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487章 番外之闲谟帝55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

    马车要进宫门时,宫门后已经等着的两个人趁着夜色飞快地跳上马车,马车里不吃不喝装睡觉的赵圭和明香感动得要哭了。

    “给你们带的。别囔囔。”闲谟帝扔给赵圭两包果子。赵圭和明香赶紧换了衣服下去吃东西,一天下来都要饿死了。

    丞相和元帅默默地瞟了一眼马车,呵呵,当他们真没看见那两个窜上去的人影?他们先前奇怪这么久了,那个好动的陛下怎么都没出来过一回,听马车里也没有什么动静,还没要吃饭,那个一顿得吃三大碗的陛下不吃饭,到了下午丞相和元帅就基本确定陛下又跑了,还是带着娘娘一块跑的,两位大人心里很崩溃,陛下竟然又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跑了,他们这么多人愣是没看住,还好,还记得早点回来,不然等回宫发现帝后不见了,天知道得引起多大波澜。

    可不得不感叹,陛下这跑路功夫高啊,也厉害啊。几年前千军万马都被他跑出去了,今天这简直小菜一碟。

    ——

    “敏儿看,好不好看?”狄瑶拿着敏皇子的染的十指红红的手放到敏皇子眼前。

    因为颜色醒目,敏皇子能一下子看到,很高兴:“好看。红色的。”

    “哈哈,对,说的真对。”

    闲谟帝觉得自己儿子竟然喜欢娘们儿东西,不开心,拿了个洗干净的野桃给小孩:“敏皇子尝尝。”

    敏皇子咬了一口,小脸皱起来,想吐又不敢吐。

    狄瑶忍不住又笑起来:“哈哈哈哈,好啦,敏儿吐出来吧,你父王不会怪你。”

    闲谟帝不甘心地自己咬了一口,然后脸僵住了,牙齿要酸没了,赶紧吐出来,又去捏敏皇子脸:“吐出来吐出来,酸死了。”

    敏皇子才敢吐出来。

    闲谟帝觉得这是个丢人的事,赶紧让人又去拿了宫里的桃子来,给敏皇子吃了半个才算完。

    “陛下一回来就在藏娇殿,今儿早朝也不去,前朝没事吗?”狄瑶很好奇。

    “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这里春耕那里打仗的,反正有丞相他们搞定,孤才不去自讨没趣。”

    狄瑶觉得这个陛下有点囧囧的。

    “母后,你们去哪了?”小孩一个人待了两天,今天早上起来才看到父母,很是委屈。

    “我们敏儿是不是想母后了?母后跟你父王去祭天了,就像宫里每年要祭祀一样。”

    “哦,祭祀啊。”小孩觉得那不好玩,他只参加过一回,累得气都差点没了,“那母后累不累?”

    “嗯,非常累,坐了一天一夜的马车,又走了好多路,站在那两个时辰不能动,下面还有好多人看着你,动都不能随便动。”

    “这么累,那为什么还要去?”

    “这是规矩,等敏儿再长大一点,痛痛赶跑了也是要去的。”

    “啊~能不能不去?”

    “不可以哦。”狄瑶看小孩子愁眉苦脸感觉特别可乐。

    闲谟帝也这么觉得:“嗯,不可以不去,到时候敏皇子代父王母后去,父王就不用受累了。”

    “啊~”小孩子想到一个人跑那么远更不开心了。

    “哈哈哈哈,真是傻孩子。”狄瑶被乐的大笑,闲谟帝也摸摸小孩头笑起来。

    周围宫人:有意思么?这么吓唬小孩子。

    等送小孩子下去,狄瑶喊来嬷嬷:“这两天,敏皇子怎么样?”昨晚回来太晚,敏皇子已经睡了,宫人说这两天没有犯病,狄瑶也没多过问什么。

    嬷嬷有些为难,斟酌了下,说:“太医那边,说是药量又加重了些,其他还好,也没犯病。”

    “又加。”狄瑶烦躁起来,“一群庸医,贴出去的皇榜呢?有没有消息?”

    小凳子忙说:“揭皇榜的没有,倒是有人荐了一位神医,此人性情古怪,还是羗国太子的坐上宾,轻易不出太子府。”

    “羗国太子?”闲谟帝想起史书上只言片语提到的现任羗国太子是羗国皇帝次子,之前羗国有过一任太子,是长子,性柔弱貌俊美。野史说次子弄死了上任太子自己上位,还有说现任太子好男色,囚禁自己兄长为禁脔。

    闲谟帝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喜欢男色他就觉得倒胃口,完了还喜欢自己兄长,这是什么神节奏哟。

    狄瑶竟然不觉得惊世骇俗,想了想那个太子,还问小凳子:“那神医样貌如何?”

    “据传,天人之姿。”

    “能不能靠谱点,又是天人之姿,具体呢?”狄瑶自从被众人忽悠过闲谟帝天人之姿后对这个词有了不怎么好的感观。

    闲谟帝不是滋味地端起茶喝了点。

    小凳子也无语:“旁的不知,只听说过有一回神医给一位富人诊脉,临走时,富人的妻妾女儿皆相送,十里。荷包帕子送了一堆”

    “噗——”闲谟帝一口茶喷出来,“哈哈哈哈,那个富人脸肯定绿了,没病死也气死了。”

    狄瑶摸摸下巴:“这么有魅力啊,不如。”狄瑶歪头不怀好意地盯着闲谟帝,“我们把他偷回来?”

    闲谟帝:←_←才不要,你要是跟着跑了怎么办?当孤不晓得,你比谁都爱好颜色。

    “哪那么容易,羗国太子出名的阴险谨慎,想偷他的人,难。”闲谟帝说实话。

    “那,那太子有没有什么特别喜好或者特殊厌恶?”

    “这个你可以问问许廉,他不是和那个太子好吗?”闲谟帝有点不高兴。

    狄瑶不明白怎么一说到许廉,闲谟帝就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那麻烦陛下去问问?”

    “不去,看到那张脸,孤就浑身不舒服。”

    那你祭天还特地带着?

    “那要臣妾去问?这不大合规矩吧?”

    “你不准去。”闲谟帝牛饮了一杯茶在嘴里漱了好几回,吐出来,“孤去!”说完就气呼呼地跑了。

    “陛下这是怎么了?之前和许廉有过节?”狄瑶问嬷嬷。

    嬷嬷看闲谟帝不高兴已经很担忧了,娘娘这么不避讳的直接提许廉,实在是让人心焦:“娘娘,老奴跟您交个底,当年,您,您不乐意嫁进皇宫,就是,就是因为这位许大人。”

    “啥?”狄瑶石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