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75:她是他的终身制领导人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季乘浪。

    好像面前这位少将大人的确没说过要定罪他的话,都是他一个人在这儿自己给自己定罪。

    “可是,我的确偷渡了萧墨蕴,而且萧墨蕴也的确是……”

    “偷渡虽然犯法,不过你可以将功抵过,至于萧远清,他虽然是叛逃者,可他女儿无辜!”

    “……”这真是个令季乘浪意外到光顾的抹汗,忘记了自己生死的重大意外。

    他很惊喜:“程少将,谢谢您,都说您是阎王,可我今天才发现,您……您和萧老上将是一样的人,表面纵然冷漠,内心却很公正。”

    程湛并不因为他的夸奖而喜悦,依然冷冰冰的一张脸:“一会给你见个人。”

    “啊?”季乘浪。

    “应该快到了。”

    开车带着萧墨蕴在军营中粗略转了一圈后的傅远已经来到办公大楼外。自车开入军区内,他便没再打扰萧墨蕴的思绪,却始终都有观察她的表情。

    军绿色的办公大楼前,他将车停稳。

    “夫人,我们到了。”他车窗摇开。

    “呃。”萧墨蕴回过神来。

    “呀,傅副将,怎么车里坐了个美女?这真是头一次啊。”车外,正好从办公大楼内走出几名文职女军官。

    个个英姿飒爽,一脸优越的傲气。

    女军官们看萧墨蕴的眼神都带着一种审视的眼神,其中一个开口问道:“你女朋友?我说傅副官,你这副官当的真是服从第一啊,竟然谈个女朋友都要带回来给程少将审一审?”

    “你们好。”萧墨蕴不失礼貌。

    “呃……”没人接腔萧墨蕴。

    主要,军队里的女人们都矜傲惯了的,能在军队里混到女军官这样的军职,家庭背景一般都是不容小觑的,所以这些年轻的女军官们,个个都傲娇着呢。

    一般人哪看得上。

    再加上萧墨蕴正好正双手扶着车窗,眼色贪婪的看着军区的一切一切。

    更是让他们觉得萧墨蕴是没见过世面的小门小户。

    傅远的女朋友,又不是少将的。

    漂亮而已,家世肯定是没有的喽。

    “这是……”傅远正要介绍萧墨蕴,却被萧墨蕴叫住:“傅远。”

    “嗯?”

    萧墨蕴朝他摇摇头。

    她不想做狐假虎威之事,反正军区又不常来。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傅远还是郑重的解释了一下,便拉开车门,恭敬的让萧墨蕴下车了。

    看的女军官们一愣一愣的。

    眼看着傅远带着萧墨蕴进入大楼内,几个女军官才回过神来:“的确很漂亮,也有一股子傲气。就是,傅副官条件也是很不错的好吧,怎么现在男女比例失调的这么厉害?你看傅副官对待那姑娘,像伺候慈禧老佛爷似的。至于嘛!”

    傅远和萧墨蕴自是没有听到的,即便是听到又能怎地?

    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张嘴。

    嘴多的地方,就是是非之地,而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置一问。

    威肃的办公大厅寂静的能听到两人的脚步声,随着脚步渐渐走近,程湛低沉的对季乘浪说道:“情况我都了解的差不多了,今天我的谈话你不要透露给别人,因为这关乎到萧远清本人。”

    “少将您放心吧,我明白。”

    “她来了。”

    “谁?”

    “以后要给你带的人。”

    “砰砰砰!”室外敲门声。

    “进!”

    门推开。

    “你这办公地点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气派,可是,别想唬住姐,这样的场面姐见多了,从小到大,耳濡目染……你,你怎么在这里?”萧墨蕴前半段是对程湛咋呼的,后半段是看着季乘浪问的话。

    “萧……萧小姐。”季乘浪懵了。

    那个要他带的人,原来是萧小姐?

    “你不是那个……贺碧儿的经纪人吗?你……就是你跟我小姨做的交易对吧,你……你怎么来这里?你该不会来这里告我状的吧?”萧墨蕴惊的语无伦次。

    贺碧儿恨自己,她一直都是知道的,没想到已经大势已去了的贺碧儿竟然还能撺掇动她的经纪人?

    “你,你既然已经收了我小姨的钱,你就不能把我在遣送回去!”萧墨蕴恨不能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

    准备战斗!

    “小姐……”没想到,季乘浪竟然是激动的语气:“不是这样的,我,我现在要恭喜你在云江有了新身份证,你现在安全了,还有啊,真没想到你在剧组内演戏竟然演的这么好?”

    “嗯?”萧墨蕴没听懂。

    “季先生你先回去吧。”没等萧墨蕴提出疑问,程湛逐客了。

    “是,少将!谢谢少将,谢谢您!”

    “傅远送人。”

    “是!”

    “哎……”萧墨蕴有很多话要问的好不好。

    办公室的门开了,关了。

    室内只剩下她和他了。

    “你什么意思?调查我老底儿呢你!”女孩上去一把薅住男人枣红色的领带。

    一边薅一边打量他。

    男人穿军装真是帅到没天理,再加上坐在这间威凛冷肃的办公室内,更加显得他有一种天生的王者气息。

    统领万千军吗?

    “说!你归谁统领!”见男人不说话,女孩又薅紧了他领带几分。

    她想扯的他动摇几下,以示自己的威凛,却怎么晃悠他都不动弹。

    火冒三丈啊真是!

    “快点回答我!你归谁统领!”

    “抽个时间,去见你公公婆婆。”男人终于开口了,却答非所问。

    “嗯?”

    “这事是早就定了的,只不最近太忙了,我也没顾得上跟你说。”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拇指和十指在她手腕上轻轻一扣。

    她便“嗷嗷嗷……”叫:“疼。”

    随即松开。

    他却没有松她手腕的意思,而是借着力道将她一带,带入自己怀中:“小女人,敢把老公叫成二百五呢?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都三天以前的事了你怎么还记得呢?难道你今天把我叫到这儿来,把贺碧儿的那个经纪人叫过来,就是因为我三天前叫你二百五,你气不过,所以要遣人将我再送回加国?我……我不管,你前几天还说要向我求婚呢,你……你什么时候向我求婚啊!”

    “傅远开车带你一路走过来,你于军营有什么感触?”男人再次答非所问。

    “感触?”女孩的语气里带着极浓感慨:“突然有一种像回到家里的感觉,熟悉中带着很浓的亲切感……”

    “以后你会经常在这里。”

    “嗯?”

    “你愿意吗?”

    “不是我愿意不愿意,我不是军人,这里不是我想来就能来的。”萧墨蕴耸耸肩,不觉得自己的男人真的会为了自己在这里有家的感觉,就给自己开后门时常带来这里?

    “你不是军人,可你是军旅题材的演员。”男人意有所指的说道。

    “我那个巩秋花啊,她没在军营待多久就领盒饭了走人了,几个场景而已。”萧墨蕴耸耸肩。

    “等我换身衣服,带你出去。”男人突然起身转移了话题对她说道。

    “干嘛去?”

    “要带你去见你的公公婆婆,总不能让你穿的连个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吧?虽然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但也不能太丑的吓人吧?打扮打扮才是对人的尊重。”

    “什么呀。”萧墨蕴甜蜜的笑了:“想带我去逛商场就直接说,还怪拐弯抹角的。你真是个……”

    想说他闷骚。

    可一看他冷凛凛的样子,她又把话咽到肚子里去了。

    乖乖的等他换了衣服,跟他上了车,一语不发。

    心里却高兴的乱窜窜。

    来云江这么久了自己只逛了一次商场,原本以为一万块钱会很多,结果,买了一双鞋,一个包包,一身衣服,还都不是太好的,就差不多没了。

    连留着点给自己买零食的钱都没有了。

    而这次他带她去商场……

    那岂不是她看到喜欢的都可以拿回去了?

    根据萧墨蕴以往的概念,她真的就是看到什么东西,都是拿。

    没有付钱的概念。

    云江商厦内。

    就跟个脱缰的小野马似的,到处乱窜窜,无论走到哪里,看到自己喜欢的,疯狂扫货。

    妥妥一个暴发户家的小壕女!

    跟巩秋花真像!

    “导购员,麻烦你这款风衣给我包起来,还有,那款小皮装,黑色的小皮装,对,机车服的那个,也给我包起来,那款开摩托车穿最搭配。那双手工定制的鞋子也给我包起来。那鞋子跟皮装搭配起来真的很完美的搭配哎。”萧墨蕴笑逐颜开的看着导购员,心里美滋滋想象着自己穿着这款黑色皮装,穿着手工定制马丁靴然后骑着小踏板的样子。

    嗯,绝壁是英姿飒爽小太妹。

    很拉风的呢。

    “小姐,你知道我们每一款单品的售价吗?”

    “……不知道啊。”萧墨蕴从来没问过价格。

    “你看中的这款皮装和马丁靴,你觉得他们搭配起来很像机车服,可是小姐您错了,机车服一般都很廉价,而我们这里的都是高级定制时装,光是这款皮装就八万八,你说的那款鞋子也要一万八一双,这两款衣服加起来将近十万,请问你买的起吗?”专柜员的语气很生冷。

    “呃……”这是萧墨蕴从没考虑过的问题。

    她歪头向店外看看男人:“你进来。”

    “这款皮装和鞋子不适合你。”男人不容她反驳的语气。

    “可我喜欢呀,土豪又虚荣的机车妹,跟巩秋花很像哦。”

    “我不喜欢巩秋花!”

    “关你什么事,我喜欢巩秋花不就行了?”

    不远处

    两个女人分别朝他们看过来。

    “姑妈,你看什么呢?”一个年轻点的女人问年纪稍大的中年女人,一边问一边顺着中年女人的眼神看过去:“咿,那不是皓珊和皓轩他们三叔吗?”

    韩蝶雨的语言立即变得尖刻起来:“姑妈你快看,程少将身边的那个女人穿着一身廉价的衣服在专柜里面扫货呢。那女人是谁呀。”

    “一个骚贱蹄子!”韩雪晴恶狠狠的说道。

    ------题外话------

    二更奉上

    推荐友文《隐婚99分:一品傲妻》骨思玦。

    本文男女双洁,1对1,爆笑甜宠文。

    (小片段)

    宫凌泽,“阿棠,我觉得我们可以三年抱俩!”

    唐棠立马退离某人十米远,并无情的讽刺,“然而结婚半年,一次没中。”

    当夜,宫凌泽努力了很久,用行动证明了是他的问题还是机缘的问题。

    几天后,某人厚颜无耻,

    “阿棠,可能是姿势不对,我们再试试其他的。”

    唐棠摸了把酸痛的腰,滚,宫凌泽,你个王八蛋,老娘天天四五点睡,会折寿的!

    不生了不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