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049:他的卧室,他的铺盖。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砰砰砰!”卧室外有人敲门,随即程湛的声音传来:“是不是低傲浴缸里了?需要我进来捞你么?”

    萧墨蕴拔高了嗓音尖叫:“我,我好了,马上出来了。”双手轻拍了下双颊,轻手轻脚的迈着步子拉开了卧室的门。

    头颅垂的很低。

    偷偷的抬起眸发现,男人愣住的表情。

    两人虽然都属于清瘦修挺形。

    但,两人身高差距有二十几公分,而程湛只是看着清瘦,其实骨骼以及肌腱都极为发达,以至于他的衬衫穿在她的身上,等同于一款非常宽松型的过臀连身裙。

    肥肥大大极具阳刚气息的男式衬衫,套住消瘦润嫩的女孩,很是松松垮垮,却是一种最为散漫的绝好搭配。

    女孩刚刚出浴,黑亮的头发乱乱的,两只灵动的眼眸转动着,小脸儿依然保持着湿润中透着红彤彤的气色,像脱生刚熟的红苹果,很是让人有种想咬一口的冲动。

    搭配他这款海军蓝色的衬衫,真所谓的出水芙蓉,就在程湛的眼前。他在不动声色间遏制着自己的一种内热。

    “过来!”将手掌展开,伸在她面前。

    她明白他的意思,细润的小手落入他的掌中,温热干爽的掌,握着她,恰到好处,不紧不松,被他握着,她竟然莫名的电流了一下。

    “你……要和我谈什么?”电流过后,她又响起洗澡前自己的推测,莫不是他又特殊癖好,喜欢在客厅里,沙发上?

    “我没有在客厅里这样敞开的场合要了你的癖好。”男人总是能及时的透视出她的想法。

    “……”萧墨蕴:“那是……和我谈什么?”

    “给你看一个部队新闻部的采访。”

    部队?

    还新闻部?

    萧墨蕴突然想到,这片国土上恨自己父亲萧远清的人实在太多,人人都想抓住父亲并处以死刑,就刚才去楼上睡觉的小萝莉的父亲,不也是因为追捕父亲而去了天国了吗?

    “你们……抓到了我爸爸了?是吗?”声音里带着一种哭腔。

    此时此刻,萧墨蕴想到的不是爸爸最近以来对她的种种追杀,而是从小到大,妈妈不在了,都是爸爸一个人把她带大,对她各种疼爱,吃穿用供都是全世界最好的。

    若不是最近几年那几个年龄大的长哥长姐为了得到爸爸的财产而想方设法坑害爸爸,爸爸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对自己儿女赶尽杀绝。

    萧墨蕴不恨爸爸。

    “你不希望你爸爸被抓到吗?是他害你不能留在加国过正常人的生活。我们抓到她,对你不好吗?”

    “不好!不好!不要!不要抓到我爸爸,我爸爸已经七十多岁了,他是个很可怜的老头,你们放过他好不好?程湛我就知道,你要娶我根本就是为了报复我,你原来是这样的方式折磨……”

    电视画面突然开启了。

    映入萧墨蕴眼帘的,是萧墨蕴没想到的人。

    “贺碧儿……”她脱口而出。

    抹着自己的眼泪,反哭为笑的看着画面上老实的像个被逮捕了的女犯人似的贺碧儿,她问程湛:“她怎么会上了你们军方的新闻部?她……她这是怎么了?”

    “嘘……”男人将食指压住了她的唇。

    随手将她抱起,放在沙发上。

    “对不起!”贺碧儿畏畏缩缩说着这三个字:“我的形象实在太差,我真的很不配演一个优秀的女军官,我给军人们抹黑了,我们公司抹黑了,我公开向军人道歉,公开的向所有喜欢的影迷道歉,我辜负了你们对我的期望和喜爱,我向你们保证,从今天开始我,我不是什么明星,我只是一个演员,我将踏踏实实将每一个小角色演好,哪怕是打酱油的小配角,请大家监督我。”

    视频里一番话,道尽了贺碧儿的无力和败弱,像个缩头虫一样,只等着人人来宰割她了。

    “她这是自己招认了剧组停整都是因为她?这等于是自毁形象嘛!”萧墨蕴笑的合不拢唇,她可没工夫可怜贺碧儿。

    这样的女人,就该有这样的下场。

    “形象?”男人笑:“她有形象吗?哦,她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形象吗?”

    “那倒是!这样也好,她的演绎生涯恐怕到此就走的差不多了,就算是以后想接戏,恐怕也是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十八线小龙套吧?嘿嘿嘿,看她以后还怎么欺负人!哼!活该!”像想到什么似得,萧墨蕴抬眸,一脸感激之色看着程湛:“是你派人去采访她,他们公司?对吗?”

    “一味的往死里整你,踩你,给她一个这样的下场,已经是她的造化了。”

    “其实……你是个好人。”

    “睡觉去!”

    “啊?”突然猛咽了下自己的口水,萧墨蕴的小心脏骤然狂跳了几下。

    还……还是难逃被你睡得,厄运?

    虽然,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是期待的,莫名的,她想到了刚才在卧室里看到的他的那张写真照。

    可,矜持!

    萧远清的女儿,矜持点好吗?

    “别期待了!我睡沙发,你睡我的卧室。”

    男人!

    你不仅仅是在透视我,你在揭我短儿你知道吗?不说你能死吗?!

    “我期待!开什么玩笑?”萧墨蕴死鸭子嘴硬。

    “不期待正好。去睡觉!”

    “呃……”灰溜溜的进了他的卧室,突然想到,他的被褥刚才被她抓的到处臭熏熏的都是油爪印子。

    萧墨蕴你不作你能死吗?

    捂在臭味与清冽气息交织的被窝下,萧墨蕴竟然也睡了个无比放松的觉。

    还……做了春梦。

    还是关于他的。

    所以,谁呀!找死吗?敢在关键时刻把本姑奶奶吵醒?

    睁开眼是要破口大骂的,却对上了一张天使般的小脸蛋。

    “嗨,小尤物,早安!”萧墨蕴变脸比翻书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