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481章 番外之闲谟帝49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娘娘。”明香给狄瑶洗好头发,狄瑶靠在澡桶边沿睡着了,明香轻声喊她。

    “嗯,我没睡着,再泡会儿,你先出去吧。”

    明香退了出去。

    因为冷宫那边这批蚕已经基本出丝完毕,得了得有一百篓子的茧,抽出丝得有几十斤,听宫人们说往年一年下来贡给羗国的有十来斤就不错了,她却又担心起来,之前一直想要好好养蚕,可真的养好了却才想到怀璧其罪的道理,等了两天,闲谟帝那也没什么反应,于是这茧她让冷宫那边暂时不要孵化下一批蚕,让她们自己抽丝,会纺的负责纺纱织布,不敢假于人手。现在她还得考虑怎么把这些蚕茧还有纺好的布分批卖出去而不招人眼。

    有点累,便靠在一边闭目养神。

    “嗯?”狄瑶猛的被人从后面搂住,还没尖叫起来就被人堵住了唇舌。

    “唔,放,”狄瑶看到了金色的眸子,抓到手边的香皂盒就砸不下去了,“扑通”掉到了水里。

    一吻完毕,闲谟帝喘着气,头抵着她的头,狄瑶更是全身无力,心里却是冰凉的。

    “外面有人吗?”狄瑶喘着气问。

    摇头。

    “你,喜欢我?”

    不动。

    “还是想进一步攀附我?”

    不动。

    狄瑶盯着他的金眸,雾气在两人间弥漫,水打湿两人的头发,贴在脸上,朦胧又真切。

    慢慢地,闲谟帝动了动嘴唇,无声地说:“喜,欢,你”

    狄瑶眼里水光就闪了起来。

    “以后,能克制住吗?”

    摇头。

    “那就,别再来了。”

    闲谟帝怀抱紧了紧。

    “我怕,有一天,我也克制不住自己。”

    闲谟帝亲亲她的额头。

    狄瑶低下头:“你走吧。”

    闲谟帝捏着她的下巴,用眼神问她:他值得吗?

    狄瑶一下子就看懂了,点头:“别人是一直说他不好,可至少他对我还好,偌大的后宫我怎么折腾他都没意见,我去冷宫弄出那么大动静,去前朝晃悠,甚至跟朝臣冲突,他也没呵斥,还站在我这边,给我善后,敏皇子过来他也没有防备,他给我信任,给我荣华富贵,给我别人没有的尊贵,而我,却给不了他什么,他想要的想做的我都帮不了,还给他添麻烦,

    我能给他的只有尊重,作为妻子的尊重,作为皇后的尊重,就像我不会去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待那些美人们,为什么冷落我,这是我对他作为帝王的尊重,同样的我也不会背着他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即便太监,也不可以,这是我对他作为丈夫的尊重。”

    “那你的感情呢感受呢?都不重要吗?”闲谟帝压抑着轻声问。

    天知道他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

    狄瑶睁大眼:“你,你。”

    “回答孤,你的感情呢?感受呢?自己都不在乎吗?”

    “你你…”狄瑶猛的站起来,突然觉得不对,立马又坐下来,脑子一抽,“你,你神经病啊?你会说话,不对,孤,孤是什么鬼啊?”

    闲谟帝直接跨进浴桶,将蒙掉的人逼到最角落:“孤已经等不下去了,明明挺聪明一个人,这都半年多了还没发现?你想把小安子赶到哪去?嗯?孤的好皇后,来,告诉孤,孤暴躁吗?残忍吗?变态吗?”

    以往当秘密跟人分享的话一一飘过,这皇宫里她最好奇最八卦的就是闲谟帝,结果八卦分享对象是本人,狄瑶都要哭了:“小,不,陛,陛下,下啊。”

    “说到这个,孤还有帐要跟你算,你的猫跟狗都起了什么名?嗯?孤看你不是大胆,是胆大包天了。”

    阿碧,夏夏,连起来就是陛下啊喂!

    “陛下,饶命啊。”狄瑶满头大汗,要是陛下一个不高兴要打要杀怎么办?小安子就是个冷美人,这又突然成皇帝了可怎么好哟!

    “皇后你说你说了这么多大逆不道的话,也干了不少要砍头的事,孤怎么罚你才好。”

    “陛下,陛下大人有大量,小人愿为陛下肝脑涂地,痛改前非。”狄瑶已经蒙圈了。

    “成,明儿跟孤祭东山去。”

    “是是是,小的听命。”

    “现在闭眼。”

    狄瑶完全蒙了,让干啥干啥,立马闭上眼,心里都是小安子变成皇帝了,咱的罪状全曝露了。

    闲谟帝要的就是这效果,趁着她没反应过来拿下她,不然她要是追究起为什么骗她就麻烦了。

    是的,闲谟帝就是从这事开始变得腹黑起来,他的皇后交给他人生最重要的一课就是腹黑,明明大错在自己,还能指着别人微不足道的小错说成滔天大罪,衬得自己却是无辜的。

    狄瑶睡着前也没想明白人生怎么这么玄幻,前一刻还那么悲情地想要跟喜欢的人生别离,转眼就跟自己常流口水的美人正大光明地滚床单了,而且,好像,这么久了,就自己一个人傻逼似的,仔细想想,明明之前那么多人用各种方式暗示过她的,她愣是没往那方面想。

    枉自聪明啊!

    闲谟帝看看怀里乖乖的美人,呼出口气,总算说出来了,时间越久越是说不出口,害怕她愤怒的眼光,害怕她一怒之下弃他而去,还好啊,他的皇后,面对特别重要的人总会慢半拍,就像上回面对元帅,看着是冷冷淡淡的,可元帅无意露出受伤神情,她回头就又给送药送吃的,后来还给送了个围脖。

    闲谟帝琢磨了一会儿,知道明天该怎么做了才放心准备睡了。

    “你已经给孤很多很多了。”闲谟帝自言自语,“作为皇后,作为妻子,都做的够多了。”

    外面赵圭松口气:“可算说出来了,陛下都愁好几天了。”

    “谢天谢地,终于不用再看娘娘自顾自地演什么相爱不能相守的戏码了。”老嬷嬷也两掌相合祈祷不已。

    周边宫人都不自觉松口气,每天配合陛下他们演戏真的好辛苦,尤其看到陛下反射性要跪却不能跪的时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