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453章 番外之闲谟帝21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闲谟帝不悦地看了一眼侯凫,竟然在他眼里看到妒忌,还有受伤,闲谟帝感觉很不好,头上帽子似乎有变色的危险。

    狄瑶才想起来有个外人在,立马端起来:“侯太医何故如此大呼小叫?”她宠幸小安子的事可不能传到陛下那去,不然不知道陛下那变态要怎么折腾小安子呢。

    “臣,臣,臣无状,请娘娘恕罪。”侯凫看到狄瑶威胁的目光,一颗刚有点萌动的少男心碎了。

    “罢了,今日饶你,日后切记,谨言慎行。可明白本宫的意思?”

    “臣明白。”不就是你喜欢这个小太监嘛?当谁不知道,都传遍整个后宫了。

    “今日的平安脉便免了,你先回吧。”

    “娘娘…”

    “对了,明香,把前些日子本宫写的那张方子拿给侯太医。”

    侯凫得了方子眼睛就亮了,欢乐地回去研究方子了。

    等人走了,狄瑶垮下肩,又得意地跟小安子说:“怎么样?我这打一棒子给个甜枣是不是用的越发神了?哼哼,都练半年多了,嬷嬷都夸我呢。”

    闲谟帝若有所思,嗯,他好像以往赏罚太直接了,还没混合用过,这个可以学。

    “哎,小安子,把你的手伸出来。”狄瑶拿来一个毛巾,折成脉枕,“我给你把个脉。”

    闲谟帝奇怪地看她。还是把手伸给她。

    “我觉得把脉挺好玩的,我看过不少医书,普通的脉相可难不倒我。”

    闲谟帝才不信,她才看多久医书,除非她不是原来那个皇后。

    想到这,闲谟帝愣了下,盯着认真把脉的狄瑶看了会儿。

    心里又开始有点烦闷,最近越来越烦躁,总觉得有什么急着要出来,可又不知道是什么。

    狄瑶皱眉,又把了一会儿,旁边伺候的宫人偷偷看了几眼,心想,娘娘又开始卖弄了,自从上回诊对过小凳子有肠胃隐疾,吃东西不易克化后,娘娘就觉得自己简直神医在世。

    “小安子,你最近是不是睡不好?有事心烦?内火大得很?陛下又难为你了?”狄瑶收回手,“还有你是不是爱吃苦杏?那东西得适量,吃多了不好,有毒的,尤其和猪肉狗肉什么的一块吃,容易肚子疼的,明香,你去煮点绿豆汤来。”

    明香一手冷汗,赶紧应了下去。

    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狄瑶是无所谓,可她不知道她说的话,给了别人心里多大的震撼,滔天骇浪也不为过。

    闲谟帝眯眼想了想,膳食都是经过太医院检查的,这苦杏做菜也很频繁,直接跟肉煮倒没有,但布置菜的把两样放到一块也是常事,所以说是他们医术不到家还是有心人故意这样?

    一直候在藏娇殿外的赵圭暴走了,竟然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对陛下膳食动手脚,简直狗胆包天,简直不把他赵圭当人。

    这边狄瑶还在得意洋洋:“小安子,你还有点内分泌失调,阴阳不协调,额,好吧,你也没办法阴阳协调了。”狄瑶有点吐舌,“没关系没关系,我给你煮点降火的花茶喝喝就好。”

    闲谟帝又有点蛋疼了。

    第二天闲谟帝还是没上朝,太医院那边却被丞相找茬清洗了一遍,赵圭赵大总管也癫狂地暗地里弄死了几个以前挺有分量的太医。

    李简从昨天就开始跪在宫门口了,捧着白玉冠请罪,外带想告皇后一状,可任性的陛下昨天没上朝,也没理他,今天还是没上朝,更是早忘了还有人跪在宫门口。

    吃了早饭有点太阳,闲谟帝把宫人都赶出去,跟狄瑶一块窝在暖榻上靠在窗口晒太阳。

    见狄瑶一直摇头发愁,闲谟帝有点不开心,就凑过来看看她在看什么。

    “你看得懂?”狄瑶摇摇账簿,“你还是边玩去吧,唉,现在那边的布料好的次的都开始上手制衣了,但还是不够啊,这大冬天的打仗,总不能随便一件单衣就打发人家吧,没有棉花有没有不透风的布料,真是愁人。”

    “问丞相他们去。”闲谟帝拿纸随便写了一句。

    “那怎么行,多让人小瞧啊,陛下头一回把这大事交给我,我可不能搞砸,不然我这个皇后也太丢人了,陛下也丢人,大贺都不光彩,唉,当个名人真不容易,动不动就是榜样啊,带头作用啊,好愁人。”

    闲谟帝光听出炫耀意思了。

    “那你怎么办?”闲谟帝写了一句。

    “拿钱去买呗。”狄瑶晃晃脑袋,“明年一定得奏请陛下,让多种点棉花,大贺多旱地,还非得巴巴去种水稻,跟谁过不去啊喂。”

    闲谟帝白她一眼,写:“棉花收成少。还不及水稻。”

    “怎么可能?棉花不是一种一大片吗?”狄瑶很奇怪。

    闲谟帝摊手,又写:“大国的棉花也不多,许多小国都是把棉花当成贡品的,大贺也是,比米还精贵。”

    “不会吧?那我得花多少钱才能买到棉花啊?”

    闲谟帝耸肩,表示没办法。

    狄瑶苦脸。

    闲谟帝早就习惯了这些无奈,拿了她的账本,指着瞒天过海眼神询问。

    “瞒天过海啊?好像是讲有个皇帝荒诞无稽,成天花天酒地,朝政都被奸臣把持,然后另一个皇帝想灭了他,可是有一条大河不轻易过,于是他就先派一队在大河对岸大张旗鼓安营扎寨,惹得那个昏君赶紧备战,可后来没了动静,昏君就放松警惕,连着这样几次后,突然有一天那个聪明皇帝来真的了,原来他还有好几路兵马也在从不同方向赶来,昏君还以为又是故弄玄虚,一点准备没有就被活捉了。”狄瑶还在忧愁上哪找棉花。

    没注意小安子的脸绿了,闲谟帝突然觉得那个昏君简直就是自己以后的写照。

    闲谟帝也安静下来,望着苦思冥想的狄瑶怔怔出神。

    赵圭在不远处一棵树下对着窗口挥手,闲谟帝看看低着头写东西的狄瑶,悄悄起身出去了。

    “陛下,太师丞相求见,估计为着宫门口的李大人来的。”

    “哼,还敢为那个蛀虫求情,不见。”

    赵圭:蛀虫是什么?李大人怎么就是蛀虫了?

    “陛下,这,丞相像是还有别的事,狄元帅那边也该传信回来了。”

    闲谟帝遥遥看了眼窗口里认真算着什么,头发挡住眼睛都不知道的狄瑶,转了转心思,无故地叹口气:“走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