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297章 可怕的苏南侯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就在曹武郁闷的时候,消停了三天的鸦牧又来了。

    这回他在城底下既不骂曹武胆小鬼,不叫嚣要报“杀妻之仇”,也不骂西罗没用,养出来的兵都是废物,他就专门骂苏倾钰,什么纨绔没文化,什么被人拒亲上万次,比那癞皮狗还讨人嫌,什么只能靠一张脸去哄回一个傻媳妇,就是个吃软饭的,什么西罗的苏家军简直就是笑话,活该被人背后放冷箭,甚至连苏倾钰吃鱼卡了一回刺都给拿出来骂了一顿蠢,总之芝麻大的事都能说一遍。

    曹武爬到城头,听到鸦牧骂的这些话,真心的笑了,骂的好啊,难得这么个大老粗还能骂出这么多花样,也不知道背后这台词背了多少遍。

    曹武从城头站起来,站到一架架着火炮的战车上,想站高点给鸦牧喝个彩,虽然吧,人家是个会弹凤求凰,能制定出灭掉两国作战计划的纨绔,虽然人家是个除了能讨得宫里太后皇后喜欢,除了见陛下行礼,基本见人都是受礼的讨厌鬼,可是,人家就是能凭着好样貌成了大贺女婿,说实话,你是想有这张脸还没这个命呢,这碗软饭你也就只有流口水的份,苏家军是倒霉,可人家还是名动天下,顶天立地的苏家军,你有本事也搞出来一个鸦家军啊。曹武觉得鸦牧这是赤裸裸的嫉妒。

    不知怎么的,曹武突然想起来那年宫宴上,傻宝那么一本正经地指着御史说嫉妒不好。

    感觉历史总在用不同的形式重演。

    曹武自己也妒忌啊,但他就是不说,死要面子,今天鸦牧说出来了,他捧个场总可以了吧?

    结果底下人会错意,以为又跟以前一样,将军站起来就是应战的意思。

    于是一个副将激动地在曹武开口前就对着底下咆哮起来:“鸦牧老儿,谁给你的胆子满嘴胡言,你便是嫉妒也不该用这么丑的嘴脸说出来!”

    看着脸都激动红了的副将,曹武默默退回了半只脚,好可怕,幸亏自己从来没把自己的心声说出来,不然副将今天这吃人的劲就得对着自己了。

    副将继续吼:“还有,你与我们曹家军交战,为何声声不离苏家军,真要是把苏家军喊来,你们就等着哭吧,非得把你们王宫都给踏平咯!”

    曹武想提醒副将,你这样是长苏家军志气,而且,苏家军早就不搭理西罗的事了。

    可是看看副将一副对苏家军迷之自信崇拜的神情,突然又不忍心打断他了。

    唉!算了,只能怪自己不能给他们这样的自信崇拜,那就暂时允许副将有点二心吧。

    鸦牧果然哈哈大笑:“天下谁人不知,苏家军被逼出西罗,常驻姜国了,你倒是喊他们来一个,要是你今天喊一声,苏家军能来,我鸦牧主动投降,给你们曹家军当牛做马,哈哈哈”

    因为站的太高,而一眼看到十几里外那气势恢宏的铁骑军队迅速靠近的曹武:…。

    果然有时候吹牛要遭天谴的。

    “喊!”曹武突然一拍火炮,声音盖过鸦牧,传遍整个对峙沙场地吼,“给本将军喊!”

    副将一脸懵:“喊啥啊将军?”

    “就喊苏家军!”

    众人:“…。”将军疯了?

    曹武指着下面鸦牧激动地吼:“鸦牧!本将军今天要教给你一个做人的道理,不作死就不会死!众将士听令!喊!”

    远处的铁骑眨眼已到几里外,那鲜红的猎猎大旗上的“苏”字随风鼓动,金光闪闪,杀气腾腾。领头的上百铁骑从人到马都披着白铁战甲,后面上千铁骑皆是一水泛着光的黑甲,大地都开始为他们的到来开始颤抖。

    站在城楼的曹家军将士基本也都看到了,先是不可置信地瞳孔放大,接着就是震天吼:“苏家军!苏家军!苏家军!”

    曹武看着苏家军那面跟苏倾钰一样招摇张扬的大旗,突然眼前一热,原来,这才是西罗虽为小国却从来屹立不倒的理由,只是看着这面旗帜,就会有着无穷坚持下去的力量,就会有着莫名的骄傲,作为西罗子民,作为被苏家军守卫一员的骄傲。

    接着的感觉就是,苏家军好有钱,我们曹家军的旗帜还是本将军自己拿狼毫蘸墨给写的,他们苏家军却是金线给绣的,这不公平。

    底下的人先是觉得楼上的人疯了,接着他们也感受到了大地的震动,对于西罗人来说,这个震动带来的是一种力量一种即将胜利的喜悦,而对于北圩的人来说,不亚于是丧钟和来自于生命威胁的恐惧。

    光是听这动静,就知道来的铁骑不下一万,而北圩所有铁骑加起来也不过几万,这一回,苏家军怕是真的存着灭了北圩的心来的。

    渐渐的,天空仿佛都被那黑压压的铁骑给盖住了,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压力,至于这个压力带来的是兴奋还是绝望,就不知道了。

    苏南侯原本就严肃的脸上,这回似乎还多了一种阴森和狠戾,毫不夸张地说,全身都带着“我要杀死所有人”的煞气。

    曹武离得远都被这煞气给震了震,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而被人从后面包饺子的鸦牧终于白了脸,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

    苏南侯坐在大黑马上,目光冰冷,毫无情绪,看人时似乎有着些微呆滞,总是不会认真看人,但他只是微微转头,脸朝着你时,目光偶尔扫过时,就会感觉被一把带着阴风的刀砍了一下。

    苏南侯被旁边于康小声提示了一下,才把目光聚焦,看死人似的看了一眼鸦牧,动作有点僵硬地缓缓拔刀,但等刀一拔出来,他就跟嗜血魔头似的,仿佛从木头人变回了活人,二话不说就冲了过来。

    其他人:…真的一句话不说吗?这不符合规矩啊。

    鸦牧脸色一片死灰,知道今天躲不过了,最可怕的,以前也跟苏南侯交过手,却是从没见过出手这么狠毒,刀刀要人命的苏南侯。

    曹武喃喃跟军师说:“本将军要是待会儿说不跟他们苏家军混,会不会也被一刀砍死?”

    军师脸色也不好,看着苏南侯一个人,才一会会儿功夫就砍死底下几十人,心惊胆战:“老夫觉得,不那不该是问句,就是个陈述句啊。”

    曹武:“…那,那就勉强跟他们混吧。”

    “还有,我怎么觉得,苏南侯变了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