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454章 番外之闲谟帝22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

    “陛下,狄元帅来报,近十日与后卫大小战胜负皆半,已近岁底,后卫有意休战。”丞相把奏报给闲谟帝看。

    闲谟帝不怎么上心,反而问:“国公身体可好?”

    丞相:“←_←”陛下您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了?

    “这个,臣也不清楚,奏报并无提及,但从此次一起送回来的给皇后娘娘的红狐皮来看,想是老当益壮。陛下如此关心体恤,元帅得知必定感恩戴德。”

    闲谟帝有点不是滋味,岔开话题:“太师又有何事?”

    “回陛下,给羗国的贡品还差一批绣品,本来昨日就可以开始这批绣品制造,但现今所有绣娘裁缝都在织造局,怕是。”这可是皇后耽误正事。

    闲谟帝现在极度讨厌有人说皇后坏话,你看皇后多好啊,给他吃给他穿还把他喜欢的却被丞相搜刮去的香囊拿回来了,而且还替他骂了他都不好骂的人,你还说不好,不好。

    闲谟帝好像忘了这些东西他根本不缺。

    丞相看到闲谟帝脸瞬间臭的能与茅房相比,低头默默笑了。

    太师你的消息太落后啦,现在陛下刚开始稀罕起皇后,容得了你说坏话。

    哦,这也不能怪太师,毕竟太师以为还在的小凳子早就换人了,如今皇后有怪癖,不喜欢身边伺候的人太多,所以啊,好多事太师知道才怪。

    “陛下,这贡品送晚了,怕是不妥,皇后初初接触这些,许多事知之不详,怕是得耽搁了大事,依臣之见,后宫本就不该,”太师还没说完,闲谟帝爆发了。

    “咣当”就把手边的茶杯扔地上了,赵圭一缩脖子,站的远点。

    “皇后怎么你了?不就说你两句?还说不得了?你句句含沙影射当孤听不出来?皇后说的对,无尊无卑,不上不下,再废话,你也给孤滚去宫门口跪着。”

    闲谟帝虽然没权,平时也不怎么跟太师丞相作对,可不代表他不敢,相反的,他混起来谁也没办法,当年硬是把自己母妃跟先王合葬了,给先王后一点儿位儿都没留,气的那时候还没死的先王后当场吐血,众大臣怎么劝,跪了三天三夜,他愣是不改口,最后怒起来,直接拿剑砍了几个最激动的大臣,金色的眸子都红了,骇人得很,这事最后就这么着了。所以平日里闲谟帝多的是没心思跟这些藐视他有勇无谋的大臣计较,要不然就是当个暴君又怎么样?

    这很大程度导致摸透闲谟帝重视个人享受,不怎么关心国事性子的户部,闲谟帝一开口要美人美酒扩建后宫什么的立马想尽办法去办,说到军费税收什么的就敢各种借口,各种推脱。

    “陛下息怒。”丞相陪着跪下来,却不再多说什么。

    太师接连两次被这么打击,也有点慌神,赶紧跪下来不好多说话,他了还记得那年要不是他跪得离这位远点,说不定也被砍了,那会儿的陛下可是六亲不认,当时的一个二品尚书说砍就砍了,眼都不带眨的。

    心有余悸。

    闲谟帝心想,都什么玩意儿,孤不计较,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就是今儿砍了你,明天大贺就完蛋孤都不怕,你还敢叽叽歪歪,有几天荣华富贵的日子不过来找孤的晦气,找抽呢?

    “来人,传旨,李简监守自盗,贪赃枉法,胆大包天,染指皇家之物,即刻拿下送往天牢,抄其家,拿其族。”

    “陛下!”太师忍不住惊呼。

    “求情者,一律同罪。”闲谟帝又扫了新上来的茶杯,滚烫的热茶洒在丞相太师面前,“一个个都不让孤痛快是不是?行,那就一块不痛快,孤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有好日子过。”

    闲谟帝一肚子火地跑了,太师浑身发抖,丞相淡然地站起来拍拍不存在的灰尘:“太师,回吧。”轻松地往门口走。

    “你,那可是你妹夫。”太师声音都哑了。

    “啊?本官知道啊,可是,那又怎么样?太师不知道,十年前开始本官就是冷清冷心,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丞相笑的风华绝代。

    太师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发不出声。

    ——

    “娘娘,有钱了。”小房子兴奋地跑进来,“说是有人惹怒了陛下,陛下就英明神武,当机立断地抄了李大人的家,您猜怎么着?给抄出来近万两银子,还有许多珍贵字画什么的,陛下都让送到织造局了,陛下啊,可是惦记着您呐。”

    一旁喝着花茶的闲谟帝琢磨,难道自己刚刚其实就是去给皇后搞钱去了?

    而狄瑶直接一口茶喷出来:“别人惹怒陛下,陛下干嘛抄李大人的家?什么逻辑?真是任性,嘻嘻,不过,任性的我喜欢,哈哈。”

    闲谟帝闷闷的觉得不是味儿。可看她高兴又把不高兴丢一边了。

    等到红狐皮送进来,足足有半框,都是打理好,能直接做衣服的,做件披风将就一下也勉强够了。

    狄瑶摸摸毛茸茸的红狐皮,心里都暖了。

    闲谟帝瞄一眼,看她稀罕模样,心里有点不屑,这才哪跟哪,改明儿他去打老虎回来做披风才霸气好不好?

    睡觉的时候,狄瑶翻个身,黑暗里看不大清门口榻上的人:“小安子,你睡了没?”

    闲谟帝动了下,转头看向她。

    “我跟你说说话吧,你听就行了,跟她们说,她们肯定要说的比我多,宽慰我什么的,我不需要,你不说话,我喜欢跟你说。”狄瑶翻身看着帐顶,“我不记得我爹了,一点熟悉感都没有,可他爱我的心我能感觉到,嬷嬷说因为他常年在外,我以前跟他不亲,因为娘临终他都没能赶回来更是怨恨他,偶尔她们说话说漏嘴,我能大概拼出来,我当年大约是不乐意嫁进宫的,为此还嫌弃嫁衣不好看,

    嗯,虽然我后来看了,确实不好看,可那也是借口,但这个借口他记得,还深以为然地偷着打仗空隙去给我打猎,要给我做件比嫁衣好看的披风。”狄瑶吸了下鼻子,“他就我一个女儿,明明可以再娶,可以生一堆儿子继承衣钵,让狄家人丁兴旺,可是他没有,我也多少听说了,以前的我做过很多不好的事,如果不是他在后面撑腰,我这个皇后还不知换了几回,他用鲜血汗水换来我的尊贵荣耀,

    我不知道以前的我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怨恨他,他明明已经做的够好了,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依靠,说不好听的,也是唯一的依靠,他的肩上放着大贺,已是分身乏术,还得护着我,我是他唯一的血亲了,也许他也会是我这辈子唯一还剩的血亲了,小安子,我是不是太傻了,以前的我是不是太糊涂太笨了?”

    闲谟帝盯着房顶,脑子放空。

    都说出嫁从夫,可原来,他的皇后从来没想过依靠他,没想过和他有什么未来,他不仅是个失败的皇帝,还是个失败的丈夫。

    闲谟帝想,这么失败的我怎么还有脸活在世间呢?

    “小安子,要是他过年回来,我就回去看他,我说真的,不骗人的。”狄瑶打定主意,慢慢睡着了。

    闲谟帝翻个身,毫无睡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