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460章 番外之闲谟帝28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年根底下,狄瑶能出去转悠后,又接着下了几天雪,特别冷,她又不愿意出去了。

    这天裹着被子坐在窗边看雪,嬷嬷忍不住过来说:“娘娘啊,小心着凉,这都年根了。”

    “不冷。”狄瑶晃着脑袋,“这么大的雪,小安子身体也不知道受不受得了,小房子到底有没有把热水什么的顺利送过去,还有冷宫那边炭盆可别少了,提醒她们别把门窗关死,小心一氧化碳中毒。”

    “一什么中毒?娘娘那是什么?”明华在绣狄瑶过年要穿的衣服。

    “嗯?对啊,一什么中毒来着?”狄瑶皱眉想了又想,却又想不起来了。

    “娘娘放心吧,您吩咐的奴婢都让人办妥妥的,等过两天开太阳你不放心就去看看。”老嬷嬷这半年也不再过分刻薄了,后宫有什么好的都是狄瑶的,又还有什么不满足,有什么要去争呢?

    下午的时候,狄瑶一觉起来突然说:“晚上吃火锅吧?”

    “什么锅?娘娘?您再说一遍。”明香没听懂。

    “火锅啊,就是把锅子放在火上烧,里面加上汤底,烫肉烫菜吃啊,特别暖和,最后配上白米饭用汤泡饭就圆满了。”

    大家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皇后娘娘开口了,立马有人拿着娘娘兴致勃勃画的抽象的图纸去做了,等晚上闲谟帝蹲在自己书房里一下午读完了一本乌喜从建国到去年整整一百多的正史加野史,又去校场练会儿拳过来的时候,藏娇殿已经全被火锅的霸道气味充斥。

    “小安子,快过来,给你留位了。”狄瑶欢乐地喊。

    本来就不敢真一起陪皇后娘娘围一桌吃火锅的宫人,一见闲谟帝顶着风雪又是一身单衣冒汗地进来,吓得都差点滚下桌子。

    “娘娘,奴婢想起来冷宫那边还差一套被子,奴婢先送过去。”明香和明华趁机跑了。

    “娘娘,冷宫那边明天的菜单还没收上来,奴才这就去一趟。”小凳子小房子领着其他几个小太监跑了。

    “娘娘,老奴也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菜能进用的。”老嬷嬷也跑了。

    “可是,吃火锅就是要热闹啊。”狄瑶看大家都找借口跑了有点难过,她不喜欢这样冷清。

    “小安子,你不许跑。”狄瑶头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不伦不类,倒是更显出了她的鹅蛋脸,水汪汪的眼睛,笑起来还有酒窝。

    闲谟帝被她拉着袖子坐下。

    这是什么?

    目光询问。

    “这是火锅啊,我烫给你看。”狄瑶熟练地烫了羊肉牛肉各种肉,还有桌上的蔬菜,“这次只有肉和菜,下回我再多弄点别的,弄个鸳鸯锅底,还有面饼子什么的,肯定好吃。”

    闲谟帝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有种是不是我读书太少,所以知道太少的尴尬。

    最近闲谟帝迷上了历史,发现自己书房的正史不止五十年,往前两百年的都有,虽然没有皇后的批注,但让人弄来野史,他自己两样合一块看,加上皇后式的美人脑补法,竟然都能看懂了,那什么之乎者也仔细读读也能懂一半,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感觉好到不行,所以他最近都是白天蹲自己书房看天下五十年前的历史,晚上到了皇后那看五十年以内的历史,嗯,还有吃好吃的。

    火锅菜吃到嘴里有点烫,但辣辣的配上酱,跟他以前吃过的菜很不一样,所以狄瑶烫多少,他吃多少,狄瑶看他吃的高兴,自己也高兴,烫的更多。

    “幸亏陛下没真把你舌头拔了,也就是弄哑了,不然你可尝不到这么美味的食物了。”

    闲谟帝差点被噎着,舌头也被烫了。

    在窗户外偷偷蹲着的赵圭肚子被里面香气虐的一直委屈喊饿。

    吃多了的闲谟帝陪着狄瑶在殿门口小花园散步消食。

    “小安子,你会堆雪人吗?”狄瑶很有皇后范地扶着闲谟帝的手慢慢走着。

    闲谟帝低头看看她,见她眼里闪着跃跃欲试的光。

    点头。

    哼,小时候他可是所有皇子里堆雪人最厉害的。

    “那我们比比?”回头看了一眼跟在不远处的宫人,拉着闲谟帝的手就跑起来,“我们跑远点不让他们看见,不然嬷嬷又要念叨。”

    后面宫人被闲谟帝瞪了一眼,谁还敢跟呐。

    跑到一个宫殿后面,很安静,旁边就一棵落光叶子的歪脖子树。

    “我在这里,你在这里。”狄瑶折了一根枯枝画了两个相邻的圈。

    闲谟帝看她脸都冻红了有点不舒服。

    “开始啦。”狄瑶扔了披风,蹲下来埋头奋力地滚雪球。累得哈哧哈哧嘴巴还咧得老大老大。

    闲谟帝安静地蹲下来也慢慢滚起来雪球。

    因为闲谟帝人高,所以最后雪人都比狄瑶的高了一头,狄瑶觉得人家的比自己的好看,自己这个又矮又胖,头都不是圆的了。

    狄瑶郁闷的拍了闲谟帝的雪人一把,雪人肚子少了一块。

    闲谟帝莫名其妙地看看她,又看看她的雪人,抿嘴笑了,狄瑶于是又拍了他的雪人一把。

    闲谟帝于是跟她学拍了她雪人的头,倒是把头拍圆了点。

    狄瑶推了闲谟帝一把,闲谟帝愣了下,都多少年没人敢推他了。

    于是,他回推了一把。

    结果力道没掌握好,狄瑶被推得栽雪地里了。

    狄瑶:……自作孽不可活。

    闲谟帝抿着嘴蹲下来拉她,好怕自己憋不住笑出声。

    狄瑶愤恨地抓起雪拉着他的领子往里塞,闲谟帝差点尖叫出来,还好理智在,忍住了,一个劲抖雪,狄瑶滚在雪地里大笑。

    闲谟帝深深吸口气,抓起一把雪就往狄瑶脸上一拍。

    “啊!”狄瑶被雪呛到了,眼睛也睁不开,两只手胡乱去抓闲谟帝,闲谟帝没来得及躲开,被她抓个正着,一下子拉了下来,要不是他两手撑得快,整个人砸下去狄瑶就圆满了。

    “小安子,你,”狄瑶好不容易睁开眼,结果就看到那双金色的眸子柔柔地看着她,温暖的,纯粹的让她脑子刹那空白。

    呼吸交错间,闲谟帝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下去。

    狄瑶却猛的转头,胸口极速起伏。

    闲谟帝栽到了地上,再抬起头,脸上都是雪,狄瑶又笑起来,推开他,指着他笑,然后站起来往回走了。

    闲谟帝坐在雪地里看她傻癫癫地笑着走远。

    清冷的月光照在不远处的雪人身上泛出淡淡的光。

    很久以后,闲谟帝想,那天狄瑶拍雪人的两下,其实都拍在了他的心上,一下让他打开了心门,一下,让他心疼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