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35:当自家男人不存在(肥章)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阿湛……”病房内,冷夫人苍白的脸上,五味杂陈。

    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程老三,你给我个痛快话,你对那丫头什么意思?”冷锋却急迫的开了口。

    “冷夫人什么意思?”程湛看都不看冷锋,只不动声色的反病床上的美妇。

    “阿湛!你没看到我茹姨正病着吗?”冷锋语言由疾厉转为了一种无奈。

    “冷锋……”冷夫人叫住冷锋。

    半撑了身子看着程湛,语气虚弱:“阿湛,你大嫂说你有隐疾,说你是为了治疗你的隐疾让那个孽畜留下来给你做药引子……”

    “哼……”程湛叱的冷笑。

    “茹姨知道,药引子是隐晦说辞,你大嫂的理解就是,那小孽畜能让你唤起你的知觉,是吗?”

    “茹姨,这么**的话不该你一个长辈摊在明面来和我探讨吧?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更何况,你现在一个病人之躯是否管的太宽了?”程湛咄咄逼人的冷沉语气。

    “我……”冷夫人。

    “阿湛!好好谈话行不行!”冷锋再一次从中交涉。

    “阿湛,茹姨没别的意思,茹姨只是觉得,小孽畜留在你身边并不好,她的父亲,那个狂魔是你们程家最大的仇人,你们程家两条人命都葬送在她父亲手里,你要再天天看着她,你不觉得恶心吗?”

    “茹姨的意思是?”

    “把她赶出云江!驱逐出境!让她爱死哪儿死哪儿去!让她永远也不要踏入云江一步!”

    “茹姨,你该不会是觉得,你口中的那个小孽畜在云江逗留一天危险就多一天,所以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她赶出云江,你其实是要保护她,是吗?”

    “没……没有,我没这个意思。我恨不得她死,自从怀她那一刻起,就是我的灾难,就是我的孽缘和厄运,我恨不能她胎死我的腹中,可她和他父亲一样是个顽固的恶魔,所以我叫她小孽畜!”

    “恨不得她死?”

    “对!”

    “永生不想见到她?”

    “当然,所以阿湛,帮茹姨一个忙,让她离开云江,让她回加国去,让她死远一点!别让她在我所居住的城市出现,我膈应!”一番话,说的绝情至极。

    “好!我听茹姨您的。”

    程湛笑了:“既然茹姨都发话让小孽畜滚出云江了,那我也就不手软了,顺便我得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您日也恨夜也恨,恨不得她从一出生就死的那个小孽畜的父亲,也在正在疯狂的追杀小孽畜,也希望把小孽畜碎尸万段!只要她一回加国,她就立马死路一条。这还真就趁了您的心意了。”

    “……什……什么?”冷夫人一下子跌落在床上:“他怎么能这么嗜血狂魔!竟然连亲生骨肉都不放过?”

    “你们……彼此彼此。”程湛转身走了。

    “阿湛!”冷夫人一道凄厉的哭腔。

    砰!

    将病房的门拉开,又关上。

    病房外。

    赫连庆丰在毕恭毕敬的和程辅庭以及冷御军谈话。

    程昱韩雨晴以及他们的两个儿女程皓珊程皓轩则坐在长椅子上聊着什么。

    唯独没有赫连庆丰的妻子容婉芝。

    此刻,容婉芝正在给赫连蓝汐打电话:“蓝汐啊,我告诉你,冷夫人她是恨不得萧墨蕴死的。”

    “真的吗妈妈?”赫连蓝汐高兴的快要哭出来了。

    “当然是真的,冷夫人恨萧远清,恨她那个孽种,这是全云江人都知道的事情,女儿啊,你要想在冷夫人冷将军,程老将军面前给他们留好印象,你一定不能让程皓珊抢了先知道吗女儿。”

    “妈您放心吧。”

    收了线,容婉芝喜滋滋的又来到病房外,就听到病房内一声凄厉无比的吼叫:“御军,你进来一下好吗?”

    “怎么了怎么了?”正在聊着什么的程辅庭,冷御军以及赫连庆丰同时止住了话题,纷纷看向房门。

    “我们快进去,小茹大概发病了。”程辅庭立即说道。

    “不!”

    冷夫人又是一声厉呵:“御军你一个人进来,让其他亲友都先回去吧,我有话对你说。”

    冷御军愣了一下。

    然后看着在场的人,颇有一些尴尬:“贱内她……”

    “小茹的身体要紧,我们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看望她。”程辅庭率先说着告辞的话:“阿湛,阿昱,雪晴,皓珊皓轩,我们告辞吧。”

    “好的爸爸。”

    “好的爷爷。”

    “两位老将军,我们……也就此告辞。”赫连庆丰不愧是做了程辅庭的副将多年,眼看着程辅庭都开口告辞了,他们赫连家断然是没有留在这里的道理。

    毕竟那是冷家的家事,外人不好参与什么。

    容婉芝亦步亦趋的跟着赫连庆丰从住院区出来,心里抑制不住的兴奋,回头看了一下程家人在身后距离不近。

    她便大模大样的问丈夫:“庆丰,冷夫人这么凄厉的叫冷老将军进去,是……因为什么原因?我刚才出去打了个电话,也不清楚原因。”

    “还不是为了那个小孽种。”赫连庆丰自以为自己是理解情况的:“想着冷夫人也真作孽的,自从怀上孩子那天起,就不想要这个孩子,结果还是被迫生了下来,生下来恨不得就要掐死她,却被萧远清那个老东西给保了下来。”

    “冷夫人该不会是看着那小孽畜到现在还活着,一气之下气病了,现在又强烈要求自己丈夫处决了她吧?”上了车,容婉芝继续问道。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坐稳之后,赫连庆丰也分析着情况:“首先,冷将军也跟萧远清那老家伙势不两立,他断然没有留着小孽畜的道理,再者,冷老将军一向疼爱这个小妻子,毕竟比她大了二十岁,从把她娶进门的那一刻起,都是对她百依百顺的。”

    “听说三十年前冷夫人是云江的第一大美女?”

    “当然!要不然,萧远清那老家伙也不至于……”赫连庆丰突然觉得,话题越聊越深:“不说了,这事儿牵扯到冷老将军的家事,我这个做部下的,不好讨论上级领导。”

    容婉芝笑笑,半晌才歪在老公身上说道:“老公,你说咱们要不要帮帮冷夫人一把?”

    “能帮得上一定要帮的嘛。毕竟冷老将军在帝国的地位仅次于程老将军,这两位举国轻重的大将,我赫连庆丰都攀得上自然是最好的。”

    “那就要靠我们的女儿了。”

    “女儿太单纯,不足以成事。”赫连庆丰看着车外说道:“不过,小打小闹也行,反正,程昱和韩雪晴也不会闲着,他们必定也会指使他们那个养女去做一些什么事情。”

    “不能让程皓珊得逞!”

    “婉芝你差不多得了!”

    赫连庆丰呵斥容婉芝:“顺水人情我们可以做,这是因为冷夫人的确是恨小孽畜,要是伤天害理违反常伦的事情,我们赫连家不能做!想我赫连庆丰虽然是程老将军的副官,可我也是兢兢业业一部部努力升上来的……”

    “知道了,知道了,伤天害理违背良心的事情绝对不做,只做顺水人情行了吧?”容婉芝一边哄着丈夫,一边心里打着小算盘。

    这等顺水人情的好事,千万不能全部都落在程皓珊的手里,否则,自己家的乘龙快婿程湛,说不定就真飞了。

    程湛!

    那必须得是女儿赫连蓝汐的老公。只有如此,他们赫连家才能真正跻身于云江的军界三大世家。

    程家,冷家,和链家。

    而不再是以前的程家萧家冷家!

    容婉芝说什么也不能让程湛旁落他人之手。

    这个她人,当然首当其冲是程皓珊。

    程家一家人刚刚来到停车场处。

    程湛正准备拉开车门上车,却被程辅庭叫住了:“阿湛,你能告诉爸爸,小茹冷锋他们和你谈了什么吗?”

    “……”程湛。

    本不打算回答,程皓珊却喜洋洋的来到了他面前:“三叔,冷夫人一定恨死了萧墨蕴对吗?”

    “你觉得呢?”程湛蹙眉看着这个非亲侄女,他从来没给过她笑脸,她倒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次次的不嫌自己被碰的一鼻子灰。

    总是能死皮赖脸的硬贴他。

    “我觉得一定是啊。”程皓珊自认为自己是聪明缜密的,从小到大,她生活在养父母的身边,一向都是很会察言观色的。

    “三叔我们一定要帮冷夫人的忙,尤其是三叔您,要不然冷夫人也不会单独把您留下和您密谈一二。三叔,您需要我做什么的话,皓珊一定出色的给您完成任务。毕竟,我现在也在剧组演绎女五号,接触萧墨蕴很方便的。”

    “好!”程湛答应的很快。

    脑海里却浮现的他在比利时一个雇佣兵王的口中了解到的萧远清本人,那绝对是一个很难驯服的老枭雄。

    那样一个拥有世界最强雇佣兵的老枭雄的女儿,你想在她那里讨便宜?

    恐怕会和赫连蓝汐一样的下场吧?

    程湛看着程皓珊笑。

    “谢谢三叔赏识。”程皓珊高兴的像嘴里吃了糖果。

    “程昱,你们一家四口先走,我有话要问阿湛。”一直冷着脸的程辅庭看着这个非亲孙女就烦。

    倒不是因为不是亲生的就有偏见。

    而是这孙女和她妈一样,天生爱生事端。

    “是,爸爸。”程昱答了一声,便和妻子儿女使了眼色,一家人率先离开。

    停车场内,只剩下程辅庭和程湛父子。

    “阿湛……”

    “爸,您猜那丫头得多倒霉?”

    “……”程辅庭。

    “被亲爹追杀的逃亡回到母国,好不容易安身了,在剧组也找到了反派龙套演着,却被自己的母亲叫做小孽畜……”

    “那丫头实在可怜……”程辅庭不愧为帝国的首席上将,待人接物都有着超乎常人的公允。

    虽然程家有两条人命都折在萧远清的手里。

    但,跟小丫头有何关系?

    “是可怜,又可怜又倔强,可怜倔强也算了,偏偏她还能大吃大喝大睡。”

    程辅庭都被儿子这句话说笑了:“冷夫人果真这么绝情,连自己亲生骨肉都……”

    “她需要被逼一逼。”

    “逼一逼?”

    “不过,问题不在冷夫人身上,而是那丫头,那丫头……天性孤傲,很难驯服。”

    “阿湛,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程辅庭越听越云里雾里了。

    “爸,这事您就别管了。”程湛拉开老爷子的车,将他送上车去,然后才又说道:“我得给程沛和程洢打个电话。”

    送走了程辅庭,程湛便坐进自己的军用悍马车内,吩咐傅远:“开车。”

    “少将,去哪里?”

    “程沛和程洢是带着柳柳去找的那丫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去吃小吃了吧?”

    “我们直接去小吃一条街?”

    “好。”

    同时,程湛也已经掏出手机打给程沛。

    却迟迟没人接。

    那一端的小吃街上,四个人正吃吃喝喝嗨翻天。

    程沛是潇洒随性惯了的,小吃这种东西,他偶尔和朋友一起逛逛,然而,程洢却很少接触,毕竟女孩子,又被妈妈管的那么严。

    乍一来到这样的小街上吃东西。

    她的反应和萧墨蕴第一来这里,以及柳柳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一样。

    萧墨蕴顿时自豪的看着程洢:“小妞儿,怎么样,感觉人间天堂吧?”

    “小嫂子,你太厉害了,我崇拜你。”程洢总是那般温温婉婉的。

    “嘻嘻嘻,我现在越来越开心了。”柳柳跟着插花。

    “你个小东西,你开心的是什么劲儿?”萧墨蕴用自己的油爪子故意糊柳柳一脸小花猫。

    “哇,好看,嫂子,我也要。”程洢竟然十分羡慕柳柳的小花脸。

    “太容易了。”萧墨蕴抬起脏爪子就在程洢干净的小脸上一阵糊弄。

    “哈哈哈……”程沛笑的前俯后仰:“你看看你们两个,跟个小脏球似的。”

    傅远在他们身后感慨:“少将,来这里找他们不仅找对了,而且,还能一下子就找到他们,四个笑的多疯,我都想加入。”

    “傅远?”萧墨蕴是转身叫鸡翅的时候看到的程湛和傅远。

    不过

    她当程湛不存在,只跟傅远打招呼:“傅远,你来的正好,我一直都没机会请你吃毛鸡蛋,这下总算有机会了。”

    她扯着嗓子对烧烤摊喊道:“师傅,师傅,麻烦您烤十串毛鸡蛋……”

    “少将,我滚了,腕表我不要了,拜拜!”傅远转身就跑。

    ------题外话------

    很肥哦,以后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都是四千到六千的章节,每天传一章节,然后临时会根据推荐情况调整。

    今天有个小提问,看看多少人参与。

    再过不久,冷夫人会和wuli蕴蕴有个见面专场,您们猜,冷夫人不认蕴蕴,还是蕴蕴不认冷夫人?其实,今天的伏笔里有了答案的,认真看,会看懂的,答对了的,奖励28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