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70:公主般被围在中间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茹姨!”站在一旁的程湛鼻子一酸。

    这几天里,他跟顾馨筎接触的很多,也了解了她超乎常人的隐忍,和作为一个弱者的光明磊落,程湛很是佩服顾馨筎。

    “小茹……你这是干什么?”坐在沙发上的冷御军也大惊失色之后,迈着老腿走了过来,一把扶住顾馨茹。

    “不,冷御军!”顾馨茹摆开冷御军,不看他。

    她从来没有这么连名带姓的叫过冷御军,这让冷御军有一种即将失去她一般的距离感。

    “茹姨,你这样比杀了我还要让我难过,我这样做都是为了您,我看不下去她对您那么不尊敬。我不允许别人侮辱您。不尊重您!”冷锋立即要下跪顾馨茹。

    “冷锋你不要给我下跪!我担当不起。”

    “茹姨……”冷锋心如刀绞。

    “我扪心自问,我顾馨茹自从嫁入你们冷家二十年,我无欲无求,冷锋当时你只有十二岁,而我的孩子又刚离开我,我把我所有的母爱都给了你,我把我对我女儿的思念全都倾注在你身上从没有过私心,我自问我对得起你,对的起你们冷家……”

    “当然!茹姨你当然对得起冷家,你对冷锋更是父母之恩,冷锋永生难报!”

    “那好!我不让你用永生来报答我,只求你,放了我的女儿!放了她,不要去侮辱她,不要去为了我而去侮辱她,就算我求求你了,就算你为了还我养育你二十年的人情了,实在你还是觉得不痛快,我给你磕头了……”

    “茹姨……”冷锋‘噗通’一声,跪在顾馨茹的面前。

    顾馨茹闭眼,扬天不看冷锋。

    “茹姨你要让我遭受雷劈啊这是!我是您儿子,您不爱我吗?”

    “我不欠你的,我只爱我的女儿,此时只爱我的女儿,那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生了她却连一天都没养过她,我每活一天,我都觉得欠她一天,我自己都不知道要遭受多少次的天打雷劈了,而你,已经长达成人了,你不需要我再管着你再给予你母爱了。”

    “茹姨……”冷锋愣了。

    他能听得出来,这是一番将要舍弃他的话。

    茹姨的心里得是多么的沉痛,才能说出这番话?

    从小到大,茹姨最疼他。做什么事情都护着他,教育他做人,给了他人世间最好的最温暖的母爱。

    他没改口叫她妈妈,是因为她比他也只大了仅仅十二岁而已。

    他一直觉得,这世上他最亲的亲人不是自己那位一直都忙于军务的上将父亲,而是茹姨。

    而今

    茹姨要舍弃他了?

    “茹姨我做错了吗?儿子做错了什么您教育我,我可以改,我是您的孝子,我只想替您管教那个自私放浪的丫头,我想让她前来给您行孝。”

    “不必了,冷锋。”顾馨茹的语气更加冰冷的彻底。

    “茹姨,您忘了您说过什么?您说您希望我快点结婚,您想快点抱孙子了,您想做奶奶了,难道您现在为了那个诅咒您的……”

    “冷锋!你个混账东西别再说了!”程湛伸手一把薅住冷锋的领带,硬生生把他扯起来,然后一个过肩摔,直接将他甩到大门处。

    “冷锋……”冷御军担心儿子,却又碍于程辅庭还在这里,而且阿湛和冷锋从小又是兄弟相称。

    “你先扶小茹起来吧,冷锋和阿湛不会有事的,倒是小茹的身体要紧。”程辅庭嘱咐冷御军。

    冷御军弯下腰:“小茹,你起来说话,冷锋一向听你的话,是个孝顺你的孩子,这几天里,我跟辅庭兄也都商讨过了,不是都答应你了吗?那丫头虽然是萧远清的女儿,可孩子没有错,又是你的亲生孩子,我冷御军自会把她当成老来女捧在手心里的把她当做我们的掌上明珠的,小茹。”

    “茹姐,你起来吧,你身子才刚刚好一点,我们都是做母亲的,我知道你心疼孩子,可是你也得多顾着点你的身体不是?你想想,你要有个三长两短,以后你可还怎么照顾蕴蕴?蕴蕴可还没尝到过母爱呢。”

    廖秋语的话很是奏效。

    顾馨茹果真起身,又坐回了沙发上上。

    “茹姐,你不用担心,至少我向你保证阿湛会照顾好蕴蕴,他一定不会让蕴蕴受到任何委屈的,我先出去看一下。”廖秋语还是比较了解程湛的性子的。

    她知道程湛要是发狠起来,非打冷锋个半死不可。

    匆匆走出冷宅。

    却看不到程湛的身影。

    廖秋语又掏出手机打给程湛:“阿湛,你在哪里?”

    “秋姨,我们没事,我就是最近手痒了,想找个活靶子练练手!”程湛看着车内被自己掣肘压制的冷锋。

    语气很平静,怒火却可想而知。

    “阿湛,你别乱来,有些话让我来和冷锋谈一谈,我也是带孩子的,我带大了你哥和你你弟弟你妹妹你们四五个孩子,我有经验,你告诉我你们在哪里,我过来找你们。阿湛,秋姨命令你马上告诉我你在哪里!”廖秋语心急火燎的说道。

    “好,秋姨!我一向不敢违抗您的命令,军区后山的靶场,您过来吧!”

    说完,电话挂断。

    然后一脸阴鸷的看着冷锋:“你最好祈祷我在不打死你之前,我秋姨能赶来救你一命!”

    “阿湛,你冷静,你魔怔了你知道吗?就为了那个女孩?你看看她那样,我一开始我也想对她好,想把她当妹妹一样看待,毕竟是我茹姨的女儿,可是她配吗?她一脸的虚荣浪荡模样,阿湛你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

    “啪!”一巴掌掴在冷锋的嘴上。

    前排开车的司机也突然从座位下掏出一卷透明胶带:“少将,这本来是我买的封箱带准备寄快递用的,给你,把这王八蛋的嘴给封死了别让他在这人叨逼叨叨逼叨,我听着烦,恶心!”

    “傅远你不想活了!”冷锋怒斥傅远。

    “对,咋地!”傅远看都不看冷锋一眼,愤怒致使他眼窝通红。

    夫人的事情他都听说了。

    此时此刻,要不是他正在开车,他妈的他才不管什么军纪军法,他一定要冒着被军法处死的风险,都要把冷锋弄死!

    车戛然而停!

    傅远拉开车门下车,也不毕恭毕敬的去给少将大人开车门了,而是拉开冷锋这边的车门,直接将他拽下来。

    拖死狗一般的向前拖着。

    山顶

    冷风嗖嗖,偌大的平地上,看不到一个人影。

    冷锋看着面前两个虎视眈眈的几乎要将他生吞活剥了的男人时,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危险袭来。

    可,容不得他说一句话。

    程湛便飞起一脚将他踹出去很远:“起来!我不占你便宜,等你起来,我再踹你第二脚!”

    可还没等冷锋直起腰身,程湛便不守信用的又踹了他第二脚。

    踹的冷锋:“咳咳咳!”一句话说不出。

    还没反应过来。

    第三脚!

    第五脚!

    一边踹,一边发狠的道:“三天前我就想打你了,却因为茹姨在病重,需要你病床前伺候着,所以饶了你,没想到才过三天,你又皮痒痒了,既然你这么想找打,那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到最后冷锋都已经不知道程湛为什么踹他了,只双手无力的高举着,口中吐着血沫:“阿湛……这样对我,公平吗?”

    “公平?”程湛终于停止了,然后冷笑。

    “冷锋你也知道公平二字?你去找萧墨蕴的时候,你有想到过给她公平吗?”

    “我怎么……没给?我找她,只要她在茹姨面前认个错,行个孝,我冷锋把我一半的家产给她,我都不在话下,而她呢?不光不认错,不光不愿意去看望病中的母亲,反而开口大骂茹姨,程湛你有没有想过,茹姨是我这辈子最亲的人,是我的母亲,我怎么能容忍别人辱骂我的母亲!”冷锋越说到最后越激动,越愤恨。

    却,话音干过,便又结结实实的挨了程湛一脚,

    程湛这一脚,直直踹在他脸上。

    “你的母亲,你最疼爱的母亲?”程湛的火气比冷锋更大,不等的冷锋疼的擦拭嘴角,他便薅住冷锋已经扯散了的衣襟将他提溜起来。

    两人他面对着面。

    程湛依然咬牙切齿道:“冷锋,你虽然母亲死了,然而茹姨却弥补了你的母爱,你的生活无忧无虑。你可知道,一个从小缺失母爱的孩子是怎么过来的?而且,她本来是有母亲的,她的母亲被你占有了,你享受了本该属于她的那份母爱,你在她面前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你反而去教训她!你知道她的心灵受到的是多么大屈辱吗?”

    “你说什么?”他占有了萧墨蕴的母爱?

    这是他从未考虑过的事情。

    “说你他妈的是个王八蛋!该死的侵略者!”程湛一直都在咬牙切齿!

    “你一个鸠占鹊巢,抢占了别人母爱的杂碎,你却还能两次去侮辱那个从小到大都没母亲疼爱的女孩,你他妈就该死!”

    “我抢占了她的母爱?”冷锋反复咕哝着这样一句。

    并不再提及公平与不公。

    面对程湛招呼过来的拳脚,他也不再用手护着躲闪。

    “阿湛!你给我住手!你这是要打出人命了!”廖秋语一路喘息着登上了山顶。

    偌大的靶场,傅远在一边站着,程湛已经打累了。

    而冷锋已经被程湛打的两颊浮肿,眼睛肿成了一条细缝,嘴角在流血。

    “秋姨,我打死他我抵命!”

    “阿湛,你的命你可以看得不重要,难道蕴蕴的命,你也不管不顾了吗?她现在还在剧组内,情况不知道是什么样呢,你难道要在这里跟冷锋怄气?”

    廖秋语的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少将!我们不能再打这杂碎了,得先去看看夫人的情况!”傅远比程湛的反应还要快些。

    程湛也才从气头上反应过来,小妮子还不知道伤心成什么样?一整天里,母亲去找她,冷锋去找她,她得多好的心理承受能力?

    转身,没来得及的跟廖秋语打招呼,他便大踏步朝军车走去,傅远小跑着跟上,两人上了车,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靶场上,只剩下廖秋语和冷锋。

    “冷锋,你起得来吗?秋姨扶着你?”

    “这点伤不算什么。”冷锋苦涩一笑:“阿湛他脚上是有分寸的,虽然下脚很重可都不在要害上。我自己能起来。”一边说着,他一边吃力起身。

    “让秋姨看看,要去医院么?”廖秋语是多年的云医医院护师出身,对于查看伤情很是在行:“走,去秋姨的车上,秋姨给你简单处理一下脏污。”

    将冷锋扶到车上拿出医药箱简单查看却是没什么大碍,又为他处理之后,才问他:“还用上医院吗?”

    “不用了,秋姨。”冷锋对长辈一向尊重有加。

    “那好,我们找个地方坐一坐,谈谈?”

    冷锋无言点头。

    一间低调隐蔽的咖啡厅内,冷锋和廖秋语面对面坐着。

    “冷锋,我生了两个孩子,带带大了别人的两个孩子,作为一个母亲,我特别知道孩子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知道你茹姨的切身感受吗?”

    “知道,茹姨很想见她女儿。”

    “她想见她女儿那是因思念,是因为一生下来就没有养育过她,对她心存着一种不舍和愧疚,而你,都做了些什么?”

    看着冷锋不说话,廖秋语继续说道:“你自作主张去教训蕴蕴,说她不孝女,不懂得心疼自己母亲,你可知道一个从出生就没有得到过母爱的孩子,她为什么要对没见过的母亲行孝?别人都有母爱,她没有,眼睁睁看着别人喊妈妈,从小到大那份滋味是什么?你感受不到,因为,你没有缺失母爱,因为你有蕴蕴的母亲给予你的全部的母爱,你把本属于蕴蕴的母爱占为己有了,你还要再去教训蕴蕴,你知道那对她来说,是多大的耻辱?”

    这是廖秋语一番诚心诚意的肺腑之言。她的语气里没有质问,只是交心。

    这并没有让冷锋感觉到有所压制和压力。

    冷锋面色复杂的凝望着窗外,被打肿的眼睛虽然眯缝着,却不影响视线。

    良久后

    “对不起,秋姨!”三十出头的男人,在西北方统领着巨大的商业王国,若不是因为当年输在程湛的手中,他也不会弃军从商。

    这样一个男人,诚恳的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道歉,廖秋语还是蛮吃惊的。

    “冷锋,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你应该去跟你茹姨和蕴蕴说一声对不起,至于他们原不原谅你,还望你不要强求。”

    “我明白的,秋姨。”

    “我送你回去?”

    “不了,我让司机过来接我,您还是去看一下……”

    “蕴蕴?”

    冷锋点点头。

    “好!”

    和廖秋语道别之后,冷锋打电话让司机来接着他直接会冷家老宅。

    一路上,他却不知该如何面对。

    鸠占鹊巢,他占了萧墨蕴的母爱。

    这是他从未考虑过的事情,也从未考虑过,他打了萧墨蕴茹姨该有多心疼,那毕竟是她亲生的孩子。

    一种难以言说的心境,让她久久无法进去,不敢面对茹姨,站在冷宅的门外,他依稀能听到里面的谈话声。

    “小茹,我要怎么做,你告诉我?”冷锋几乎是求的语气。

    “小茹,你不说话,憋在心对你身体不好。”

    “小茹……”冷御军的语气透露着一种忏悔式的诚恳:“是我太自私,我喜欢你,冷锋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离不开你,他需要一份母爱,是我利用了职务之便将你留在了身边,小茹你说你让我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堂堂冷御军,也曾叱咤帝国几十年,在云江他的地位仅次于程辅庭,可此时此刻,他的语气却是一种低矮中的求和。

    听的室外的冷锋一阵悲酸。

    “御军,我和你夫妻也二十年了,我和萧远清才多长时间?”

    顾馨茹终于幽幽开口了:“自打我跟你结婚的那天起,我就决定了要好好的跟你走完这一生,萧远清也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那个孩子也永远失去了母亲,我也用我全部的爱照顾着冷锋,难道这样的代价都不足以换回我孩子的平安,冷锋他还要去欺凌她?冷御军,你们冷家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室外的冷锋听的浑身汗毛竖起。

    父亲和茹姨的谈话,让他听出了当年的一些隐情。

    原来父亲是利用强权和逼迫手段让茹姨留下来的。

    至此茹姨骨肉分离?

    也或许,如果她不留下来,就无法保全萧远清协同家眷出逃?

    他们当年有什么恩怨,冷锋不知道。

    但,他却从中听出了父亲冷御军的专横和自私。

    包括他冷锋自己。

    或许自第一次在小吃摊前见到萧墨蕴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一种自我优越感:你是你母亲遗弃的孩子,而我才是她爱的孩子,我来教训你是出于可怜和同情你,你要听话,我就会给你机会并施舍你一点。

    你要不听话……

    正如程皓珊打电话告诉他的那些关于萧墨蕴的种种。

    他为什么会轻易就相信了?

    是因为,他本身就希望找到这样一个契机来证明萧墨蕴真的就如同她的父亲一般劣迹斑斑。

    父亲和他掠夺了别人的幸福,当然内心深处是不希望茹姨再分心其他人。

    却还要打着孝敬茹姨的幌子!

    他和父亲身上那种自私和强权霸道的共性在此时一露无遗。

    相比之下,程家人就坦荡多了,程家和萧家有着无法磨灭的仇恨,可程辅庭却从不累及萧墨蕴。

    冷锋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父亲冷御军做不到程辅庭那个位置,也明白,为什么程湛比自己小四岁,在军中却比自己威望高。

    是心胸。

    而且

    冷锋能从茹姨的话语里听出,她对萧远清并不憎恨,更不讨厌!

    萧远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传奇人物?竟然能这么吸引茹姨,致使茹姨为了保她全身而退而甘愿留在云江?

    而以茹姨这样明明是无奈留在云江却依然无私把他扶养长大的磊落性格,她喜欢的男人,怎会太差?

    萧远清,一定身负重大冤屈。

    这是冷锋忽然间得出的结论。

    她没有听父亲和茹姨又谈些什么,他要静一静。

    或许,他真的将失去一个对他有养育之恩的亲人。

    突然想到的那个屡次打电话给他,说茹姨有仇人在云江,以及屡次说萧墨蕴行为浪荡辱骂茹姨的那个报密者,程珊珊。

    很显然,她不怀好意!

    掏出手机,立即打给了程皓珊。

    那一端的剧组内,萧墨蕴已经成了被捧在手心里的月亮。

    冷夫人伤心离去,让剧组内的人陷入惶恐,尤其是她程皓珊以及赫连蓝汐。本以为冷夫人要弄死萧墨蕴,却竟然是来认女儿的,带着警卫人员前来,这就说明,冷将军默认了这个妻子和别人生的女儿。

    萧墨蕴要一跃成为冷将军的女儿了?

    程皓珊的心在撕裂。

    好在冷锋来了,对萧墨蕴态度恶劣至极。这又让程皓珊看到了希望。

    再次接到冷锋的电话,程皓珊急切切的说道:“冷叔叔,你终于打电话来了……”

    “萧墨蕴怎么样?”冷锋不动声色的问程皓珊。

    “冷叔叔,你不知道,萧墨蕴这会子得瑟的以为自己是公主呢!被那么多人围着她嘘寒问暖,廖秋雨那个爬床货,还有她的两个孩子程沛和程洢,一圈子想要在程家名正言顺的贱货快要把我三叔迷晕了!冷叔叔你放心,我会支持你,我外公家也会支持你!”

    “你外公?”

    “韩氏企业董事长啊,我妈妈是他的独女,程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外公不会不管的,到时候我外公和你们冷家联手,萧墨蕴不会得逞的!”

    “明白了!”冷锋中午明白,他结结实实的被程皓珊,不,是被程皓珊以及她母亲韩雪晴当了一回枪手。

    眼眸里,放射出了一束冷光,不过程皓珊看不见,她讨好的说道:“冷叔叔,我挂了,我得替您盯着点萧墨蕴。”

    “好!”

    收了钱,程皓珊嫉妒的看向萧墨蕴,冷笑。

    ------题外话------

    六千字的大肥章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