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72:你想要什么样的求婚场面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谁说我不亮了,我要做发光发亮的电灯泡,那样才有用。”小人精反驳程沛的话。

    惹的程沛和一众人大笑不止。

    小人精自己也笑哈哈的。

    身后的程湛最能稳住阵势,无论别人怎么开玩笑,他都一脸沉肃,威凛。

    只是,萧墨蕴却架不住了:“柳柳,别说了。”

    羞的她直挠啵男人的手心,男人却一把攥住了她的小手。

    被眼尖的程沛看到了:“这就忍不住了?那我们赶紧走!”

    语毕,一哄而散。

    室内,一下子陷入能听到心跳声的沉静

    “你真的打了冷锋?”不知道该说什么,反而以这样的话题开口了。

    “你不都在照片上看到了么?”

    “那你怎么处理我和他们之间?”这是她很不想问及的话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决定。

    并且,害怕他的决定。

    “没有他们,只有你!”

    “什么?”

    “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你的仇人也是我的陌路人,你当他们是亲戚,他们就是我的亲戚,你当他们是仇人,我就暴揍冷锋一顿。”

    “你和冷锋不是兄弟吗?你们程家和冷家的关系不是非同一般吗?”她不敢相信的问道。

    心里其实异常激动。

    “关系再好,能好的过和老婆的关系?”男人扯唇故作无奈:“你都要休了我,我还敢跟他们关系非同一般?”

    “讨厌……”女孩嘟了嘟嘴:“你不是说我武力值不够,休不了你嘛。”

    “武力值不够我教你,为了弥补我这几天没保护好你的过失,我今天晚上一定要竭尽全力为你传输我们程氏独门功守搏击术。”

    “什么呀……”萧墨蕴又不是傻子,能听懂他话里隐含的意思。

    小脸顿时羞热胀。

    他就爱看她脸红羞涩的样子。

    正要抬腕捏住她小巧的下巴。

    突然,下方传来一个声音。

    “晚上要干这么多活儿?”两人的下方,一个圆乎乎的小脸蛋正笑吟吟抬着,大大的眼睛眨巴着:“你们晚上要加夜班的话,我真的要给你当电灯泡了,你们别相信程沛哥哥的话,他说我不怎么亮,可是我会努力让我自己很亮很亮哒。”

    小人儿太矮了,站在他俩的中间,刚才一忽闪竟然把她给忘了。

    就知道在这儿胡掰扯,怎么就忘了,还有个小不点儿在下面呢。

    萧墨蕴直拍着自己热胀不堪的脸颊,蹲下身去,心虚的哄着柳柳:“柳柳,你白天上了学,太累了,所以你晚上要好好休息知道不?”

    “不累,我们一天都在玩儿呢。”

    “……”萧墨蕴。

    调皮的朝男人眨了眨眼说道:“你来搞定?”

    “哼!”男人轻蔑冷笑:“你不光武力值不够,你当妈也是没有经验的,看来我有必要让你尽快进入实践当中好积累经验……”

    “你……”

    “嘻嘻嘻,我同意。”下面的柳柳倒是知道帮谁说话。

    “哼!”萧墨蕴一个扭身,跑进了客厅。

    “柳柳,想不想蕴姐姐和叔叔一起给你讲着故事,让你进入梦乡?”男人现在越来越会哄娃了。

    “想,当然想了,可是,我更想做你们的电灯泡。”

    “……”咳了咳嗓子。

    “那个,你看你,现在疲倦了是不是?”

    “……”小人儿嘟着嘴,不愿意承认自己疲倦了。

    “好孩子都是要说实话的。”男人恩威并用。

    “是有点疲倦,一点点而已,不妨碍我给你们当电灯泡啊。”柳柳的语气带了些恳求。

    恳的男人都心软了。

    可,再心软,电灯泡也是当不得啊闺女!

    “你很想做一个很亮很亮的电灯泡对吧,但是,你疲倦了啊,你一疲倦,电灯泡肯定就不亮了。”

    “那怎么办?”

    “努力啊!”

    “怎么努力,程哥哥你告诉我?”

    “努力呢,就是你现在美美的睡一觉,睡醒了,不疲倦了精神饱满了,就可给给我和蕴姐姐做一个很亮很亮的电灯泡啦!”

    “嗯,好哒!”

    “那程哥哥,云姐姐,你们快点跟我讲故事吧,我要快点睡觉。”

    男人轻出一口气。

    忽悠完毕。

    沙发上的萧墨蕴不得不佩服。

    男人不仅闷骚。

    不仅武力值超强。

    哄娃也是自带神器哒。

    突然就地想象了一下,以后他左手一个萌娃,右手一个包子,肩上扛着一个调皮蛋,昂贵的西装前胸还印着大尿花的奶爸样子。

    嗯

    一定帅爆了。

    “你笑什么?”

    “笑你如果一次性带三四个娃纸是什么样?”

    “那也得你给我生出来才行。”男人一手牵着小女娃儿,然后催促她:“别磨蹭了!你得配合我先把大娃子哄睡,这样就能多腾出时间来多生娃!”

    “……”萧墨蕴,感情自己给自己挖坑设套呢?

    乖乖的起身,为柳柳洗漱之后,带她去了客卧。

    小妞儿今天是真高兴,一手牵着程湛,一手牵着萧墨蕴,左看看,右看看,真的舍不得睡啊。

    可,还是乖乖的躺在了床上,右边萧墨蕴搂着她,左边程湛拿了童话书,不紧不慢的为她催眠。

    故事讲到**时候,萧墨蕴还跟着绘声绘色推波助澜。

    小妮儿听的那叫一个惬意。

    包括萧墨蕴,都有点享受其中进而昏昏欲睡了。

    “可是,我舍不得睡着怎么办?”柳柳苦哈哈的强撑着半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就是不肯睡着

    “……”男人。

    良宵苦短。

    难不成还真折在自己的这个小拖油瓶手里不成?

    “赶明,把包子卖了!”男人改了个称呼,没说拖油瓶,因为柳柳最烦这三个字眼。

    “我同意!”萧墨蕴顺着男人的话说:“你觉得卖给谁合适呢?卖远一点吧,省的你在心烦了。”

    “不!卖给程沛!”

    “程沛?”

    “嗯,而且得跟他说好了,就允许在他家住一星期,然后给我腾出空档来好传授你功守搏击术,一星期之后,乖乖再给我送回来,不然,涨利息!”

    “噗,还有你这样卖孩子的。”

    “嗯,别吵,困死了。”小人精终于一歪头,睡着了。

    男人从床的这边一个猛然挺身,然后一跃越到萧墨蕴的那一端,不由分说,一个横拖,将萧墨蕴抱在了怀中。

    这一动作,太急,太快,犹如风卷狂沙。

    甚至没有给萧墨蕴羞涩的空隙。

    “你……”萧墨蕴正欲惊呼出生。

    男人噤声:“你想把你的情敌吵醒吗?”

    拖她致门边,男人突然由横拖公主抱的姿势换成了将她树起来,一只手臂掐住她腰肢,另只铮铮劲霸的手臂一个横向掏空,将她整个人由前到后,拖住了。

    他的大掌正好扶住她后腰身儿。

    她整个人惊的立即夹住。

    却依然重心不稳,惊呼又不敢出声间,她双手扶住了他的肩。

    心里的羞涩想都不敢想,男人为什么这样一个姿势拖住她。

    其实,她想多了。

    男人只想想腾出一只手来轻轻的关闭房门罢了。

    房门是关上了。

    他却没有换回姿势的意思。

    “喜欢吗?”他问道,声音低哑又带着一种无法抗拒的至惑力。

    “什……什么?”她不敢抬头。

    “骑马的感觉。”

    “不……喜,喜欢。”被他拖着,感受着他粗壮手臂的力道,她很想说不喜欢。

    可心里真的很受用。

    “你……你掐我腰干嘛?”突然的被男人从后面掐住腰肢,她忍不住又收紧了。生怕自己掉下去似的。

    “你又瘦了,看来,你的那个角色也不用再演下去了。”

    “不!我现在越来越爱上演戏了,创造一个角色,真的很有成就感。”萧墨蕴激烈的反驳道。

    她已经从扮演角色中品尝到了充实的快乐。

    还想再滔滔不绝下去,却被男人捏住了她的两片小唇瓣。

    “这个时候不适合谈工作。”语毕,男人的手松开,唇对上。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被他按在沙发里的,更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又被他从沙发上抱到床上去的。

    只觉得自己无助着,小心肝被他揪着扯着拉着揉着。

    被他指引着。

    直到,狠狠的把她甩在床上,喘了一口气,他开始解她的衣扣。

    她这才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怕。

    “不!”立即直起了身子,躲开了。

    “怕什么?”男人鹰隼一般的眼眸锁着她,她越怕,他越是想要钳住她,收服她。

    却又不着急,这个过程令他无以言喻。

    他知道她怕的,却偏偏故意问她。

    从未经历的事情,不怕才怪。

    “不……不怕什么。”她抓紧了自己的衣襟向床脚退着:“你,你别过来,我还没准备好呢。”

    男人轻扯了薄唇笑。

    像苍鹰捉小鸡。

    迈开闲适的步子,走近萧墨蕴。

    他身上带着一股子铮铮的男人味道,很是逼迫人。

    又很诱惑,她的心智其实早已软化。

    “你别过来……”她感觉心尖子都卡在喉咙里了,不经意的咽了一下口水,他却长臂一伸,假装捕住她却差一点点。

    她哪里知道这是他调弄她的路数。

    只尖叫一声:“啊!”

    然后从他的指尖逃窜。

    却不敢松一口气,便拿了枕头朝他砸过去。

    又砸了一个,还有小抱枕,还有她睡觉都要搂着的抱抱熊,都被她用作武器扔他了。

    片刻

    床上便只剩下被子了,而地上狼藉一片。

    男人站在床的那一边地上,小妮子站在床的这一边床沿上。

    对峙着。

    她不敢下床,怕到了地上他将她堵住。

    男人也不急,坏坏的笑了一下,突然一个床上俯卧撑姿势,他的手臂向前一勾,指尖便扫触到了她的脚踝。

    “啊。”的一声。

    她想都没想,便又向后退了一步。

    俨然忘了身后已经悬空。

    紧接着她更惊悚的:“啊……”

    却是,他的身手比她的娇叫更快速。

    他刚才的那一招抓她脚踝本就是虚晃,其实真正的目的是借助住手臂撑床一霎那,他整个身子便从床的这一边空翻到床的那一边,正好将要栽下床的小女人给扣在怀中了。

    女孩终于知道,自己上当了。

    一颗心紧张的快要哭出来了,一双小手拼命的打着他。

    “放开我!”

    “放开我!”

    她挣扎的厉害,他箍的更紧。

    “你说过,你不强迫我,你说话不算话。”终于哭出来了。

    “哼。”男人勾唇闷哼。然后勾挑的笑了一下。俯唇,吻去了她惊魂未定的泪珠儿。

    这才捧着她的小脸,看着她扑闪的睫毛,淡淡的道:“我不是强迫你,而是在教你攻守搏击术。”

    “怎么攻守?”

    “我攻,你守,然后搏击。”

    “我……”被他钳着,她动弹不得。

    深思紧张间,他已将她甩到了床上。

    “呜……”她突然蜷缩了身子:“我疼。”

    “还没弄你呢,不疼!”

    “真的很疼,呜呜呜。”她反转了身子,疼得将自己缩成了一团。

    而他却愣了。

    刚刚,他躺过的地方,盛开了一朵艳红玫瑰。

    “你怎么了,她立即将她扶正,我还没怎么你呢,怎么就流血了?”他的语气急切,关心。

    “我……”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早上的时候小腹就不舒服了,我也没在意,今天一天太多意外,而晚上,秋姨做的饭太好吃,又有那么多朋友,我就喝了凉的啤酒……”断断续续,她说完了。

    “说重点!”他斥她。

    “我例假突然来了,又吃了冷的,现在疼……”含羞带怯,她说出了女人每个月的必经之事。

    “疼得厉害?”

    “嗯。”她因疼痛,鼻尖子上都是细密汗珠儿。

    他重叹一声,起身去了厨房。

    “你……”

    “砰!”厨房门被他关上。

    约莫五分钟,她依然疼得躺床上不动。而他却端了一碗热烫的红糖姜茶进来。

    “用品在哪里?”

    “什么?”

    “卫生用品!”

    “床头柜里。”

    拉开床头柜拿了卫生用品,又在衣橱里找出干净睡衣裤放在床头:“忍着疼去换了,回来喝红糖姜茶正好。”

    看她不动,又拎起那些东西,然后一个弯身将她抱起,大步来到洗手间,放下她:“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我……我自己来。”女孩羞的简直无地自容。

    悉悉索索间,在洗手间内将自己清理干净,再出来,男人已经给他换好了干净的床单。

    真不知道他身怎么找到的这些换洗之物,也真是难为他了。

    捂着肚子,不敢看他。

    他却红糖水端至她的唇边:“喝了!”

    阴鸷的语气,命令式的。

    “人家疼嘛,你为什么不能语气好一点,呜呜呜……”来了月事的女孩,十个有九个情绪不稳定,动不动就爱哭。

    萧墨蕴也是这样。

    男人没好气:“趁热喝!”

    “呃!”女孩打了个可怕的激灵,端起碗,一咕咚将红糖水全喝完了。

    “喝,喝完了。”女孩怯怯的说道。

    男人结果碗放一边,一伸手扯住她的衣襟梦一拽,拽到他的近前来。

    “你干嘛,我……现在不能被你传授功守搏击术……了。啊!”她的衣襟被他大手扯开。

    她都没看见,一方白色的竹炭暖宝宝已经贴到了小腹上。他大手在上面摩挲了约摸一分钟。

    一股暖烫的热流。

    很是惬意。

    “我……我现在舒服了,你能不能不要拉着一张我欠你二百块钱的脸?”女孩扯扯他的衣襟。

    “你给我乖乖躺被窝里睡觉去!”

    “那……你,你怎么办?”

    “我洗冷水澡去!”

    “哦……”

    “什……什么?冷水澡?现在是十一月份,你确定你……洗冷水澡?”

    “你!睡觉!”男人咬牙切齿!

    “不就是欠你二百块钱嘛,我发了工资还你还不成嘛,呜呜呜,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女孩被男人凶的语无伦次,心肝拧巴。

    “睡不睡!”男人抬巴掌就想揍人。

    “马上睡。”女孩一咕噜钻进被窝里,然后手扒着被子,露俩眼珠子看着一直一脸阴鸷的男人。

    真搞不懂个阎王!

    做的事暖人心的热乎事儿,怎么表情就这么让人呸呸呸!

    谁欠你钱啦!

    碎觉!

    萧墨蕴真心想睡,刚才疼的,现在喝了红糖水,又暖宝宝贴着,她疲累了。

    不多会儿进入了梦乡,至于男人什么时候洗好的,洗了多久。

    她压根儿不知道。

    其实男人足足洗了两个小时。

    没办法!

    否则得烧死。

    两个小时,烈火渐渐平息,幸而得益与他这么多年以来强身健体,身体素质不是一般的好,否则,大冬天里,两个小时的冷水浴。

    真得把他洗瘫吧。

    从洗手间里出来,只感觉浑身精神抖擞,甩着身上的水珠,擦着头上的湿发,他先是来到柳柳的房间,看到孩子睡得很香很甜,便在她额前吻了一下,然后熄灭床头灯。

    再来到女孩的房间,眼前的景象令他哭笑不得。许是他给她贴的暖宝贴太暖,呼呼大睡的她竟然蹬开被子,四仰八叉的睡得很没有女孩相。

    喟叹一声。

    男人轻手轻脚的来到女孩面前,掀起她的睡衣,将贴在裤子外面的那方暖宝贴拿掉,然后又被子给她掖好,才关了她的灯。

    今夜,他注定在沙发上凑合一夜。

    却也睡的幸福无比。

    天刚蒙蒙亮,他被手机的铃声吵醒了。

    男人点开一看,是父亲打来的。

    立即接通:“爸爸。”

    一边说话,一边朝室外走去,怕影响里间两个睡觉的女孩。

    “你秋姨昨儿回来都跟我说了。”那一端,程辅庭的语气很凝重:“丫头现在还在你身边吗?你穿好衣服,马上出来,我再和你电话里详谈。”

    “爸,有事您说,我现在就在室外了。”程湛能感觉到老爷子语气里的凝重。

    “既然,那丫头已经被你……嗯,就必须得把婚礼提上日程。不能委屈了那丫头。”老头子的话语斩钉截铁。

    “爸,怎么一大早的跟我说这个?”

    “嗯,这事是头等大事,不能让那丫头觉得我们慢待了她,她是她,她父亲是她父亲,这两天发生的这些事儿,我想过了,丫头实在可怜,被那老鹰枭追杀也就算了,那老鹰枭性格一贯暴戾,可来到云江了吧,却又被冷锋接二连三的找上门,这个冷锋!阿湛你打的好!我支持你!昨天你秋姨都跟我说了!”老头儿心头的感慨太多。

    这几日里在冷宅处理这件事,让他所听所见之后得出了结论,顾馨茹实在是太了不起,她能孤身一人为了那老家伙的撤退而留在云江。

    而且,是老东西误会她的情况下。

    又是冷御军不知道她这样做的情况下,她一个人承载了这些的事物。

    足见,顾馨茹多能堪当大任。

    这样一个女子,选择留在了冷御军的身边,却又从来没藏过任何私心,而就真的死心塌地和他生活一辈子,照顾着他的孩子。

    又足见,顾馨茹是一个多么坦荡胸怀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爱上的男人,那个老鹰枭,一定不会错!

    是否,所有人都误会了那个老东西?

    因为老东西自打年轻都一身傲骨,是对或错,从不解释。

    程辅庭想了一整夜,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而活生生摆在他面前的孩子。

    是他唯一能够弥补一点什么的。

    为了那老鹰枭,为了顾馨茹,更是为了顾馨茹能和冷御军能和冷锋以后还是一家人。

    程辅庭都想将婚礼尽快举办。

    “爸,您又扯哪儿去了?你说重点行么?”电话这一端,程湛催促着。

    “赶紧回来,商量婚礼!”程辅庭霸气八个字。

    “我还没跟她求婚呢,再说了,茹姨那边,要先解决了,婚礼,都要有她的亲人为她祝福才行。”

    “你茹姨,你冷叔,包括冷锋,肯定都没问题。主要是小丫头,这个你想办法。”

    “我尽力。”

    “好的吧,马上回来,我们商讨具体事宜。”

    “知道了。”

    收了线,他转身回去,来到房门处,却听到了里面有动静,推开门一看,小妮子已经起床并换好衣服了。

    “早。”女孩有些不好意思:“我找你,你去哪里了?你在哪儿挤吧一夜?还有,你昨天怎么洗了那么久,我都睡着了,谢谢你把我的暖宝贴拿掉,不然睡着了贴暖宝贴有危险……”

    “起那么早?”他的脸虽然并没有昨夜那么冷鸷,却也依然惜字如金。

    “呃……我。”为什么起那么早,她没说。

    抿唇笑了一下,然后找了个理由:“剧组今天有我的戏,要背台词,多看剧本嘛。”

    “那个角色以后不要演了!”男人突然来了一句。

    “不!你没权利干涉我。”女孩坚决拒绝。

    “那个角色太丑了,不适合你。”

    “……”萧墨蕴。

    这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吗?一开始可是他一副公事公办,即便是老婆也不能在他这里开后门的样子,现在倒好,说什么这个角色太丑,不适合她。

    早干嘛呢!

    “丑?你该不是觉得,我演的那个角色丑,你就不想要我了吧?你想休了我?哎,我说你懂法吗?我和你可是军婚!军婚你晓得吧!你有休了我的权利吗?”她学着他的语气,将他曾经说过的话,再说给他听。

    男人想笑。

    却面上一本肃冷:“你想要什么样的求婚场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