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79:甜蜜蜜(二更)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周围,如雷般掌声。

    男人将她横拖了抱起来,在众人羡慕下,长久吻了一记。

    时间静止了。

    许久,她身上出汗了,鼻孔也透气儿了,他才舍得松开她。

    看着她一脸幸福潮红,他柔柔的说:“带你去吃西餐,庆祝我的求婚成功?”

    “嗯。”

    “少将!”

    身后

    一声突兀的声音叫住程湛:“萧墨蕴实在丑陋粗俗,作风不端,她配不上您。”

    一向缜密的筱琳玥根本就没意识到,她的行为和语言是多么失态。

    “再丑都不妨碍我喜欢她。配不配得上我,我说了算。”男人柔和的面容瞬间变的无比阴鸷。

    “好!”人群中,有人高呼。

    “你横插一杠子算什么!”

    “女主角,心里有落差呗。”

    “我没有……”筱琳玥委屈的看着四周。

    “你就是嫉妒!”

    “你心肠歹毒!”

    “我真的没有,萧墨蕴她本来就作风不端,她同时跟我剧组的好几个男人,少将您刚才不都亲眼看到了么……”筱琳玥越来越失态。

    “筱琳玥!你过分了啊!”余启明断声呵住筱琳玥。

    “这……”

    冷士奎都觉得尴尬无比。这个筱琳玥,平时很懂得分寸,是剧组里最不让操心的,今天竟然也能做出这等事情。

    正如人家程湛所说,再丑都不妨碍他喜欢她,你心理落差大,嫉妒死你有用吗?

    女人!

    嫉妒起来毫无底线!

    什么人都得被她拉下水!

    冷士奎正这么想着,突然就看到傅远来到了他们面前。

    “冷总,余导,郁上校,还有呐个,温小子哎,说你呢,你来一下。”

    “傅副官,和温一斐扯不上关系,他就是个场记……”郁鸿放替温一斐当了一道。

    这一段时间,他时常在和程湛沟通关于萧墨蕴。程湛应当是知道他对萧墨蕴的情感只是介于父亲和兄长之间的一种爱护。

    而余导完全是觉得萧墨蕴是个好苗子。余导从一开始就认定了萧墨蕴的。

    温小子就更不必说了。

    整个剧组,温一斐是由始至终陪着萧墨蕴,对她好,而且不掺杂一丝丝坏心眼的大男孩。

    他对萧墨蕴,纯属就是哥们儿。

    可

    即便是每个人都清白,即便是郁鸿放相信程湛不是个混不吝不讲理的人,毕竟筱琳玥搅混了这一池水。

    而,傅远前来招呼他们四个了。

    郁鸿放不得不在第一时间护住了最弱小的那一位:“小温,你马上离开这里。”

    “谢谢你啊,郁上校。”温一斐很感激,但没离开。

    “上校别紧张,少将让我找你们是因为别的事儿。我们约个时间详谈?”傅远很客气的语气。

    “呃……”

    “啊?”

    “是吧?”

    “我说呢……”

    几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傅远转身走了,来到车旁,上车。

    “办妥了?”程湛问他。

    “嗯,约了时间,把您和夫人送回去,我就去和他们谈。”

    “谈什么?”小妮子眨眼问道。

    “筱琳玥这样诽谤你,你不生气?”男人莫名的反问她。

    “嘿嘿嘿,高兴。”

    “……”男人,什么思维?

    “傻了吧你?”小妮子戳着他的额头,轻蔑的说道:“就你,今天这么酷拽酷拽的跟我求婚,我还这么丑,是个女人都嫉妒,筱琳玥怎会不嫉妒?不过有人嫉妒我,我当然高兴了……”

    “……”男人。

    “嘿嘿嘿,少将,夫人说得对!”傅远也乐呵:“我看那个筱琳玥今天要吐血暴毙了。”

    程湛看着前面开车的司机,以及身边开心的比灌了蜜还甜的小妮子。

    没好气的说:“你们俩倒轻松了,就不知道我这阵子……”

    “你这阵子故意不理我我都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跟冷家人其实我早就想明白了,你的确不便参与,帮我,你不是那样不明辨是非的人,毕竟她是我母亲,帮他们?你更是做不到,我理解!再加上,你要给我一个出其不意的求婚现场!所以冷落了我这么久了……”

    “嘿!”男人不停的眨巴着眼睛看着小妮子。

    感情,什么都瞒不过她。

    精明着呢!

    “你一出现在求婚现场,我就什么都懂了。”女孩抬着高傲的下巴,得意的说。

    “嗯,那你猜猜,现在带你去哪?”

    “二人烛光晚餐啊。”萧墨蕴脱口而出。

    肆无忌惮的嘲笑着他:“真健忘,自己告诉我的自己都忘了。”

    男人不语,只温淡的笑。

    车停,傅远为他们开门,下车。

    萧墨蕴愣了。

    云江最好的西餐厅外,全体服务生服务员排列成两排,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立即异口同声:“萧小姐,欢迎光临。”

    “哇……”真心没想到,怪不得男人这样问她。

    “是不是有一种女王的感觉?”男人覆在她的耳边,轻柔的摩挲。

    “嗯。”不得不承认。

    西餐对她来说已经司空见惯,男人知道寻常的西餐根本不至于让她如此欢心。

    这家西餐厅,每日的营业额都在几百万元。

    今天,被程湛包场了。

    他一向不大肆铺张,可,为了小妮子,为了给她最近一段时间一个交代,他觉得有必要铺张一次。

    不过

    凡事都有例外

    美妙的二人世界烛光莹莹,悠扬舒雅的钢琴独奏,品味很高的北欧风味的牛排和香槟。

    这是十分完美的夜晚。

    却

    一顿晚餐陆续接到好几波电话。

    “哥,祝福你求婚成功,我就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带嫂子回家和家里人一起吃饭?”程沛一本正经的问。

    “你怎么这个时候打我电话?挂了!”程湛耐着性子说道。

    要是臭小子在自己面前,非打给他一拳不行。

    刚挂了。

    又来了一拨,是赫连捷打来了:“恭喜您今天求婚成功,顺便让您喜上加喜一下,赫连蓝汐她,已经入伍新兵连了,以后她决不会再骚扰蕴蕴了……”

    “阿捷,你捣乱是不是!”程湛虽然对赫连家没有太多好感,可赫连捷一向秉公又上进,在今天这个求婚成功的喜悦时刻,他就更不能朝自己的下属发飙了。

    脾气越来越好。

    刚叉子一块美味的鹅肝温温的送至小妮子的小唇边,她也享受的微微闭着眼睛,等着他鹅肝戳进来。

    手机又响了。

    萧墨蕴捂唇笑。

    她算是看出来鸟,今儿捣乱的一拨接一波。

    程湛真想挂了电话。

    可要是换了个人他都挂,一看来电,是程洢打来的。

    小丫头一向温婉,自小到大都没有真正被程家承认,程湛疼她还来不及呢,怎忍心挂她电话:“小洢,你也跟你哥一起捣乱是不是?”

    “那个,三哥,我就是想祝福你们俩一下。”程洢最乖,本来程沛交代给她好好的捣乱的话,她一句话也不敢说。

    “乖,挂了!”

    “嗯。”

    “就数程洢最乖,你以后进了程家,你小姑子肯定是你的小跟班儿了。可不许你欺负她。”

    “我心疼她。”萧墨蕴知道程洢不容易。

    “来,吃了。”将一口切好的鹅肝送入她的口中,另一只手就想将手机关机,乍一想,能作妖的也没人了。

    不用关机了。

    刚举了杯子,手机又响了。

    会是谁?

    秋姨不会干这事儿。

    傅远不敢干这事儿。

    同辈的还有谁?

    点开一看,程湛猛拍脑门儿。

    “忘了!”

    “谁?”萧墨蕴笑的一脸灿烂。

    “碧云!”

    “哦……”的确。

    “碧云你也来捣乱?”程湛对碧云一向礼貌又带了一份兄长式的爱护。

    这是他遇到最懂事,最善解人意的姑娘,他不忍心责怪程洢什么,更不忍心责怪碧云。

    “阿湛,听说蕴蕴今天为了拍戏都感冒了,鼻眼不通气,你要照顾好她,别让她太累。”

    “碧云姐。”萧墨蕴也凑到听筒跟前喊了一句。

    “蕴蕴,祝福你,今天肯定是最耀眼的准新娘。”

    “哪里,丑死了。”

    “蕴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祝你们共度烛光晚餐。”

    “嗯。”

    收了线,程湛无奈的看了看越来越高兴的小妮子:“你高兴什么劲儿?”

    “就是觉得好温馨,好暖,程沛,程洢,赫连捷,碧云,真的好暖,虽然他们都有打扰我们,可,你不觉得这是你今天求婚内容里的一部分吗?要是没有他们的祝福,我才会觉得空荡荡的呢。”

    男人看着她,久久不语。

    眼眸里聚蓄的光芒却越来越温缓,他就坐在她的对面,笔挺腰身,一身冷清气息,此时此刻因为这温缓的目光,又让他的带有一种成熟修儒的吸引力。

    她都看不够呢。

    双手托着下颚。

    瞧着他。

    突然讷讷的说:“今晚你不许碰我。”

    “……”男人。

    周身猛然一窜火。

    狂咽了一下喉咙,不解的看着她:“说什么呢你!这是在西餐厅。”

    她嘟着小嘴:“你说的那种先苦后甜的甜蜜,我不了解也不想尝,我觉得现在就很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贴心,被一群朋友祝福着,多好?我们不要打破这样的美好好不好?”

    男人“……”

    有苦说不出啊。

    他三十。

    她二十一。

    他和她的心灵世界就是这九年差距,他虽然人身保持洁然,可思想那头毕竟不似她那般干净。

    铮铮铁骨大男人啊!

    奈何小丫头片子不开解啊!

    得!

    正如碧云所说,她今天被冻着了,得先送她回家。

    那事儿,不急于一时。

    毫无歪理邪念的将小妮子送回家中,为她熬了姜汤,放好了热水,看着她喝下去,泡了热水澡,直到她出一身汗把寒气逼出来,然后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他才回栖庐公馆。

    翌日

    萧墨蕴一觉睡到中午。

    感冒本就嗜睡,再加上她昨天又累又兴奋,上今天正好没她的戏,索性睡足睡饱,轻微的感冒也恢复的比较好。

    午饭过后,跟小姨视频聊天一会儿,约摸下午三点多,她这屋走那屋觉得无聊。

    还是去剧组观摩比较好,她现在越来越爱演戏,越来越爱这份职业了呢。

    朗力格朗。

    开着小踏板,一路哼唧的来到剧组,美滋滋的等着听到剧组内对她比较客气的几个人的祝福。

    却

    到了剧组才发现。

    她,萧墨蕴。

    被除名了。

    “为什么?”萧墨蕴苦哈哈的巴拉着冷士奎的胳膊,问道。

    “萧小姐,您,我现在也快愁死了。”冷士奎的一张脸比萧墨蕴的还苦。

    “到底什么情况?”萧墨蕴就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是她有了新身份证以来的第一份工作,她演的那么卖力,那么认真,为什么,为什么就不用她了呢?

    “萧小姐,您,您比我更能够的上跟少将说话,我到现在我都见不到少将本人,一切都是那位傅副官在下达命令,傅副官是谁,他是程少将的左膀右臂,等于是程少将的小弟……”

    “可恶!什么时候,傅远嘚瑟成这样了?都成了他小弟了?”萧蕴猛一跺脚。

    一脚踩在冷士奎的大皮鞋上。

    “嗷……”老家伙疼的眼睛直冒金星,就是不敢吭一声。

    萧墨蕴气的倒是没注意到她踩了谁,只开了小踏板车一路飞奔回家,坐在沙发上,待气儿喘平稳了,她才拿起手机给程湛了拨了个电话,劈头就问:“你小弟是吧?”

    “什么?”男人没听懂。

    但是,从小妮子的声音里她能听得出,小妮子现在中气十足,生龙活虎了呢。

    嗯!

    今晚!

    务必要把昨晚没完成的事儿,一气呵成!

    “我问你,你归谁领导!”

    “归你。”程湛不含糊。

    “那我命令你!现在,马上,提着你小弟过来见我!马上!”真真儿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傅远,简直无法无天了他!

    “好!”男人淡淡的答道。就算她不邀请,他今晚也务必得过来。

    可,这头,小妮子等啊等!

    直等到晚饭吃吧。

    家政刘姨走了。

    她都洗漱完毕,气呼呼的确定男人不会来了。

    男人却悄然而至了。

    那时分,萧墨蕴的气儿都快被消磨没了,不过一看到一脸冷沉极具魅惑的男人,她又气儿不打一处来了:“我让你带你小弟来,你带了没有?”

    真是气死她了,还程湛的小弟。

    就是程湛的亲弟弟,也没权利让她失业!

    男人缓缓的走进她,声音低沉又暗哑:“洗干净了在等我?”

    “嗯,我已经洗漱完毕,都打算睡觉了。”莫名其妙。

    还没想明白男人为嘛这样问的时候,她已经被男人一个横拖,霸道的抱起。

    “你……要干嘛?”

    “在一起,甜蜜蜜,你忘了昨天他们喊的口号了吗?”

    “什……什么意思?”

    “睡觉!”

    ------题外话------

    十分钟之后,二更奉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