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519章 番外之浮生1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人来人往的食堂,眉清目秀的男生因为多天没吃饭很是有气无力,趴在最角落的慢慢啃着一盘子青菜配白饭。

    “看见了没?就是他啊,暗恋相何学长,偷拍了学长上千张照片,挂了一屋子。”

    “他啊?看着挺文雅一人,谁能想到变态到连马桶上都贴了学长照片,简直就是侮辱。”

    “可不是,原来看他不像别的男生那样混,还以为他多特别,现在再看,全是娘气,钙里钙气,哈哈”

    “听说他还是上届全国宫廷修复设计大赛学生新生组的冠军,你说他这样的变态会不会是抄袭?”

    “抄袭啊?啧啧,这人品真不保证。”

    啃饭的男生头又低了低,简直要埋到盘子里了,不想听这些,又不得不听。

    “喂,死变态!”头顶传来声音。

    男生没动静。

    “哟,还不搭理人,你也别怪我把这事说出去,你要知道,当初我是拿你当兄弟的,可你怎么对我的,我前女友就为了你才跟我分手的,我现在就要让她看清楚,她喜欢的男人是个变态,哈哈哈哈”

    男生握着筷子的手紧了又紧,没有反驳当初为了避嫌自己才搬出宿舍租在外面,也没说因为还把他当兄弟才没防备自己的书包会被人动,钥匙会被人偷,出租屋里的秘密会被人发现。

    忍到最后还是扔了筷子,起身要走。

    一转头,就看到冷着眉眼却自有一番威严,让自己神魂颠倒记不清多久的男生。

    “。梅。”终究还是喊不出来那个名字,尽管心头念叨了无数遍,但许久之前就已经从来不敢人前喊出口,就怕泄露了情谊。

    梅相何看了看周围或八卦或恶意的眼神,皱了皱眉,冷冷看了男生一眼,走了过去。

    好像不曾认识过这个变态似的。

    “喂,以后离相何远点,现在正是他申请出国的紧要关头,你别给他找事!”和梅相何许多年的朋友警告地跟男生说。

    男生羞愧地端着盘子就跑了。

    “严廷杉,辅导员找你!”电话里班长冷冰冰的声音让他再次想找地缝钻。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知道自己是个变态,喜欢男人不算,还偷偷跟踪人家,拍人家的照片,还贴的满屋子都是,连厕所马桶都不放过。

    “严廷杉,现在你被郑重警告,你已严重违反校纪校规,因为你造成了学校十分不好的影响,还牵扯到即将代表我校出国交流,为我校争夺荣誉的梅相何同学,经校团委校领导讨论,你被记大过,给你三个月的留校察看期,如果还不悔改,学校将对你进行退学,现在开始你先回家反省,知道梅相何同学顺利出国。”

    辅导员的话一直在耳边回荡,懒懒靠在天台抽着烟的严廷杉伸手又去捞酒瓶。

    如果辅导员看到这样的他,大概留校观察都不用了,直接让滚蛋。

    可是这才是真的严廷杉,在上高三之前的严廷杉,活着的,最真实的严廷杉,享受生活到糜烂的富家子。

    可是高二那年,遇见了一个叫梅相何的,他就成了现在这个看着乖乖的,安静的,还颇有才华的严廷杉。

    别人的嘲笑,哪怕退学,都无所谓,可是这样的喜欢被道破,以后该怎么见那个人?

    那个人怕是在也不愿意看到自己了,谁让自己是个变态呢,明知道人家有个温柔乖巧的女朋友,明知道人家是这个学校的骄傲,明知道能跟他处在同一片天空已经是恩赐,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做出那些偷窥狂的举动。

    严廷杉觉得,要是有人一直偷窥还成日意淫自己,自己不保证会不会把人打死。

    对梅相何而言,爱慕者还是个男人,怕是更加要恶心了。

    严廷杉回忆了一下自己初次见梅相何的场景,好像就是那年夏天,他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刚和一群混混打了群架,脸上手上都挂了彩,一进门就看到那个蓝色衬衫,斯斯文文的干净男孩,抬起头时,狭长的眼尾弯了下,就像在自己心上勾了一下。

    他对自己笑了下。

    那时候的梅相何看着不比自己大多少,可那股子稳重让爸妈赞不绝口,说请来给自己做家教。

    梅相何的手很单薄,但很好看,他伸出来,不介意自己的一身脏乱,说:“你好,严同学,我是梅相何。”

    明明通身都是干干净净,偏偏眼尾妖娆,特别怪异而和谐的组合,瞬间俘虏了自己。

    从那以后,他听话地学习功课,一个劲的在爸妈跟前说好话,让多给点家教费,拼了命地考上这所数一数二地大学,因为这所大学里有个梅相何。

    严廷杉甩了甩有点晕的脑袋,使劲回忆自己怎么陷了这么深。

    好像是那回自己考了班级前三,他买了蛋糕给自己祝贺,他被他头一回那样灿烂的笑迷了去,好像是下雨那天自己生病了,爸妈跟家里的佣人都不在,他难得的没有监督自己学习,而是让自己躺在那里休息,他亲自去厨房熬了粥,温柔的比情人还情人,他们一块要跳楼机,一块跳伞,一块冲浪,好的就跟一个人一样。

    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跟他渐行渐远呢?是自己进入大学后发现他那样受人欢迎,发现原来他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老师,他还同时给其他人做了家庭教师,还是后来知道他有了女朋友,还是那次导师说自己抄袭他还来问自己这件事时?

    记不清了,不管好的坏的,喜欢的心从来没有停止过,甚至还在不停地成长,想要控制,都是失败,最后只能躲着他躲着所有人。

    听到脚步声,严廷杉眯了眯眼,阳光太刺眼。

    手里的易拉罐被人拿走,严廷杉不耐烦地抬了抬头,很熟悉的人。

    “唔,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恶心啊?”严廷杉认出了人也不急着起来,蹭着后面的阳台滚了滚。

    “嗯。”梅相何淡淡应了一声,“照片不该印在马桶上。”梅相何妖娆的眼尾僵了僵,“滚回来。”那边已经是阳台边沿,而这种间隔式的栏杆,人侧躺着完全可以下去。

    严廷杉愣了愣,果然是恶心么,早就知道的结果啊,百无聊赖地又滚了下:“你别动,都觉得我恶心了,你还靠近我干嘛?”严廷杉蹭了蹭,离那个人远点,才不要被嫌弃。

    那个人果然不动了。

    “严廷杉,我说,滚过来!”男人又是当初当家庭教师时,自己又犯低级错误时那样严厉的声音。

    “切,你都不是我老师了,我还听你的,我就不,就不。”你都说我恶心了,我还听你个屁!

    “严廷杉!”梅相何压着声,“别动了。”

    “就不就不!”这个男人太冷静了,严廷杉很乐意看他变脸,于是又挪了一大截。

    头上一节栏杆突然很快从眼前过去,身体就突然失重。

    “严廷杉——”最后终于听到那个男人惊慌失措的声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