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84:母亲带来的厚重礼物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嗯,我自己也没想到,我会一跃变成女主角。”萧墨蕴回答的轻松又惬意。

    她笑吟吟的看着程皓珊:“和有些人想破了脑袋也无法得到女主角相比,我这真的就是得来全不废功夫的哈。”

    虽然她自己对于这个女主角还没有什么感情,也不是自愿要演女主角。

    她却知道,程皓珊的肚子里一定憋着坏水!

    程皓珊扯着唇:“嘿嘿嘿。”僵硬的笑了几下。

    “万箭穿心的滋味,是什么感觉?”萧墨蕴歪头靠在程湛的臂膀间,突然调皮的问。

    一问一答的间隙,萧墨蕴眼的余光已经瞄过了一家四口。

    程昱的脸黑的像锅底。

    韩雪晴一张脸阴晴不定,一看就是和程皓珊一样,憋着坏。

    她的那个儿子程皓轩。

    按理说,是程家的长子长孙,可一眼瞥过去,那叫一个一脸的龌龊相。

    怪不得程湛不喜欢这个亲侄子。

    堂堂程家的后辈,怎么就跟偷人家鸡,摸人家狗似的。

    再看他的一双手攥的,指关节都泛红了,那分明是压制着一股子恨!

    这一家四口,恨谁呢?

    萧墨蕴自然不傻。

    就是要气死他们!

    哼!

    果然

    程昱的脸黑到脖子处!

    韩雪晴猛然间抬起胳膊,却又自我控制的放下了。

    程皓轩更是差点把自己的手给攥碎了。

    而程皓珊更是压抑着心中妒恨的火苗,笑的比僵尸还难看:“什……什,三婶你说什么呢,什么万箭穿心,我听不明白你说什么。”

    “我说你,又是眼睁睁看着我被你三叔求婚,又是亲耳听到我被荣升为女主角,又是亲眼看到我今天来程家作客,你可不得万箭穿心,还得装作若无其事嘛。”

    “……”程皓珊。

    “噗……”萧墨蕴掩下了唇:“不过有句名言叫万箭穿心,习惯了就好哈!因为以后说不定还有更多的箭,穿心而过哦。”

    语毕

    扯了程湛的胳膊就走,然后不忘了回头:“我们先进去喽。”

    一家之主的当家小主母那份架势,已经自然而然的流露了出来。

    程湛对她的表现很满意。

    “妖精小战士!还真没看出来,你这战斗的翅膀已经架起来了。”男人就这么被小妮子扯着,抵着嗓音问道。

    他早就腻歪透了大哥大嫂一家。

    好好的一家人,要不是大嫂一天到晚作妖,不肯承认了秋姨,不肯承认了程沛和程洢,让一家人和和睦睦快快乐乐在一起多好?

    偏偏大嫂不同意。

    而大哥又是个凡事都听大嫂意见自己毫无主见的男人。

    大哥是父亲的长子,父亲从小宠爱到大,又觉得三十五年前他母亲死的时候蛮对不起他的。

    所以,叱咤战场的一代老上将,在面对家事的时候,也不得不唉声叹气。

    反倒是这个小妮子,挥刀斩麻的很爽利。

    “怎么样!佩服我吧!”小妮子对他抬起高傲的下巴。

    “几个意思?”男人捏了一下她的下巴。

    “哼。就兴你晚上屡屡把我战败,就不兴我白天胜过你一筹的?”

    “……”男人。

    这跟晚上,能扯上关系?

    一边轻揽她向前走,一边好笑又委屈的道:“就算是晚上我们切磋功守搏击术的时候,也每次都是我输给你,也没有你输给我!”

    “几个意思?”小妮子不懂了。

    “我,源源不断的给你输送精华!”

    “……”小妮子。

    胳膊肘一捣他腰:“讨厌!”

    “别捣老公的肾,肾要是不被捣伤了,老公哪儿去弄那么多精华?”

    小脸登时红如鸡血。

    正好迎面遇上了程宅内管内务的后厨老徐。

    “三爷,您今天真高兴。”老徐还没见程家三爷笑过呢:“这是,没过门的三少奶奶吧?”

    “呃……”萧墨蕴闹了个脸红。

    “老徐!你过来,帮忙拎东西!”身后,韩雪晴一声燥火的怒喝。

    “去吧。”程湛鲜少这样好脾气过。

    “是。三少爷。”老徐答应一声,便朝程昱一家四口走过去,真不知道大祖奶奶发的什么邪火。

    但老徐也不敢反抗。

    一家四口个个怒目圆睁的看着他肩上扛礼的,手里拎的。每个给他帮忙的。

    得

    谁让人家都是主子呢!

    待老徐走远,一直都未发声的程皓轩开口了:“姐,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害死奶奶的三流小演员?她真的要成为我们三婶了?”

    “板上钉钉了!”

    “那又如何!就算生了孩子!也照样把她赶出去!廖秋语也给爷爷生了两个孩子,还不是到现在他的那两个孩子都不被家里承认!”程皓轩也才刚满二十岁。

    但,提起廖秋语,提起程沛程洢,他却是一脸的鄙夷和仇恨。

    “这小骚蹄子,可是已经跟廖秋语那个女人勾结成奸了!看来程家要家变呀!”看着程湛和萧墨蕴远去的背影。

    韩雪晴也露出了一嘴的毒牙!

    “走着瞧!姐。敢跟你抢三叔,我程皓轩一定会要她好看!”

    “我儿子是好样的,儿子,你要记住,你才是老程家的正根独苗,以后你姐和你三叔的儿子,才是你的亲兄弟!”韩雪晴如此说着,都没看到身后的程昱已经一脸厌恶至极的表情。

    “你行了!你恶心不恶心!”程昱听不下去了。

    “我恶心!你倒是给我整一个不恶心的!你一个做老大的要是能把程家的大权死死掌控在你的手中,我还要这样处心积虑在外面收养一个女孩来为儿子的将来做打算吗?”

    “合着,我们收养皓珊就是为了利用她?”

    “爸,我愿意!我真的愿意,只有这样我才能报答你们对我的养育之恩。”程皓珊立即书在你这母亲韩雪晴的意思说下去。

    “……”程昱。

    这一家子,令他喘不过气来。

    “我可跟你说了程昱!前面那个!她爹可是你母亲,我孩子奶奶的仇人,你母亲就是葬送在她爹手里的,那是多大的仇恨!”

    “再怎么说,不能让萧墨蕴嫁进程家!”

    “明面上是不能轻举妄动的了。”韩雪晴错齿的表情。

    程皓轩的眼眸里恨毒的能冒出两团火来。

    “走,先进去再说。皓轩你听话,不要在你爷爷面前公开与他们对着干,知道吗儿子。”

    “放心吧妈。”

    一家四口

    带着一种同仇敌忾的表情进了程宅。

    宅子内。

    是他们一家四口不愿看到的温馨欢笑。

    “小嫂子,我哥这两天有没有欺负你?要是欺负你,你跟我说,我有办法治他。”沙发上,程沛洋溢着一脸的笑意在跟萧墨蕴谈话。

    他的旁边,坐着柳柳。

    “程沛,你接送柳柳上学放学带她吃东西,带他玩儿,几天了?”萧墨蕴莫名其妙的问道。

    “哎……”掐指算了一下:“八天。七八天了吧,这几天我哥忙,小洢也临近期末考试了,所以,这几天柳柳都是我带的。八天了!”

    肯定的点点头。

    “利息拿来。”

    “什么?”

    “难道你三哥没跟你说嘛?柳柳是我们家的宝贝,人见人爱,托付给你带一星期是那是上限,天数再多了,你要申请,申请下来申请不下来还得看我和你三哥批不批,还得看柳柳对你满意不满意,即便是如此,你依然得付给我们利息!”

    语毕,萧墨蕴对柳柳笑:“柳柳,过来,到蕴姐姐这里来。”

    柳柳乖乖兔一般窜到萧墨蕴的身边。

    “合着……嫂子,我说了一大通向着你的话,结果到最后,你依然是和三哥同一个战壕来对付我?”程沛真的有一种吃力不讨好的感觉。

    “哼!老婆当然是要跟老公一条心的,程沛,你一个没娶媳妇,没谈恋爱的毛头小子,你差远啦!”程湛挑眉嗤笑程沛。

    “噗……”程洢笑的一脸灿烂,话也比以往多了些:“四哥,叫你不要拍马屁,你非要拍,这下好了,马屁没拍对吧。”

    “……”程沛。

    “嘻嘻嘻。沛哥哥,你下次要是带我去游乐园多玩儿几种游戏的话,我就跟蕴姐姐说,免收你利息了。”柳柳转动着俩机灵灵的大眼珠子对程沛说道。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既得带你多玩游戏,还得是你们一家三口给予我优惠?”

    “是这个意思。这优惠你要不要啊,你要不要,我收回了啊。”

    “要!要!”程沛挠着头。

    甘愿被宰了还开心的乐呵呵的小模样。

    “哈哈哈……”萧墨蕴笑的:“柳柳好样的。我家柳柳就是智商高。”

    “我双商都高……才不会向我程湛哥哥那样。”柳柳小妞儿的每一句话,自然会引得偌大的程家客厅里四个大人笑个不停。

    却

    让玄关外还未进来的一家四口嫌弃到恶心。

    “瞧瞧,瞧瞧,这一个二个都贱的,你看看程沛那个上不了台面的贱样,情愿花钱哄着个小拖油瓶玩儿,他还觉得捡到宝贝似的。”韩雪晴用只有他们一家四口能听到的声音嘀咕着。

    “要不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程皓珊咬着一嘴银牙说道。

    “对了皓轩,你那个女朋友的事情,现在程沛还跟你争吗?”韩雪晴看到程沛,突然想到了程皓轩早一段时间,还和程沛争过女朋友呢。

    “就他!他一个没名没分的野货,他能真争得过我?”程皓轩一脸嘚瑟:“那女孩,早就被我玩儿到手了!”

    “别说了!一嘴一个玩儿女孩子!你才多大!”程昱的一声厉喝,总算然程皓轩住嘴了。

    “你们怎么不进去。阿昱?”身后,老爷子程辅庭和廖秋语从外面走了进来。

    “爸……你们怎么没在家?出去了?”程昱一脸疑惑,这个时候,老爷子和廖秋语不在家里等着程湛和萧墨蕴到来,怎么会出去呢?

    “嗯,去保险柜里取了个重要的东西。”老爷子窥探一声。

    然后看着廖秋语:“我听着里面有笑声,大概那丫头已经来了,好像程沛和程洢也已经到了,一会儿,你这个做婆婆的,要亲自把这镯子给她戴上。也算是承认她是咱们家的儿媳妇了。”

    “嗯。好。”廖秋语抚了抚老爷子的手臂。正要扶着他一起进去。

    “爸!”韩雪晴在后面叫住了程辅庭。

    程辅庭和廖秋语同时扭头。

    “你们还不一起进来?”程辅庭不解的问道。

    “爸,您说的镯子,是不是……”

    “是的!阿湛妈妈的东西,理应给阿湛的媳妇带上。”

    “爸,您承认了她……”

    “怎么了?”程辅庭反问韩雪晴。

    “没……没怎么。”韩雪晴看着一脸沉郁一脸不高兴的老头,将反对的话咽到了肚子里。

    昨儿晚上,程辅庭是打电话给他们做了思想工作的,说什么萧墨蕴是萧墨蕴,她父亲是她父亲,既然冷将军和冷夫人都愿意承认萧墨蕴这个女儿。

    那就把萧墨蕴当成冷家的孩子好了。

    阿湛娶冷家的姑娘,无可厚非。

    老爷子既说了一番硬话,却也说了一堆软话:“阿昱,雪晴,这么多年以来,你们不承认程沛和程洢是程家的孩子,我作为爸爸,我什么时候怪罪你们。你们不让秋姨名正言顺,我和秋姨什么时候说过你们?在阿湛这件事情上,我这个父亲的都没有权利做他的主,你们做大哥大嫂的,还是以接受为明智的选择吧!”

    如此说来,他们老大一家四口,还能再说什么?

    既然来了。

    也只能忍着。

    却怎么也没想到,程辅庭竟然会重视这个儿媳妇重视到这个地步,竟然把程湛母亲留下来的一对价值连城的翡翠玉镯子给萧墨蕴带上!

    她韩雪晴嫁到韩家二十多年了,又是大儿媳妇,本来没了婆婆,她这个大儿媳妇应该是当家主母的,她都没得到这样的待遇。

    却被程家一个仇人之女给得到了?

    韩雪晴的胸中窝着一团旺盛的嫉妒火苗。

    却又表面只能无动于衷。

    不是她不想发火,她不怕程老爷子。

    但,韩雪晴怕程湛。

    但凡程湛在成家老宅,他们老大一家四口都要悠着点自己火气。

    跟着程辅庭和廖秋语进入客厅。

    室内的笑声顿时停顿。

    程沛和程洢两个人同时不自在的站了起赖。

    “爸,妈,大哥大嫂,你们都……回来了。”程沛收起了笑容,展现了自己礼貌又温谦的一面。

    程洢胆子小。看到哥哥这样打招呼,她也清了清嗓子:“爸,妈,大……大……”

    只因为平时韩雪晴是不让她叫大嫂的。

    就连程皓珊都要踩她一脚。

    这个时候,程洢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程洢!你结巴什么呢?你大哥大嫂你都不会叫一声吗?太娇生惯养了吧!”韩雪晴不敢在程宅发火,不代表她不敢对数落程洢。

    这个家里,数程洢最弱。

    基本是是想怎么踩就怎么踩,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的一个小贱货!

    “小洢,叫大哥,大嫂。”廖秋语一严厉的说道。

    “大哥,大嫂。你们来了。”程洢这才顺溜的说出口。

    “哼!”鼻孔里哼出一声。

    韩雪晴便自顾坐在了沙发上,程昱,程皓珊,程皓轩相继而坐。

    室内,气氛顿时变得尴尬极了。

    “今天把全家人都过来聚在一起,主要是给你们介绍一下阿湛的未婚妻,蕴蕴。”程辅庭率先开口了。

    “三嫂。”程洢叫道:“以后可以公开叫你三嫂了哦。”

    “三嫂!”程沛也正式的称呼了一声。

    程家那一家四口看了这场面,简直跟吞了苍蝇似得。

    可表面又不得不装下去。

    “三婶!”程皓轩不情不愿的叫了一声。

    “三婶。”程皓珊站起身,面上含着真诚的笑:“三婶您真是双喜临门,剧组那边您荣盛女一号,我们程家这边,又正式见面了,您也算我们名正言顺的三婶了。真好啊。”

    “我蕴姐姐才不是你三婶呢。”柳柳突然来了一句。

    这个家里,她最讨厌程皓珊了。

    “……”程皓珊委屈的表情。

    “柳柳!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程皓轩率先忍不住了。

    “皓轩!你跟一个小孩子置什么气?”程沛一看到程皓轩呵斥柳柳,立即心疼起来。

    “这个家也没有你说话的份儿!”从来就不带喊小叔的。

    “够了!”程辅庭怒喝一声站起身来:“这个家就是不能团聚,团聚一次就要吵一次,今天要不是蕴蕴第一次进程宅的门,我压根就不会把你们全体都叫回来!能不能安生点!这样蕴蕴怎么看我们!”

    室内,顿时鸦雀无声。

    萧墨蕴看着这一切,只觉得好笑。

    萧家大堡内,曾经,闹腾的一点都不比这轻,这本来就是豪门内宅的一种现象。

    她见怪不怪。

    只将柳柳揽在身边笑声的在她耳边嘀咕着:“柳柳别怕,谁要敢欺负你,蕴姐姐一拳打烂他的鼻子。”

    柳柳笑了。

    “报告上将!”玄关外,警卫员打了个报告。

    “什么事?”

    “冷将军和冷夫人到访。”

    “?”程辅庭看了看程湛,又看了看萧墨蕴。

    萧墨蕴垂头不语,程湛点头。

    老爷子顿时明白。

    冷御军和小茹那边肯定是得到阿湛首肯了的,阿湛既然首肯,肯定是小妮子这边软化了。

    程辅庭的心里顿时一种欣慰,丫头其实是个十分通达清理的孩子。

    “快让他们进来!”

    冷御军和冷夫人的到来,给这个原本不和谐的家庭平添了一份压制,至少不会在客厅里说话的时候,相互吵起来。

    并且

    萧墨蕴更是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今天的主角。

    “蕴蕴,我……今天来,就是想看看你。”冷夫人不敢自称妈妈。

    “我知道。您照顾好自己身体最要紧。”萧墨蕴抿了一下唇。

    小姨的电话,程湛的劝慰,以及这几天的思考。还有那天他们夫妇二人的致歉,致使萧墨蕴的内心深处,已经不再像一开始那般的恨。

    程湛说得对!

    一开始在赫连家宴会上,冷夫人之所以不认她,是出于一种保护,后来冷锋之所以那么鲁莽的去剧组内找她麻烦。是出于对冷夫人的关心。

    这一切的一切,都牵扯到了上一辈人的恩怨。延续到她这里的时候,她不想让这种复杂的恩怨,愈演愈烈。

    到此为止吧。

    哪怕不认她,也不要恨她。

    “你……”冷夫人激动的眼里有泪花儿:“团团,你竟然让我照顾好我的身体?”

    萧墨蕴朝她笑笑。

    “小茹你别太急,总要给蕴蕴一些时间,让她适应的。”冷御军一边劝着她,然后小声的问她:“让你给孩子带的礼物,带了吗?”

    “带了,带了。”冷夫人连连点头。

    客厅内,人人面面相觑。

    又有礼物要送?

    听的一旁的程皓珊嫉妒的眼角里都冒眼屎了。

    “蕴蕴啊,冷叔叔知道前几天阿湛向你求婚了,也是得知了你今天第一次正式登门程家,所以冷叔叔和你妈妈都觉得,不能让你丢了份儿,你妈妈特意给你带了一份礼物作为见面礼,小茹,你快点拿出来给蕴蕴。”冷御军总是一副巴结萧墨蕴巴结不上的语气。

    顾馨茹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一块丝绢的方帕子,所有的眼睛都聚焦在方帕之上。

    她将方帕打开。

    里面是一块腕表。

    竟然是腕表,萧墨蕴很意外。

    “这块腕表是我带了二十多年的,特意找瑞典的制表工匠独家定制的,腕表的腕带一周镶嵌了十二颗全球都很少有的奇珍宝石,姜黄的,宝石蓝的,鸡血红,都有,蕴蕴,妈妈知道,再贵重的礼物也抵不过妈妈遗弃你二十年的时间,妈妈不想再说抱歉的话,只想把这块腕表送给你,然后作为你和阿湛你们的爱情见证,带上她,时间从这一刻气,妈妈把你交给阿湛,妈妈知道,他会照顾好你的一生。”

    这真是别具一格的祝福。

    太厚重

    萧墨蕴不得不感动。

    突然站起身来,哭了。

    “妈……”

    哽咽了好几下:“这么贵重的礼物,您怎么不选择在我大婚的时候送给我,而是这样初一见面,就给我?”

    “呵呵呵。”顾馨茹突然笑了,泪珠迸射:“我都不知道你会不会原谅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参加你的大婚,我只想你早一点原谅我,我当然要把我最好的礼物,最早时间内,给你。孩子。”

    “妈……”终于,认了妈妈。

    ------题外话------

    母亲节,所以,写了一章关于母亲的,祝全天下的母亲,幸福安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