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522章 番外之浮生4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

    炎廷杉来到这个时代参加的第一个聚会是万寿节,也就是他那个半路父王的生日,去年“他”也是参加的,但是别的兄弟姐妹都送了什么奇珍异宝,红的绿的,炫耀的不得了,就连刚会走路的八皇弟那也是相当有孝心的,用那稚嫩的小手亲手写了个福字什么的?

    和他这个遗传了母亲节俭性子的,六皇子。牵手两手空空的来来就来吧你就坐下乖乖吃说两句祝福话把他不,他一坐下来看着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奇鸟异兽,就摇头晃脑的卖弄他刚学来的学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正在敬酒额大臣们囧囧有神地看着皇帝,你儿子骂你骄奢淫逸呢。

    皇帝就跟吃了苍蝇似的,一口酒上不来下不去,搞得好好一个万寿节以皇帝拂袖而去结尾。

    皇帝临走放下话,六皇子既然如此懂得民生疾苦,往后朱门酒肉臭的宫宴也不用参加了。

    按照道理,今年的万寿节是不允许炎廷杉参加的,但是大公主当成忘了去年的事亲自牵着六皇子过来了,坐在了自己旁边,离皇帝只隔了两个桌子,皇帝当然看到了,但也没说啥,其他人更没话说了。

    有几位大臣嫔妃还是很想再听一回六皇子说“朱门酒肉臭”这种话,不过很可惜,今年他们是注定要失望了,如今的炎廷杉只想着往后怎么当万恶的资本家,怎么当这个时代的金字塔顶端,开启全人类最终极的享乐模式。

    所以他今天全程除了大吃大喝,还对金杯玉盏什么的一直抱着欣赏的态度,还有哪些仿佛要飞起来的舞女们,美轮美奂得感觉他的口水都要下来了。

    趁着众人说吉祥话的时候,他偷偷看了他现在的父王,延成帝,看了一眼就吸了口气,他以前的暴发户老子顶多就是左手一块劳力士,右手一块卡地亚,助手包里备着五六份一模一样的,防止手上的丢了没得换。

    可是这位那是真的金山银山堆出来的,十根手指带了九个款式不一的玉扳指,腰间目测挂了至少十块龙形玉佩,鞋面上也绣着金色的龙,坐着的椅子更是上好的金丝楠木包着金玉,手边的大丽花开的如火如荼,映得坐着的人都绚烂到炫目起来。

    那一身富贵要不是多年帝王积累下来的威势,那绝对是比炎廷杉在现代的老子还要暴发户的。

    然而,炎廷杉最喜欢的就是暴发户,尤其在他老子时常拿着一把钞票给他当零花钱的时候,让他深深为暴发户这个行业所吸引,此生最想当的就是天下第一暴发户。

    炎廷杉在现代的时候,从小家境一般般,甚至是有点穷的,那时候可羡慕幼儿园的小伙伴们每天都有几块钱的零花钱,看着小伙伴吃辣条什么的,他也是很流口水的,听人家说星期天去动物园看猴子,去游乐场玩滑滑梯什么的那是偷偷哭了好多回的,自己的爸妈出去做生意都没空管他,他在乡下爷爷家里当野孩子,后来他就成了抢人吃的抢人玩的的小霸王。

    直到初中,他突然就被在省城买了别墅开了公司的爸妈给接走了,然后在人家偷偷摸摸拿着十几块钱零花钱去网吧时,他在家里就有了专属的游戏房,在人家为了抽根烟躲着教导主任时,他是正大光明叼着烟调戏成绩好的女学生,反正他不会被退学,除非学校的图书馆不想要了。

    高中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哭着喊着要追随出手大方自己,不晓得多威风多拉风。

    于是他就万分热烈地看着这个最有可能把自己送上天下第一富贵位子的男人。

    延成帝那是想忽视六儿子都不行,实在是他的眼神太过炽热了。说真话,他心里还是很怕儿子再次当着那么多人说自己骄奢的,他这个皇帝,从还不是皇帝的时候就开始被人说骄奢了,还有好几回差点因为这点被言官给攻击地丢了太子位子。可当了皇帝以后,压的朝臣不敢编排自己了,偏偏又开始被媳妇念叨了,终于狠心呵斥了媳妇,没等来媳妇的服软,竟然等来了儿子的再接再厉,女人可以多狠心,圈禁什么的说圈也就圈了,可是这是他亲儿子,实在是,做不来啊。

    延成帝这样喜欢富贵东西的性子其实也是有原因的,他的亲娘是他亲爹的第一任皇后,难产生了他,没挺过去,临终时把他托给了他小姨,然后他小姨成了他的继母,他爹的第二任皇后,不知道她身体不好,还是他爹有意的,反正他小姨,就如今的太后一辈子啥都没生的下来,只能一心一意养着他。

    自小那是他要啥有啥,没啥他小姨还给他提示应该要啥,小孩子谁不喜欢亮闪闪颜色绚丽的东西,他的小姨不晓得是忘了还是怎么的,反正等他上书房等他父王发现他的卧室里找不到一件凡品时,早就已经过了由大人引导辨别真富贵与暴发户的区别,礼仪什么的全都缺,他亲爹那是又气又无奈,一口气找了十位太傅教导他,那段长达十年暗无天日的日子,教好了礼仪,学会了帝王心术,却还是没能改了喜好富贵物的性子。

    可是今天儿子这样“濡慕”的目光,让他突然升起了一丝期待,万一,万一儿子改了性子呢?不求他跟自己一样喜欢外在的明显的富贵,只要跟其他的儿子女儿一样,恭敬的不要挑自己刺就行,毕竟还是自己唯一的嫡子,是自己挑出来的皇后生的。

    “杉儿?可是有话说?”延成帝问了一句。

    炎廷杉看的小眼睛都酸了,酸了那生理盐水就控制不住了,一个控制不住就金豆豆下来了。

    然后大家就看到一个可怜的瘦弱孩子委屈地掉金豆豆,穿的是所有皇室成员里都寒酸的,小小玉冠都没了光泽。

    延成帝脸色就变了,啥意思啊,这是把他儿子委屈到家了?儿子寒酸得终于想起来到他这个老子跟前哭了?

    于是,延成帝就招招手,让儿子过来。

    炎廷杉发现自己掉金豆豆了,好羞愧,都老大的人了,还哭得这么惨。就拿袖子摸了一把,小脸更脏了。

    看到金大腿喊自己,他毫不犹豫地跑过去,仰着小脸,拼命笑,看我可爱吧,看我笑的美丽吧,快点赐予我无尽的财富吧。

    延成帝就看到儿子含泪的笑,心酸的哟,下面大公主已经低声啜泣。

    延成帝一把抱起来儿子,发现都没几两肉,压抑着心头怒火,问儿子:“杉儿莫哭,有何事都有父王呢。”

    炎廷杉想起来今天是祝福的,就说:“我,不,儿臣,儿臣今天来给父王庆祝生日,祝父王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儿臣没哭。”

    延成帝摸摸儿子小脸:“还说没哭,金豆豆还在呢,说说,为什么哭?”

    炎廷杉憋了憋:“我,儿臣,儿臣头一次看到父王,父王太好看了,衣服好看,玉佩好看,鞋子好看,长的更好看,儿臣被美哭了。”

    延成帝:…。这个马屁孤好喜欢啊。

    其他人:…六皇子变性子了啊。

    “杉儿怎的说头一次见父王?”

    “因为做梦,白胡子老爷爷说,昨日种种譬如死,今日种种譬如生,侥幸再得一回生,往事皆不得提。”炎廷杉觉得自己以前网络论坛没白逛。

    大公主抽噎地说:“六皇弟月前病重,竟无太医前往,差点没挺过去,可算老天慈悲,这才醒过来,却是尽忘前事。”

    延成帝默了默,试探地问了一句:“杉儿喜欢这些?”他指着桌上的金杯玉盏。

    炎廷杉眼睛亮晶晶,用力点头:“嗯,好看,父王,儿臣要多多。”

    延成帝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好好,这才是孤的好儿子,好,要多多,越多越好。”

    这才像他,延成帝这么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