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509章 番外之闲谟帝77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爽快!”闲谟帝也喜欢极了这个长得有点坏的男人,“今天高兴,我再告诉隋兄弟一个好东西。”

    “哦?什么好东西?”谈妥了事,炎讼也轻松起来,觉得这个郝纯太有意思了,说话都有意思。

    闲谟帝拿过纸笔,画了一副绑腿:“看看这个,里面塞上棉花,绑在士兵腿上,日行百里都不会伤腿。”

    炎讼拿过来看看,越看越觉得妙,延国地大,一旦起了战事,军队都得跑上百上千里,到了还不能立刻投入战斗,许多士兵腿都跑的抽筋了,若是有了这绑腿减轻震压想必一定会好许多,也不会延误战机。

    “这个,郝兄弟的意思是?”

    “这个就是给你的,不跟你要钱,你们延国太大了,士兵需要,而且也只有你们这样的大国才用得起那么多棉做这个,我又用不上,告诉你刚好。”这是狄瑶上回给前线人做衣服时提到的,不过因为棉花少,大贺又不大,跑起来也没多远就没做。

    炎讼没想过他说的原因是这个,只是因为自己用不上,就愿意将这样的机密告诉他,这个郝纯是单纯还是真的胸怀宽广?

    “如此,隋某便为延国将士们谢过郝兄弟,郝兄弟大义,隋某佩服,来,隋某敬郝兄弟一杯。”

    闲谟帝欢乐地抱着酒坛就喝了一大口:“痛快,隋兄,见过这么多人,你是我除了夫人最喜欢的了,哈哈哈哈”

    炎讼也笑起来,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狄瑶一觉起来,没看到闲谟帝,隐约听到隔壁有他的声音,还特别欢乐,狄瑶心里委屈,自己起来,发现肚子倒也不疼了,套了件衣服,随便扎了头发开门:“阿纯?阿纯?你去哪了?我要饿死了。”

    守在门口的小十立马跑下去找吃的。

    “瑶瑶,你怎么起来了?”闲谟帝一听到狄瑶喊他,立马扔了酒坛就跑了,半路还嫌弃酒味把外套脱了,露出里面一身真丝内衫,看得炎讼都忍不住想打他。

    狄瑶没看见房间里有人,闲谟帝一打开门她就可怜巴巴地埋怨:“我要饿死了,你那么高兴,都不喊我起来。”

    “哎哟,我的娘娘哎,都是奴才的错成不?”闲谟帝被她小委屈模样弄得心软极了。

    炎讼梅喆:—_—||娘娘奴才是什么东西?貌似t到了人家的房中闺事哟。

    看了看还是没看到狄瑶的脸,郝纯挡得严实。

    “走走走,我们回房,我给你早备了好多好吃的,就等你起来了。”闲谟帝早忘了后面的客人,搂着狄瑶回房了。

    “爷,看起来人家没心思招待我们了,咱们这先回吧。”梅喆道。

    “也好。”

    炎讼出了门,猛的被旁边没关紧的门里传来的惊呼惊了下。

    “什么小小安子,我才是唯一的小安子好不好?娘娘你不爱我了,你不爱我了。”闲谟帝相当幽怨地咆哮。

    “没有没有,我,我就是觉得神奇,哎,阿纯,你说,这孩子是你的吧?”欢喜的女声满是不可置信的激动。

    “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闲谟帝要暴躁了,“你说,你说你还有野男人不成?”

    “对,野男人就是小安子。”狄瑶就是没办法消化肚子里有小孩的巨大冲击,跟闲谟帝找真实感呢。

    “哈哈,对,野男人就是小安子,小安子就是我,孩子还是我的,你就放心留肚里养着啊。”闲谟帝摸摸她的肚子,“等他出来了我带他跑马去。”

    “跑什么马,他出来才点点大好不好?”

    “总归要长大的,哈哈,我终于能带我儿子跑马了,我肯定不会嘲笑他的。”

    炎讼有点好笑,摇摇头往楼下走。

    梅喆也笑:“这对夫妻倒是天生一对,表达欢喜都是这么别出心裁。”

    “你不好奇他是什么人了?”

    “鸣之猜测,来回能到延国十天的,也就南鸣和大辕边陲的了,爷觉得呢?”

    “不好说啊。”炎讼摸着腰间玉佩,“能与本殿平起平坐而面不改色,还异常开怀,非常人。”

    梅喆才惊觉,就是自己与太子相识相交十几年,坐在一块心里都是敬畏多的。尤其太子成为太子后,身上帝王之气日益增添,渐渐令人不敢直视。

    而刚刚的郝纯却格外开怀,毫无畏惧,更像是找到知己,行动言语间更是大开大合,明明是在谈生意是在有求于人,却毫无商家市侩精明之气,也无半分求人形状,坦荡荡到有恃无恐,更像是无所谓成败,这份豪气哪里是一般人会有的?

    “爷的意思?要深查下去?”

    炎讼沉顿了下,摇头:“本殿心里已经有数了,不必多查,引人注目。他啊,不容易啊。”

    “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