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81:剧组里的角色重置(四更)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怎么?”男人极为不解的看着眼面前这个凶神恶煞的小煞星。

    半小时之前,自己还体恤她初经人事,不经折腾,嘱咐她今天要好好休息,却没想到,才吃了一个鸡蛋的她,竟然如此生龙活虎起来。

    早知道,一晚上把她折腾个够!

    也不至于自己隐忍着,控制着,只能靠雪茄来缓解那股子过旺的心火!

    个没良心的小妖精!

    “流氓!你就是个流氓!”她气急败坏,本来想抬起一条腿放沙发上,叉着腰和他正儿八经理论一番的。

    她抬腿了,却,羞涩部位有一股旧痛,她一做大幅度的动作,就会有一种撕扯的疼痛感。

    而且……

    “怎么了?”

    看到她眉头吃痛的拧紧了,双腿也软的打飘乱晃,他立即左臂搂紧她腰肢,右手贴住了她小腹处,掌心微微用力一收,将她整个人的重心控制住,才又关切的温声问道:“这里不舒服?又酸又疼,空落落的是不是?”

    丝毫不把她骂他的话放在心上,甚至压根都不在乎。

    “你……你怎么知道!”真是被他气死了。

    因为腿上没有力气,本来很强势的劲头,却不得不靠着他的手臂支撑她的腰肢,就这么靠在他臂弯内,她依然要气焰嚣张。

    伸手,薅住他刚穿戴齐整不久的领带:“你就是个流氓!”

    其实更多的是气自己。

    一整夜她竟然忘却的一干二净。

    整个人,身和心,都沉浸在他的带领之中,疼痛了,哭泣了,他温柔备至,浑厚的唇啃噬她。

    为她缓解不适。

    一步步引领她。

    呼唤出她心灵深处的小妖精。

    他竟然还夸她:“宝贝,很好听,你这样我很高兴。告诉我,老公令你满意吗?”

    她沉溺于他,羞涩又渴望的点头。

    挂着疼痛的泪珠儿。

    却又是整个心房都在彷徨的期待。

    他满意,继而教会她更多。

    一个交叠缠绵的夜,往返交汇之中,她忘却了她昨晚要他来此的目的。

    忘的一干二净。

    “你才刚刚适应我的入驻,我却离开了,你当然会空落落的。但,以后慢慢就会适应了。”男人为她缓解着不适,言语方便也缓解着她的火燥。

    主要怕她对自己身体不好。

    “但,不要骂老公是流氓哦。否则,你自己是什么?”

    “你个骗子!我说你,你是流氓!你骗了我,我昨天打电话让你来干什么来了?我不是让你来强势入驻的,我是问你,我的工作呢?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工作,凭什么你那个什么小弟就把我轰出去剧组了!”

    小妮子的愤怒已经达到了鼎沸之势,从昨儿个到现在,就光顾着风流快活了,还一颗心都甜滋滋的享受着他为自己穿衣,为自己做饭,一口一口喂自己饭吃。

    就跟掉了蜜糖罐似的。

    肿么就完全忘了,自己工作没有了,饭碗都被傅远给砸了?

    “我昨天让你带傅远过来,你为什么不带?为什么?!”越想越气愤。

    气他,气自己。

    太经不起他的美色蛊惑了!

    “你昨天可没说你让我带傅远过来。”男人立即淡定的回质她:“你让我带我小弟过来。”

    “剧组的人说,傅远等于你程湛的小弟,我倒是不明白了,我和你好上也有这一段时间了,我怎么不知道傅远是你小弟?你也没告诉过我,他是你小弟!”

    “他私底下的确会叫我大哥,可我也的确没跟你说过他叫我大哥。”

    “……”凶神恶煞的小女人被他绕的一会儿便没了方向。

    “所以!”男人所当然的挑着眉:“所以我以为你让我带小弟过来,是带我自己的。”

    “?”越发不明白了。

    “我这不昨天强势入驻了么!你还想怎么滴!”

    “啊……”小女人简直被他气疯了,说不过他,昨天晚上她就已经发现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他是冷面,是寡言,可不代表他不会分辨。

    他的分辨能力根本不是她能企及的。

    “傅远砸了我的饭碗。那是我在云江赖以生存的根本,我戏演不成了,你让我以后喝西北风吗?”

    “哦,你的意思,你饿?”

    “是这个意思!”

    “你胃口可真大,我竟然没有把你喂撑?”

    “你……”

    历经了昨夜,她多多少少算是懂得了一点点,被他这么一说,她又羞愤,又脸红。

    一气之下说道:“我把你给我的求婚戒指,大钻戒,我卖喽!我换钱花!”

    “你敢!”

    “除非你还我工作!”

    “还你!明天,等你身体恢复了,把你调的我的身边,做我贴身女警卫。”

    “什么?”她没听懂。

    “如此以来,你随时随地,想舒服的哼唧唧了,爷都能满足你。”昨儿,她哼唧唧的小软调儿他可是听不够呢。

    “你……”小脸儿立即红霞布满。

    “我要做演员!那是我努力很久的一个角色,你凭什么就给我剥夺了走。”恼羞成怒的小女人因为后腰肢儿和小腹都被控制在男人的手中,她正好可以接住他的力气,使劲儿拉扯着他的领带,一边拉扯,一边双脚用力的踹他!

    “再闹,我会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你还我的角色!”

    “那个角色你不喜欢!”

    “谁说的!”

    “前天,求婚现场,你亲口告诉我的!我本来也打算让你演丑角一直演下去,这样就没人注意你的漂亮,可,你命令我的,我归你领导,你的命令我都必须得听啊。”

    “……”萧墨蕴。

    嗷!

    说不过,理论不过他!

    打不过他!

    又很不争气的被他弄得哼唧唧。

    “那我现在命令你,去跟冷士奎说,让他还我角色,什么角色都可以,只要给我一个角色演!”她退而求其次,虽然是命令他,可语气却是缓了许多。

    没办法啊

    自己在他的掌控之中,而自己也渐渐的没有了刚才的怒火,怒火一消,她整个人顿时觉得自己刚才力气用的过猛了,这会儿,身子软绵绵的,要不是靠他手臂支撑着,她真的要瘫软在沙发上。

    “好。”幸好,他答应了她了:“我去跟他说。”

    心情顿时又放下了一点,整个人的力气又笑了一些。

    “累了吧?”他好脾气的问道。

    “都怪你!”

    “嗯,你累,也怪我?”

    “是你昨天传授给我程氏功守搏击术,传的太猛了……”

    “那是要怪我。”男人虚心的承认,随即,将她整个人揽在怀中:“乖乖的把稀饭吃了,然后躺床上睡觉。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明天一早,你身体好戏了,直接去剧组,这样行了吧?”

    “嗯!”终于消停了。

    昨夜本就缠绵了大半夜,一早上的又洗了个热水澡,刚才因为愤怒促使她一下子跟打了鸡血似的。

    而现在,气儿顺了,消停了。

    她立马感觉到了一种绵绵的倦意袭来。

    早饭刚吃饱,她就犯困。

    男人一个挺立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看着她乖乖顺顺不发脾气的样子,又忍不住厮磨了她一会儿。

    直到她小巧的唇水泽不堪的滴着水儿。

    他才放了她!

    关上房门。

    收拾了碗筷之后,他才拿起手机来到室外。给傅远打过去。

    接着刚才那个问题问道:“傅远,萧……老将军那边有什么动向?”

    “少将。”傅远的语气也极为的凝重:“您也改了称呼,从以前的老枭雄,老东西,改为了萧老将军?”

    “到底什么事?说重点。”

    “你秘密派出去的侦查员昨天晚上突然来报,本来是要报告给您的,我那不是因为您……”

    “找抽是不是!有话直说!”

    “是!”傅远立即正经起来:“昨天侦查员来了份密报,说,他查出一个真相来。”

    “什么真相?”

    “程老妇人,也就是您大哥的母亲,她的死跟萧老将军没关系,等于萧老将军背了三十五年的黑锅。”

    “什么?”

    “少将您现在事儿办完了么?”傅远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等我回来再详谈!”

    “是!”

    男人回了卧室,看了小妮子一眼,她已经熟睡进入梦乡,贪恋的在她额前拥吻一番,掏出手机给刘姨打了个电话让她来照顾着点。

    这才离开了她的小公寓。

    萧墨蕴这一觉睡得很踏实,很香。

    做了梦!

    很羞涩的梦,竟然是他传授给她的各种功守搏击术。

    一觉醒来,心里羞羞的甜。

    卧室里,没人的时候,她不得不承认,初尝了甜蜜蜜,心底里,她是很喜欢被他折腾的。

    一大早上发了那顿火,也是碍于自己的羞涩转不过弯来。

    听到了卧室里又悉悉索索的声音,刘姨便在外面敲了门:“蕴蕴,你醒了?”

    “嗯,刘姨,你来了。”

    “我可以进来吗?”刘姨问道。

    “嗯。”

    推门,刘姨端了一个托盘。

    “什么呀刘姨?”

    “药。少将派人专门送来的药,说是要给你抹一抹,这样身体好的快一些。”

    “……”囧死了。

    萧墨蕴整个身子缩紧被窝里。

    “呵呵呵。”刘姨和蔼可亲的坐在她的床沿:“丫头,这有啥好害羞的,你妈妈不在身边,听少将说你还有个小姨,也不在你身边,你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很多事情你小姨还没来得及交你。女孩子呀,顶顶重要的就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

    捂在被窝里的萧墨蕴虽然害羞,可是,听了却暖暖的。

    悄悄的,她掀开被角:“谢谢你啊,刘姨。”

    “刘姨不便帮你,你自己来,有什么不方便的在叫我,我在外面给你做饭,饿了吧?”

    “嗯嗯。”

    刘姨出去。

    她也听话的遵照刘姨的吩咐,爱护自己。

    当然是再应当不过的了。

    收拾好了自己,一顿饭吃罢,她觉得周身都轻松了很多,人也生龙活虎了呢。

    闲来无事

    抄起手机打给了程湛。

    电话那一端,男人正在跟军区文工团的人召开会议。

    赫连捷在,军区的几位演员以及从东南军区借调而来的郁鸿放也在。

    “我觉得,有必要执行这个方案。”赫连捷一脸兴奋的说道:“我很赞成……”

    滴铃铃。

    男人的手机响了。

    看到号码,原本一脸领毅沉肃的男人,面上突然抚过一丝温缓:“睡醒了?”

    “呃……”

    “咦?”

    “哈!”

    在场,与会人员无不惊奇,少将这样的面色,在军区内,还真是从未见过。

    竟然跟换了个人似的?

    “你在哪里?”

    “什么事儿?”

    “我现在要去剧组。你跟冷士奎说了没?”小妮子不是一个不通情达理的女孩,男人白天在工作期间,她尽量能不打扰他,就不会去打扰他的。

    “正好,我也正要去呢。”男人爽快的回答。

    “真的?”

    “真的。”

    本来很想再问一句,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给你的药抹了没有?

    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好开口这么私密的问话,再说了,小妮子的脾性他是知道的,她一向都是善待自己形。

    身体如果不回复,她是不会逞强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马上过去!”

    “好!”

    收了线。

    他看着眼面前个个面上含带喜悦之色的下属军官们,好气又好笑的问道:“笑什么你们!”

    我们笑了么?

    个个绷紧了神色,拒不承认。

    还是赫连捷跟他熟悉一点:“少将,这么说,您同意这个方案了?”

    “我什么时候不同意了?”

    “哈!成了!”赫连捷一阵高兴:“那……我们现在剧组?”

    “嗯。”

    剧组外

    萧墨蕴正在停她的小摩托车,一路上她开的都不是太快,倒不是路不好,而是,下来走路以及坐上了摩托车,才发觉,身体还是有一些些的不适。

    不过也还好。

    缓缓来到剧组内,却看到剧组今天没人拍戏,而都是三三两两的在聊天,打牌什么的。

    “什么情况?”她问身旁的一个工作人员。

    “哟,萧墨蕴,你还敢来剧组啊?”筱琳玥阴阳怪气的得意声音。

    “怎么我不能来吗?”萧墨蕴不解的问道。

    “呀,少将,您来了。”突然,筱琳玥撇下萧墨蕴这头,而是越过萧墨蕴,小跑着去迎接身后过来的人。

    “少将,您看……这,萧墨蕴她,剧组都已经按照您的指令把她给开除了,她还来……”

    “我让她来的,准备给她重新分配一个角色。”程湛看都不看筱琳玥。

    ------题外话------

    八点半之前,五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