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01:巴掌打在了自家男人脸上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冷士奎一发话,剧组内大部分工作人员欢呼雀跃,反正拿着工资呢,谁不想休息。

    “蕴蕴,你去哪儿?程家大小姐说的都是真的?那些人对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危险?”温一斐一边跟着萧墨蕴向外走,一边关切的问。

    “温一斐,谢谢你。”萧墨蕴对温一斐笑笑:“我没事,我要先回酒店给我小姨打个电话。”

    自己有了户籍有了身份证,冷士奎还答应让演一个角色。这么多好消息她要及时汇报给小姨。

    当然了

    和程湛结婚的事情得瞒着小姨。

    “你踏板车没了,我送你吧。”

    “呃……”

    “哟!萧墨蕴,刚被程少将圈禁了做他玩偶,你就尝到被男人折腾的要死要活的滋味了,程少将不折腾你把你一脚提出来时,你就忍不住要想别的男人了填补了?”身后的贺碧儿冷嘲热讽道。

    “贺碧儿!你都自身难保了,你还不知悔改的瞎蹦哒!你怎么不去死?”温一斐看到贺碧儿就一肚子气,要不是贺碧儿一开始对萧墨蕴的百般刁难,致使萧墨蕴撞上了程湛。

    会有今天这种害人害己的局面?

    自己都跌落谷底了,依然不忘了攻击别人。

    “哼!”

    贺碧儿现在就跟个野草似的,到现在冷士奎都没给她一个角色让她演,她却还得每天来剧组报道。

    其实就是碍事绊脚的闲人一个。

    一闲下来,她那些歪门邪道的歪心思就一个个向外喷涌。

    既然程皓珊一大早来剧组说了萧墨蕴的处境,而萧墨蕴的确是也是晚上伺候了程湛白天还得来剧组给她当助理。

    那就充分说明了萧墨蕴的在云江的地位之低贱。

    那就是以前冷士奎说的,就跟个非洲贱奴是一样。

    可以任人践踏。

    尤其是那几家军政世家。

    明着是不能把萧墨蕴爹的罪过算在萧墨蕴头上,可,暗下里折磨,总是少不了的。

    贺碧儿像抓住了机遇一般。

    “萧墨蕴,别给你个棒槌你就当绣花针,让你演一个反面小配角你嘚瑟成这样……”

    “贺碧儿,你喜欢程湛,可你跪着给程湛提鞋程湛都嫌你脏吧?本来你应该是大明星的,可你现在在剧组里就跟一坨大便一样臭烘烘的,很看不上我的反面角色是吗?可,反面角色你有的演吗?”萧墨蕴可不吃贺碧儿那一套。

    “你……”贺碧儿尚未结痂的伤痛统统被萧墨蕴撕开的血淋淋的。气恼的她抬手就想要甩给萧墨蕴一巴掌。

    可

    萧墨蕴身体太灵活了,她躲闪的很及时,倒是贺碧儿用力过猛,自己踉跄着转了个圈儿,一个重心不稳,摔了狗趴的姿势。

    “噗呲……”萧墨蕴笑喷。

    “温一斐你说她会不会狗啃屎?”

    “谁知道呢,反正这地上也不干净!”

    “萧墨蕴,我要杀了你……”再抬头,贺碧儿的嘴唇破了,血液混合着地上的脏污以及她油腻腻的口红,变成了乌黑色糊满了她的嘴。

    乍一看上去,真像是啃了一坨狗屎似的。

    “噗……”萧墨蕴忍不住又闷笑了一下,丝毫不同情贺碧儿,而是推着温一斐走开了。今天真没工夫搭理贺碧儿,她只想快点回到酒店给手机充电。

    然后,给顾馨竹小姨打电话。

    “萧墨蕴,我饶不了你!”贺碧儿趴在地上喊道。

    坐上温一斐那部犹如老爷车的小铃木雨燕,大约一小时后,才来到酒店,和温一斐告别了之后,萧墨蕴便冲近了自己的房间。

    拿出手机,插上电源,焦急的等待五分钟,看着手机有一点点蓄电了之后,她匆忙开机。

    然后拨给远在加国的顾馨竹小姨。

    “喂,小姨。”一接通小姨电话,萧墨蕴突然想哭了。

    她不是个爱哭的女孩子,即便是在云江这边过得一点都不顺利,可她依然能苦中作乐,觉得自己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境地,只要能够活着,就很快乐。

    可

    “蕴蕴,怎么了?怎么哭了?”顾馨竹在那边心疼的问道。

    “小姨,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顾馨竹不解的问道。

    “您明知道云江这边都是我爸爸的仇人,去还执意要把我送到云江来,是因为她……在云江!是吗?”

    “她?”顾馨竹立马意识到,萧墨蕴遇到了谁。

    “那个女人!”

    “蕴蕴,你看到妈妈了是吗?”

    “我没有妈妈,我只有小姨和爸爸,小姨,我告诉你个好消息,一,我现在在云江有户籍有身份了,我再不是黑人黑户了,二,我马上要当演员了,你知道吗,演员能赚的多一点,我会赚到钱,然后给小姨您养老,我会让那个女人看看,没有她,我萧墨蕴活的很好!”

    “蕴蕴,你妈妈她有她的苦衷……”

    砰砰砰!

    外面有敲门声。

    “小姨,不说了我挂了,外面有人敲门,我就是告诉您让您高兴高兴我挂了。”

    啪!电话切断。

    萧墨蕴起身去开门。

    门拉开,一把扫帚迎头砸了过来。

    萧墨蕴反应很快的立即躲开。

    “萧墨蕴,你个杂种!你以为你真的是程少将的女人吗?你连姘头都不算,你连暖床工具都不算,你就是个阶下囚!你有什么好耀武扬威的!”贺碧儿把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恨,都爆发了出来。

    她心里是合计好的,那些军政世家们不灭了萧墨蕴是因为面子问题,或许那些人正需要借助她这样的人把萧墨蕴弄死呢。

    要不然,一大早的程皓珊也不会来剧组一趟了。

    所以,打萧墨蕴打的肆无忌惮。

    萧墨蕴一把夺过她的扫帚,火气蹭的窜了上来:“贺碧儿,你想干什么?公然在酒店里打人,我报警了!”

    “报警啊!我等着你报警,我打的就是你这个逃窜犯的女儿。你们都过来听听啊,萧墨蕴她的父亲是个大叛变者,是个逃亡犯,萧墨蕴就是逃犯的女儿。是没有什么人权的,是人人都可以打骂的……”

    “贺碧儿你放屁!”扔了贺碧儿的扫帚,萧墨蕴狠狠的抬起了巴掌朝贺碧儿甩了过去,贺碧儿是知道萧墨蕴有点功夫的,看到萧墨蕴的手抬起的一刹那,她头一偏,躲了过去。

    这狠狠的一巴掌便‘啪’的一声,摔在了一个男人的脸上。

    “程湛?”

    巴掌落在男人脸上的同时,萧墨蕴便看清了男人的面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