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92:被人盯上了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收了线,程皓珊笑吟吟的走过来,看着萧墨蕴:“三婶,你们吃的玩的开心啊。”

    然后又想伸手捏柳柳的小脸蛋,以作示好。

    被柳柳别开了头。

    不过程皓珊也不在意,反而很没心没肺的跟柳柳开玩笑:“柳柳,你搞错了哟,不是皓珊姐姐抢了你的男友,而是你蕴姐姐抢了你男朋友哦,所以,你以后不许再吃皓珊姐姐的醋了哦。”

    “你胡说八道!”柳柳真是被她气疯了,小手扬起,头颅抵着,一下便把程皓珊推倒在地,四仰八叉:“蕴姐姐是程哥哥的老婆,怎么会跟我抢程哥哥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就是想跟我抢男朋友,我告诉你!我刚刚已经去军区告诉了所有人,现在整个军区都知道程哥哥是我男朋友了,你以后想都不用想了!”

    “……”程皓珊。

    真没想到,才五岁的小孩,竟然对她仇恨这般大,她眼眸里的杀气之火差一点就没有掩饰的住。

    “皓珊,柳柳还太小,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啊。”萧墨蕴似笑非笑看着四仰八叉的程皓珊。

    伸手拉了她一把,顺便贴着她小声说道:“你大概想象不到,三个孤单的人,我,程湛,还有柳柳,我们三个人组成的三口之家,融洽度是多么的铜墙铁壁!你还想看似开玩笑看似无意的在柳柳面前挑拨我们?哈哈哈!你是嘀咕了柳柳的智商,还是高估了你自己的智商?”

    “……”程皓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柳柳,我们走了,去吃好的去喽。”

    “嗯,好开心,嘻嘻。”

    “柳柳我告诉你,女孩子不可以这么鲁莽推人,下次蕴姐姐再看到你推人,蕴姐姐就不理你了哦。”

    “嗯,我听蕴姐姐哒。不过……”

    “不过什么?”

    “程皓珊我可是见她一次,就推一次的!谁让她总是欺负我!”

    “噗……”

    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程皓珊恨不能拿个板砖砸她们后脑勺!

    一顿开机宴。

    明则是开机宴,实则是冷士奎变着法讨好萧墨蕴,以此来替自己以前的行为赎罪。

    萧墨蕴心知肚明,但表面不说什么,总而言之余导和郁上校都在,他们也辛苦了这一段日子了,就算为他们两个人庆庆功放松放松吧。

    萧墨蕴的心中对余导和郁鸿放,有知遇之恩。

    “余导,谢谢您。”举起杯子,她感激的说道。

    “蕴蕴,我只是给了你一个机会,以后还得靠你自己。不过,我十分看好你,加油好吗?”余启明语气温和的说道。

    “一定!”一饮而尽。

    “郁上校。”又举起杯,萧墨蕴真诚又感激的看着郁鸿放:“谢谢您,非常感谢。”

    “蕴蕴,我没帮到你什么,没什么让你好谢的。”郁鸿放诚恳的说道。

    “不,冷锋来找我麻烦那次,你帮了我很多,我都记得,我做女主角这几次,你也帮了我,我都知道的,全都知道的。真的很感激你。”

    “蕴蕴,你幸福,安康,我就放心了。懂吗?以后无论你有什么困难,无论遇到了什么事情,你来找我,我一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你。”他的语气诚恳又迫切。

    却没有丝毫的觊觎之意。

    他对萧墨蕴就是一种如父如兄的爱护。

    这种爱护羡煞了旁人,也嫉煞了被换掉的前任女主角筱琳玥。

    凭什么所有男人都要围着你转?

    悄悄的在桌子底下跟程皓珊发了个短信:“男主对女主格外关心。”

    不一会儿,短信回复来了:“收到。”

    开机宴圆满和谐的结束后。

    筱琳玥的心情变得好多了。

    回到剧组后,她还主动跟萧墨蕴讨论剧本,讨论角色,告诉她一些要点之类的,这让萧墨蕴觉得很奇怪。

    筱琳玥虽然明面上没有翻脸,那是因为她有军令在身,身为军人她只能服从安排,可内心里有多难受多不甘。

    萧墨蕴都能察觉。

    可,为什么吃一顿饭功夫,明明筱琳玥是被冷落一边的,吃了一顿饭,她却突然想通了,开解了?

    萧墨蕴对想不通的事情,从来不费脑子。

    但,从这一刻起,她也不动声色的防着筱琳玥。

    萧远清的女儿,不可能傻逼到不妨身边任何一个可疑人物。

    当然了,表现上,她对筱琳玥的热情和友好,可比筱琳玥自然多了。

    “琳玥姐,明天就是我们俩第一场对手戏了,我可冒犯了,你别介意啊。”

    “当然不会啦。”筱琳玥的语气还是有一点点的生硬。

    “其实你的经验比我多,明天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琳玥姐你一定要提示我,多教教我,我做的有不好的地方,你要毫不客气的指责我哦!”萧墨蕴的语气又大方又自然。

    “哎,咳咳。”倒是越发显得筱琳玥有些不自然了,为了掩饰自己突兀的示好,她提议:“不如,我们今天下午就先示范示范一下?”

    “好,没问题。”

    所有人都为他们两个人的和谐和配合而感到欣慰,一个下午,筱琳玥教萧墨蕴教的也很细心。

    萧墨蕴的确也学到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一些知识。

    比如怎么借位?

    比如镜头的远近效果。

    诸如很多,两个人来来回回示范和探讨的不亦乐乎,仿佛两个人的友谊也增进了一般。

    只,筱琳玥的心里在呵呵冷笑:“我迟早会讨回来!”

    而萧墨蕴的心中也呵呵冷笑:“想要对我萧墨蕴放冷箭,我也不会让你轻易得逞”

    彼此心存异念。

    说起来也没啥意思。

    倒是今天一天一直跟着萧墨蕴在剧组里玩耍的柳柳,不知道暖了多少人的心。

    蕴姐姐和筱琳玥切磋的时候,她一点都不闹腾,乖乖在坐在一边的小凳子上看着,有人来跟她打招呼时,她都会甜甜的叫一声:“阿姨。”

    又或者:“叔叔”之类的。

    只萧墨蕴和筱琳玥切磋完毕累的气喘吁吁之时,五岁半的小萌妞妞竟然有模有样的抽出纸巾,一点点的为萧墨蕴擦着额头的汗水,以及掉了的妆容。

    很细心,很周到,很暖的样子。

    萧墨蕴的心都醉了。

    “蕴姐姐,我做你的助理,合格吗?”小妮儿一本正经的问道。

    “柳柳,谁教你的,这么懂事,这么会做事情?”萧墨蕴喜欢的不得了,抱着她,不愿意松开。

    “柳柳知道,柳柳是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柳柳要比别的孩子懂事,才能让更多人喜欢柳柳,不嫌弃柳柳。”

    一番话说的,萧墨蕴眼圈都红了。

    “柳柳乖,蕴姐姐永远喜欢你,永远不嫌弃你。”

    “还有我,柳柳。”温一斐站在萧墨蕴和柳柳的身后暖暖的笑道:“温哥哥也喜欢你,也想和你做朋友,你愿意吗?”

    “愿意!温哥哥……”柳柳不厚道的笑了:“温哥哥,你中午答应我什么来着?”

    “小吃!”温一斐立即肯定的说道。

    “奥耶!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柳柳慷慨激昂。

    “奥耶!”温一斐也学着柳柳的样子。

    “好啦!”身后的余启明特别羡慕这些年轻的身影,他是个识趣的,也是个特别有宽爱之心的人:“收工吧,收了工,小温你就可以带着蕴蕴和柳柳去吃小吃了,我是知道,蕴蕴爱吃小吃,都是小温你带的。”

    “嘿嘿嘿。”温一斐挠头笑:“那……导演,我们去了?”

    “去吧,明天早点来。”

    “好嘞。”

    一行三人一出剧组,就看到剧组外,程湛的那部军车,萧墨蕴走向车前,看到驾驶座上的傅远正在研究一块腕表。

    “傅远,你一天都在这里等着我们?”萧墨蕴不置可否的问道。

    “不是啊,中间回去了,这不才来没多会儿,怕你们剧组忙,没进去打扰你们,柳柳在剧组内乖吧。”

    “很好。”

    “走吧,先接上你们,然后再去军区办公室接少将。”

    “不!”柳柳立即拒绝。

    “嘿,小公主,从早上到现在,你还记恨傅远哥哥呢?”傅远颇为无奈的问道。

    “不是滴!”

    “嗯?”

    “我要去吃小吃!”

    “傅远我们一块去吧,你家少将让他自己开车回去得了。”萧墨蕴大方的邀请。

    “……可以不吃毛鸡蛋吗?”傅远弱弱的问道。

    “噗……”萧墨蕴笑的很抱歉。

    “放心吧,保证不让你吃烤毛鸡蛋。”

    “那就好。”傅远老老实实的挠头,然后一拍温一斐的肩膀:“温小子,上车来,少将的车给你坐一坐!”

    “不用,我自己有车。虽然破是破了点,可自己开着舒服呢。”温一斐大方的拒绝。

    “小子,你是好样的,少将希望和你做朋友。”

    “嘿嘿嘿。”温一斐笑的有点不知所措了。

    “我也想和温哥哥做朋友。”柳柳争先恐后的回答道。

    “嘿,你这个小人精,什么时候都不能把你给忘了,你朋友众多啊你!”傅远状若吃错的将柳柳抱起,举老高的哄着她玩儿。

    “等一下,等一下。”柳柳突然想到什么似得。

    “怎么?”

    “我还有朋友呢。”柳柳笑的甜蜜蜜。

    “还有谁啊?”傅远不懂了。

    “程沛哥哥,程洢姐姐,还有碧云姐姐。”

    “呃……”可不是嘛。

    小妮儿人缘儿贼好。

    也是有心的小人儿,吃个小吃都想着他们,都要把她们叫上。

    结果

    原本是三个人的地摊小吃,到最后便成了一群人的聚会。

    却每个人都开心的跟在高档餐厅里聚会一般。

    “温一斐你好,认识你很高兴啊,我是程沛,蕴蕴的小叔子,经常听我嫂子提起你,说你是她在云江的第一个朋友。”程沛的性子本就开朗又善谈。才认识,就跟温一斐熟络了。

    “很荣幸,你们竟然这么看得起我。”

    “我叫程洢,是蕴蕴的小姑子。”程洢略带拘谨的看着温一斐。

    笑了一下,又多说了一句:“你跟一个人长得很像。”

    “是吗?”温一斐感兴趣的问道:“谁呀?”

    “嗯,也是一个演员,我很粉他,不过他最近都几年都没演戏了吧,好像自己开了文娱公司。但他跟你不一个姓。你们应该不认识。”程洢本事个腼腆又本分的女孩子,说着说着,笑脸不由自主的就红了。

    她不像她的哥哥那般,善于和不熟悉的人打交道。

    她一脸红,温一斐到不好意思了:“没事没事,我不问了,有跟我没关系,来来,咱们吃烧烤,今天我请客,你们尽情的吃啊,别给我省。”

    “今天我最高兴。”柳柳吃的一嘴流油,举着小手,大声的嚷嚷着。

    “请问柳柳小美女,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廖碧云温柔的文她。

    “因为都是我的朋友,都是我喜欢的人,而且,今天我还亲手教训了我最讨厌的人。”守着一大帮全都是喜爱她的朋友,小丫头别提有多高兴了,一高兴,就把她今天在剧组威武霸气的表现,抖落给她的朋友们听了。

    紧接着

    萧墨蕴便把柳柳白天把程皓珊撞翻在地的事情讲给大家听了。

    在场的没有不恨程皓珊的。

    尤其程沛程洢廖碧云三表姐弟,其中两个本是程家的正根正苗,却被程皓珊这样一个丝毫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给挤吧的。

    跟偷生似的。

    廖碧云更别提了,程皓珊一向是不把廖碧云当人数的。

    如今一听那嚣张狠毒的程皓珊竟然被柳柳掀翻在地,每个人听了都高兴的欢呼雀跃。

    一个桌子上,做了七八个年轻人,你一声我一声,一声高过一声,再加上啤酒杯子的碰杯声。

    氛围快活热涨。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里,程皓珊双手直接垂在车帮上:“该死!一群人个个都是贱货!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个个都是贱货,臭味相投!”

    “嗯?大小姐,这些,全都是你仇人?”她的旁边,一个带黑色墨镜的女人问道。

    “坐在西边的一男一女就是程沛和程洢,两人都是不被程家承认的,平时他们俩也不敢在我面前嘚啵。所以我还部把他们放在眼里,他们南边做着的廖碧云,身份低贱的更不值得一提。”

    “还剩下一个女的和一个小孩,就是你说的萧墨蕴和柳柳?”墨镜女人阴冷冷的问道。

    “对!他们两个最该死!”

    “好。”墨镜女人冷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