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449章 番外之闲谟帝17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关了库门,狄瑶坐在凉亭里发了会儿呆,湖面上结了厚厚的冰,一阵冷风吹来,整个人猛的醒过神。

    “娘娘,请回吧。”明香等人也不知跪在那多久了,膝盖都湿了,“东炀来犯也不是娘娘能左右的,娘娘何必如此。凤体为重啊。”

    狄瑶不知想什么,然后笑了下,站起来:“回吧,替本宫更衣。”

    明香等人一愣,狄瑶长时间地在私下称我,猛的自称本宫,让他们愣了下。

    不知为何,大冷的天,跪在地上的人都出了一头冷汗。

    狄瑶穿上厚厚的正服,戴上挺轻的凤冠,上了浓妆,觉得明香上的不好,就擦了自己动手,将眉毛狠狠地画粗往上一扬,眼线也拉长,将圆圆的眼睛拉成了狭长犀利模样,随意抬头凭空多了凛人气势。火红的唇色像是要将整个人燃烧起来。

    “摆驾。”一身盛装的狄瑶起身,周边伺候的不由自主地跪趴伏地,无敢直视。

    ——

    “陛下,娘娘来了。”赵圭头一回看到那么大的仗势,不是人多,而是皇后的气势犹如千军万马。

    闲谟帝一直在对着地图上的金桐关发呆。

    听到赵圭的话,抬头往窗外看去。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随即,觉得眼睛开始疼了。

    红衣胜火,灼烧了闲谟帝的眼。美人似将,单枪匹马将他击得溃不成军。

    同样心中发颤的还有跪在书房外请罪的许廉。

    远远的,冷漠高贵的皇后,带着足足三十六人的仪驾,好似踏过漫天黄沙的战场,盛装强势而来。

    那一刻他不敢承认那是当年那个倒贴上来矫揉造作,只会吟诗作对,毫无将门之风的娇小姐。

    那分明是雄姿英发的千军首领,是高贵到不敢多看一眼的皇后娘娘。

    在一旁站着陪儿子请罪的太师看了看,皱眉。

    许廉希冀能从那样高贵美丽的人儿眼里看到一丝熟悉,但是没有,不仅没有,甚至似乎她连看都不屑多看他一眼。

    狄瑶表示,我为嘛要看你,你是谁啊,那么大脸?我现在还得装逼呢。

    老嬷嬷等人舒口气,不记得才好啊。

    一眼不看最好了。万一看到那张脸又花痴怎么办?

    狄瑶表示,再好看能有小安子好看?你让他先有一双金眸再说。

    “娘娘。”赵圭迎出来,“陛下这会儿正头疼,说是谁也不见,您请回吧。”

    闲谟帝突然不敢见这样的皇后,不敢以这样懦弱屈辱的模样见这样大气骄傲的她。

    “臣妾狄氏瑶姬请见陛下。”狄瑶头一次屈膝,弯膝时突然委屈地眼泪都差点掉下来,可真的跪下来了,倒也没什么了。

    “娘娘,”赵圭吓得也跟着跪下来了。

    “扑通。”伴随着微微的冰裂声,跟着的三十六人整齐的跪在了雪融化后又重新凝结上的冰上。在这冬日寂静的傍晚格外的清晰。

    也重重地击在了闲谟帝的心上。

    许廉呆呆地看着被众人拥着跪在前面那个人儿,她的脊背挺得比谁都直,头抬得比谁都高。

    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那一身红衣在茫茫雪地里,不知刺伤了多少人的眼。

    “娘娘这是逼陛下么?”大概隔了有半柱香的时间,闲谟帝还是没有见皇后的意思,站着看笑话的太师冷笑一声。

    许廉觉得自己膝盖下的那个软垫开始发烫,从膝盖烧到了心里,烧到了脸上,身上的貂皮大髦也开始重的压的他喘不过气。

    “许大人。”狄瑶声音威严而冰冷,“君君臣臣,本宫是君,尔为臣,此刻尔还站着,是何规矩,是比陛下还尊贵么?”接下来的话更是句句如刀,“身为朝臣,当庭顶撞陛下,口口声声要陛下的说法,这是你的为臣之道吗?汝为当朝太师,此番敌国来犯可曾出谋划策过?

    大贺农耕蚕桑不强,工程水利皆弱,百姓苦于战祸,汝可曾殚精竭虑做出令人信服之举?汝可曾为以上国之大事如今日这般立于寒风冷雪之中求见陛下?汝之女仗势害人,视人命为草芥,谋害皇嗣,尔不为之羞愧,反为之一再逼迫陛下放过此女,尔之女是比皇嗣还尊贵么?本宫罚之,亦有让其改过,顾及皇子之情,尔却为此几次三番与陛下为难,汝之女不曾思过借便探望敏皇子,却与尔私信,让汝暗度陈仓将之放出宫,敏皇子终日思之不得见,如此自私自利之人,太师仍是纵容,便是太师的教女之道?

    汝之子食皇粮,得万民敬重,皆是陛下恩泽,其与羗国太子交好,却不曾思过如何为大贺争利,且让大贺朝贡岁岁增多,如此无能之人罢去皆可,有何脸面还跪在此处听的陛下训斥?尔得此子女,又有何颜面立于此处?有何立场质问本宫?无尊无卑,不上不下。”

    “你…”太师多少年没被人这么说过,就是闲谟帝都不敢跟他呛,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大胆,一时气的说不出话。

    许廉却是满脸通红,被曾经爱慕过崇拜过自己的女人这般贬得一文不值,情何以堪。

    不远处赶着来给闲谟帝送要盖章的奏折的丞相也站住了,诧异地看着这个据说醒过来性情变了许多的皇后,似乎变得不是一点点,似乎变得更像元帅狄榕那个耿直的老头子了。

    闲谟帝拳头握得紧紧的,好害怕一个忍不住就冲出去了,让她知道小安子就是那个懦弱无能的皇帝。

    赵圭小凳子等人却是热血沸腾,整个人都热起来,膝盖湿了也感觉不到冷,如果不是场景不对,他们一定抱着娘娘大腿好好蹭蹭。

    老嬷嬷老泪纵横,她的那个从小软软弱弱的小姐已经成长为将要陪着陛下撑起整个大贺的皇后了,成为真正尊贵的人了。

    “一介妇人胆敢如此污蔑…”

    “跪下!”闲谟帝的声音陡然从门内传出,多了往日不曾有的狠厉。

    太师心头一跳,愣了下,一旁的侍卫直接压着他跪下了。

    太师还要挣扎,许廉大喊一声:“爹——够了,够了!”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太师不甘地跪着。

    狄瑶被着深沉严厉的声音刺得小心肝一抖,哦哦,音线超好听的,肯定也是个美男。

    打住,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闲谟帝还是并没有出来,声音有些缥缈:“孤身体不适,就这般说吧,皇后为请何事?”

    “回陛下,自古以来,男耕女织,男主耕桑,女主食布,臣妾奏请陛下,将织造前线将士冬衣之事交与臣妾,臣妾定当竭尽全力。”狄瑶清脆的声音格外有力。

    “织造自有户部…”

    “孤允了。太师与许卿也起吧,贡品的事多劳许卿了。”太师没说完,闲谟帝打断。

    “谢陛下。”太师还是不情愿,许廉感觉脸皮又一次被扒下来踩了。

    “希望皇后别让孤失望。”闲谟帝接着说。

    “臣妾拜谢陛下信任,定不负陛下厚望望陛下恩准臣妾即刻前往接管。”

    “准!”

    “谢陛下,臣妾告退。”狄瑶腿都麻了,赵圭赶紧起来要帮忙扶一把,狄瑶却是扶着明香的手缓慢而优雅地站了起来。

    赵圭泪:嗷嗷,被嫌弃了。

    “娘娘?”这腿还能走吗?

    “摆驾!”狄瑶冷眉扫过众人,小凳子等人赶紧开道。

    狄瑶袖子里的手都要掐断了,这腿简直不是自己的了,竟然跪了那么久,好没人权,嗯?人权是什么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