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224章 逛街遇抢劫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傻宝出了月子,就跟出了牢笼的小鸟似的,被她相公折腾了三天后,她又是一条能爬山逛街的好汉。

    这天苏倾钰沐休,带着傻宝还有纨绔错错,说要几个人低调地出去逛逛街。

    不过当时苏普也非要出去玩,苏倾钰可能带他?立马拒绝了。苏普委屈了一会儿,目送哥嫂出门,被后面跟着的妹妹闺女一个你可以的眼神给鼓励得突然豁然开朗。

    于是苏普不出声得脖子上坐着闺女,左手一个妹妹,右手一个大嫂家的侄女,一瘸一拐地偷偷跟着出门去了。

    金嬷嬷有点忧愁,跟傻宝的乳娘说:“我怎么瞅着,现在这府里就没一个能稳重主事的哟。”

    奶娘一边给萌萌做小衣服,一边不屑地说:“个个都还小呢,再说了,真有大事,你看哪回咱们驸马没给妥妥的办了,再退一万步,驸马也不能稳大局了,后面还有咱们陛下丞相他们呢,只要在这大贺地界,咱们公主捅破天在陛下眼里那也就是本事。”

    金嬷嬷突然就被说服了,安安心心地继续给萌萌收拾尿布。

    而那边苏倾钰他们,所谓的低调,也只是他们自以为的低调。

    其实真的一点都不,不说侍卫大小了都给带手下躲在了暗处,不说苏普暗搓搓跟着,就是他们后面不放心伪装成各种摊贩货郎的护卫就有老大一波,有皇宫里的,太师府的,丞相府的,元帅府的。

    总之,他们跑到哪,就有一大波商贩甚至乞丐什么的,默默跟着一块移动。

    为什么甲乙丙丁不抢这次出来的机会了?甲乙丙丁笑笑,我们有新任务了,保护萌萌小郡主,那个金眸的小郡主哦。

    苏倾钰这几天是春风得意,满身散发着可怕的男性荷尔蒙,有时候连队里的汉子们都差点被他那春意盎然的,好看眉眼诱惑了去,个个捂着小心肝离这位驸马远一点。

    傻宝手里抱着刚被一小摊主忽悠买下来的毛绒小假猫,还有一只毛绒假老鼠。嘴里吃着新鲜出锅的豌豆黄。

    苏倾钰一边搜罗更多好东西,一边吃着手里的臭豆腐。

    错错撑伞,纨绔手里抱着主子们买的东西,有点热的慌。

    途中还遇到巡逻到这条玄武大街上的大驸马,傻宝还高兴地挥挥手,喊,大姐夫好。

    大驸马也就矜持地微微点头,毕竟还在当值,不能随便打招呼,这是不符合规矩的。

    不过大驸马心里一直咆哮:啊啊啊,六妹妹果然跟六妹夫两口子,这称呼一毛一样的好听有没有!

    而且,看起来他们小夫妻好幸福啊,买着路边廉价东西,偶尔还要比较着听几个小贩一道忽悠,还光天化日地互相喂食,真是有伤风化,可是,可是看起来他们都好高兴啊,我们家大公主虽然一贯知书达理,做事干净利落,但是都是姐妹,是不是她其实也是喜欢有人这么对她粘糊糊的?那我下次沐休,也把我家公主带出来玩玩,也给买一只假猫一只假老鼠,还给喂臭豆腐,等下,臭豆腐什么的要不还是算了吧,我不能被六妹夫彻底带歪。

    眼看着太阳大了,错错的遮阳伞都不能挡住傻宝一个人了,苏倾钰就说,该吃午饭了,我来大贺这么久,吃了好多家菜,还是芙蓉楼最最地道,贵的离谱也贵的有道理。

    傻宝也赞同地点头,说:“这家店是个好店,因为它是父王当太子时的私产,父王说他等基前,顿顿请客都在这。”

    苏倾钰:…。啥?岳父大人的?卧槽,那岂不是我在这里伪装土豪请手下吃饭,包括上回闹事打了雷世子,岳父大人都知道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咱这几个月其实都是给岳父的私库作贡献了是不是?岳父大人是不是背地里笑话咱就是个傻帽?

    其实芙蓉楼的诞生原因很简单,因为承业帝当太子时,先王对自个儿子要求特别严格,不给什么人脉资源就算了,还不给活动经费,更不允许后宫们的娘娘偷偷给,于是没钱的太子有苦说不出,手底下一干心腹谋士,不说给什么大的好处,你总得给人一顿饱饭吧,所以承业帝在成为一个出色的政治家之前,已经成为了一个出色的商人,虽然有当时还是侍郎的丞相从中搭了把手,但说到底,还是承业帝自个立得起来,芙蓉楼从当初小小的,只能让承业帝自个带着十几个谋士吃饭的饭馆,变成了后来能给上百个心腹吃饭的酒楼,再到后来就成了如今非富即贵的人才能出入的高档美食楼。

    就在几个人准备出发去芙蓉楼搓一顿午饭时,前头大街上突然一阵骚乱。

    一个蓬头垢面,个子瘦小,看不清是男是女的乞丐,手里抓着一个爆头,半只鸡,一边跑还一边啃,再后面是一群小贩追打,尤其领头那个,手里还举着洗碗布。

    “小兔崽子,昨儿你抢了我一馒头我没计较,可怜你,你还就卯上了我,今儿还来,不但抢了馒头还抢我的鸡!你知不知道一个爆头我请得起,一只鸡我得贴进去一天工钱!”领头的看着凶神恶煞,不过说出来的话并不会太凶残。

    错错扇扇风,看着那个乞丐都要撞过来了,一脚把纨绔踢了出去。

    纨绔“啊啊”喊着,把手里的东西给扔了,差点把那个小乞丐给扑个正着,幸亏躲得快,就用自个胳膊撞了人一下,结果就把人撞得横着直直地飞了出去,砸在路边的那个靠在墙边的芦苇席,砸过去那乞丐就没了声息。

    纨绔傻了,自己惹祸了这是?还撞死人了。

    后面撵人的胖大叔也愣了愣,怎么突然眼前没人了?赶紧停下来,转头一看那个小乞丐在路边,立马又要去打人。

    纨绔觉得自己对不住人家小乞丐,于是他就胳膊一伸:“说吧,要赔多少,我给他赔。”

    大汉愣了愣,竖了一只手。

    “五两?”

    “不,五十文。”

    纨绔:…五十文也值得你找这么多人撵了这么远?

    然后纨绔一摇头,不行,虽然自己现在的确被主子们养的腐败了,但这种五十文不看在眼里的习惯不好,必须改,不然以后肯定有一天要被人打的。

    纨绔爽快地给了大汉一两银子:“好了,下次他要是再抢馒头,你看着再给送几个吧。”

    大汉满意地走了。

    傻宝盯着那个乞丐,好奇地跑过去。

    那个乞丐突然动了一下,不过应该是非自然地动,芦苇席后面肯定有人。

    但乞丐还是被弄醒了,抬起头,乱蓬蓬的头发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了,一条条交叉凌乱地铺在脸上,脸上能看到的地方也是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盯着人看的时候有点诡异的凉。

    “你没死啊?”傻宝问。

    乞丐含糊应了声。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为什么抢人家东西?”

    乞丐动了动手:“雅,雅”

    没说完又被人推了一把似的,滚离开了芦苇席。

    错错眼尖地看到了后面的人:“二公子…。”

    苏倾钰一把拉开席子,里面一大三小同样的蹲姿,抬着同样贱兮兮的笑脸。

    苏倾钰额头跳了跳:“小二普!你有完没完!”

    等苏倾钰把一大三小训成狗训得心满意足后,才松口带上他们一起玩。

    只有傻宝回过神问了句:“咦?那个雅雅乞丐呢?”

    纨绔撇嘴:“趁机跑了呗,肯定害怕我们要他还钱呢。”

    傻宝有点遗憾:“我还没问他为什么可以丑的这么清奇,脏的这么别出心裁。”

    苏倾钰:…。媳妇你变坏了哦。

    ——

    苏倾钰这段日子过的太顺了,以至于他都忘了当初他没能把那只猪追回来的“小事”。

    直到,五公主突然回大贺了。

    随即,大辕和东炀打的不可开交。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