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90:程湛的女朋友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是的。

    萧墨蕴不得不正视,她的确是在演她自己。

    剧本前半部分,女一号的身份和萧墨蕴虽然不完全一样。

    但,有着绝大部分的相似。

    女一号凌泉月的父亲是军中上校,属正团级干部,这在军中已经是不小的职位了。而女主又是国内赫赫有名的军校毕业高材生空降到部队之中的。

    只不过,在不久的将来,女主的父亲凌海港利用职务之便变犯了错,一开始逃逸,最终接受了军法处置。

    而由此

    女主一夜之间从大校的女儿变成了阶下囚的女儿。

    这样身份和地位的悬殊,让女主经历一场巨大的考验。

    是选择生死都要和父亲一条心,弃军跟着家人一起逃亡?还是继续留在军中,接受着大多数人的白眼在逆境中挣扎成长?

    最终

    女主选择了勇敢的留在军中,接着并承载着现实中的一切,然后慢慢成长为一介军中翘楚,就在女主的军衔越升越高并且为军中历下悍马功劳之时,女主这才发现,自己父亲其实并没有背叛自己的军队,他只是在执行一项绝密的任务。

    至此,大结局非常完美。

    当然了!

    人生不是演戏。

    萧墨蕴的父亲铁板钉钉的不是去执行绝密任务而逃亡加国二十年不回。

    但!

    这并不影响整个剧情的走向,因为居中的女主也是在最后一集的时候,才知道父亲的真是任务。

    面对着媒体记者,她那不似娱乐明星惯有的圆润游刃有余,却带着一股子严谨,带着一股子认真和承担的答复,简直是让记者们震撼。

    由此

    ‘我是特种兵之巾帼皇后’剧组从原本从不召见各大媒体的低调行事风格,在一夜之间登陆了各大报纸以及网络媒体的头条。

    一时间,大街小巷热议纷纷。

    尤其是那些军旅剧眯们。

    “这部剧拍了没多久,主角竟然换了两次,换的让人心烦不心烦,我看到时候拍出来指不定是个四不像呢!”

    “我挺喜欢第一次的女主啊,那是我女神,贺碧儿!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贺碧儿便从影视圈销声匿迹了。”

    “的最高层了呗!”

    “第二个怎么又被换掉了?”

    “不知道,听说第二个是军旅演员,很专业的,可,不明原因的就被换掉了。”

    “大概不愿意被潜吧?”

    “哎,你看这女的,一身的军装,很严肃,一看就是个标准军人,可单看这面相又很青涩。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连续顶掉前面两任来演这个女主角的,这么一部大女主戏,她一个非专业没演技的生瓜蛋子,能演好吗!”

    “你怎么知道她是个没演过戏的生瓜蛋子?”

    “呸!你不长眼啊!不长眼你耳朵也聋了么,你没听她说啦,她是第一次演戏!”

    “呃,她说他是在演她自己。”

    “呸!好好一部剧,生生毁在这种人手里,不看!坚决抵制!”

    “我……到时候再说吧!我会看第一眼,如果实在太差,我差评咋屎她!我口水淹屎她!”

    热议大都是对萧墨蕴的不满。

    虽然她长得很漂亮,虽然她一身军装飒爽英姿!

    可

    这并不妨碍萧墨蕴一夜之间爆红,和之前温一斐说她一夜爆红不一样,上一次温一斐说她一夜爆红仅仅只是在剧组内。

    而这次,却是整个云江。

    甚至全国。

    军旅剧迷一面倒的在抵触萧墨蕴。

    余启明真心没想到,虽然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怎么说,丝毫影响不了他拍戏。

    只要他选角选的对。

    他就能顶住压力。

    “蕴蕴,你有压力吗?”余启明问萧墨蕴。

    “压力?”萧墨蕴不懂了。

    “舆论对你不利,都在排斥你。”

    “跟我吃喝拉撒有关系吗?”萧墨蕴淡然的问道,然后笑了。

    她只是一个女一号,导演和制片人让她来演,她尽心尽力演就是了,至于舆论,生死线上她都走了好几遭了。

    还会怕舆论么?

    “那就散会吧!”剧组全体人员,因为舆论不利于萧墨蕴这事儿在开会,偏萧墨蕴跟没事儿人似得。

    这边剧组开会结束,散会了的程皓珊也火速的赶回家中,和妈妈一起来到了外公韩启山的办公室内,在进行开会商讨。

    “这下萧墨蕴的风头可真是无二了,全国人民都认识她了,虽然都是诋毁她的,可诋毁有什么用,她的的确确是红了一把提高了知名度,余启明那个人我了解,只要他选中的演员,拍出来的点数据,必然是精品!别看现在与理论对萧墨蕴不利,可终究有一天,她会因为这部军旅剧而大翻身的。”

    “……”阴森鹰眼的韩启山看着女儿和外孙女,半晌,他掏出手机打了一组电话:“赵茜,你这两天抽空到我这里来一下。”

    “赵茜?”韩雪晴不解的看着自己父亲。

    “就是那个曾经轰动一时的女匪首云嫣然,后来你帮助她给她改名换姓赵茜的那个赵茜?”

    “是该启用她的时候了。”

    “爸,还是您有方法!”

    “外公,谢谢您!”

    “好好干,我们韩家的孩子,就是要能忍得了常人不能忍,走有一天,这天下都是我们姓韩的了!”

    “嗯,外公!”程皓珊信心十足。

    “表面,你好跟她保持好关系。”韩启山吩咐外孙女。

    “外公,你放心吧,背后放冷箭,我可是得了您的真传!决不辜负您。”

    从韩启山的办公室里出来,程皓珊便对韩雪晴说道:“妈妈,明天是正式开机,我要提醒三婶一下哦。”

    “嗯,女儿乖。”

    掏出手机,程皓珊打给了萧墨蕴。

    那一端,萧墨蕴已经和程湛一起,在幼儿园里接了柳柳在回家的路上。

    “大街小巷的报纸,娱乐头条都是你的新文,听说很多人对你很排斥?”男人关心的看着萧墨蕴。

    “嗯。没错。”萧墨蕴淡定的点点头,一手抚摸着柳柳:“柳柳,跟姐姐说,今天在幼儿园玩的开心不开心?”

    “蕴姐姐,都抵触你是什么意思?”柳柳的小嘴读者,看着萧墨蕴的眼神有点心疼。

    “嗯,抵触我……”萧墨蕴想了想,笑的很灿烂:“抵触我的意思就是,他们打不过我……”

    “是程皓珊打不过你吗?”柳柳此生最烦的人便是程皓珊。

    “哈哈,对!程皓珊打不过我!”

    “你倒是很不当回事?”男人轻叱了小妮子一下,真是白担心她了。

    “我干嘛要当回事儿,又不当吃,又不当和喝的。”萧墨蕴反驳男人。

    “就是嘛,只要我蕴姐姐能打得过程皓珊就好了。嘻嘻。”柳柳可不管舆论有多么抵触萧墨蕴,她一心只做萧墨蕴的小跟班。

    “你心态好就好。”男人更是不会把这种舆论当一回事儿。

    “明天收周六,柳柳不上学,今天时间又还早,我们要不要去吃小吃?”萧墨蕴突然提议。

    “好啊!”柳柳举双手赞成。

    “不行!”

    “啊?为什么?”

    “……”小尤物嘟着嘴不开心。

    “因为你明天有任务。”

    “废话!我难道不会到我明天有任务吗?明天开机!”萧墨蕴瞪着男人。

    “我说的是别的任务……”

    正说话间,萧墨蕴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她笑了:“我们说谁,谁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看了看男人和柳柳,她征求他们的意见:“程皓珊的电话,我接还是不接?”

    “接听一下看看她什么事儿?”男人说道。

    电话接通

    “喂。”

    “三婶,明天开机,大概要去的早一点,您需要我到时候电话提醒您吗?”

    “哟,皓珊。听你这话的意思,你都成了我助理了?”萧墨蕴笑嘻嘻的问道。真是很佩服程皓珊巴结人,粘人的功夫。

    不是一般人能盖的。

    “三婶,您是我亲三婶,您现在又是剧组的大红人,只要您说一声,皓珊一定给您做助理。而且包您满意,女主角戏份是最多的,您拍戏拍累了的时候,只要您往椅子上一坐,我立即给您捶腿捶背……”

    “嗷……”程皓珊恶心的简直想吐了:“知不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是什么意思?”

    “三婶,我不管您说我什么,但是陆垚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您应该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对吧,您现在是误会我没关系,总有一天您会知道我对您好的。”

    “哈!”真是被她的软硬兼施打败了。

    立即挂断电话。

    “你这侄女真不是一般的脸皮厚!”回头萧墨蕴便怒瞪男人。

    “严格来讲,她不是我只能,她跟我没血缘关系!”

    “所以,一天到晚想嫁给你!”

    “蕴姐姐,嫁给程哥哥是什么意思?”一旁的柳柳小妞儿一听到关于程皓珊,基本都是心理提防又紧张的。

    “什么意思?”萧墨蕴还真没法跟柳柳解释,突然耍了个小坏心思:“蕴蕴,你是程哥哥的谁来着?”

    “女朋友啊!”脱口而出。

    “嗯,程皓珊也想做你程哥哥的女朋友!”

    “我不!”两只小手都气的攥紧了拳头,要是程皓珊在这里,她肯定要一拳打在程皓珊的鼻子上了。

    “哈哈哈!”萧墨蕴笑的歪倒在程湛怀里。

    真的很想对五岁半的小包子说:“诶,包子,你吃错醋啦。你眼面前这个才是真的呢。”

    却看到小包子一副很严肃的语调:“不行!我得马上最短时间内,公布一下我是程哥哥女朋友这件事,面的那个程皓珊总打程哥哥注意。”

    “还公布?要不要召开记者招待会呀?”萧墨蕴揶揄小包子。

    “这倒不必了。用不着那么麻烦,我自有办法。”说的跟她自己是个大人似的。

    “嘿!”萧墨蕴笑的简直合不拢唇。

    然后悄悄的咬着程湛的耳朵说道:“你这小女朋友,难对付着呢,要不,咱们再把她交给程沛带一个礼拜天,然后顺便还能在程沛那里收点利息?”

    “你还是先考虑眼下吧。”

    “眼下?”萧墨蕴不懂了。

    “回到家,吃了晚饭怎么能尽快的把包子哄睡,是最当紧的。”

    “明天她不上学,今天可以睡得晚一点。”

    “她是可以晚一点,但是你,我。要早睡!”男人一字一顿的说道。

    “说什么呢!孩子在旁边呢,前年还有司机!司机,你把你耳朵堵上!”萧墨蕴毫不客气的吼着傅远。

    “嗯啊,你们说什么?我没听到啊。”傅远装的很像。

    “今晚,早点睡觉!”男人生怕傅远和柳柳都听不到似的,又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

    “……”萧墨蕴。

    脸红的像滴血。

    心里甜的跟啥似的,这男人,看着冷瘫着一张脸,但是孟浪起来,却别有一番风情呢。

    不过

    她的美滋滋儿显然是一厢情愿。

    吃了晚饭,遵照他的意思,很早很早就把小人精给哄睡了。然后她一脸兴奋的握着他的臂膀,撒着娇道:“一会儿回了卧室,你帮我打理好我的,嗯。让我穿那款你不让穿的珠串裤,怎么样?你不是说,那个是增加功守搏击术功力的嘛?”

    “……”男人。

    突然十分后悔给她买了一款那么性感那么迷人的情趣小内内!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跳么!

    “睡觉!”男人只说了这两个字。

    “孟浪男,拜托你别说的这么直接好不好?虽然柳柳和甄妈都睡了,可也不好吧?”

    “你想多了,我说的是,我们进了卧室,上床睡,闭上眼,睡觉。”

    “啊?”简直不敢相信,难道男人突然改吃素了?

    心里怀揣着疑惑却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而且睡得很香,很甜。

    因为窝在男人的怀中,让她很安全。

    可,这种安全还没来得及享受够呢,突然一个冰凉的毛巾盖在她的脸上,一下子将她激醒了。

    猛然睁开眼一看。

    男人已经衣服穿戴整齐了。

    遂歪头看看外面,漆黑一片。

    “你……你这是干嘛?”萧墨蕴不懂了。

    “给你一分钟时间,自己穿衣服,然后把被子叠成豆腐块!”男人的语音很冷很沉肃,丝毫不像开玩笑。

    “什么意思嘛!”

    “还有五十就秒!”

    “臭男人你要干嘛!”

    “五十八秒!”男人身上那股子军人钢铁纪律一样的气息,彰显无比。

    萧墨蕴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快速的穿着男人为她摆放好的一身作训服。然后,快速的叠着被子。

    只可惜。

    豆腐块她是叠不成了!

    五分钟到!今天的暂且给你记着,明天继续叠!

    “……”萧墨蕴。

    “出发!”男人一声令下。

    “什么?”

    “出发,跟我上车!”

    “呃……”很是愕然,到底弄不明白男人葫芦里买的啥药?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栖庐公馆外,停放的是另一部车。

    男人将她塞入车里,发动引擎。

    她抽空看了下腕表:“拜托大哥,现在才凌晨五点半,你该不会把我带到阴沟沟先奸后杀吧?”

    “先奸后杀?你确定不是你奸我,而是我奸你?”男人的语气里带着不屑和鄙夷。

    “我……是,我承认,在你的传授之下,我进步是挺快的,那个和你搏击的时候,也的确占了你不少便宜,可……你总得告诉我,你这是要带我干嘛去吧?这神经半夜的?”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嗖!

    一加油门,车离玄而去。

    来到军区专门打靶的山脚下,男人将车停稳,带她下车之后,又让她深呼吸做了五分钟的扩胸运动,才不紧不慢的对她说:“十公里越野跑,我陪着你,开始吧!”

    “你疯了!”萧墨蕴差点要瘫坐在地上。

    十公里!

    开什么玩笑!

    她多久没跑过步了?

    “我又不是你的兵,你凭什么拿你训练你们部队上的军人的方式训练我?”

    “你是怎么对记者说的来着?”男人做了下蹲运动,然后问她。

    “什么?”

    “你说你实在演你自己!演你自己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承认你是个军人吗?”

    “我……”明明是说我的在演我自己的经历,什么时候说我自己是军人了?

    “我是个演员,大明星!我才不是臭当兵的呢!”简直气死她了!

    好不容易一个美美的觉,带春梦的觉,就这么被他搅和黄了?

    “不跑?”男人冷着脸:“好啊!我自己开车回去,你一个人跑回家!”

    语毕,男人转身就走。

    萧墨蕴真相上去暴揍他一顿,可她知道,她打不过他,突然想到温一斐曾经教过她一些骂人的粗话:“我日你……”

    “你不应日过了吗?”

    “……”萧墨蕴。

    男人突然转身,然后欺进她身边,捏住她下巴,凛冽的说道:“你就是在想,也得等到晚上,而现在,是你训练的时间!跑!”

    “是!”终于被他的威慑给镇压住了。

    十公里。

    对于一个天天训练的军人来说,不算设么,可对于萧墨蕴这样干每天睡到日上三竿,已经很久都没有锻炼过身体的她来说,简直是要了她半条命。

    一路上她都是跑跑停停,男人倒是没有再呵斥她,而是跑跑停停等着她。

    直到,两个小时后。

    萧墨蕴才气喘吁吁的将十公里跑完。

    瘫坐在程湛的车上,她一动也不想动了,累的。程湛一路开车把她带到军区办公大楼处。

    歪歪扭扭的从车上下来。

    却看到办公大楼外,为了不少的军人,男人女人都有。

    而且嘻嘻哈哈的在围着一个孩子说笑。

    走进了一看,竟然是柳柳。

    “我可集体向你们宣布了!我,柳柳,是程湛的女朋友!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