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03:最适合的主演是萧墨蕴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少……少将。”这是冷士奎第一次跟程湛打电话,由于心里怵,他说话都有点卷舌头:“我……我是小冷。”

    “哪个小冷?”这么苍老的声音却自称小冷?

    “就是剧组的小冷。”

    “冷士奎?”萧墨蕴立即想到了电话是冷士奎打来的。

    程湛看了萧墨蕴一眼,继续对着听筒,一道犹如千年寒冰一样的语气隔着电话传了出去:“冷总,有事吗!”

    “少……少将,是这样的,程大小姐想演主角,赫连蓝汐小姐也要演女主角,还有萧……”冷士奎想喊出萧墨蕴的名字。

    可他实在吃不准萧墨蕴到底跟程湛的关系到了那一步。

    “还有萧……萧小姐倒是没说要演女主角,只说想演一个角色就好。小冷这边为难啊,只盼望着您能给点明确的指示?”

    电话这端,程湛的一张脸都黑了。

    程皓珊!

    赫连蓝汐!

    一个个!

    都想干什么!

    “姓冷的你给我听着!”程湛的嗓音里听不出丝毫发火的意思,却让冷士奎听的起了一身的寒气。

    “你的剧组要怎样运作,能否拍出优质的军旅影视剧,你要跟军区内负责文娱的人进行商榷,而不是越级找我!至于谁要参演,那也是你们剧组把关的事情。如果我再看到第二次你这个号码打给我,那你是想让我端了你的剧组呢还是端了你的剧组以及军法办了你这个人呢?”

    “饶命啊少将!”冷士奎腿肚子一软,就想跪下。

    “我不轻易夺人性命!但,不包括你屡屡冒犯与我!”

    “是是是,小冷该死。”噗通跪下。

    电话那端‘啪’挂了。

    冷士奎这才想起程少将并不在自己面前,跪也没用。

    “冷总。”看着吓成一堆瘫软泥的冷士奎,站在一旁的余启明想笑却忍住了。

    真是个怂货!

    名义上是制片人,有钱。

    骨子里呢?

    草包加色鬼!

    还看不清形式。

    程湛虽然看上去冷冽生人勿进的模样,其实骨子里是一个公事公办极具公道的军方要员。

    而冷士奎却……

    自知自己只是个导演,不想过问太多。余启明收起容色对冷士奎说道:“冷总,反正横竖都是要挨刀,您不如豁出去,兴许能杀出一条血路。”

    “你让我跟程少将拼命?余启明你安的什么心?这是害我招致灭九族的祸!”

    “冷总您别着急。我说的是您不能怕得罪程皓珊赫连蓝汐,你应该以十二分认真的态度讨教文娱部看看怎么能把片子拍好,哪怕是纪录片呢!只要片子拍的好,您才能将功补过。”

    “负责这一块的,就是赫连蓝汐的亲哥,我能怎么办!”冷士奎的一张脸耷拉的就跟哭爹似的。

    “先打电话给他试试看?”

    “只能如此。”

    掏出手机打给了赫连捷:“赫连少校,我是小冷,您什么时候有时间,能让我见上您一面,跟您谈谈?”

    赫连捷答应立即见他。

    真是令冷士奎没想到。

    其实就算冷士奎不主动找赫连捷,赫连捷也是也是要主动插入进来的。

    只因为这是部军旅片。

    以及,程少将军曾经下过死命令。

    收了电话线,冷士奎看着余启明:“跟我去见赫连少校,你是导演,对于用哪个演员合适,你比我有发言权。”

    “……萧墨蕴?”余启明最想用的其实是萧墨蕴。

    “不行!”冷士奎断然拒绝:“刚才我跟程少将打电话时,他话音里我没听出来一点点要关照萧墨蕴的授意。”

    “……”余启明。

    却又不死心:“小配角呢?”

    “她不是叛逃犯萧远清的女儿吗?就让她演一个和她身份相似的反面角色,军中叛逃犯!”

    “……”余启明。

    心里很为萧墨蕴可惜,那丫头灵气,放松,临危不惧,而且自身带着一种英姿飒爽的劲儿,以前不知道她身上为什么会有这样横空出世一般的气质。

    知道了她是一代枭雄萧远清的女儿,便一切都不觉得奇怪了。

    虽然她萧墨蕴不是专业演员。

    可,可塑性非常大。

    而且,在没有人比她演军人更合适。

    演一个叛逃犯,亏了。

    而萧墨蕴却不这么认为。

    无论角色好坏,只要有戏演就行。

    就算是演绎一个反面坏角色,也比贺碧儿给她开的工钱要高吧?

    只是

    眼前的男人……

    瞧他电话里跟冷士奎说话的样子。

    “你放心!在剧组内,我决不会说出我跟你的关系的。绝不仗着你狐假虎威。”

    “我不介意你在剧组内肆意宣扬。”男人轻松又直接的说道。

    “哼!”萧墨蕴冷笑。

    “秋姨,我们走吧。”男人不理会萧墨蕴的冷笑。

    “阿湛,蕴蕴住在这里安全吗……”廖秋语想到了刚才那个丑的跟长了一个猪嘴头的撒泼女人。

    “阿姨,谢谢您,我自己能保护好我自己。”萧墨蕴倒是对廖秋语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

    程湛看了一眼不领情的小妮子。

    我这敢时间张罗着去跟工匠详述你的尺寸!那枚纯手工打造的戒指,不是一天半天就能做好的。

    你这边倒悠闲自在的很!

    “回头再说吧。”程湛的声音里听不出温度:“秋姨,你忘了,我们还赶时间呢。”

    “……”廖秋语。

    人家小两口的事儿,她也不好插什么嘴,跟着程湛出了酒店。

    她还在担心着萧墨蕴。

    她跟程辅庭一直到现在都有实无名,关于萧远清叛变那几年,她也只是偶尔听萧远清说一说,知道的并不太多。

    毕竟军事机密。

    所以

    廖秋语不似其他上流贵妇们那般对萧墨蕴仇视,只有发自心底里的喜爱这丫头,看她在宴会上闹得那一出。

    表面装作严肃,心里其实乐呵。

    把人鹅肝咬了一半。

    还单拣人家大个儿鹅肝吃。

    多淘的丫头片子。

    那天夜里回到家,都入睡了,她和程辅庭还坐在床上因为这丫头笑半天。

    “家里多久没出这么调皮捣蛋的孩子了?”老爷子问廖秋语。

    “还不是你,一生严谨过度!”廖秋语嗔老爷子。

    “嗨!你说说,咱们程家跟他们萧家,这是哪门子的孽缘?我程辅庭追杀他萧远清一辈子,到老了,我却又看着他的小女儿在我膝下绕欢。”

    “还不是你自愿的。”

    “不过,那丫头的确招人喜爱,是个性情中人,宴会上她的那番话,什么我没有选择我亲生父母的机会?你听到没?别看她小小年龄,却有担当,一点都不像萧远清的女儿,可,又像,典型的将门之后的风骨!”

    一路想着那天晚上和老头子的聊天,就上了程湛的车,坐稳后她便开了口:“阿湛,剧组的人都知道那丫头是萧远清的女儿了,都卯足了劲儿排挤她,我怕那丫头……”

    “秋姨,您那儿媳妇,单枪匹马的都能把赫连家的会搅翻天,您还怕她受气?”程湛不以为然的哼笑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