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273章 程云被毁容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周围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小四子的腿慢慢的软了。他想起来几天前的那场恶仗,自己差点被人家削了脑袋。

    说实话,虽然他从小就是个奴才,但是他的七大妈八大姨的都在侯府的后院做一些小小的管事。所以他也一直是被娇惯着的,没吃过什么大苦,没读过什么书,同样更没练过什么武功,从十来岁就在侯府前门当门房。后来又是直接被提到了世子身边。

    要说他现在能保命,也就指着纨绔之前教过他的一两手。上回能从这场恶仗中逃出来,已经是佛祖保佑了。这回要是再打起来我不敢保证自己还有没有那样的运气逃出去。所以他就悄悄地悄悄地又往后挪去。

    其他人也看到了他这个胆小的动作,不过也都知道他有几斤几两,能够不离不弃的跟着世子出生入死,已经很不容易,所以对他也就宽容了许多。这会儿他想躲后面就让他顺利躲出去了。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特别要考验小四子,别人还在等待敌人的来临,他已经退到了黑深深的林子里,一脚踩上了领头的黑衣人。

    当他踩到的人体特有的软软的骨肉时,他还在想,大家要等的人到底是谁呀?是那个偷了少妇了马车的人吗?随即脑子一蒙。

    天,我踩着的这个软软的是什么?

    “救命啊——”小四子那变声没多久还没完全变顺畅的声音在漆黑的林子显得格外的凄厉,不少鸟儿都被惊的飞起。

    正在等待敌方那边的众人吓了一跳,赶紧回头准备去救小四子。

    回头时却囧囧地发现,受惊过度的小四子已经一爪子把人家的脸给抓毁了,估计眼珠子都得抓出来,至少抓出了一半。

    众人不由自主地跟着那个领头人抖了抖,听着那领头人比小四子刚刚跟凄惨的叫声,就觉得一定很疼。

    而小四子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凶残的事,一溜烟的跑回了众人中间,抱着大甲一个劲的发抖。

    大甲翻了翻白眼,真的很不想搭理他。

    这算是沾了便宜还卖乖吗?妥妥白莲花的即视感怎么破?

    苏倾钰的嘴角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抽了抽,他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是潜力股。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他们爆发的潜能到底是什么。

    那群黑衣人因为领头人的突然倒地不起,一下子有点慌了手脚,一时间也没敢往上冲。

    苏倾钰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服走了出来。

    “程世子好久不见,没有我的日子里过得开心吗?”

    众人:…为什么苏世子的话这么容易让人想歪?

    苏倾钰笑得风清月白:“其实吧,本世子当日潇洒地离开西罗还真没有想过再回来,想让你顺利上位的,怎么说,咱俩小时候也相爱相杀了那么好几年,你什么品行爷也清楚,虽然说偶尔小心眼了点自大了点,但是其他方面好像也没有多大的瑕疵,说实话,比起咱们现在的陛下,我觉得你不会比他差,这真的是真话哦。

    当然,前提还有一个,你不来再找爷的麻烦,爷也不会再对你做什么,西罗是你们程家的,爷一点都不想去管,你们最后折腾成什么样,爷这回回来呢,也就是被咱们陛下给骗回来的,再怎么说,皇宫是爷长大的地方,陛下再怎么的也算养了爷一场,爷回来这次就算还了他的情,你要是乖乖的没来找爷的麻烦呢,也没有对陛下动什么手脚,其实说不定,爷也就看一眼就立马走了。

    可惜呀,程云你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那就是你在看大局的时候永远只抓着小处,偏偏你抓的小处呢,你又不能完全的分析出全部利弊,你总是把所有目光对着明面上的敌人,那些潜伏的你发现不了也没想过去防御,其实,这是致命的。”

    苏倾钰一挥手,地上的火堆又乍然亮起,照亮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脸。

    趴在地上惨叫的那个领头人声音慢慢小了下去,然后,缓缓的站了起来,放下手,半边血肉模糊的脸就那么展露在人前,一半狰狞一半洁白如玉,看着就十分的让人心痛惋惜,看看原来多么好的一张脸,就这么被毁了。

    苏倾钰自己也被唬了一跳,他知道今天是程云带人来的,但是没想过这个领头人就是程云,一般来说,真正的幕后人不是应该站在最后吗?为什么成人要自己当先锋,苏倾钰表示他不能理解程云的脑回路。

    虽然他心里在震惊,但是他脸上神色不动,只是很不经意地瞄了一眼对方跟随程云的那一波人,这么蠢的主子你们怎么愿意跟的?你们就不知道组织他吗?还是说,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手下?其实这些人的智商都很捉急?

    苏倾钰那一脸淡定高冷看透一切的模样,看的周围也在奇怪的追随苏倾钰人都在感叹:不愧是我们家爷,就是这么淡定,自己要学的看来还很多。

    对面跟随程云的人,突然感觉自己的智商被对方鄙视了一把,心头一口老血都快喷出来了。

    小四子一看自己刚刚抓的人竟然是程云,竟然立马嘚瑟起来,也不缠着大甲了,反而丢了大甲一个得意眼神,看看看看,小爷我厉害不,一下子就把对方头头制服了。

    程云经过这半年的磨砺,似乎整个人多了一股子阴郁的气息。

    “既然你走了又为什么要回来,你心里惦记陛下,你被陛下养大,难道我就不是吗?我要的只不过是陛下早就暗许给我的!”

    苏倾钰眨巴眼,额,为什么我听出了好大的怨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