驸马左手抱着右手差点跳起来,摊开手心,什么都没有,但是手心确实冒出了血珠子。

    “驸马,铠甲有危险,拍拍要谨慎啊。”吕宿声音有些沉有些哑。

    二驸马傻傻地点头:“多谢副队长关心。”

    大驸马:怎么以前没发现自个二妹夫是个傻的?这明显地被人下马威了他还蒙在鼓里,简直不能再蠢。

    三驸马:好险,幸亏我刚刚慢了一步,不然我也想选个斯文人好管理的,如今看来,越斯文的越败类越禽兽啊。

    苏倾钰:啧啧,有趣,感情这个副队长是把绣花针从头到脚都给藏了啊,厉害厉害,我还没听说过这门功夫的,有机会去请教请教。

    郑大人:…。赶紧记下来,二驸马模仿苏驸马失败,还被出了血。

    大驸马有了二驸马的教训,也不敢大意了,也不谦让了,指着第十二队,那个长得精瘦壮实,目光特别正直的少年:“就这队吧,副队长看着和史督尉有几分像,不知这中间可有什么渊源?”

    “哦,是,您的副队长史光赞是史督尉的同胞弟弟。”郑大人笑着回答。

    “原来如此,本驸马向来敬重史督尉的严以律己,治军严明,为人更是刚正不阿,聪敏慧洁,想来史督尉的弟弟必然也是不差什么的,日后有幸共事,本驸马心里十分欢喜。”大驸马一派落落大方,光风霁月,让人都拉不下脸说一句反对的话。

    史光赞憋了憋,魂淡,你竟然拿我哥说事,但是,你说的都对怎么办?我都没办法反驳怎么办,魂淡,魂淡,我没法反驳啊,我,我是真的很想像我哥的。

    少年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特别纠结,大驸马不动声色,在人不注意时,撇了撇嘴,就史都尉那个肖想六公主不成反被我六妹夫在菜市场打的还手余地都没有的失败者,我敬重个屁。

    嗯,大驸马还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把苏倾钰归位自己人,自己家的小妹夫了。

    郑大人飞快的记下来:大驸马踏着史都尉的肩暂时收服了史都尉的弟弟。

    三驸马没办法,只能选择了那个目光狠戾,看起来就跟地狱出来似的十三队副队长。

    他为人一张少言,只对那位副队长点点头,看向了郑大人。

    郑大人立马说:“这位是你的副队长姜五,家里排行老五。”

    三驸马依旧高冷点头,浓黑的眉毛跟着抖了抖。

    姜五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在半空把自己的右手上下翻了翻,似乎在看指甲,看完了又给放回去了。

    三驸马就当没看见。

    郑大人再次记录:三驸马寡言,性稳。

    中午正式踏上巡逻的征程,四位驸马分别带人去了城东的青龙大街,城南的朱雀大街,城西的玄武大街,城北的白虎大街。

    苏倾钰今天去的是城北的白虎大街。

    白虎大街之所以叫白虎,是因为那条街上真的出现过白虎,说是大贺闲谟帝那会儿出现的。如今的白虎大街还有十几座白虎的雕塑。

    不过这条大街已经被商业化了,酒楼店铺菜市场,一样不差,但是这边最出名的还是养猛兽。

    这条街是雷霆最喜欢来的,原因是,他养的两天贼大的藏獒还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外室都给安置在这条街上,同时,他也是这条街的熟人,最熟最让人敢怒不敢言的人。往日里他在这大街上看上什么,那都是直接拿走不带说一声的,就他养的那外室都是人一个小媳妇上街买菜被他看上,他就把人相公弄死了,把人抢过来养在同样是被他强占的园子里。

    也曾经有人反抗过他,不过在他一拳打死一只被驯化过的老虎后,就没人再正面对上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