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223章 谁在上?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等所有人都走了,苏倾钰的心思就不纯洁了,媳妇出月子了啊。

    苏倾钰喝了不少酒,洗漱完了之后还有一点酒气,脑子也就没那么清楚了,回房就先把错错等人赶出去,连闺女都不要了,让嬷嬷们抱去哄。

    偏偏傻宝洗漱完也没玩闺女,她还在玩小皮子,好久没见了,小皮子特别乖觉,一直粘着傻宝,傻宝就找出来好多宝石给小皮子准备做好看衣服。

    苏倾钰怒了,跑过去,把脸放在媳妇腿上,把另一边的小皮子不着痕迹地挤出去。

    小皮子吱吱的乱叫,苏倾钰没好气地一把拎起来从窗口扔出去了。

    小皮子惨叫一声,但也乖,自动消声找地方过夜去了,它现在是真的怕了苏倾钰了,因为那场魔鬼式训练前的最后一张脸,就是那张不同种族的它都得承认很看好的脸,他的名字叫苏倾钰,他还是主人的相公,能哄得主人不要它的坏人。

    傻宝瞪着眼:“阿钰,你为什么扔小皮子!”

    苏倾钰就拉着傻宝小手摸摸,亲了亲,眼神特别荡漾:“宝宝啊,宝宝啊,你就,你就不想亲亲相公我么?”

    傻宝不明白,“吧唧”亲了一下:“好了,亲完了,你把小皮子喊回来吧。”

    苏倾钰忍无可忍地爬起来抱起傻宝扑到大床上,饿狼扑食似的扒着人家衣服:“宝宝啊,我们都好几个月没亲热了,你就这么薄情么?”

    傻宝被他摸得全身发麻:“是阿钰你自己说不能亲热的,不能怪我。”傻宝想起来自己上回要亲热,被相公就“如何生出健康小宝贝”教育了一整晚,最后傻宝都被念得睡着了,反正就知道有小宝贝不准亲热。等小宝贝生下来了,她问相公能亲热了?相公黑着脸还是摇头,她问什么时候能,相公就跑了,所以她一直以为还要好久好久,虽然有时候想起来这事不高兴,不过每次问相公,他更不高兴,傻宝觉得自己都要性冷淡了。

    苏倾钰要是知道傻宝的心声,绝对要哭死,傻宝怀孕那会儿,危险期不能碰,中间不危险,亲热一回能要了他半条命,后面又是危险期,他是隔三差五被皇帝岳父告诉喝茶,喝茶也不说什么,就让那妇科圣手在旁边读孕妇注意事项,回了家,因为他不肯跟傻宝分房睡,每晚入睡前都得被嬷嬷们明里暗里提醒不准和媳妇亲热,他只能忍,后来傻宝坐月子,他这个都忍了好几个月的热血青年哪里受得了如花似玉的媳妇求爱,可问题是傻宝在做月子啊,自己就是禽兽也不能动啊,只能一个使劲憋着,跑出去冲冷水澡,哪里知道在傻宝眼里就是黑着脸不高兴拒绝了?

    媳妇,你看,咱那是满满的欲求不满,你就一点看不出吗?

    苏倾钰扒开傻宝小衣时,估计太激动,力气有点大,那带子在傻宝身上留下了红痕,衬着雪白晶莹的肌肤,刺激得苏倾钰立马浑身颤抖,恰好傻宝又给涨奶了,苏倾钰那是想都没想,一口就给咬上去。

    傻宝傻眼了,感觉自己**在流逝,强大如傻宝都震惊了:“阿钰你羞羞,这是萌萌吃的。”

    苏倾钰已经被各种黄色小料侵蚀的脑子里就一条,魂淡,我媳妇身上的一切都是我的,萌萌是谁?不认识,我才没抢,这本来就是我的。

    傻宝身体是冬暖夏凉的,苏倾钰怕热,这会儿搂着凉凉软软的媳妇,恨不得死在这一堆软玉似的身体上。

    傻宝脸颊红红的,憋了憋,突然小脸一甩,想起来某本有故事情节的春宫图,羞涩且软软地说:“相公,你好色哦。”

    “咳咳”苏倾钰突然被一口**呛得肺都要咳出来。

    傻宝趁机翻身压住苏倾钰:“大爷,别急啊。”

    苏倾钰被这么突然一压,一口气没咳上来,还被憋回去,差点没憋死,半死状地躺在那,头一次后悔黄色话本子给媳妇看太多了。

    最主要的,媳妇坐的位子有问题,跪坐没问题,但能不能不要把脚蹬在他要命的地方,还因为坐上来时姿势不对,脚不得力,给使劲蹬了下,寻了个更好的位子,差点没给他蹬坏了。

    “宝宝啊,我们打个商量,头一回,我上,下次你上好不好?”苏倾钰缓过劲,看着傻宝脸颊越来越红,眼角也开始带上魅色,心里就跟沸水浇了油似的。

    傻宝突然说:“小美人,你就从了吧,大爷会温柔的。”说着一把扯开苏倾钰的衣服,对着胸膛一顿啃。

    苏倾钰就屈服了,荡漾地挺挺胸膛:“好好,爷要温柔点。”

    谁知道傻宝突然直起身,对着下面就是一巴掌,苏倾钰腾地坐起来,差点掀翻傻宝,傻宝手疾眼快地一把又压下他:“哼,还想挣扎,本大盗出手,就没有不折腰的小妖精!”说着又是一巴掌。

    苏倾钰已经没有力气哀嚎:…。以后,再也不要给媳妇看黄色话本子了,家里的那些明天全部烧了,烧了,必须烧!

    这一夜,守在门外的仆人,就听到驸马从一开始“嗷嗷嗷”大叫,变成最后“呜呜呜”地低声哀鸣。

    守夜的人都红了脸,公主和驸马的感情真好啊!

    却不知道苏倾钰因为舍不得打断已经很久没玩的这么高兴的媳妇,快要被玩坏了,最后原本准备的来个一夜七次郎的,最后就来了一次,还是媳妇在上的。

    临睡前,傻宝还乐呵呵没什么威胁力地问:“怎么样,小娘子,服了没?可是比你家那没用的男人让你快活多了!”

    苏倾钰半死不活:“快活,快活得快要活不下去了。”

    不过第二天苏倾钰无故缺席,没去当值,他和傻宝的卧室门也一天没有打开过。

    直到掌灯时分,半睡半醒的傻宝,嘴里一直念叨:“相公最厉害,我不要在上,相公天下第一。”

    苏倾钰才勾着嘴角地裹了被子,搂着依旧凉快的媳妇心满意足地睡去。

    谁上谁下的问题,偶尔还是需要计较的,不然多玩几次,自己可能就要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