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36:闷骚男的外冷心暖(肥章)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你说说!”萧墨蕴看着程沛和程洢,仍然把某人当空气:“你们说说看,这傅远好好一个人吧,倒是被某个阎王给驯化的,见着自己爱吃的烤毛鸡蛋都不敢吃,都要转身跑,你们说说那个阎王得多专治,多暴力!”

    “嫂子,我三哥他只是冷酷,并不暴力。”程洢顶着一张小花脸,弱弱的为自己三哥辩白。

    “错!冷暴力是暴力种类中最残酷的一种!”

    “傅远他不吃毛鸡蛋不是因为我哥……”程洢看着柔润,关键时刻,她却能坚守的住。

    “你……”萧墨蕴看着自己小姑子,柔柔顺顺,乖乖巧巧,她跟赫连蓝汐和程皓珊那两个大户小姐一点都不一样。

    她身上才是真正流露着名门大户小姐身上那种该有的优雅又不张扬,乖顺礼貌而单纯的气质。

    像个纯白洁然的公主。

    萧墨蕴发自内心大的不讨厌自己的这个小姑子。

    可

    就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比自己还小了一岁,怎么这般的绵里带钢的护着亲哥?

    禁不住欣赏她了。

    嘴上却没好气的说道:“真不愧是一个爹生的,关键时刻,你还是向着那个阎王!”

    “嫂子,真不是……”

    程洢的小花脸有点红,说她有私心没说亏她,从小只有三哥疼她,她心里的确是向着三哥多一点,可嫂子也是她很喜欢的嫂子:“傅远她不吃毛鸡蛋是因为他老家是养蛋鸡的,每天都会产出很多鸡蛋,每天因为没来得及卖掉而半孵化的毛鸡蛋也有几大箩筐……”

    “……”萧墨蕴。

    一个愣神。

    这才发现桌子上多了一个人。

    “对不起请你离开,我们这桌人满了。”

    “离开?”男人轻叱:“我亲弟弟,亲妹妹,我女儿以及我媳妇都在这桌子上,你让我离开?”

    “谁是你媳妇?”

    “你!”

    “我可以悔婚的好吧!”

    “军婚,你以为是你想悔婚就悔的掉的?”男人的唇角扯了一抹坏笑。

    程沛笑了。

    程洢也笑嘻嘻的。

    正吃的嗨皮的柳柳看着程湛,又看看萧墨蕴,心里在思考这俩人到底为什么赌气呢?

    一时间想不明白,不过看着沛哥哥和洢姐姐笑了,她也跟着傻乎乎的笑。

    “嘿嘿嘿嘿……”

    “反正你也是十来天都不见我一次,反正我们也是有名无实,严格的来说,我们不算夫妻!”

    “有名无实?”

    “难道不是吗!你又碰都没……”

    “哦?”程沛张大了眼睛准备听下文。

    “啊?”程洢小手捂着小脸,有点不好意思的听。

    “?”柳柳一脸懵的继续听。

    萧墨蕴的小脸突然热胀热胀的。

    红的跟红番茄似的。

    怎么自己一不小心就说出了这样话?

    丢死人了!

    “你想我了?”

    “鬼才想你!自作多情!”

    “那你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是我们不是夫妻的意思……”

    “不是夫妻的意思就是不能生小孩是吗?”柳柳张大了眼睛,一本正经的问正在吵嘴的两人。

    她很担心自己以后弟弟妹妹的问题。

    “……”萧墨蕴。

    “……”程湛。

    “我还想让你们给我生很多弟弟妹妹陪我玩让我管着呢,你们快点生小孩吧,生了小孩你们就是夫妻啦。”

    “……”萧墨蕴小脸更红了。

    男人突然扯了萧墨蕴站起身。

    “你干嘛!”萧墨蕴拼命的想要挣脱,怎奈,男人的臂力太大,她根本动弹不得。

    “你要是不想被整条小吃街上的人都看到我把你抱在怀里,一边亲吻着一边把你抱进车里要了你的话,你大可以反抗。”程湛俯身,贴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咕哝着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

    “你不是那样的人!”

    “何以见得?”

    “你是军人,而且我和你接触有一段时间了,我了解你!”

    “笑话!了解我?你看到的只是我多个面的其中一面,而且是最好的一面,我军痞的一面,你见过吗?”男人的话语突然由惯常的冷沉转为了撩挑加邪魅。

    危险性十足。

    “军痞?”萧墨蕴心肝儿颤了。

    “在这条小吃街上弄你,我可真的很想尝试一下。别有一番味道呢。”男人的大手突然掐住了她的小腰肢。

    拇指直戳小腹处。

    “呃!”萧墨蕴身子一紧:“我跟你走就是了。”

    “这就乖了……”牵了她就走,也不管身后还坐着的三个人。

    “程哥哥,你带蕴姐姐去哪里?”柳柳倒不担心程湛哥哥把云姐姐带走了,她知道程哥哥不会欺负云姐姐的,她就是好奇。

    “去给你生小弟弟小妹妹。”男人回答的铿锵有力。

    “噗……”隔壁桌上,一个正在吃小吃的男人嘴里的食物被程湛的这句话惊掉了一半。

    还未回过神来。

    小女孩又开口了:“嘻嘻……我刚才还担心你们把正事给忘了,现在好了,我不担心了,快去吧,别耽误正事!”

    “噗……”隔壁桌上男人的嘴里的食物,全喷出来了。

    “嘿嘿嘿……”柳柳小妮儿笑的一脸无辜。

    萧墨蕴真的很想找个地洞钻了去。

    不等男人牵她的手,她便扯了男人就走。

    来到车身旁边,她停顿住,心里还在堵着气,不想跟他上车。

    当然了

    还有一种紧张,紧张他别再真的在车里弄了她。

    想一下,脸就红了。

    她的变化男人都看在眼里。

    温热的大手掌毫无逾期的抚上了她的小脸,扣住她的面颊。

    她惊了一下,继而语气冲冲的:“干嘛!”

    “怎么又瘦了?”男人认真的瞧着她。

    “要你管!”

    “刘阿姨做的饭菜不好吃?还是你在剧组太辛苦了?”

    “你还知道关心我这些?”萧墨蕴突然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话像是哀怨的意思了,随即一转身:“我走了!”

    手臂却被他攥住,一个使力。

    她跌入了他怀中,惊的开不口。

    只看着他打开车门,然后一个横拖,将她扔进了车里。

    车后排和前面的驾驶座早已经被傅远隔开了屏障。

    空间逼仄极了。

    男人上了车,一种专属于他的气息在侵蚀着她的周身。

    小心肝儿噗通噗通的毫无规则。

    她朝车座的最角落里缩着。

    “躲什么?”男人低哑的问道:“不是嚷嚷着我几天不去看你,我碰都不碰你吗?现在我靠你这么近,你躲什么?”

    “你……别靠近我!”声音惊惧的颤抖着。

    “怕了?”

    “谁怕谁!”还犟嘴。

    男人扯唇一笑,一个扭身,便将她控制在车门处,双臂环住她,深眸锁着她,俯视她。

    一双小手没地方放,只能抵着他的胸,想推开,却每推一下,他的胸又靠近了几分。

    逼得她登时感到喘息困难。

    只能微微开启了小唇以助于呼吸顺畅。

    却被他当做了一道深深的邀请。

    毫无逾期的,他覆了上来,含住她的。

    瞬时间,她的大脑停止了思考,只任由他指引着。

    心脏又像被猫儿抓了,被头发丝儿抚过,被他的胡须拱过。

    百转千挠下,他放开了她。

    即看到,她的小唇像一颗粉红嫩嫩的樱桃,饱胀着,娇艳欲滴。

    “这么不经弄,还一天到晚张牙舞爪的跟个小刺猬似的。还说我不碰你!我要真碰你的时候,你受得住吗?”男人轻叱着戳她鼻尖子。

    “……”仍然痴傻中。

    他却单臂扣住她腰肢儿,猛的向上一提,她整个人都随着他的臂力起身了,痴傻的她又一波惊得要命:“你……你干嘛?”

    该不会觉得她不经弄,就要把她丢到车外去吧?她现在虚软无力,被丢出去,她都担心自己站不起来。

    瞬间缠绕了他的颈子:“你不要丢掉我……虽然我没有经验,可是我可以学,我是受不住你,可你慢慢的不就好了嘛!”

    “……”男人,掐紧了她的腰肢戏遣的问道:“口是心非的小东西!你这是在向我求爱吗?”

    “……”她像个做错了坏事被发现的小孩,窝在他颈子里不说话,不动弹。

    而他

    在她的翘臀下,车座的角落部位摸出一样东西来,在她耳边柔声说道:“送你一样东西。”

    “是什么?”她依然缠着她的颈子,发觉头颅窝在他颈窝里,很舒服呢。

    “看一下。”

    她这才不舍的放开他的颈子,窝坐在他怀中,看到了一方简洁的包装盒。

    “手机?”惊喜的差点要尖叫。

    她现在用的这款手机是老掉牙的老人机,连微信都不能发,只能打打电话,丢死人了,很想买一款新手机。

    可她有吃的,有住的,有工作。

    就是没钱。

    “以后,你就可以用这个手机给你的顾馨竹小姨视频了。”

    “你怎么知道我想跟我小姨视频。”女孩嘟着嘴,总是气不过他的未卜先知,又没法子跟他赌气。

    因为她发觉每回跟他赌气都白搭,他总有方法把她驯化,化软,她也不知不觉间便被他带入他的圈圈内。

    让她感觉到一种心尖子上的甜蜜。

    就如现在。

    他像钻进她心里的一只蝴蝶,扑闪着翅膀抚她一下,挠她一下,揪她一下,拧巴她一下。早已让她没了方向,只一颗心跟着他走,哪里还有半点赌气的意思?

    “你小姨是这世上最伟大的长辈。”男人的语气里却带着一种持重的感慨。

    为远方的那个了不起的女人。

    “嗯?”萧墨蕴没听懂。

    “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你父亲的手伸不到的地方,但,唯独云江,你父亲无法进入。不仅如此,你在云江也还有亲人。所以,你小姨苦心积虑把你送到云将来是再正确不过的,虽然明面上看上去你在云江危机四伏。可,事实并非如此。”

    “你说什么?”萧墨蕴的小脸突然变得悲戚。

    “说你小姨伟大又智慧,我很想见一见她。”

    “前面一句!”

    “怎么了?”男人这才发现萧墨蕴脸色不对。

    “你说我在云江还有什么?”

    “你已经知道她是你母亲了?在赫连家的宴会上你见过她,她其实出现在宴会上过,只不过因为看到了你,所以提前离开了对吗?”

    “你起开!”

    “告诉我是不是?”

    “起开!”萧墨蕴的声音突然冷厉又凄厉,是程湛从未见过的样子。

    “告诉我,你心里怎么想?”

    “我差点忘了。”萧墨蕴凄然的笑:“你来小吃摊找我,给我甜蜜一吻,送我手机,这些让我差点忘了,其实上午程皓珊就告诉我了,你去医院看望冷夫人了,这让我想起,你们程家跟冷家的关系是铜墙铁壁,非常的厚实!”

    “别胡闹,听话!”男人抱紧她:“告诉我你心中怎么想?我也好做打算?”

    “必须告诉你吗?”

    “当然!”

    “我父亲追杀我是吗?我父亲是恶魔是吗?我父亲是帝国的罪人,是在逃犯是吗?那好,我就实实在在告诉你,就算我死在我爸爸的枪口下,我依然是那个恶魔,帝国的罪人,在逃犯的女儿,我萧墨蕴自我出生起就没有妈妈,以后也不会有,我只有一个爸爸,那就是萧远清!我,萧墨蕴!哪怕是死,也只是在逃犯萧远清的女儿!而不是冷夫人的什么狗屁!她想弄死我,没门!”

    这番话,萧墨蕴说的平静极了。

    幽幽淡淡的犹如在叙述一个故事。

    程湛却能听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凄凉,以及决绝的抵抗。

    小丫头天生不是一个悲观消极之人,若不是实在触碰了她的痛处,让她忍无可忍。

    她断然不会这决绝。

    他心疼的无以复加。

    搂紧她,将她固定在怀:“我程湛的老婆当然不会死在萧远清的枪口之下,更不在云江遭人迫害!因为我不允许!”

    深深的一吻,印在了她的额间。

    他是那般的专注,仿佛在给她传输强大的力量那般。

    “你和冷家人的关系……”她悠悠的担心着。

    “程家和冷家的关系很好,可相反之下,我跟萧家人的仇恨更大,如此大的仇恨,我都能娶了我的仇人,更何况我只是跟冷家人关系好呢?所以,他们左右不了我什么。”

    “那你为什么这么多天不来看我!”愤愤不平的语气,雾蒙蒙的眼眸也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仿佛在说,你别想逃避,别想搪塞!

    “你个小东西!”男人又戳她鼻尖子:“你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没事还能约上三五个好友去吃小吃,你自己都忘了你在云江到底有多少仇人!而我,我要忘了怎么办?”

    “……”萧墨蕴。

    感情这么多天不来,是忙着为我清理仇人去了。

    这理由,没法反驳。

    车停了。

    “怎么停车了?”她问道。

    “到家了还不停车?”

    “哪个家?”她懵懵的问道。

    “我和你的家,小窝。实实在在的家!”

    “你是不是今天……”心里顿时又紧张起来,他不来的时候心里生他气,他来真格的吧,自己又这么紧张。

    萧墨蕴你要不要这么矬。

    “也该是我耕耘的时候了,所以今晚我不走了。”

    “不!”断然拒绝,主要是因为害怕。

    “你的拒绝无效!今晚爷必须把你办了,免得你再说我们不是事实婚姻。”

    “……我,我,我真的没有准备好。”萧墨蕴。

    “等到你准备好,黄花菜都凉了!”

    “……”萧墨蕴。

    一颗心肝儿都抽抽着,是惧怕?

    还是期待?

    不知道呢。

    滴铃铃。

    “我……我手机响了,我接个电话。”萧墨蕴慌乱的掏出手机,打开一看,是刚才还在谈论的顾馨竹小姨打来的,她立即接通:“小姨……”

    “蕴蕴,你怎么心跳这里厉害?”

    “啊?”

    萧墨蕴就不明白了:“小姨,你在电话里还能听到我心跳?”

    “我是听不到,可你说话的语气带着起伏,带着颤抖音……”顾馨竹是在分析着萧墨蕴的情况。

    却被心虚的萧墨蕴听到了不一样的意味,语气带着起伏和颤抖音,这些分明是跟男人那个的时候才会有的音色嘛!

    偏巧这个时候,男人还使劲儿掐着她的腰肢。

    “你别……”

    “蕴蕴,你在跟小姨说话吗?”

    “啊,小姨,那个,你别来无恙吧?”

    “怎么一下子说话跟个大人似的了?还别来无恙。”顾馨竹在那一端笑:“蕴蕴,天气越来越冷了,你一定要注意自己身体知道吗?没了小姨在你身边,小姨无时无刻可不担心你。哎……”

    “小姨!”萧墨蕴突然想到什么:“小姨我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现在发工资了,我买了一个手机,一会我申请个微信,我跟您微信视频。”

    “蕴蕴!真的吗?”

    “当然真的啦,手机就在我旁边。”

    “呀呀呀呀,那太好了,小姨今天晚上不睡觉了,和你视频一晚上。”

    “好啊!”

    身边的某男,一脸的无奈之色,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今天的耕耘计划,铁定是要泡汤喽。

    心里哭泣一万遍等待着怀中人挂了电话,便阴鸷鸷的冷叱道:“下次别哀怨我不碰你!”

    “我……”心里又遗憾又喜悦:“我没有啊。”

    “还有,手机不是白送你的,要还我钱!”男人的声音冷硬无情。

    萧墨蕴却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另一种柔爱,他体恤她刚有了可视频电话,正好能跟小姨好好的续一续。

    男人走了,扔她一人在小公寓里。

    窝在沙发上,久久沉思着。

    想男人,想小姨。

    还有那个冷艳绝情的夫人。

    心情悲戚起来。

    幸好跟小姨约好的视频让她的心情又陡然好转,这是来云江的近两个月来,第一次和小姨视频。

    胖了?

    瘦了?

    有没有感冒过?

    水土服不服?

    在云江遇到仇人了没有?

    遇到那个女人了吗?

    恋爱了吗?

    蕴蕴,你调整个姿势,让小姨看看你侧面。

    小姨,蕴蕴现在在云江也站稳了脚跟,现在很安全,小姨你不用为我担心了,小姨,你赶快找个男朋友吧,把自己嫁掉,省的我给你养老。

    你个死丫头,这么没良心。

    嘻嘻嘻,没良心你还一天到晚担心我,给我打电话。

    小姨,你的脸色现在越来约好了,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美女哎,你快点跟我说,你是不是谈男朋友了?

    死丫头!再说小姨可就生气了,小姨指望你在云江成个家,生了孩子,我去给你带孩子呢。

    小姨,人家不知道怎么生孩子,不会生。

    傻丫头,有哪个女孩第一次做母亲是会做的?

    如此这般

    事无巨细

    和小姨的第一次视频聊天,竟然真的是一聊聊便聊到凌晨六点多。

    实在是困的眼皮打架了。

    才终于关了视频睡觉去。

    两个小时候。

    起床的萧墨蕴头昏脑涨,直打哈欠。

    一脸无精打采的来到了剧组,还迟到了。

    “萧墨蕴,快点,就差你一人了。”副导演孙二虎看见萧墨蕴就呵斥道。

    萧墨蕴心中一愣,这孙二虎今天这是怎么了?只不过余导演手下一个打杂的罢了,平时都不怎么出头的,今天很来劲啊。

    不过,她一向是能自我开解的,对于弄不明白状况的事情,她权当放屁。压根不理不导演的呵斥便来到了剧组临时的露天化妆处。

    今天是一场集合式的场外面试戏。

    所有人都画好了妆,只等萧墨蕴一人。

    换好了衣服,坐在化妆椅前,化妆师突然说了一句话:“萧墨蕴,你今天的形象很复合你的角色形象。”

    “怎么个意思?”

    “眼角浮肿,一脸的仓促,头发乱糟糟的像鸡窝,只要我在你白皙水嫩的面容上再描几笔暗灰的苍迫感,你就跟那种夜生活紊乱,十分开放,十分不注重自我检点的土豪富家女形象很贴近。尤其搭配你这身紧身露肚脐装,今天的你,浑然天成!”

    “哈哈哈!”赫连蓝汐笑的肆意。

    “噗……”程皓珊笑的收敛。

    就连女主角都捂嘴偷笑。

    萧墨蕴看了看四周,好几个人都似乎明显的在嘲笑她。

    又有了新情况?

    “萧墨蕴,被一个把你当药引子的男人,毫不怜香惜玉的挤压折腾一个晚上的滋味不好受吧?”

    “呵呵!”

    萧墨蕴毫不示弱:“有句话说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赫连蓝汐,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是嫉妒我拥有了一个你想疯了都不回头看你一眼的,外冷心热最会疼人的闷骚钻石男呢?”

    “很得意吗?”这一次,赫连蓝汐一点不气,而是挑眉反问萧墨蕴。

    “当然!”萧墨蕴潇洒的承认。

    “能得意多久?”

    “什么意思?”

    “冷夫人,你见过的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