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37:被男一号青睐的赶脚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你说什么?”萧墨蕴眉心突然蹙起,声音空灵的也像一股游魂。

    赫连蓝汐听了这样幽冷的语气,身上都禁不住打了个激灵。

    心里瑟缩了一下,却还硬撑:“冷夫人你总在我家宴会上见过的吧?我说你这个人心可真够大的,都到这份上了,你还能吃的下饭,睡得着觉?要搁我,吓也吓死了,冷夫人是谁,那可是……”

    “呃……”

    赫连蓝汐的话没说完,便被萧墨蕴按在地上卡住了脖子。

    她使尽全身力气,细揉的手腕子青筋暴突,卡的赫连蓝汐直翻白眼,哈喇子外流。

    就跟得了羊羔子疯似的。

    萧墨蕴并没有松手的打算:“我告诉你赫连蓝汐,你在剧组耍大小姐脾气,给我穿穿小小鞋什么的我根本不在乎,可你不要在我面前提冷夫人!那是我的禁忌!你敢再提一次,我打死你!”

    赫连蓝汐连转动眼珠子的力气都没有。

    “听到没?”

    “……”

    “听到没!”

    “……”

    “萧墨蕴打人了。”不知是谁吆喝了一声,剧组人员陆续围上来。

    “萧墨蕴,撒手!”

    “滚!”

    一个字,道出了果断的冷凛。

    “萧墨蕴,再不撒手要出人命了!”

    “谁再过来我就掐死她,我萧墨蕴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一个在逃犯的女儿,我怕谁!”

    这一刻

    要是程辅庭和冷御军这样年逾七十的老家伙们在场的话,定然能从萧墨蕴身上看到一股鹰枭般傲然俯视的苍雄之气。

    这股气场展现在一个女孩子身上,就又多了一股子女儿式的傲气。

    她在傲视群渣。

    一瞬息

    就连最高领导者冷士奎都没敢呵斥萧墨蕴。

    一群人就这么干看着,都觉得赫连蓝汐今天恐怕真的要嗝屁,要撒手西去了。不知道这样的死法,会不会被定位为英烈?

    然而

    萧墨蕴松手了。

    二十一岁的女孩还没有那么狠的心真的要去杀人。

    她是气急了。

    “咳咳咳……”坐立起来的赫连蓝汐喘着粗气,嘴唇像僵尸似的泛着青紫色,顾不得用手擦一擦自己沾了一些泥巴的哈喇子,她恐惧极了的看着萧墨蕴。

    死神差点与她擦肩而过,让她实实在在的吓到了心的深处。

    也恨萧墨蕴恨到骨髓里了。

    却又不敢把心中的恨意流露出来的。

    她像个直不起头颅的病鸭,衰衰的向萧墨蕴道歉:“我……我以后不敢了,不……不再在你面前提……提她了,对,对不起。”

    “好吧!原谅你了。”萧墨蕴才不会傻的将事情闹大,能把赫连蓝汐制服便是她的目的。

    身后有鼓掌声。

    好几个人同时转身,一个玉树临风的男人靠外口站着,看着圈内发生的一切。

    微笑着。

    萧墨蕴从未见过这个男人,但,从他的外表气质方便来看,他应该不是一般的人。

    男人的身高看上去只比程湛矮了一点,他穿了一身休闲装,给人一种干净利索又内敛的气息。

    他的五官朗逸分明,眼眸里带着一种温和却不柔弱的光芒。

    “你是谁?”萧墨蕴防备的问道。

    诚然如赫连蓝汐说她心大,四面都是敌人她却依然该吃吃,该睡睡。

    可她,心底里有数着呢。

    在云江,她属于四面楚歌的境遇。

    所以任何一个人哪怕看上去一脸的无害,萧墨蕴都会对他存有戒备之心。

    “萧墨蕴!你给我收敛点!不要逮谁都觉得他像蓝汐小姐那样好欺负,你和蓝汐小姐的矛盾也就算了,你不要祸及到其他人身上!”冷士奎冷着脸呵斥萧墨蕴。

    剧组内发生这样斗殴的事件,着实是他冷士奎不愿意看到的情形。

    可,影视圈本就是个是非之地这还不说,主要这事单方面就是赫连蓝汐的错。任何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得胖揍赫连蓝汐一顿。

    牵扯到赫连蓝汐,冷士奎只能不了了之,就在昨天下午,赫连蓝汐放出了一条重大消息:冷御军将军的夫人,是整个云江最恨萧墨蕴的女人。

    而赫连蓝汐便是一个为冷夫人鞍前马后的角色。

    她等于得了冷夫人默许的,就是要在剧组内想尽一切办法折磨萧墨蕴。

    以至于整个剧组明知道赫连蓝汐在挑事儿却没人管,只不过这个挑事者倒霉,差点被自己挑起的事端毁死。

    看着冷士奎对自己的呵斥。

    萧墨蕴心里在想,前几天冷士奎的态度明明都好了一点,可,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变了脸?

    冷夫人!

    一定是冷夫人!

    心里有了数,她面上傲骨凄冷:“冷士奎你几个意思?”

    “无法无天的东西,竟然这么轻慢郁上校!”

    “郁上校?”萧墨蕴冷脸看着鼓掌的男人。

    “没关系,她本来就不认识我,问问我是谁很正常。”

    男人来到萧墨蕴的面前,伸出一双儒雅干燥的修长大手,很是礼貌:“你好,郁鸿放。”

    “我们认识吗?”萧墨蕴根本不买账。

    “不认识,不过现在可以认识一下?”男人温和的笑容很有耐心。

    “就在前几天,我在小吃摊上也遇到一个跟我搭讪的男人,而且颜值也是帅到爆,气质修雅一点都不比你差,难道我走桃花运了?”

    挑眉看了看男人。

    她笑的很是潇洒不在乎:“可我萧墨蕴没傻到跟赫连蓝汐似的白痴!我这个在逃犯的女儿,在云江一个过街老鼠都敢咬我一口!先生能不能直接告诉我,你是我的第几位仇人?”

    “仇人?”男人的面容上显出了一种好奇的神色:“你是个有故事的女孩。”

    “废话!”

    “萧墨蕴,剧组内给予你的宽宥实在太多了,导致你时不时的就任性放纵,跟个小孩子似的?你怎么跟郁上校说话呢?”一直对她存着不咸不淡态度的女主角筱琳玥突然开口。

    带了一种略训斥的语气。

    “这是我们剧组的男一号,从东南军区文工团请来了的国内最知名的男演员郁鸿放郁大明星,上校军衔!不是你的什么仇人!”

    男一号?

    东南军区文工团的?

    萧墨蕴失笑。

    这部剧说是特种兵题材,却是实打实的大女主剧,里面的男人充其量就是个陪衬的绿叶。

    戏份最多的,也是跟女主cp最多的,当属于剧情中的男性长官。也就是训练女子特种兵之中的尖子特种兵的主教官。

    剧组没整改之前,萧墨蕴也不知道男一号是谁,整改之后,她虽然参演了,可戏份非常少,所以并没关注男一号到底是谁。

    上校!

    萧墨蕴重又打量着男人。

    军衔比赫连捷的还高却在这里演男一号,很显然军方对这部剧的关注度很定很大。

    “男一号?”

    “严格的来说,是男配!”郁鸿放很谦和的说。然后再一次自我介绍:“我叫郁鸿放,叫我老郁就行了。”

    “……”在场人。

    “……”萧墨蕴。

    她倒有点难以应对了:“刚才为什么鼓掌?很好笑吗?”

    男人的回答很出乎意料:“你的动作很飒爽,言语语气很凌厉,你自己大概不知道,其实你刚才释放出来的那种傲然俯视的气场,非常符合居中女主角不羁又孤傲的性子,你没发觉吗?”

    “什么?”

    “啊?”

    “不是吧?”

    “?”

    所有人惊呆了。

    冷士奎的表情是惊魂未定,虽然他是制片人,一部剧的最高掌权者,可他现在已经没有话语权了。

    虽然他知道萧墨蕴是冷夫人要置于死地的人。

    可他也知道郁鸿放不属于云江军区管辖,在东南军区他的背景也很强大,也不是他冷士奎能够得罪的起的。

    反而是余启明。

    心底生出一丝欣慰来。

    郁鸿放刚一进剧组,他就给他介绍了萧墨蕴的情况,并且,放毛片给他看了。

    余启明虽然没跟郁鸿放合作过,可他知道他是个极有公道的好演员。

    果不其然,他对萧墨蕴有最独到的见解。

    余启明是笑了。

    很多人却是更郁闷了。

    郁鸿放旁边的女一号筱琳玥的面上就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难看。

    以及夹杂了一种恨意。

    “郁上校!萧墨蕴跟冷家,跟冷夫人有仇。”她轻声的,慎重的提醒郁鸿放。

    “那是她们的私事,现在是在剧组,我想这是个文明的法治国度,即便是再大的仇恨,也应该是法律途径解决吧?”郁鸿放的声音不大。

    更不像在挑战谁。

    他只是就事论事。

    以及,作为一个军旅方面的专业演员来讲,他确实第一眼便看到萧墨蕴是个好苗子。

    别说让她演一个女子特种兵。

    凭他职业军人的眼光,他甚至觉得她本人身上就有女子特种兵身上的那股子飒爽利索劲儿。

    “……”筱琳玥有一种自讨没趣的尴尬。

    让她更尴尬的是,郁鸿放竟然以尊重又谦卑的语气邀请萧墨蕴:“萧小姐,中午我们在一起吃个饭怎么样?我请客!肯赏脸吗?”

    这一邀请。

    几乎惊掉了剧组内所有人的下巴。

    郁鸿放是谁?

    整个帝国也找不到几个人的国家一级演员以及军中上校好不好!

    他的级别比女主角筱琳玥的还要高。

    他竟然邀请一个反面龙套,一个剧组最不待见的人吃饭?

    这是要打谁的脸?

    可,如果郁鸿放单方面邀请就能惊掉他们的下巴的话,接下来萧墨蕴的回话,几乎算是触犯了他们的众怒。

    “对不起郁……什么?”萧墨蕴真记不住他叫什么名字,只不过语气比刚才客气了很多。

    “郁鸿放。”

    “郁鸿放,上校对吧?”

    “叫我老郁。”

    “呃,对不起郁上校,我在剧组内既不是女主角,也不是女二或者女三,我只是一个比群演相对有点戏份的反面小龙套而已,我想,这顿饭我是没必要去吃的。”

    龙肉吗?

    她萧墨蕴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

    根本不稀罕。

    只是懒得和着这些人搭搭话。

    生活已是危机四伏了,既然逃脱不掉,她当然要选择最简单的过活。

    她的拒绝既不倨傲,也不低微谦虚,很寻常的语气。

    却让郁鸿放听出了一种过尽千帆,什么都放在心理的感觉。

    真像!

    跟女主实在是太像了!

    “我……我刚才说错话了,请原谅我的冒昧好吗?我不是说只请你一个人,我请我们剧组所有人。别人都去,你一个人不给我面子,不好吧?”郁鸿放竟然有些紧张起来,一个三十四五岁的中年男人,在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女孩面前,他的语气是紧张和讨好的。

    所有人的惊愕都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尤其是女人们。

    赫连蓝汐气要逆血身亡了。

    一旁一直默默不语静观其变的程皓珊则是手指甲都伸进了自己的肉里了。

    筱琳玥也是一脸的阴霾。

    还有一个瑟缩在角落里人不人鬼不鬼的贺碧儿。

    “既然郁上校这样说了,那我肯定是要去的,谢谢您郁上校。”萧墨蕴不卑不亢。

    一清早的闹剧。

    因赫连蓝汐挑事被萧墨蕴痛扁开始,又因男一号郁鸿放从中打圆场为结束,夯不浪当的也浪费了十来分钟的时间。

    而接下来

    便是军区以外的便装面试场景,所有的可被培育成才的尖子兵源,将在一个购物大厦的一楼应试。

    当然了,前来的应试生本就是选拔人员事先就优胜劣汰之后留下来的优等生,通过这些优等生,再一次的优胜劣汰之后。

    才能把她们带入军队之中。

    这场戏也是作为主考官的男主角第一次出场的戏份。

    一个上午。

    女配,女三号,女五号,包括女主筱琳玥,均是演的极为不入戏不走心。

    大家都心知肚明,都是因为被萧墨蕴影响的。

    可唯独萧墨蕴,跟没事人似得。

    演绎的非常自然又恰到好处。

    一个上午,ng了不下数十次,直到中午,都没有拍摄成功。

    索性

    全体人员放下工作应郁鸿放的邀请去吃饭。

    不过,这顿饭吃的也不轻松。

    除了郁鸿放和萧墨蕴之外,大部分人都人心惶惶。

    各怀心事。

    因为每个人的状态都不是太好,下午再开工也是无益,索性收工。

    收工

    是很多人期待的事情。

    比如程皓珊和赫连蓝汐。

    这一个上午发生的事情太令人震惊。

    两个心怀叵测的女人都想尽快赶回家中商量对策。

    赫连家的客厅内,赫连蓝汐哭的哇啦哇啦:“你们是没看到那个萧墨蕴今天多风光,就连男一号,那个郁上校都对她赞许有加,呜呜呜。她一个死刑犯,她凭什么!凭什么呀!”

    一旁坐着的赫连庆丰和容婉芝面上都难堪极了。

    唯独赫连捷,一脸无辜。

    “老大!你是不是亲哥!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帮着你妹妹!”容婉芝叱声厉喝赫连捷。

    “婉芝。”赫连庆丰看了容婉芝一眼。

    赫连捷没所谓的耸耸肩:“婉姨,我早就说了,叫她不要去招惹萧墨蕴,可她偏不听,我有什么办法?”

    “她那哪里是招惹?她是帮着冷夫人收拾萧墨蕴!”

    “冷夫人亲口授意了?”赫连捷反问。

    “这种事,冷夫人当然不会亲口授意!”说到冷夫人,容婉芝期许的看着赫连庆丰。

    赫连蓝汐也看着父亲。

    “庆丰,据说这两天冷家闹的非常里厉害,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我听他们家买菜的佣人传出来的一点口风好像是从未发过火的冷夫人因为那个小孽种发了一场很大的火,而冷将军因为心疼夫人的病也是异常的火躁。”

    “冷家的家事外人是不好参与的。但,冷将军能把程老将军和程少将叫过去共同商议,肯定是想和程老将军商讨怎么处置萧墨蕴,然后达成一致共识,根据冷将军对夫人几十年的宠爱来看,他是势必要取萧墨蕴的性命来慰藉冷夫人的。”赫连庆丰看着被萧墨蕴掐的到现在都是一脖子淤痕的女儿,心中也对萧墨蕴产生了一种恨!

    他一边分析情况,一边安慰女儿:“蓝汐你别难过了,程冷两家一起出手的话,萧墨蕴根本无处可躲,她已经离死不远了。你就在剧组老老实实待着,别招惹她不就行了。”

    “不!”

    赫连蓝汐断然拒绝。

    她吸了吸鼻子,脸上露出了阴狠无比的笑容:“既然她的下场已经是死定了,那我更得把她欺负我的捞回来了!”

    “哎……”赫连捷轻叹息,摇头。

    “爸,婉姨,没事的话我走了,我军中还有要务。”

    “去吧,军务要紧。”赫连庆丰说道。

    容婉芝和赫连蓝汐则是当他不存在,压根就不理他。

    不过,转身时,他还是郑重的提醒了三人:“爸,婉姨,蓝汐,程湛那个人,我相信你们都了解他,他认定的事情,在当今的云江,别说是云江,就是整个帝国,有谁能反驳的了?更何况是冷家?”

    纵然后母再狠毒,异母妹妹再和他不亲,他都做不到狠心的置妹妹不管,都不忍心看着她往火坑里跳。

    可

    “赫连捷你个败兴的死东西,你什么意思?”容婉芝立即张牙舞爪起来。

    “赫连捷你就吃里扒外吧!你见不得我好是不是?你放心,我赫连蓝汐一定比你混的好!冷夫人这条大腿,我抱定了!”赫连蓝汐更是愤怒的吐沫星子乱飞舞。

    “阿捷!”赫连庆丰也威凛的起身:“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以后不允许你说妹妹的风凉话!”

    “好……”赫连捷拉着尾音。

    心里中自嘲的笑:“看样子我赫连捷以后是没人跟我争家产喽。多好。”

    转身走了。

    与此同时的程宅大厅内。

    程家老大一家也在热议纷纷中等待程老爷子和程湛从冷家回来。

    “这个萧墨蕴,可真是个会勾人的狐狸精,谁都没想到,就连筱琳玥都没想到郁鸿放会对她那么关注,简直气死人!爸,妈,怎么办?我真的很急,萧墨蕴能吸引郁鸿放,肯定也能吸引我三叔,说不定我三叔真的喜欢她!”

    “嘁!我就不信了,还真就成了狐狸精的天下了不成?!你爷爷肯定要卖给冷老将军一个面子的吧?程家冷家的关系这么好,你爷爷不可能不管不顾冷夫人的死活,还要执意保住那个小孽种!”

    “肯定不会,冷老将军此生最疼爱冷夫人,见不得冷夫人受一点点委屈,这次冷夫人因为那个小孽种病的不轻,冷将军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小孽种的。”程昱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你三弟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三弟也得听父亲的,不然,忤逆了他!”

    “嘻嘻,我觉得爸爸说的对。”程皓珊心里放松多了。

    正思索着到了剧组以后,该如何处置萧墨蕴的时候。

    程辅庭和程湛两人从冷家回来了。

    程老爷子面色祥和,一看就是事情解决了的表情,而程湛则不然,他一脸的阴霾冷鸷。

    “爷爷,您回来了?”看到两人的表情,程皓珊的心里就更加确定他们的猜测了。

    “你们怎么在这里?”程辅庭最烦这个非亲孙女总是多嘴撩舌一副笑嘻嘻的无害模样。

    “呃,爷爷,冷将军家里闹得那么凶残,您和三叔都在他家,我和爸爸妈妈担心你们,所以……”

    “你爸妈都在这里,什么时候你爸不回答我的话,而轮到你一个小女孩子在这里替你爸爸回答我了?”老爷子威凛起来,气势妥妥将程皓珊震的心惊胆战。

    她有些怯怯的看着这个刚刚还一脸祥和的爷爷,此时却变得脸色这样难堪,心里在想,肯定是因为和三叔意见相左被三叔气的。

    “爸,我们就是担心您和老三……毕竟冷家的家事,我们也不好参与吗?现在是什么个情况?”程昱上前一步问道。

    “情况怎样?”程辅庭反问了儿子一句,然后回答:“冷夫人病情得不到稳定!”

    “就因为被萧墨蕴给气的?”程昱随口问道。

    “……”程辅庭看着程昱,又看了一眼程湛,并没有接程昱的话。

    刚自讨没趣的程皓珊突然抓住时机,想要安慰三叔一番:“三叔,萧墨蕴她,太多人恨她了,尤其是冷夫人,从一出生就想掐死的婴儿竟然活到现在,冷夫人的阴影得多大啊,当然是想要把萧墨蕴碎尸万段才能解恨了。萧墨蕴自己也该死,她今天还明目张胆的勾引我们男一号郁鸿放少校呢……”

    “滚!”

    程湛飞起一脚踹在了程皓珊的身上。

    ------题外话------

    那个,别害怕,冷家发生了一场整治后的改变……你们猜猜是为了什么?

    1,冷御军因为萧墨蕴是萧远清的女儿一定要置于死地?2:冷夫人以死相逼自己的丈夫,一定要保萧墨蕴周全,冷将军爱妻如命所以同意了?猜对的,有28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