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73:翻天覆地的地位变化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什……什么?”她听的一清二楚,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反问了一句,小嘴高兴的合都合不拢。

    然鹅

    却又矜傲轻叱的态度:“我现在剧组混的风生水起,我虽然演的是个反面角色,可导演和郁上校都夸我演的好……我充实着呢,无所谓你求不求婚。”

    “你的角色比我求婚重要?”

    “嗯!”翘着高傲的下巴。

    “知道了。”男人起身走了。

    “干嘛去?”

    “柳柳,该起床了。”男人并不答她,而是对着客卧敲门。

    “都要向我求婚了,还对我拉着一张脸?至于嘛!”女孩在他身后嘟着嘴小声咕哝着。

    却也自顾自回了卧房收拾自己的东西。

    今儿,她要早一点去剧组。

    确切的说,要去剧组外的那间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咖啡厅。

    收拾了包包,台词本,手机之类的杂耍又换了衣服再出来,柳柳也醒了。

    “早安,蕴姐姐。”柳柳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我大概太累了,昨天都一觉睡到大天亮,本来说好给你和程哥哥做电灯泡的,也没做成。”

    很愧疚的小模样。

    弄得萧墨蕴又暖心,又脸红

    她蹲下身,一把搂住柳柳:“小美人儿,你要给你程哥哥和蕴姐姐做电灯泡这事儿,是我们三个人的秘密,可不能让幼儿园里小朋友知道哦。”

    “放心吧!我很能守得住秘密哒。”小姑娘一觉睡饱,精神很抖擞。

    “那,快点洗漱一下,让程哥哥送你去幼儿园,姐姐也要上班去了。”

    “嗯。”

    一旁的程湛看出来萧墨蕴有点急匆匆的样子,问她:“你有事?”

    “什么?”

    “你有什么心事?”

    “我哪里有心事?”

    “否则你怎么会起这么早?”男人轻扯了一下唇角,她在他的栖庐公馆住了好几个夜,每天早上起的比猪还晚。

    而今天,她正例假中,本身就容易疲倦,昨天又身心俱累的,她依然能起这么早,肯定有事儿。

    “真的没有。”她笑笑。

    男人没再问她,他一向不干涉她太多。

    “哎,你昨天的哄娃的功力真不是一般奶爸能赶得上的。”看他不语,她转了一下话题。

    “怎么个意思?”男人的面上,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就没笑过。

    “笑一下能死吗!糗着一张脸,还真以为我欠你二百五呢!”她龇牙咧嘴的呵斥他一顿,然后才说道:“你自己伺候你闺女……不!伺候你小女朋友洗漱吧,顺便把我的外门给我锁好,我先走了。”

    语毕

    她小兔子一般窜到门外:“拜拜……”

    “蕴姐姐……”柳柳还没反应过来。

    怎么了这是?蕴姐姐这就走了?

    砰!

    门已经被关上。

    室内,男人蹙眉了一下?

    她为什么这么着急?

    无非跟冷夫人有关。

    昨天那么大的事情发生,对她不可能一点冲击都没有。

    拿起手机,拨打给了赫连捷:“阿捷,你帮我办一件事。”

    另一边

    从小公寓里赶出来的萧墨蕴,急匆匆的跨上她的小踏板摩托,飞驰电闪般的向剧组方向赶去。

    剧组八点开工。

    她必须赶在八点之前,将事情弄清楚。

    五分钟后,影视城咖啡厅外,她将踏板停好,风一般的进入咖啡厅内。

    “小姐您几位?”

    “给我一个包间。”

    “啊?呃,大包间还是小包间?”

    “wifi共享信号好的,隔音效果好的包间。”

    两轮的答非所问,服务生也听明白客人要求的房间条件了。

    瞬间指引她:“小姐,请跟我来。”

    一间较为隐蔽的包间内,萧墨蕴胡乱点了一杯咖啡,便匆匆的拿出自己的手机,链接了wifi。

    然后,拨通。

    昨天下午她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小姨通话了,只是,自从冷锋走了之后,程沛和程洢马上到了,后来廖碧云又来了,再后来程湛来了,再后来秋姨也来了。

    所有人都在关心她的状况。

    晚饭又玩的很嗨。

    男人又留宿了。

    致使她很想跟小姨通视频,却也一直都没机会。家里或许比这间咖啡厅隔音效果,信号灯各个方面都好。

    可

    男人和柳柳都在家,只要她在家里,他们或许还能多磨蹭一会儿,说不定男人要送她来剧组门口。

    她很乐意。

    问题是要问小姨的问题她实在不想再等了。

    视频那一端,等了一会儿小姨才接通,还打着哈欠呢:“蕴蕴,什么事这么急?”

    一秒钟之前还精神恍惚没睡醒状态的小姨,一分钟之后便骤然醒转,小小的一方视频内,尽是小姨那张担心极了的脸色。

    “蕴蕴,你在云江遇到了什么事?”不等萧墨蕴回答,顾馨竹又问了一句。

    “顾馨茹是你的谁?”萧墨蕴开门见山就问。

    “……”顾馨竹。

    萧墨蕴只在视频内看到小姨那双眼眸一直都深深的看着她。

    良久,小姨流泪了。

    大颗大颗的泪珠哗啦啦的向下掉。

    “我两岁你外公就去世了,你姥姥为了养活我和你妈妈,每天起早贪黑做五六份工作,从我记事起,我身边没有妈妈,更没有爸爸,只有姐姐,姐姐只比我大六岁,可在我面前她既当的了妈也当的了爸,姐姐上学的时候背上始终都背着我,下了课别人都丢沙包踢毽子,她只能哄我玩儿……”

    视频的这一端,萧墨蕴看着泪流哗啦的顾馨竹小姨,无言质问。

    她一直以为小姨是爸爸给自己请的保姆,只是,这个保姆对自己太好了,从小到大教会了自己很多东西,相当于自己的母亲。

    却小姨从未跟她说过,她和自己的母亲,竟然是亲姐妹。

    怪不得小姨一直都强调:“你叫我小姨吧,这是我最爱听的称呼。”

    “蕴蕴。”视频那一端,顾馨竹纸巾擦了眼泪,喊着她的名字:“不要怪你妈好吗?你妈妈有你妈妈的不得已,你妈妈是这个世上最伟大的妈妈。等你以后有了自己爱的人有了孩子,你就能理解你的妈妈了。”

    “难道她想杀了我也是一种伟大?是这样吗小姨?”萧墨蕴也哭了。

    “怎么可能?”顾馨竹蹙眉流泪:“你妈妈怎么可能会杀你?她要是对你都起杀心,我当初就不会再把你送到云江去了。蕴蕴,你告诉小姨,你在云江发生了什么?你妈妈来找你了?她要杀你?”

    顾馨竹当然不相信。

    所以她拼命的对着视频说道:“蕴蕴,你告诉小姨实话,你要原原本本告诉小姨,你知道的,小姨是这个世上最疼爱你的人,对不对,你要告诉小姨实话。”

    “她要和我相认,可她是冷御军的老婆,冷御军虽然不像程家那般跟我们萧家有仇,可您说过,冷御军当年也参与缴捕爸爸了,而顾馨茹竟然嫁给了冷御军,还有她那个此生最疼爱的儿子,恨不能要把我弄死!小姨你说我该相信谁?相信顾馨茹真的是要认我?还是相信她和她儿子在唱双簧?”

    纵是萧墨蕴语气很平静,顾馨竹依然能从萧墨蕴的语气和表情里看得出萧墨蕴多伤心。

    甚至于

    比她的父亲追杀她更令她心痛。

    “当年你妈妈如果不真心真意对待冷御军好,不真心真意照顾那个小少年,根本就无法保证你能活着。”顾馨竹说的泣不成声。

    她是了解姐姐的性子。

    姐姐从不伤及无辜,以至于虽然明知道冷锋是冷御军的孩子却依然很疼爱。

    因为终究孩子没错。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萧墨蕴以前对当年的事情不感兴趣,反正爸爸在加国有他自己的雇佣兵,有他自己很强悍的王国。

    而今

    她的老公是程湛,她的妈妈是顾馨茹,她比谁都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让小姨三言两语怎么告诉你呢?你爸你妈他们都不解释的事情,只能说明浑身长满了嘴说不清。小姨只能告诉你,你妈妈这一生最疼的人是你,小姨以性命向你保证,孩子。”

    “小姨……”萧墨蕴陷入了一种极度的纠结中。

    有痛楚,有悲凉,有低傲。

    “小姨,我要赶工了,我一定会在云江混的出人头地的,有朝一日把小姨接过来给我看孩子。我给小姨养老。”说一千道一万,最让她有温馨感,有家庭感,有安全感,又是最熟悉的,还是顾馨竹小姨。

    而不是顾馨茹。

    那种风起云涌,风卷狂沙式的上一辈的恩怨往事,萧墨蕴不想知道。

    更不想参与。

    她只想过一种平静的,有家庭有孩子,简简单单,就如昨天晚上那种感觉。

    然后有着自己的一份事业。

    人生足够。

    合上手机,她从包间内出来。

    包间是按间来收费的,哪怕你只用了十分钟,可也得付钱,纵然早上打了折扣,也需要一百九十二块钱。

    加上五十八一杯的咖啡。

    不偏不倚,正好是二百五。

    一直以来,她对钱都没有概念。

    从小到大,她似乎都没有花过钱,哪怕是小时候出门买个东西,她也都是拿了就走,身后自然会有人帮他付钱。

    一个月以前在赫连家挣的那点钱,早就被她又是衣服又是胸罩,又是零食的早就败光了。

    一时间,看着前台,她愣了。

    掏出手机给程湛打了个电话:“你,你给我二百五十块钱。”

    “噗……”军务处,男人正在每日开着例行早会。

    这欠揍的小妮子!

    一早上刚呵斥过他,说不欠他二百五。

    这才不到一个小时,她就张口要二百五十块钱?

    纵然他一向凛寒惯了的,昨天晚上又被她折磨的冷水浴了两小时,可此时此刻,听到她这么一句,他也忍不住闷笑了。

    开会的几个中上层干部都愣了。

    少将在笑?

    这怎么可能?

    “我正在开会,别给我调皮捣蛋,否则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压根不管正一脸疑问却又不敢问的几个部下们。

    男人就这样大模大样的撒了一小丢丢狗粮给他们赛了塞牙缝子。

    然后“啪!”挂了电话。

    那边的萧墨蕴欲哭无泪哇。

    呜呜呜!

    我要钱!

    萧墨蕴这边嗷嗷嗷着。

    程湛那边也散了早会。

    男人大步流星外出,他今天事情很多,要回去和父亲以及秋姨商量求婚和订婚事宜,还还从中调和冷夫人和萧墨蕴。

    如此,一分钟他也不能耽搁。

    跟在少将身后的傅远本就比少将个子矮腿短,少将快步走,他小跑都跟不上。

    却还被身后几只手爪子给抓住。

    “少将今天这是怎么了?”

    “感觉不对劲,他竟然笑了。”

    “还笑的,有点骚。”

    “少将很不淡定。”

    “你小声点……”

    “傅副官,给我们透露点小道消息呗,什么事情让咱们一向以阎王爷著称的少将变得突然间骨头轻兮兮的不淡定起来?”

    “那是因为少将遇到了一个令他不淡定人。”

    “人?”

    “什么人,这么具有威慑力?难不成帝国又出现了一个比少将还有赫赫威名的少年军官不成?”

    “如果是那样,少将的脸上会有笑容吗?你个傻叉!”

    “那,傅副官都说了,是个人嘛。傅副官,你快别卖关子了,给我说说,少将遇到了什么样神通广大的,人?”

    “女人。”

    “女人?”

    “……”

    “……”

    几个人定格一般的傻了。

    就这么着,叱咤军界,统领万千军马的帝国最年轻的少将,被一个女人给统领了?

    “好想膜拜一下啊。”其中一个回神最早的人,一脸期待+好奇的问道。

    “就快了。”傅远承诺的表情。

    “傅远!”走出去很远的程湛回头看了傅远一眼。

    “到!”傅远来不及放出太多信息量,便狂奔而去,来到少将面前,行了个标准军礼:“少将!”

    “去贺碧儿的影视公司找一个人。”

    “嗯?”傅远不明白了。

    “找把小妮子带到云江来的那个所谓的贺碧儿的经纪人。”这是程湛在赫连捷那里得到的消息。

    “明白了,马上去!”傅远转身就走。

    “等等!”程湛又叫住他。

    “少将,您还有什么吩咐?”

    “这几天不用随时在我身边候命了,多去剧组,看着点。”

    “明白!”

    傅远接了命令,便驱车走人。

    程湛以最快速度处理完军务之后,也赶回成家商量婚礼事宜。

    剧组内。

    萧墨蕴后来打电话给温一斐前来为她付了钱之后,才又来的剧组。

    “蕴蕴,你现在在剧组是传奇热搜人物,一会儿你是冷夫人的女儿,一会又是程少将最要罩住的女孩,你……身上怎么连二百五都没有?”温一斐和她一起并肩朝剧组内走着。

    “噗,二百五多难听呀,所以我不要有二百五啦。”萧墨蕴笑看着温一斐,知道他是担心她。

    “蕴蕴,你还来剧组干嘛啦。”

    “为什么不来?”

    “那个冷锋……”

    “才不怕他!”萧墨蕴想到的冷锋被自己男人打的灰头土脸的样子,心中好笑。

    即便没有程湛打冷锋,她也不怕冷锋。

    她心中纠结的是冷夫人顾馨茹。

    一想起这个事,她就不想想!

    不想!

    是目前最好的处理方法。

    两人说着话进了剧组。

    “萧小姐,早上好。”某平时不正眼看她的工作人员。

    “萧小姐,没您的戏份,您也来啊?”比余导还趾高气扬的副导演。

    “萧……萧墨蕴,你……你来了?”冷士奎结结巴巴的声音。看到萧墨蕴,他一脸的求生之卑微姿态:“那天晚上……我,我向您赔罪了。”

    “那天晚上?”萧墨蕴早都忘了。

    “就是那个,您拿了黑丝袜把我傍上,差……差点把我宫杀的那个晚上。”

    “再提我真宫了你!”被提到恶心事儿,萧墨蕴想作呕。

    她不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冷士奎纵然睡了不少女人,可他不是一个大奸大恶的恶徒,他之所以能够睡遍诸多女明星,那是因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既然那一夜并没有发生什么,反而是她萧墨蕴占了上风,萧墨蕴便再不想提及。

    岂不知,冷士奎是为了保命屈膝卑微向萧墨蕴赔不是,却不曾想到会隔墙有耳。

    “不……不提了,您,不会,不会……”冷士奎已经怕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的命不值钱!所以我看不在眼里,再说了,我还得在你的剧组工作呢,所以你放心吧。”

    “那,小冷,小冷就放心了。”

    萧墨蕴嗤笑!

    最看不起这样的人。

    “墨蕴。”身后,又是一道声音:“你好些了吗?昨天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是程皓珊主动过来搭讪了。

    “哟喂,昨天被我踢了一脚,倒是踢出感情来了,你一大早的就主动跟我攀交?”萧墨蕴笑嘻嘻的看着程皓珊。

    “墨蕴,我们可能有很多误会,没关系呀,冤家宜解不宜结嘛,你是个聪明人,程家再怎么说在云江乃至整个帝国都是属于深宅大院,在那样的大院里生活,你不觉得,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强吗?”

    “有道理。”萧墨蕴笑的很开解。

    “所以,我们以后是朋友,可以吗?”程皓珊的语气很真诚。

    “没问题。”

    “萧……萧,萧大小姐,我……我是赫连蓝汐。”大概赫连蓝汐是最尴尬的一个:“我……我已经决定了,以后明面上我们是一个剧组的演员,暗地里,我给你当……当助理。”

    “真心话?”

    “当然是真心话。以后,我就是你助理。”赫连蓝汐说的虔诚极了。

    “呜吼吼吼……”萧墨蕴真心忍不住笑,笑的捂着肚子。

    真不是幸灾乐祸。

    而是觉得,这些人是现实还是变态?

    就比如赫连蓝汐,堂堂赫连家的大小姐,平时都颐指气使惯了的,突然间的,就跟在她萧墨蕴面前,哈巴狗儿似的。

    可不变态吗!

    还不如以前,至少以前是每个人都是自然态。

    哼!

    都是因为那个男人!

    那个哄娃神器!

    闷骚男!

    二百五!

    要不是他昨天在剧组里这么高调的来一场,今天怎么可能会这样。

    “真的很不好玩!”她有点压抑。

    “怎么?”筱琳玥对她若即若离,不似其他人那般的巴结,她只淡淡有礼貌的问萧墨蕴。

    不示好,也不示弱。

    很能沉得住气。

    “我就是觉得我家那个那男人不好玩儿。”萧墨蕴脱口而出道。

    “程少将?”筱琳玥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怎么用好玩和不好玩来形容呢?程少将在整个云江军区都是出了名的冷面阎王。”

    “冷面阎王吗?”萧墨蕴突然嗤之以鼻,很想恶损男人一番。

    谁让他不给她二百五呢。

    “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孩奴+闷骚男+二百五!”这一番狂言说出口,令筱琳玥更为礼貌的看着她:“萧小姐,您本事真大。”

    “戏演得好才算本事,我现在就想把戏演好。”

    “那倒是。”两人再无话可说。

    接下来的两天里,她在剧组待的跟神仙似得,只不过,只有她自己知道有多不是个滋味儿。

    所有人都供着她。

    倒是郁鸿放以及温一斐还和以前没什么变化。

    萧墨蕴当然很清楚的知道,供着她的人是因为觉得程湛在给她撑腰,若是程湛不给她撑腰,或者再发生点类似于冷夫人,冷锋前来威胁她的事儿。

    那些人指不定要怎样要把她往死里踩呢。

    所以,心里有数着呢。

    只表面不动声色罢了。

    这两天程湛没再来她的公寓,不过却也时不时的给她来一个电话,问她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你小姨怎么把你送到云江来的?”

    “你小姨通过什么方法把你送来的?”

    “你小姨在云江还认识什么人吗?”

    “你怎么突然对我小姨这么感兴趣呢?”问急了,她冲他。

    “我们的婚礼,你难道不希望你小姨来参加?”

    这倒是把萧墨蕴给问住了。

    婚礼!

    她还从来没想过。

    希望小姨来参加?那当然!

    合上电话,她久思不语。

    “蕴蕴,你对军队里的生活是不是十分熟悉?”郁鸿放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后,莫名其妙的问她。

    “不瞒您说郁上校,我从小在军中长大,对于军中的一切,我都很熟悉,怎么您突然问我这个干吗?”

    “没事。”郁鸿放笑笑。

    “萧小姐。”剧组门外,傅远进来了。

    “傅远,你怎么来了?”

    “……”傅远很想说,这几天里,我一直都暗中在您附近,只不过您不知道而已。

    “少将让我来接您。”傅远毕恭毕敬的回答。

    “去哪里?”

    “军区内。”

    ------题外话------

    推荐基友文(璀璨星途:千亿男神宠入怀),pk中,求各种。

    作者:玖月心久

    简介:神秘的千亿财阀继承人!

    耀眼的国民当红大巨星!

    竟是同一个人!

    上亿粉丝沸腾了!

    求嫁!

    求宠!

    求垂顾!

    俞大经纪人一声冷笑,“晚了!此妖孽早就归我了!”

    “某妖”邪魅的逼近,强势的将她床咚,“嘿嘿,想收我?再来几招……我试试!”

    **

    坊间传闻……他高拽狂傲,禁欲冷漠!

    直到遇到她……日子却过得“酸爽”无比!

    宠!宠!宠!把她宠到爆!

    没重生,不穿越……女主的人生照样开挂!

    虐渣,虐婊,顺便“啪”倒个帅男神,爽!爽!爽翻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