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614章 启宋其人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赫野最著名的大将启宋这个人,是一个特别有原则性的人,说白了就是有强迫症,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生活从来没让他觉得完美过。

    从小他是出生将门的虎子,这个将门也很特别,之所以称之为将门,是因为往前数五六代,的确是满门将才,家族兴旺,还给封了侯。

    但是启宋他太爷爷那辈起就开始吃老本儿了。

    启宋的太爷爷宠妾灭妻,搞了一堆庶子庶女,他爷爷是太爷爷唯一的嫡子,性子很独,醉心酿酒,不怎么喜欢阴谋诡计,也不大在乎富贵权利,但作为世子,作为血液里还流着祖辈英雄血脉的后人,他还是觉得自己世子之位不可以被撼动,后来被那些庶兄弟搞毛了,二话不说送了他们每人一杯鸩酒,把他太爷爷直接气死了。

    启宋他爹不知道因为他奶奶太宠溺还是因为他爷爷性格太强势,导致他爹性格懦弱,却遗传了太爷爷的风流性子,十分钟爱美人,到了他出生时,上头记名庶兄庶姐已经五六个,不记名的具体多少还真不好说。

    启宋出生时,他们将军府已经是落魄到鸟雀拉屎在门口都没人及时清扫的程度,地上总是白一块黑一块,还有一股子异味,朱红大门漆块都掉了好些,一年到头大小宴会办不了一场,不是没人过生日不是没有新生孩童,不是真的不喜欢赏花,而是真的因为没钱。

    启宋可能从在娘胎就被一些不规矩的事打扰太过,导致他的性格突变,记事起就特别地横,横到什么程度呢?他爷爷为了一个酒方派人弄倒人家一家小酒坊时,他就拿着才耍了半年的大锤把他爷爷当成命根子的几十坛陈年佳酿给砸了个稀巴烂,他爷爷当时是真的被镇住了,还没反应过来。

    他那被小妾怂恿得不打算立启宋这个唯一嫡子为世子的爹,一看到一地稀碎的酒坛子瓷片,“嗷”地一声就撒丫子就跑到一辈子才去了不超过三回皇宫,去给启宋请封世子了。

    为啥,启宋他那性格懦弱的爹悚了启宋爷爷大半辈子,当然启宋一家人除了启宋外,都是怵启宋爷爷这个已经让位但还拿着权利的前侯爷的,启宋他爹看到儿子这么胆大,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崇拜,仿佛看到了不屈于黑暗势力的曙光。

    启宋他爹眼里,启宋那天打碎的不只是酒坛子,还有他对启宋爷爷的半辈子心理畏惧,那一刻他抬头一看,正在呆滞的前侯爷,他的亲爹,已经是一个头发白了一大把的老头子了,个子甚至都没自己高了,那是头顶的天都高了,气都顺了。

    可是启宋他爹没想过,他在花了半辈子终于破除了启宋他爷爷的恶势力后,启宋这个儿子成为了新的恶势力,并且目测接下来的半辈子都摆脱不了了。

    启宋是一个连将军府实际统治者都不怕的人,其他人更加不会放在眼里,成为世子后,他不仅是在府里横着走,那是躺着走都得所有人爬着走衬托他高大上的主,但凡看不惯的,他会直接上手打的你服服帖帖。

    他一直觉得自己生在这样不思进取还特别混乱的家里是上辈子做了缺德事,有这样一个懦弱的爹,一个外强中干的爷爷那简直就是上辈子作孽太多,他觉得自己人生不够完美,他想追求完美。

    首先,他要自身完美,文武双全不用说,还得长的好看,所以他可以从五岁起,十年如一日地三更起床练武,晚上亥时还在看书,在发现武力比一切道理更粗暴有效后,他开始往壮士方向发展,漂亮的肌肉,结实宽阔的肩背,笔直笔直的大长腿,当然还有自认为必不可少的美髯。

    其次,一切他用过的东西都必须是干净整洁的,柜子里换洗的贴身衣服怎么放,放在哪一层,白色的在上还是黑色的在左那是一点都不能乱,他的剑怎么挂,挂在斜下来角度是多少,拔完剑剑鞘可以放哪里,用什么样的力道拔剑,使得剑鞘以什么样的角度被安放,都精准到头发丝那样的程度,伺候的人头发必须一丝不苟,手指甲多长有标准,身上的味道浓淡也有标准,导致他的下人换的比人家衣服还勤。

    最后,还有生活环境,他的庶兄弟也很多,他们不敢来明目张胆地惹他,但他们会在他爹面前上眼药,怂恿他爹对启宋怎么样怎么样,然而每次他爹都气势雄伟地跑过来,一看到启宋寒星点墨的眼就乌龟地退回去了。反倒是启宋会不时地正襟危坐,这么跟他爹说话。

    “爹,这个月你不能再纳妾,管家说你这个月给你第三十八个小妾买了极贵的头面,没钱给你纳妾。”

    启宋他爹急了,说,我真喜欢人姑娘啊,楼里最有名的,长的可好看了,怎么办啊?

    启宋说:“可以下个月纳,用你的月银,我的也可以借你,这个月的我已经借给爷爷买酒方了。”

    启宋他爹说,不行,我不快点下手就要被别人抢了。

    启宋轻飘飘看了他爹一眼,说:“不会的,谁跟你抢我打谁就是,明日我会警告老鸨把人给你留着,不然就打断他的腿。”

    启宋他爹就放心了,高高兴兴跑去准备下个月当新郎官,跑到半路又回来,说,我昨天听到你大哥说你手段阴毒,自律太过,不好相与,人品不行,我马上给你教训去啊,他那是嫉妒你呢。

    彼时启宋刚刚成了武状元,圣上还没重用,因为他在武场出手太过狠毒,招招致命,所有跟他对手的就没有一个完好无缺回家的,大家对这个武状元畏惧多过敬仰。

    启宋就是这样慢慢地把他老子拽在了手心里,庶兄弟什么的不乖了他老子就邀功似的给他教训了。

    启宋第一场仗是跟赫野叛军打的,距离他十三岁成为武状元已经过去三年,赫野皇帝对自己亲弟弟纠结起来的叛军恨的格外深沉,不晓得哪根筋搭错想起出手狠毒不留余地,从不打算跟人日后好相见的启宋来了,坏心眼地把启宋这只狼放过去祸害人。

    然后启宋一战成名,果然出手很凶残,叛军一共才二十万人,他就带着十万人把人杀了个七七八八,剩下不到二万人,据说打完仗,战场那块地两年没水吃,所有河流都是染血的红。

    自此以后,启宋跟大贺打过,跟乌喜打过,跟大辕打过,跨区域和延国也打过,不知道怎么搞的,凡是他参与的战斗,还真没输过,上次赫野跟大贺求和时,启宋正跨区域跟延国打的欢乐,回头晓得赫野跟大贺低头,他就立马建议和乌喜合作,也确实给大贺制造了麻烦,所以他的常胜将军封号不是白来的,他自己也不可避免地有点飘飘,自认为天下无敌。

    直到遇见一个叫靳戈的,阴沟里翻船了。

    本来这次拿到情报堵傻宝一行人,启宋是要亲自出马的,他可好奇西罗那个纨绔世子出身的新陛下了,也很眼馋西罗那块如今和赫野差不多大小的地,那里面可有很多都是赫野原有的啊,话说西罗真的很不乖啊,这事坏了规矩的,不能忍。

    都准备好要出发了,那边心腹一脸郑重地来说:“将军,娃娃脸,终于回来了。”

    启宋一想起来那张自己还调戏过的娃娃脸,整个人都不好了,特么什么西罗北罗的,都比不上老子栽的头一个跟头。

    于是他就去施展十八般武艺就为了多逼靳戈出来几回,把西罗的事扔在了脑后,要不是每次都喊打喊杀,大家都要以为他对靳戈有什么别的想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