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93:给自家老公立规矩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最好把那个小孩给我肢解了,活活的肢解!”一提到柳柳,程皓珊就咬牙切齿。

    因为萧墨蕴的原因,她在剧组里的地位已经很下降了。却还被一个五岁多的小拖油瓶给推倒的四仰八叉!

    她程皓珊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你说什么?”墨镜女人不置可否的歪头看着程皓珊,冷冷的问道。

    “我最恨那小孩,我要你把她给我肢解了。活活的肢解!我要听见她痛苦哀嚎声!就这样!”

    有钱就任性啊!

    赵茜的命等于都是她外公给捞回来的,要不是因为外公,赵茜早就被击毙了。

    更何况,让她做这件事,外公是给了她很多很多钱的!

    “才发现,你很适合做我这个角色。”赵茜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不知是讽刺还是恭维的话。

    “……说什么呢你。”程皓珊略带几分尴尬。

    然后对前面的司机说道:“开车,走人。”

    “小姐,就放任这群人在这里这么疯狂又开心的贱?”司机是比较了韩家人的一些行事风格的。

    “都是蹦不长的蚂蚱,懒得再多看他们一眼了,走。”

    “是,小姐。”

    司机发动引擎。

    程皓珊忍不住又偷瞄了几眼赵茜。

    这个女人看似不好驾驭嘛!

    赵茜原本是西南边境的一个女匪首,十年前带领着一帮穷凶极恶在边境一代混的风声水起。

    导致那一带的百姓与来往过客人心惶惶。

    别看她是个女的,可行事比很多男人都狠辣,她干的最大的一票便是在七年前,她带领一帮亡命之徒在国边三不管地带,截获了一部黑吃黑的车辆。

    里面装的全都是先进武器。

    这一票,足足让她赚了近亿元。

    也由此,她的作为引起了边境两国的极大关注。

    没过多久,赵茜便被另一方的边陲小国擒获,本来该判以死刑。

    却被韩启山花高价层层疏通关系。

    最终还是把她捞了出来,然后为她改名换姓叫做赵茜。

    然后,将赵茜留为己用。

    而今,赵茜等于是韩启山的死士,程皓珊想怎么用她都不过分。

    有了赵茜这张王牌握在手中,在小吃摊上吆五喝六的那群贱货一个都跑不了!

    程皓珊阴森冷笑。

    黑车远走。

    小吃摊上的人并没有感受到背后会有人算计他们,几个人依然吃的嗨皮的不要不要的。

    “你们都还不知道吧,蕴姐姐现在是女一号了,大明星呢。”知道的内部消息最少,却以为自己知道最多以为自己智商超级高的柳柳兴奋的对大家报告好消息。

    “哇?真哒,那恭喜你啊蕴蕴。”廖碧云故作惊讶状。

    不知道内情虽然是装的,但却是真的在恭喜萧墨蕴。

    “嫂子,恭喜你。”程沛也是真心祝福。

    “嫂子,说不定不久的将来,你会是大明星呢。”程洢更是一脸崇拜。

    “哦,蕴姐姐是大明星哦。”柳柳高兴的跟什么似得。

    “夫人,您提前给我签个名吧,我留着。以后好升职。”傅远嘴贫的说道。

    “毛鸡蛋要不要给你来一串?”

    “呃,我闭嘴,好吧?”

    “噗……”

    即便是闭嘴,傅远也觉得和他们几个在一起,是轻松又快活的,看着他们高一声,低一声,吆五喝六的猜拳耍酒令。

    傅远也开心的很忘我。

    以至于

    自家上将打来的电话,他压根就没听到。

    电话那一端的程湛打电话已经打疯了。

    就在半小时之前。

    有他专门埋设的秘密眼线向他汇报了一个绝密的情况。

    毒蛇出巢了。

    程湛心中惊悚不已。

    被叫做毒蛇的是个女人。

    自从四年前,毒蛇设计在加国将柳柳的父亲柳科诺害死然后成功嫁祸给萧远清之后,就再没有出头露面过。

    这一蛰伏,就是四年。

    当年她以为她害死柳科诺神不知鬼不觉,可,在程湛一次次秘密派人去加国进行查访之后,已经得知柳科诺的死和萧远清无关,而是被这个叫毒蛇的女人给害死的。

    而且

    程湛还得知一个情报。

    毒蛇的主人之所以饲养毒蛇,是为了让毒蛇专门对付萧家人,以及跟萧家有关的人的。

    那么

    毒蛇出动,意味着什么?

    程湛紧收着一颗心问情报员:“毒蛇出现在哪里?”

    “夏之美酒店后街的小吃一条街附近。”情报线人如此回报道。

    一向冷静自若的程湛,身上骤时惊出一身冷汗来。

    随即,拨打萧墨蕴电话。

    不接!

    拨打傅远电话,不接。

    电话打回程宅,打给秋姨,结果秋姨告诉她,程沛和程洢都被萧墨蕴叫去一起去吃小吃去了。

    又打给碧云。

    同样不接。

    难不成,这毒蛇的出手竟然会如此迅速?

    程湛双手握拳青筋暴突。

    收了电话线,马不停蹄召集自己近身伸手最好的六名警卫员,赶往小吃一条街。

    不敢鸣笛。

    不敢声张。

    一路,焦急如焚。

    “韩启山,我一直都知道毒蛇是你养的,我之所以到现在还没动你,还是在给你留着面子的,你要是敢动了蕴蕴,动了程沛程洢,柳柳,还有碧云一个汗毛,我程湛就算撕下肩章我也要把你放油锅里炸!”

    纵然心里这样嘀咕着。

    可依然闭目默默宽自己的心,至少傅远的伸手在整个军区都是数一数二的,傅远不可能就这样束手就擒的。

    一路飞速来到小吃街的街头处。

    却看到了一幕令他暴跳如雷的场景。

    萧墨蕴,柳柳,程沛,程洢,还有那个一点都不讨人厌的温小子,还有碧云。

    还有该死的傅远!

    几个人,都跟喝高了似的。

    又叫又唱。

    程洢和碧云多守规矩,可此时此刻呢?竟然都和萧墨蕴一样一条腿翘起来,翘在板凳上。

    那模样

    几个丫头片子!

    个个看着像二痞子流氓似的。

    还有那傅远!

    什么时候变得,跟个二十岁的小毛头似的了?

    “一心敬啊,哥俩好啊,三桃园啊,四季财啊……”

    就连柳柳,都猜拳猜测的不亦乐乎。

    车内男人的那张脸,却越来越阴云密布了。

    “少将大人,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像傅远兄弟那样,彻底放松自己一回啊。”车内,程湛的警卫员压根就没看见他家少将的脸色已经黑成成了一张黑锅底。

    只顾得羡慕小吃摊上一桌人呢。

    哎!

    真想参与其中啊。

    话说

    少将的媳妇和少将的闺女,真的都很亲民,很好相处啊。

    多好。

    “下车!”

    “什么?”

    “下车!”一声暴喝,少将已经自己推开车门,快速下车,然后疾风骤雨一般朝小吃摊走去。

    “少将……”警卫员百思不得其解啊。

    一桌,七个人,正玩的浑然忘我。

    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已经压在了他们的头顶,却谁也没顾得上。

    萧墨蕴赢了,抬起手进行下一轮的猜酒令。胳膊抬起却放不下了。

    被一个钳子钳住了。

    “啊,疼,谁呀!光天化日之下敢骚扰本姑奶奶!”一边怒喝,一边拼命的想要挣脱自己的手臂。

    却,怎么挣也挣不开。

    “傅远!你愣着干嘛!”此时此刻,萧墨蕴第一时间就喊傅远,她是知道傅远伸手很好的。

    “夫……夫人。”傅远都变成结巴嘴了。

    他家少将是个冷面阎王不错。

    可他也从未见过他家冷面阎王的脸这么黑黢黢过。

    太骇人了。

    骇的他一句话也不敢说,更别说替夫人求情了。

    “傅远,枉我把你当成朋友!”

    “我们只是酒肉朋友啊,夫人。”傅远很不厚道的说道。

    “你又是我的众多仇人的其中之一是不是,好,把我带走可以,放了我的朋友和这个孩子!”萧墨蕴见求救无门,只好退而求其次。

    “嫂子……”

    “三嫂……”

    “蕴蕴……”

    “蕴蕴……”

    程沛,程洢,廖碧云,还有温一斐,都十分同情的看着萧墨蕴。

    唯独柳柳还算诚恳:“蕴姐姐,我们来吃小吃的时候,你似乎犯了一个大错。”

    “没错,我从剧组出来,一直到这里吃小吃,我都应该四处查看查看有没有可疑之人……”

    “不是的,蕴姐姐。”柳柳摇头摇的很无辜:“你……你带着我们这一帮人出来吃小吃,你为什么不把程湛哥哥给带上?你就落下他一个人,他能不委屈,能不馋的慌嘛?这不,你看看,我们都不敢为你求情呢。”

    在这一干认之中,柳柳已经算是最胆大的了。

    “柳柳你说什么?”萧墨蕴这才想起扭头要看看钳制她的人,怎奈,她转不过弯来。

    看不到是谁。

    幸好,钳子放开了。

    萧墨蕴这才得一放松。

    恼怒回头,却对上了男人一张黑锅底脸。

    “你……你气死我了,你干嘛?”男人还从未对她动过粗呢。

    “回家!”男人简短二字。

    “阿湛……”廖碧云。

    “三哥……”程沛

    “三哥……”程洢都吓的眼泪汪汪了,正好她的旁边就是温一斐,看她肩膀抖擞的样子,温一斐都想护她一护了。

    可这时候,温一斐也吓傻了。

    傅远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少将,今儿……我们就是高兴,第一天开机,挺顺利的……”

    “碧云,小洢。你们俩例外,其余你们几个人,程沛,傅远,包括温小子!你们三人,今天晚上什么时候做完五百个俯卧撑,再睡觉!”

    “呃……”傅远到不觉得难。

    “哥……”程沛的一张脸立即变成了苦瓜。

    五百个俯卧撑。

    直接打死他算了!

    “少……少将,您……您竟然这么看得起我?”没想到,温一斐竟然是高兴的,他压根都没想俯卧撑的难度,只在想,程湛这明明是惩罚家人的姿态,却也用来惩罚他。

    先前傅远跟他说,少将要跟他做朋友,他还半信半疑。这下,心里真的说不出的高兴呢。

    “温,温小子。”吓傻了的程洢竟然还不忘提醒温一斐:“你,五百个俯卧撑,你……”

    “呃……”这才想起来,五百个俯卧撑可不是要做死了?

    “三哥……”一向胆小的程洢,却也在关键时刻,不畏强权:“温小子他,他毕竟不是军人出身,你让他做五百个,会……”

    “温小子,一百。”

    “啊?”温一斐简直不敢相信:“谢,谢谢少将。”

    “你该感谢小洢!”

    “是,是是是是!谢谢,程洢小姐,谢谢你啊。”温一斐点头如捣蒜。

    然后又看着萧墨蕴:“蕴蕴啊,我……我刚能保住自身,我,我和你,也是酒肉朋友,我就不替你求情了。”

    “你……”萧墨蕴真是要被气死了,看着在场所有人。

    所有人都表示无奈。

    “三嫂,你看你把我连累的,你说你都能想起来叫我们出来吃小吃,你怎么就忽略了我三哥呢?”

    “是呀三嫂,今儿这事儿,的确是你不对。”程洢都开始推脱了。

    “蕴蕴,你……你不能做这种见友忘夫的事情啊。”一向沉稳淑婉的碧云,也指责萧墨蕴的语气。

    简直哭笑不得,四面楚歌啊!

    你们这群酒肉朋友!

    好!

    我萧墨蕴一个人面对!

    “你,你个闷骚男!就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男人,我不就是跟我这一帮朋友吃了个小吃嘛,就这么吃醋?你打翻了醋坛子,你……”

    “嗷……”一番指责的话还没说完,她已经被男人扛到了肩头。

    “柳柳!”男人一声猛喝。

    “有!”柳柳便小战士似的,跟在程湛的后面拖拖跑。

    还不忘了回头对几个目瞪口呆的酒肉朋友们做了个鬼脸。

    程湛都愣了:“今儿少将这是怎么了?”

    “我感觉我哥不是吃醋了,而是吃枪药了。”程沛分析着。

    “四哥,我怎么从三哥的眼神中看到一种惊惧?”

    “惊惧?”程沛笑了:“怎么可能,三哥从来就不知道怕字是怎么写,他怎么可能会惊惧呢?”

    “之前他从不知道怕字怎么写,那是因为他没有牵挂,现如今,他有了你三嫂这个大牵挂,他的恐惧,肯定是来自你三嫂。”廖碧云的心思最缜密,又十分的善解人意。

    她突然有点想明白程湛为什么发火的了:“今天肯定发生了什么对蕴蕴不利的事情?”

    “是不是军区不承认蕴蕴这个军嫂?”傅远猜测:“也不可能啊。谁敢不同意少将的婚事?我得打电话问问。”

    掏出手机,点开,这才看到。

    手机上,有少将打来的十几个未接来电。

    每一个,都充分凸显着少将的焦急。

    “怎么了?”廖碧云问道。

    “少将打了我十几个电话,看看你们的?”

    结果,除了温一斐之外,其他所有人的手机,都被程湛打了不下十几遍。

    一众人这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

    “都怪我们,刚才玩的太嗨了,都没注意到手机,蕴蕴的手机肯定也被阿湛打爆了。”廖碧云蹙眉说道。

    与此同时,傅远已经将手机程湛最贴身的警卫员,问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毒蛇出巢了。”警卫员简短的回答。

    “什么?”傅远的心中一紧。

    怪不得!

    已经知道原因来自何处,傅远也就不紧张了,关于毒蛇出巢,他是不能把这消息透漏给其他人,他只能淡然的安慰其他人:“没事了,你们都放心好了,少将没事了,夫人也会没事的。”

    “傅远……”廖碧云还是担心。

    “这关于军方机密的。”傅远只能解释到这里。

    “那蕴蕴她……”

    “夫人一定会没事,放心吧。”傅远将几个人一一劝说完毕,这才急匆匆的开车去追了程湛。

    直到

    栖庐公馆的大门外,两部车才同时停稳,下了车,傅远急急忙忙去为程湛打车门,继而严肃的打了个军礼:“少将,我已经知道什么事情了,接下来谨遵少将军令。”

    “以后,你亲自负责夫人的安全,一定要寸步不离!”

    “是,少将!”

    “回去休息吧。明天记得来接。”

    “是!”傅远转身就走。

    “等等!”

    “嗯,少将?”

    “五百个俯卧撑!”

    “是!”

    傅远走了。

    程湛依然黑着脸,萧墨蕴也气鼓鼓的不和他说话,而是牵了柳柳快速的走着,程湛也不管她们。

    他知道,进入栖庐公馆,就算是毒蛇有通天的本事,她也不可能动萧墨蕴一分一毫。

    “你说说你!你堂堂一个大军区的少将,一个大男人,你怎么能这么小心眼呢你!”回到客厅里,萧蕴依然气不过。

    叉着腰的和程湛理论。

    “我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大男子主义呢?嗯?”

    男人依然不语。

    但,面色已经好了很多,小妮子没事,小妮子是安全的,他的心也就放下了很多。

    再看眼面前这个叉腰的凶神恶煞,他突然好气又好笑!

    自己可真是娶回家个麻烦。

    自己担心她担心的要命,偏她还在这里理直气壮的发火。

    “你们别吵架,幼儿园的老师都说了,爸爸妈妈吵架对小孩的心里会造成不好的阴影。”柳柳倒是一点心理阴影都没有的说着这些话。

    “哼,柳柳,你说你向着谁,向着他,还是蕴蕴姐。”

    “……我想睡觉!”才不会那么傻。

    “……你!”个小人精,白疼你了。

    不过,又舍不得不疼她。

    只好收了自己的怒气,然后蹲下身去,好声好语的哄着小人精:“小尤物,蕴姐姐不是跟程哥哥吵架,蕴姐姐这是在给程哥哥立规矩呢,只有这时候把规矩立下了,以后程哥哥才好管教啊。”

    “……”程湛。

    “真的吗?”

    “当然了!蕴姐姐给你传授一个秘诀啊,以后等你长大了,嫁人了,你也得给你的老公立规矩,规矩立好了,他以后就会对你服服帖帖!”

    “嗯,蕴姐姐,今天晚上我可以自己睡,你好好给程湛哥哥立规矩哦。”小妞儿竟然给程湛做了个鬼脸:“程哥哥,你以后要乖乖听蕴姐姐的话啊,这样你可以少吃一点苦头。”

    “……”程湛。

    小妮子已经蹬蹬蹬的跑上楼了。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男人终于开口问道。

    “你……打我电话了?”小女人这才翻开手机看了一下。

    天呐!

    二十个未接来电,只多不少。

    “嘻嘻嘻。我……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想我想的这么厉害,竟然打了我二十个电话,你……不就是昨天晚上我们没那啥,你就这么饥渴难耐了?那还不是因为你为了今天早上早起,你昨天不愿意和我搏击嘛……”

    “小女人你说什么?”男人的眼眸里突然冒出了一团旺盛的火来。

    这小女人,学习能力就是快!

    才这么点功夫,才这么几天,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还是那温温软软带着点媚,带着点坏,带着点挑的语气。

    真真儿是气死他了!

    这个晚上,他都快担心死她了,她竟然还跟没事人似的,又是叉腰,又是给他立规矩,又是挑逗他!

    简直反了天了这个小女人!

    却没想到,小女人更反的还在后头呢。

    他一个没注意,她已经一个抬脚大劈腿,一条腿已经搭在了他的腰身上。

    腿上支撑着他的身子,她三下五除二解下自己外套仍在沙发上,这样显得自己轻薄了不少。

    伸出细长的手臂一勾,便勾住了他的颈子。

    整个人也顺势跨上了男人的腰身之上。

    “哼!和你切磋长短!”小妮子晃悠着身子,弯着小眉儿挑战的对他笑。

    “小东西!”男人的嗓音顿时粗哑起来。一双粗粝的大掌瞬时间便牵住了她的小腰身。

    将她掐的身子一紧。

    整个人也在他双掌的迫势之下,贴他更紧密了几分。

    “竟然敢跟我论长论断,你个不知深浅的小东西!”男人一把提住她,热切的唇边覆盖了上来。

    并不温柔。

    而是一种惩罚。

    惩罚她的不听话,惩罚她的不接他电话。

    惩罚她让他受了前所有为有的惊吓。

    那一刻,她永远都不知道,他有多么怕失去她。

    这一刻

    他就想狠狠把她嵌入自己灵魂内!

    再也不分开。

    她被憋得喘息不过了。

    他才松开她。

    她小脸红扑扑,一双小手抓住他胸前,声音软的犹如一汪水:“我是不知道深浅的小东西,可你知道啊……”

    “……”男人。

    “你这个勾人的,折磨人的小东你,看我今天不弄死你!”一个纵身,将她抱起走到卧室处,砰的一觉推开卧室的门。

    再砰,卧室门关。

    ------题外话------

    晚一点,或许会有二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