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432章 炫耀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回头苏倾钰到了傻宝那边,炫耀似的说了下自己被人夸了,说他今天被所有人夸为圣明的君王,他还大方的给所有的大臣们都加薪了。

    傻宝不以为然地说:“我也被夸了呀,都说我是宽容大度,出手最大方的皇后娘娘。”

    苏倾钰一个激灵,问傻宝:“你到底给了他们什么?”竟然得到爱自己还高点的评价。

    “每人一件乞丐服啊。”

    苏倾钰傻眼:“就你昨晚上给萌萌穿的那种?”

    “对啊”

    苏倾钰突然哀嚎一声:“早知道你这样打赏我就不打了呀,傻宝我跟你说,今天咱们可是亏惨了。”

    傻宝歪头看她因为喝了酒,白玉似的脸上有着淡淡红的相公,格外像一个水蜜桃,忍不住就咬了上去。

    苏倾钰的哀嚎夹然而止,半眯着眼,也把另一半脸也腆着脸送上去。

    如愿被傻宝咬了一口之后,他就圆满了。

    苏倾钰心满意足地睡着了,但那些大臣们一回家发现夫人拿回来的价值比自己还要高几十倍,刚刚的优越感顿时没了,原来他们西罗还是皇后娘娘最有钱,但是,以后谁再跟他们讲他们陛下穷他们跟谁急?

    好了吧,就算比较下来,陛下比娘娘小气,但比起来以前的陛下,那也是对他们相当好的了,于是他们每个人都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为陛下创造出比今天陛下赏赐他们还要多的价值,一定要为西罗最光辉的未来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苏倾钰的肉痛其实也只维持到了第二天早上,因为他中意的还在考核期的皇商,南宫邢,回来了。

    回来就给他拖着大车小车不下一百辆的东西,苏倾钰看了,脱口而出:“南宫,你又去哪里打劫了?”

    春风满面等着被夸的南宫邢差点一个趔趄栽倒在地。

    “陛下,这是小人清清白做生意的,哎呀,你可不能这样看小的。”商人的脸也是变得最快的脸之一,加上南宫邢那本来就算不错的脸,那小表情一委屈,苏倾钰开始反思是不是这句话说的太过分了。

    没人的时候,苏倾钰把南宫邢拉到没人的地方:“让你找的东西呢?”

    南宫邢立马从怀里掏出来一把纸张:“陛下,这是我从大贺,南鸣还有乌喜找过来的秘史,有关那位金眸雄主的事迹都找来了,陛下我和你说,那位金眸闲谟帝真的是个超厉害的人物,但是”

    南宫邢狗腿地笑:“小人觉得他跟咱们公主除了眼睛像,别的哪哪都没得比的,倒是和陛下你的性子挺像的。”

    苏倾钰:…啥意思?

    “所以陛下,小人觉得,您才是潜力股,您只要强大了,就不要怕公主金眸招来什么灾祸了,只要您强大,那么谁也不敢轻易动咱们公主的心思了不是?”

    苏倾钰皱眉翻了翻闲谟帝的生平事迹,渐渐沉默。

    等了半天,南宫邢也没等到什么反应。

    这时候,厉公公突然跑进来,话都说不全了:“陛下,公主,公主不见了!”

    苏倾钰眉毛一跳,手里的纸张滑到了地上。

    “还有呢?”苏倾钰尽量把声音放平,他记得今早起来上朝还看到他家萌萌睡的四叉八仰呢。

    “雪祭司也不见了,还有浮生大人那边,昨晚摔了一跤,今早突然就翻脸,跟夜家主闹了一通,说是想起来什么回到原来时代的法子了,然后就往大贺去了。”

    苏倾钰一挥手打碎了旁边的博古架:“大贺有什么?”

    厉公公还没来得及回答,那边周维急匆匆而来,难得冷肃:“陛下,苏睿苏将军回来了,乌喜的大军也到了伽泽边境。”

    苏倾钰手脚冰凉:“娘娘那边什么都别说,只说公主跟浮生去大贺玩了。”

    “喏。”

    苏倾钰盯着地上那些纸,盯着盯着仿佛就看到纸上那位帝王的一路成为雄主的血泪史,看到那位金眸的帝王原本也同自己一般只想得过且过,可最后,还是为了妻儿为了臣民,不得已站起来,去争去抢,去成为自己最不喜欢的人。

    “陛下…”南宫邢被突然的低气压吓得跪下了,头也不敢抬。

    “原来,有的时候真的会身不由己。”苏倾钰抬头看着窗外的天,“他们最不该的就是把主意放到孤的皇后和公主身上。”

    厉公公深深地弯下了腰。

    苏倾钰想起来昨天才跟闺女说的以后再也不用顾忌任何人,可是转眼闺女就失踪了,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传令,将苏睿关入大牢,先杖责,”苏倾钰顿了顿,“五十。”

    继而转向周维:“传令,苏家军全线退出伽泽,孤不论你们用什么手段,三个月内,全部埋伏到乌喜去!”

    周维头上冷汗一直落,心惊胆战地应了声“喏”。

    等所有人走后,苏倾钰看着地上的纸,午后的阳光晒的那些纸有些柔和的光。

    “我不会输与你,闲谟帝。”

    ——

    夜九一路追着浮生,在一个拐弯处拦住了浮生的马:“你到底想起来什么了!”

    浮生微微笑着:“我想起来,我落崖前,其实是找到回去我那个时代的线索,我知道大贺之前也有一位前辈来过,应该就是闲谟帝或者他亲近的人,传说闲谟帝最后生死成谜,我觉得,他是去了我那个时代,既然他可以去,那我也可以回去了。”

    夜九脸色很难看:“那天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对啊,不过那天你说你受伤,我就没说,结果第二天就被你狙杀了,还好我福大命大没死的了,我们以后也不用两看两相厌了。”

    夜九死死拉着浮生的缰绳:“如果我说,狙杀你的不是我,你信不信?”

    浮生歪头,笑:“这个不重要啊,重要的是,你的确拿着我的权势反过来搞死了我,至于是不是亲手狙杀有那么重要吗?”

    “夜九,我虽然性子好,但绝不是圣父哦,你应该能感觉到,我现在一点都不恨你。”

    夜九松了手,任凭浮生走了。

    那样的血海深仇还不怨恨,只是说明,他什么都不在乎了,那个曾经最在意的小夜子,他也不在意了。

    浮生一脸向往自由地喊:“闲谟帝,前辈,你可要保佑我啊啊啊啊”

    已经死了好多年的闲谟帝:孤不是你那个时代的,真的,孤只是不小心厉害过了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