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71:柳柳是个没亮度的电灯泡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剧组内,程沛和程洢最先来到这里,两人安慰了萧墨蕴一会儿之后,廖碧云也随即赶到。

    这些都不足以令剧组内的人员有所压力,毕竟程沛和程洢都是不被程家承认的孩子没什么地位可言。

    廖碧云更是小门小户出身。

    然而

    两个小时之后,程湛到了。

    “程少将,您看今天这事儿给闹得,谁都没想到冷夫人她会来这里,还是带着警卫员过来的,小冷我,我就是想拦也拦不住啊。我也不敢拦啊。”

    数九大冬天里,冷士奎今天已经第三次出汗了。

    每一次都后背湿透。

    然后再被冷风一吹,那滋味,酸爽的很。

    程湛并不看他。

    深邃幽冷的眼眸里,暗含着沉痛,一眼就锁住了被围在中心的丫头片子。

    就这么盯着她。

    她竟然跟没事人似的,跟程沛程洢还有碧云正聊着天呢。

    “你来晚了!”

    看到程湛在看她,女孩拿眼剜了男人一下:“你说我要你有什么用!一点用处都没有,我正在跟程沛和程洢商量,打算择日休了你!”

    她的面上已经看不出一两个小时以前曾经遭受过双重重创。她一直都是这样,自我修复能力出奇的快。

    她一向潇洒自若惯了的,天大的烦心事,再难过的砍,在她这里,都是该吃吃,该喝喝,从不放在心上。

    可,她越是这样,男人越心疼她。

    男人越心疼她,面上的表情就更加的阴郁。

    女孩的话语,男人的表情。

    都足以震撼到整个剧组人员。

    休了少将?

    这是玩笑话吗?

    不要命啊!

    剧组人员就这么干楞楞的看着这位全剧组最丑陋的女反派对峙着全军区,全云江最帅最酷的男军官。

    在一天之内,冷夫人来过,冷公子来,冷公子走了又来了程少将。这已经是给这个本就不平静的剧组掀起了轩然波澜。

    然而

    此时此刻,更是有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沉寂。

    “休了我?”男人来到萧墨蕴的对面,挑眉问道。

    深锁住她的那双眼眸更凛了。

    “没错!”说的斩钉截铁。

    她面上的戏装还没卸掉,不得不说,就整体而言,剧组的制作还是比较精良的,就拿化妆师来说,他给萧墨蕴化的妆容就特别惟妙惟肖。

    很有一种土豪女的轻浮和自卑并存感,在加上腮帮子上临时贴的为了凸出整容脸的假大苹果肌。

    别提多让人恶心。

    简直天生就是一副找骂的嘴脸。

    真不愧是反面女配角。

    那是在戏中。

    可眼下,现实中,这样一个丑陋的人人想骂的女人对着一个天神降凡般是女人都想嫁给他的男人说:“没错,我就是要休了你!”

    简直啊!

    就跟最近这几年网红第一丑作女疯姐对a国前总统奥舒克说:“烦死了,你别再追了,我嫌你条件太差!你配不上我。”是一个触犯众喷的喜感层面。

    “真是阴沟里翻船啊,真不知道程少将看上这个女人哪一点了。”躲在角落里将自己保护起来的筱琳玥自言自语的轻叱道:“还休了少将,真够蹬鼻子上脸的这是。”

    较之于程皓珊和赫连蓝汐的惊恐,筱琳玥却是一种看好戏的心态,程夫人和冷公子一前一后的前来找萧墨蕴,绝对不是偶然。

    正如萧墨蕴自己看透的那般。

    母子俩一唱一和。

    一个红脸,一个白脸。

    程湛并没有在萧墨蕴最危险的时刻出现,而是事后才来,这说明什么?

    筱琳玥是个懂得思考的女人。

    脸上也浮现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继续观察着程少将该怎么暗暗消磨了这个倒霉的女人呢?

    果然

    “你打得过冷锋吗?”男人冷声莫名的问道。

    这下,全剧组人都在看萧墨蕴笑话了。

    原来

    男人是来帮冷锋兴师问罪来了?

    啊哈!

    程皓珊和赫连蓝汐的心欢呼的都快要卡住喉咙了。

    “……”萧墨蕴也眼眸猛然抬头看着程湛。

    冷夫人和冷锋前来伤害了她,对她来说她压根都不在乎,而且能很快的排解掉。

    更何况,程洢和程沛以及郁鸿放还有温一斐都在围着她,安慰她。

    她早就恢复如常了。

    只是看到他也前来,一脸担心的表情,她想跟他开个玩笑而已。

    却真心没有料想到在这个时候,他能说出这样一句话,这就就等于扎在她心口的一把利刃。

    不觉得疼。

    却凉飕飕的,有严冬的寒风穿过。

    半晌

    她嗫嚅的问:“什么意思?”

    “在你心口上扎一把箭,让你知道痛!”男人一语说中。

    “然后呢?”萧墨蕴问的淡定。

    程沛和程洢都愣了。

    这像三哥说出来的话吗?

    又像。

    三哥的确一直就是这样冷酷无情一箭穿心的人。

    筱琳玥的脸上,笑容如花。

    “你一个连冷锋都打不过的小笨丫头,而我却能把冷锋打的在地上一边用手抹血沫子,一边狼狈寻找自己掉落的牙!你想休我?你的武力值够吗?”这话说的冷冰异常,毫无情感,毫不玩笑。

    “……”萧墨蕴。

    “我这有证据给你看。”傅远不知从那里窜过来的。

    手上拿着手机,手指头沾着唾沫。

    跑步机对待的在萧墨蕴面前一划拉一划拉。

    镜头下,冷锋蜷曲在地,不是抱头,就是护腚。

    要么四仰八叉。

    萧墨蕴便将他一张留着血的脸和俩肿胀的看不见眼睛的细缝子看的清清楚楚。

    很解气!

    再抬眸。

    对上的却是男人内敛阴鸷一本威肃的面容,她小唇蠕动了一下,尽量保持面容和他一致的冷肃。

    一颗心却鸡冻的像被他用他青黑硬挺的的胡茬子给戳了似得。

    不轻不缓,不动声色。

    却力道正够,直直儿将她的一颗心戳的犹如一朵散开怒放的莲花。

    “怎么可以那么闷骚……”半晌,她眼泪扑簌簌的向下掉,小嘴撇着,说了这样一句话。

    犹如平地炸雷。

    将在场人都炸的晕头转向,眼珠子散光。

    待到他们回过神来之后,程湛已经带着萧墨蕴离开了剧组。

    “说吧,想让老公给你弥补什么?你才能不休了我?”车上,男人也不管傅远有没有关闭屏障,直白问道。

    “我想吃好吃的,然后睡一觉。”说是一点不伤心,一点不心痛,那是假的,一天之内,亲妈来找,冷锋来找。

    也只有她心里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她有个习惯,一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她就喜欢吃东西,吃好吃的,来排解掉这些强加在她心里的忧伤。

    结果

    那个下午程湛,萧墨蕴,程沛程洢柳柳,廖碧云赫连捷,以及郁鸿放。后来又加入了后到的廖秋语。

    大人孩子帮佣加一起十个人,齐刷刷的挤吧在萧墨蕴的小公寓里。

    原本是想安慰萧墨蕴的,却变成了一场热闹非凡的小聚会。

    异常开心,异常放松。

    有人开心放松,就有人紧张焦躁。

    从剧组内回家的程皓珊连妆容都没卸便急吼吼的对正在涂指甲油的韩雪晴说道:“妈妈,你知道萧墨蕴今天说什么吗?”

    “萧墨蕴还活着?”根据韩雪晴的判断,难道萧墨蕴没有被顾馨茹和冷锋那一对母子给弄死?

    程皓珊是因为中途手机没电了,所以也没跟家里人通气儿。

    “别提了。”想到冷夫人,程皓珊更是一脸的不甘:“程夫人根本就不是置萧墨蕴于死地的,她是想认了这个女儿。”

    “你说什么!”韩雪晴立即站了起来。

    程皓珊笑了一下:“妈妈,我们失算了,不过好在冷锋那个人,特别讨厌萧墨蕴,他因为萧墨蕴的原因被我三叔打的不轻,所以心里非常恨萧墨蕴。”

    “把他拉拢过来,做我们的朋友。”韩雪晴主宰着。

    “我已经拉拢他了。”

    “那就好!”

    “可是我三叔他……”程皓珊咬牙切齿的一捶捶在了大厅的柱子上,将她的手胳掉一层皮,疼的她龇牙咧嘴:“我三叔大概是真的喜欢萧墨蕴那个骚贱蹄子了!”

    “他敢!”韩雪晴立即说道。

    “妈妈……”

    “你奶奶的命就是葬送在萧远清手里的,你奶奶再怎么也是你爷爷的原配!就算程湛不在意,你爷爷和你爸也不能答应!而且,还有你外公那边,我会让你外公跟你爷爷施加压力!就不信,你爷爷不给你外公面子。”这个时候的韩雪晴,张牙舞爪像一条凶狠的母狼。

    程皓珊笑了:“妈妈,您就是有办法。”

    “你记住!女人要狠,地位才能稳!二十年前帝国三大元勋之家的排名是萧家程家冷家。而现在,没有三大家,只有两大家,程家和冷家,而我们母女,是一定要做程家当家主母的!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铲出障碍!”

    “嗯,妈妈,我知道了,女人要狠,地位才稳。”

    “但是女儿,狠是要狠的,但,表面上……”

    “我懂。我会在萧墨蕴的面前伏低做小的,我能做到的,妈妈。”

    与此同时的另外一家。

    则显得比韩雪晴和程皓珊两母女更为平静。

    云江市区内一栋高端住宅小区内。

    筱琳玥坐在饭桌上食不下咽。

    “怎么了女儿?”筱琳玥的母亲林静娟关切的问着女儿。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筱琳玥轻描淡写的说道。

    “哪个女人?”筱父也放下报纸,关切的看着女儿。

    筱桂山和林静娟两人纷纷都是军区政教部的中层干部,有着一定的地位,却也没有什么实权。

    一生之中,都是生活在权衡利弊,见风行事之中,却也能够如鱼得水混的安稳牢固,并且极少得罪人。

    “就是程湛身边的那个女人。”

    “程湛?哪个程湛?”父亲摘下眼镜,看着筱琳玥。

    “帝国还有几个程湛?”

    “你看上他了?”

    “哪个女人没看上他?”筱琳玥在自己父母面前,也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好样的!我女儿有志向,我筱桂山也算有个这么争气的女儿。”筱桂山竟然是很激动的表情。

    “爸!”筱琳玥耸耸肩,无奈又不甘:“程湛他看上别的女人了。”

    “你想得到他吗?”老头问自家闺女。

    “嗯。”

    “那就想办法,别说他现在有别的女人了,就算是结过婚了,又能怎样?程家又不是没出过这样的人。”筱桂山对自家女儿说了一个关于程家的事情。

    “程家谁呀?”筱琳玥好奇的问道。

    “老大媳妇韩雪晴,那就绝对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女人!”

    “别提了,她那个养女,也一天到晚盯着程湛呢。”筱琳玥又是一声叹息。

    “乖女儿,你难道不比程皓珊强?在军中,论努力踏实,程皓珊就是个军二代军痞,一点都不上进。论演艺路线,你现在在军中都是上尉军衔了,而且又是国内最知名的军旅演员,名声好,正当红,不比程皓珊有优势?”筱琳玥的母亲林静娟也放下手中的碗筷,鼓励女儿。

    “这到不是吹的。”筱琳玥挑挑眉。

    “只是女儿啊,你要懂得韬光养晦。”

    “老爸,你女儿我也是在军营中混了这么多年的了,韬光养晦,隐去自身光芒,见机行事,我当然懂得。反正,只有一点,哪怕有一点点机会,我也会把程湛争取到手的,到那时候,我们筱家才真正的能在云江被万众瞩目。”

    如此惦记着程湛的,不仅仅是程皓珊和筱琳玥,当然更是少不了赫连家。

    只是

    这个时候,赫连家已经炸成一锅粥。

    “蓝汐你说什么?冷夫人不是要去处死萧墨蕴,而是要去认亲的?”容婉芝惊的牙齿咬着嘴唇,将下嘴唇上的口红都咬掉了,结果就是上嘴唇通红,下嘴唇无血色,很是诡异的一张脸。

    看在自己大伯哥赫连庆兆的眼里,让他有一丝恶心。

    恶心这个上蹿下跳爱惹是生非的弟媳妇。

    “我听说,最近蓝汐很不老实,搞的好端端一个女孩子,自己名声都臭了?是不是真的?赫连庆兆很少管教弟弟家的两个孩子,只因为弟弟赫连庆丰现在云江军界也是屈指可数的人物。”

    可,赫连蓝汐,最近都干了些什么事。

    又是去剧组演戏,又是在剧组跟人闹矛盾。搞的跟个上不了台面的三流艺人似的。

    “你说你!你不好好在幼儿园里待着,教教小孩子,工作又轻松,又单纯,名誉友好,你瞎窜窜什么!”赫连庆丰也指责起女儿来。

    “爸,大伯,不是你么说的,让我嫁程湛吗?”赫连蓝汐撒起娇来。

    “我和你大伯当然想让你嫁给阿湛,为此我和你妈豁出去老脸去程家亲自邀请阿湛,你大伯还为你特意开办了一次家宴,可你呢!你不争气你怪谁!”

    “……我。”赫连蓝汐被父亲和伯父训的,说不出话来。

    “不争气难道就算了?现在倒不是想算了就算了的事情,冷夫人那边什么情况?程湛的那个萧墨蕴以后会不会欺负蓝汐?这些都是事儿,这么重要的家庭会议,赫连捷怎么不来参与?好歹他也属于文工团的人,跟程湛的关系又比我们都好一点,他总要提出一点方案吧,他人呢?”容婉芝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如此紧要关头,赫连捷竟然不在家。

    掏出手机毫不客气的打给赫连捷:“你在哪里?”

    “婉姨,什么事?”此时此刻,赫连捷正在萧墨蕴的小公寓内,和萧墨蕴,程沛,以及柳柳,四个人在斗地主。

    其他人则是围着看。

    输赢以贴纸条为主。

    其他三个人的脸上耳朵上鼻子上,贴纸条贴的都是相当,唯独柳柳,一脸都贴满了,都遮挡了她自己视线,她看个人都要把纸条抬起来看。

    却

    都高兴的跟什么似得。

    以至于,赫连捷接容婉芝的电话接的就很不情愿。

    容婉芝更气愤了:“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有心思在外面?”

    “什么大事?”赫连捷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很不情愿的起身去阳台上,继续问道。

    “冷夫人她去了剧组,不是去下令处死萧墨蕴的,而是要认萧墨蕴做女儿。”

    “这是好事呀!”赫连捷脱口而出道。

    “你说什么!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赫连捷突然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虽然冷夫人去认萧墨蕴的确是好事儿。

    母女嘛,终归要相认。

    可对于容婉芝,赫连蓝汐来说,那还真是个麻烦事儿,谁让这母女俩一天到晚有点机会就在冷夫人面前说萧墨蕴坏话呢?

    哎!

    **个人,小公寓,除了程湛一直都是冷峻内敛的面容,秋姨和刘姨在厨房里忙活着,其他年轻人玩的那叫一个嗨。

    赫连捷真心不想离开。

    却也不得不离开。

    回到赫连家,既看到已大伯,父亲,容婉芝,赫连蓝汐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想来想去,他也只有就事论事的说道:“我早就提醒过你们,不要去打程湛的注意,你们偏不听。”

    “让你回来难道是听你说这个的吗?是因为你跟程湛的关系还相对好一点,想让你打听打听程湛跟萧墨蕴的关系到底到了那一步!你现在打电话,马上去打!”

    “打什么打,我刚从……”赫连捷差点脱口而出。

    “刚什么?”容婉芝问道。

    “我刚从部队上下来,忙了一天了,有点累。”

    “打个电话,探听一下虚实,能累死吗?”容婉芝步步逼人。

    “好,我打。”赫连捷心中好笑,真是不作不会死,作死了正好,赫连家一半的家产都尽数归我赫连捷了。

    来到一个僻静处,赫连捷将电话打给了廖碧云。

    “喂,碧云,你们玩的嗨不嗨?”一听到廖碧云的声音,赫连捷身上就觉得暖洋洋的,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能把这姑娘娶回来啊。

    “赫连捷,你走干嘛?我们现在马上就开吃了,我姑姑和刘姨联合的手艺,十几个拿手好菜呢。香的不行。”

    “我当然知道秋姨是个懂生活会做饭的能手,而且生活中也很优雅,话说碧云,你就随你姑姑,身上有一种知性优雅的美丽。”

    “说正事,你打我电话干嘛!”廖碧云佯嗔道。

    “……我,我后妈让我问问程少将和蕴蕴的关系到底到了那一步。”赫连捷不得不实话实说。

    “哟,现在知道紧张了?”

    “可不嘛,你说我怎么回答他们。”

    “照实说呗,他们已经结婚了。”廖碧云正经的回答道。

    “什么?”

    “你没听错,我也不是爱开玩笑的人,我说的是实话,阿湛和蕴蕴已经结婚了。”

    “好!太好了!”赫连捷匆匆挂上电话回了客厅。

    “爸,大伯,婉姨,跟你们说一下,程少将和萧墨蕴已经结婚了。”

    顿时!

    赫连家偌大的客厅内,雅雀无声。

    几分钟后,赫连蓝汐嚎啕大哭。

    “别嚎了!”赫连庆丰拍桌而起,伸手戳在赫连蓝汐的头上:“家都毁在你手里差点!叫你在幼儿园里挂个职,本本分分,名声又好,时机成熟了找个前程不错的军官嫁了多好,你偏不听!”

    “你……庆丰啊,你别骂女儿呀,你得想想办法救女儿呀……呜呜呜。”容婉芝只知道哭了。

    “阿湛不吃人!程老将军也是个秉承公办之人,只是你,以后时时刻刻都要在人家面前伏低做小!”赫连庆丰数落着赫连蓝汐。

    一副既心疼又无奈的样子。

    “我知道了爸爸,我以后在萧墨蕴面前,我把我自己当丫鬟。”

    活该!

    赫连捷在一边偷偷笑,然后手指头戳出一个胜利的图片,用微信发给了廖碧云。

    收到这个图片,廖碧云笑了。

    “你笑什么呢,碧云姐姐?”萧墨蕴笑嘻嘻的问道。

    “嗯,说不定以后你在剧组能收到一个助理呢?而且是免费的哟。”

    “谁那么好?免费给我当助理?”

    “你猜?”

    “要是赫连蓝汐,我就退货,嫌她蠢。”萧墨蕴毫不犹豫的说道。

    “噗……”

    “吃饭啦吃饭啦。”那边,廖秋语嚷嚷着,今天是她特别开心的一天,她所疼爱的三个孩子,以及亲侄女,都在这里,还有一个男主角郁鸿放,当年自己做护理工作的时候,还曾照顾过他,只不过那时候郁鸿放还是个十几岁的小青葱。

    一顿饭吃的开心温馨欢笑自是不必说的。

    饭后,郁鸿放特意又和程湛聊了一会儿天。

    还是程沛眼色活络:“妈,小洢,姐,郁上校,天儿不早了,我们走吧?”

    他并没有叫程湛走的意思。

    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柳柳,你今天跟程洢姐姐去睡好不好?”

    “不好!我要留下来陪程哥哥和蕴姐姐一起睡。”

    “柳柳。”萧墨蕴小脸通红。

    众人笑。

    程沛最不厚道:“好吧,反正你这个电灯泡也没什么亮度,你想留就留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