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40:想要一家三口在小区里散步(肥)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这种不咸不淡的回答,差点让看似不经意经过这里的筱琳玥开心死。

    这样一味的傲娇下去。

    真当自己是公主,而别人都是匍匐在你脚下的臣民呢?

    就让你这样自我陶醉的认为好了。

    筱琳玥还不忘了状若无意的在郁鸿放面前拱一把火:“郁上校你别见怪啊,你跟萧小姐说话的时候要有点耐心,她一贯是这样桀骜不羁的,对吗墨蕴?”

    含笑,只等萧墨蕴继续傲娇下去。

    只等郁鸿放碰了一鼻子灰对萧墨蕴没了耐心,最好能窝火的离开。

    “谢谢你解释的这么清楚,省得我再废口舌了。”萧墨蕴笑道。

    “我没觉得萧墨蕴哪里不好啊,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郁鸿放展现出来的对萧墨蕴的耐心令筱琳玥目瞪口呆,嘴巴张得很大。

    萧墨蕴对她挑眉,笑笑:“你,口子裂的很大,露丑了。”

    “什么!你是觉得我嘴巴张得很大很丑吗?”

    “说你胸前的口子裂开了,裂的很大,露丑了。”

    “……”呜!

    要死啦!

    筱琳玥脸上瞬间红如紫茄子,刚才因为看到郁鸿放主动走向萧墨蕴想要去跟萧墨蕴打招呼,正在换戏服的她嫉妒的竟然忘记了扣子还没扣完的,就装作若无其事的尾随而来了。

    这

    胸前裂了这么大一口子,郁鸿放肯定是看到了。

    双手护住自己胸前裂开的大洞,筱琳玥狼狈仓逃。

    “哈哈哈!”

    “噗……”郁鸿放也笑了起来。

    两人间的气氛,好了很多。

    “嫂子。”身后,一道婉柔的声音传来。

    萧墨蕴和郁鸿放都寻声望去,程洢走了过来。

    “嫂子?”郁鸿放很是惊讶。

    “呃……”萧墨蕴。

    “郁大明星?”程洢看到郁鸿放很是惊喜。

    “这是我们剧组的男一号。郁鸿放上校。”萧墨蕴向程洢介绍了一下,然后问道:“程洢你来找我有事儿?”

    “你是程家最小的女儿,你妈妈是廖秋语?”郁鸿放插嘴问起程洢来。

    “呃,郁大明星您知道我,知道我妈妈?”程洢把萧墨蕴的问题放一边,略带些腼腆的问郁鸿放。

    她本性随和心善,再加上长嫂韩雪晴的打压,以及母亲廖秋语的严厉管教。

    促使她性格中一点名门娇小姐的架子和脾气都没有,反而看到谁都是一种温婉的谦笑。

    “程家唯一的大小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上面有个四个哥哥,你是唯一的女儿对吧。”

    “……”程洢笑笑,不语。

    “你妈妈曾经是特级护士,护理工作是军区医院一流的。”

    “嗯,她的医护工作曾经做的很好。”

    “萧墨蕴是你……你嫂子?”郁鸿放跳跃到萧墨蕴身上,问程洢。

    “怎么了?”程洢的反问瞬间防备起来。

    这两天家里发生了一些事,妈妈都告诉她了,嫂子在云江的处境十分堪忧,三哥又一大早的就去了军区医院保密病房里守着冷夫人,不知道在交涉一些什么。

    而她今天来这里,也是妈妈交代她,让她过来看望嫂子,如果这个时候有谁企图要对嫂子不利,她要及时告诉妈妈。

    程洢虽然表面上是个柔婉的女孩,可,她心思缜密,柔中带刚。

    “我叫着玩儿呢,我和蕴蕴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之间开玩笑都是怎么损怎么开呢。”

    这句话,巧合的被程皓珊听到。

    程皓珊和筱琳玥一样,看到郁鸿放和萧墨蕴接近就心生嫉妒,在看到程洢来到剧组找萧墨蕴,她就跟个狗鼻子似的。

    总想嗅到一点什么。

    还真被她嗅出来点东西。

    程洢竟然否认萧墨蕴是她嫂子?

    这说明什么?

    冷家的压力奏效了?

    以至于,程洢程沛廖秋语这几个喜欢萧墨蕴的贱种也已经调转了矛头不再把萧墨蕴当程家人了?

    啊哈!

    “程洢,来看你朋友了?”程皓珊主动向前来打了招呼,明知故问道。

    姑姑什么的,从来不叫的。

    她跟程洢打过招呼,便眼神含着笑又略带得意看着萧墨蕴:“墨蕴,你最近真是越来越忙了?我昨天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打你电话想跟你沟通沟通我们的对手戏来着,可是我打了半个小时,都是忙音,你跟谁聊天来着?”

    “……”萧墨蕴。

    脸色突然变得极为难堪。

    原来!

    原来昨天自己那半个小时的骚扰电话,是程皓珊打进来!

    什么用意?

    萧墨蕴看着程皓珊那张得意的脸,骤然感觉到,这是个比赫连蓝汐阴狠十倍的女人。

    遂笑笑:“想知道我跟谁聊天?”

    “很好奇。”程皓珊笑看着萧墨蕴,眼光一刻也不离开。

    就等着看萧墨蕴如何回答。

    “当然是跟男人相互撩拨。”

    “……”程皓珊。

    被堵的不要不要的。

    本来昨天被程湛踢了一脚,这下憋气憋的肚子鼓胀鼓胀的,她觉得自己得去洗手间松松裤腰带了。

    一旁的程洢差点笑出来。

    和郁鸿放对视了一下,郁鸿放也在忍着一些笑意。

    趁程皓珊无语时,程洢打量着面色有些惨白的的她问道:“皓珊,听说你昨天……”

    “昨天的事不是你这样身份能够过问的。”程皓珊厉色堵住了程洢的嘴。

    “……”程洢尴尬。

    “……”郁鸿放吃惊。

    “哎呀,郁上校,这是我们的家事,所谓家丑不外扬。您多包涵啊。”程皓珊一副程家正门大小姐的语气跟郁鸿放说道。

    言外之意也是很明显的告诉郁鸿放。

    她才是程家正根大小姐,唯一的。

    而程洢,一个名分都没有的爬床货生的孩子,怎么能被称为大小姐呢。

    “你怀孕了?”萧墨蕴上下打量着程皓珊鼓囊囊的肚子,扯唇勾笑看着程皓珊,发问。

    “你……”程皓珊措不及防。

    难以招架:“什么意思!”

    “我说你好歹也是程家的养女,你怎么不检点到这个地步?你得鬼混成什么意乱疯狂的地步,才能致使你一夜之间身怀六甲?谁的种你知道吗?”简直无厘头。

    可,足以气的程皓珊吐血三升。

    “你……萧墨蕴!赫连蓝汐得罪你我可没得罪你,你别觉得自己牙尖嘴利,现在又有郁上校看得起你,你就尾巴翘到天上去,看到谁就咬谁。怀孕这种事情,你也敢拿来开涮我,我不吃你这一套。”

    真不愧是程皓珊。

    如此这番话,她也能也很能压制自己的火气,很平静很严肃的说出来。

    竟然还带了一丝包容萧墨蕴胡闹的语气。

    “哦,没怀孕。”

    “废话!”

    “没怀孕你觍着个鼓悠悠的肚子你干嘛呢?”

    “我那是,因为拍戏穿不了很多衣服,我怕冷我在肚子上塞得个热水袋!”

    其实是昨天夜里看了急诊。

    她的胃被程湛一脚踢出了内伤,有些消化不良又有些胀气,昨天打完吊水之后,医生就嘱咐她这几天注意多保暖,别再伤着胃。尤其不能让胃受寒。可今天拍戏她又无法穿多衣服,这才想了个法子,在胃部放了个热水袋揣着,随时随地温暖她的胃。

    “噗……”萧墨蕴哪管她那么多。只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道:“说!你看上哪家的少爷了,竟然想到用这种假怀孕的招数赖上人家是不是?你简直是丢尽了程家人的脸!”

    “……你!”程皓珊简直逆血上流!

    真想上手撕了这个把三叔抢走的婊子。

    可,她得保持程家人该有的矜持和大度,她不能发火,为了将自己的火气逼回去,她挤吧眼挤吧半天。

    “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全剧组的人都知道你横竖不吝胡搅蛮缠,我不会像赫连蓝汐那样跟你耍什么大小姐脾气跟你在剧组里闹别扭,我还是会把你当朋友的!你们聊吧,我那边该上妆了。我走了。”

    程皓珊走了。

    程洢却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嫂……蕴蕴,你看没看到,皓珊她……刚才眨巴眼眨巴的,特搞笑。你太能涮她了。”

    “谁让她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才是程家根正苗红的大小姐呢。连声姑姑都不叫你!”

    “她觉得我妈妈没名分,一直不叫的。”

    “她才真的是名不正言不顺!她跟程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算了,她毕竟是大哥大嫂从小养到大的,既然姓程,就是程家人吧。”程洢耸耸肩,倒是很大方。

    “程洢你就是太纯善了。”萧墨蕴谁都防备,唯独对程沛和程洢两兄妹,她从看他们第一眼都觉得他们兄妹家教良好,内心敞亮,心底纯良。

    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外柔内刚,极具忍耐性的女孩子。

    “蕴蕴,我以后跟你混啦!你当我师傅好不好?”

    “收下你这个徒弟啦。”萧墨蕴伸出手臂,揽住程洢。

    好哥们一般。

    “话说,徒弟,你今天找师傅干嘛来了?”

    “没什么啊,就想来看看你。”程洢没有告诉萧墨蕴关于冷家的事情,更没有告诉萧墨蕴,其实是妈妈廖秋语让她来看着嫂子的。

    “我说你们师徒二人,可不可以赏个脸,让我今天中午请你们吃顿饭?我也好几年没见过你三哥了,很想知道知道他的近况。”

    “蕴蕴……”程洢看了看萧墨蕴,比较期待。

    郁鸿放,程洢还蛮粉他的。

    “好,中午我们三个人一起吃饭。”萧墨蕴答应下来。

    “那就中午见,我们现在先各忙各的?”

    “好。”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场面引来的嫉妒之光可真是不少。

    傻缺赫连蓝汐今天没有戏份,所以没来,不过仍然有三束极为不友好的目光分别关注着他们。

    “该死!我就毁在你这个在逃犯的手里,你倒好,勾搭完冷士奎勾搭程少将,勾搭了程少将还要勾搭郁上校,你倒是如鱼得水了!萧墨蕴,别让我逮到机会,逮到机会了我定然会狠狠的咬死你!”时时刻刻瑟缩在角落里度日如年的贺碧儿正要咬牙错齿。

    不远处,正在化妆的女一号筱琳玥的目光也是郁郁阴沉。

    “筱小姐,您真不愧是国家一级演员,大明星,您看您现在穿上军装的样子,十足的就是一个真正的女军官,您身上那种英姿飒爽的气质,哪里是贺碧儿能比的,像贺碧儿那种,一看就是不入流的呀,演演那种偶像派的粗制滥造还可以,演绎这种非常厚重的主旋律,她跟您比,差远了。”筱琳玥的化妆师由衷的夸奖着军装美女。

    “贺碧儿!”筱琳玥嗤笑:“一个被踩在脚下不得翻身的咸鱼不值得一提,倒是……”她的话说了一半便戛然而止了。

    她的化妆师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但,却知道她嘴里咕哝的是谁:“够水性杨花的啊!”

    毫无疑问,她嘴里的水性杨花者是萧墨蕴。

    说萧墨蕴水性杨花的还有程皓珊。

    此时此刻,她正在跟一个人打电话。刚才白白被萧墨蕴开涮了一番,程皓珊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冷叔叔,你现在在干嘛?”

    “什么事,皓珊?”那一端,冷锋就在冷夫人的病房外候着。

    病房内,只有程湛一个人在和冷夫人谈话。

    谁都不知道他们谈些什么。

    冷锋一直都在担心茹姨的病情。

    “冷叔叔……萧墨蕴那个祸水小孽畜正在勾引我们剧组新来的男一号,你要不要趁此机会狠狠羞辱她个四肢残废?”

    “这个时候,她竟然还有闲心勾引男一号?”冷锋蹙眉问道。

    “男一号是个上校军官,她竟然也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风骚成性,冷叔叔,我可把这个绝好的机会告诉您了,这个时候您除掉她,也是消除了茹奶奶的心头大恨哦。”

    “……”冷锋。

    一脸的阴郁阴鸷!

    愤怒!

    “知道了!”

    收了线。

    病房的门也正好开启。

    程湛从病房内出来了。

    “茹姨怎么样,都跟你说了什么?”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程湛冷笑怒视冷锋。

    “阿湛,你什么意思?我对茹姨的孝顺日月可鉴,你为什么这样瞪着我!”冷锋的怒气也不打一处来:“倒是她……茹姨病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在外面风骚成性。简直孽畜!”

    “你说谁?”程湛瞪着冷锋。

    “你知道我说谁!阿湛我真没想到,一向意志力那么冷硬的你,竟然会被她迷的没了方向!”冷锋也质问的语气。

    “冷锋你放肆!别以为我会看在冷叔和茹姨的面子上不敢动你!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我废了你,分分钟。”

    “为了茹姨,我当然不会动她。”冷锋扯出一丝鄙夷的笑:“阿湛你觉得你为了一个到处风骚乱勾引男人的下贱女人,你值得吗?别的我也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

    冷锋转身去了病房:“茹姨……”

    “……”程湛。

    一腔子的怒火。

    真想抓住冷锋暴揍一顿,却因为他进去照顾冷夫人,而只好作罢。

    风骚下贱?

    很显然,冷锋这是说的小妮子吗?

    这几天跟冷夫人接触下来,了解了很多事情以后,让程湛的心疼萧墨蕴心疼到无以复加。

    掏出手机,立刻打给了萧墨蕴。

    那一端。

    三个人的火锅,啤酒,推杯换盏,正吃的嗨皮。

    没想到郁鸿放这么大的明星,竟然没有一点明星架子。

    他会如兄如父一般的为萧墨蕴和程洢夹菜,看着他们吃,还不停的说:“慢点,慢点,别烫着。”

    “嘻嘻。”程洢今天格外开心。

    和嫂子在一起,嫂子身上的那股潇洒自若,那股敢作敢当本身就很感染她,再加上,今天是跟自己崇拜了多年的偶像在一起吃饭。

    而且,偶像还这么亲民。

    一口一个程家的小公主,程家唯一的一个宝贝女儿的称呼她。

    程洢真的很窝心。

    从来没有人这么重视过她。

    妈妈很疼她,可妈妈都是小心翼翼,低调做人,无名无分。

    爸爸其实也很疼她和哥哥程沛。

    可爸爸是帝国的元勋,帝国最受尊重的将军,他的大爱都放在了国家上,以及,他要顾及整个程家每个人的感受。

    到最后,分配在她程洢身上的,几乎微乎其微。

    妈妈自十八岁起就非常崇拜爸爸,所以一生甘愿跟在爸爸身边无名无分,什么都不争取。

    所以

    别看她和哥哥生在这样举市傲人的家庭。

    她和哥哥却一直都活的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任何优待。

    有时候她觉得电视剧里的宫斗剧其实也还真的蛮现实的。

    就比如古代宫廷内的子凭母贵。

    一个小答应生的儿子,远远无法跟一个皇贵妃生的女儿相提并论。

    而她程洢,就是个小答应都不是的女人生的女儿。

    在家里,除了亲哥哥程沛。

    只有三哥疼她而已。

    她从未被人注视过,已经习惯了被人冷落。

    可,现在,嫂子很把她当朋友,这么大的大军官,大明星,竟然给她夹菜。

    她特别高兴,一高兴胆子也大了起来。

    嫂子的手机响了:“谁打来的呀蕴蕴?”

    “哼!闷骚男!”萧墨蕴并不知道程湛这几天忙翻了天。

    “闷骚男?”程洢笑的呱呱呱:“哈哈哈,你……噗,整个云江没人敢这么叫他。”

    对面,郁鸿放儒雅耐心的看着两个女孩。

    一个是自己最敬配的女护士的女儿。

    另一个……

    谜。

    可,有故事。

    她和程湛,什么关系?

    郁鸿放猜测着的时候,程洢突然把萧墨蕴的电话关了:“咱们正在嗨皮呢,让我哥等着去!”

    “……”郁鸿放,若有所悟的表情。

    没几分钟

    程洢的手机竟然响了,一看是三哥打来的,她还以为三哥找她别的事儿呢,立即接通:“三哥……”

    “小洢,你去你嫂子的剧组一趟,看看她怎么回事?怎么不接我电话就给挂了呢?”

    “三哥,不……不好意思,刚才你那个电话是我给挂掉的。我嫂子就在我旁边。”程洢光顾着跟三哥通电话呢。

    也忘记了换称呼。

    萧墨蕴蓦然抬头,正对上郁鸿放恍然大悟的表情。

    “三哥,你等一下,我把手机给嫂子啊。”

    刷!

    手机半空中被人抢走。

    郁鸿对着听筒喊:“我说程老三,咱们也有五年没见面了吧?没想到你媳妇都有了?”

    “鸿放,你跟她们俩在一起?”程湛对郁鸿放并不意外,当时决定让他来参演男一号的时候,赫连捷向他申报过。

    “阿湛,你太太在剧组参演你知道吗?”郁鸿放反问程湛。

    “怎么?”程湛也反问他。

    “她……被剧组耽误了,你难道不心疼,不惋惜吗?”郁鸿放这话说得极为心痛。

    作为一个专业演员,又是经常从事军事题材文娱创作的工作者,他是极为敬业的并且善于挖掘新人的。

    他一进剧组,余启明就私下跟他沟通了。

    给他看了所有的样片。

    余启明的期许他当然知道。

    余启明是个好导演。

    可剧组已经定下来的事情,他一个男一号也不好说什么,更何况这是个大女主戏。

    可

    郁鸿放怎么都没想到,他最看好的,最适合演女主角的女孩,是程湛的夫人。

    既然如此!

    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鸿放,你知道她是谁吗?”

    “当然!她是你的夫人。”

    “她首先是萧远清的女儿。”

    “什么?”郁鸿放怔怔的看着萧墨蕴,问出了一句十分好笑的话:“萧墨蕴,原来……你姓萧?”

    “噗……”一口酒喷了出来。

    “上校,你不一直都在喊我萧墨蕴吗?”萧墨蕴一边擦着自己的嘴,一边笑的合不拢唇:“你喝多了?”

    “我终于明白,你那天问我是你的第几个仇人是什么意思了。”

    “嗯?”

    “原来你是萧远清的女儿。”

    “所以,我们仍然是仇人,是吗?”每每这个时候,萧墨蕴笑的凄惨又潇洒。

    “不!”郁鸿放的回答倒是很意外:“萧远清救过我。”

    “……”萧墨蕴,意外极了。

    “阿湛。”郁鸿放不在跟萧墨蕴说话,而是继续对着听筒说道:“阿湛,你不觉得,我们有必要见一面吗?”

    “这两天我有要事在身,忙完了自然会见你。鸿放,你把电话给那丫头。”

    郁鸿放将电话递给萧墨蕴。

    萧墨蕴便气不打一处来:“哟,还知道打电话给我,我以为你跑到月球上去了呢。”

    “柳柳想你了,想我们一家三口在小区里散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