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97:新任主母扭转了程家局面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看着一个慌里慌张,另一个充满挑战的两母女,程湛一脸冷怒的踱步来到程沛按住程皓珊的面前。

    “韩雪晴!”他连大嫂都没喊一声,只阴鸷鸷的,一字一顿道:“这是程宅,这里内外所站岗的警卫员,全都是老爷子的警卫,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在这儿吆五喝六?而且家里人的内部矛盾也能被你称之为歹徒,是你的心太歹毒了吧?你敢再嚷嚷一声,我立即让警卫员把你从这栋宅子里扔出去!你知道的,我从来都是说到做到!”

    自今天进来,程湛还没发言。

    这样冷厉厉的猛然一开口,彻底镇住了全场。

    老爷子程辅庭也纵横着老泪看着这个儿子。

    韩雪晴直接楞在当场,张口结舌。

    “三叔你……我是你亲侄子啊。”被程沛按压在地的程皓轩也不置可否的说道。

    “老三你……”程昱有些结巴。

    看着这样冷硬铁面如同下达军令一般的三弟,程昱真的难以应付。

    这一刻,他切身实际的感受到了他在程家掌门长子的地位俨然已经大势已去,或是之前他在程宅也没什么势头,但至少之前父亲是被自己挟持的,父亲拿自己是很无奈的,父亲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以至于,纵然程湛和廖秋语母子三人再怎么不满。

    却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但,自从萧墨蕴这个妖女进入闯入程湛的生活中,程湛便开始频频按捺不住自己冷暴的性子,先是前一阵子一脚将皓珊踢飞。

    而这一次,更严重!

    眼看着廖秋语,程沛,程洢,因为有程湛以及萧墨蕴的撑腰,现在变得越来越理直气壮了。

    就连一向逆来顺受,从来不敢多说一句话的程洢,此时此刻,面上也带着一种决绝攻击性!

    韩雪晴身后的程皓珊打了个哆嗦。

    终于切身明白,外公让他们一家四口借着奶奶的生日祭来挑起事端是对的,至少,这些人的面目和抵抗之心,真的就如外公所说,都一一暴露了出来。

    其实外公最想除掉的人还是萧墨蕴。

    程皓珊将目光转移到萧墨蕴的身上,萧墨蕴也紧随程湛之后来到程沛按压程皓轩的地方,不看程昱,不看韩雪晴。

    萧墨蕴只蹲身看着被压的腮帮子都扭曲了的程皓轩,一字一顿的说道:“程皓轩,你一句一个你四叔是贱种,你四叔是猪狗,请问你这是在变着语气骂最疼爱你的爷爷吗?”

    “你……”程皓轩被萧墨蕴噎住了。

    这女人!

    嘴真毒!

    这是想把爷爷的怒火挑到他身上来吗?

    被压制的程皓轩还算有思考能力:“你别妄想挑拨我跟我爷爷的关系!”

    “挑拨?”萧墨蕴冷笑:“你敢回答吗?是,或者不是,一个字或者两个字!你敢吗?”

    “不是!我怎么可能会骂我爷爷!”程皓轩不傻。

    “说得好!你不是在骂你爷爷,那如果有人在骂你爸爸,骂程昱是贱种,是不是骂你爷爷呢?”

    “当然!我爸是我爷爷生的,说我爸爸是贱种!当然就是骂我爷爷!”程皓轩说的掷地有声,他其实是在宣告他爸爸和他在程家的地位。

    “这就对了嘛,程皓轩,你四叔和你爸爸一样,也是你爷爷生的,而你,却一口一个贱种,一口一个猪狗的说你四叔,你这不是骂你爷爷是什么?你不仅仅骂你爷爷,你分明是拿刀子剜你爷爷的心!你自己也说了,你爷爷是最疼你的,而你呢?用剜他的心来回报他?”

    “你……”程皓轩无言以对。

    看看萧墨蕴,以及感受着来自程沛的怒火,他心中竟然生出一丝恐惧来。

    他求救的眼神对上了程皓珊。

    “三婶。”程皓珊开口了。

    弟弟被程沛压在身下,父亲母亲都束手无措,三叔又是帮助程沛的态度。

    这个时候,程皓珊不得不假意服软:“其实不是你想的这样,三婶。”

    “那,是怎样呢?”

    “三婶,你现在是嫁给我三叔了,是正室,你有没有想过,觊觎我三叔的贱蹄子在云江有多少?”

    “贱蹄子?”萧墨蕴眼眸好笑的看着程皓珊:“多的我还真没想过,一两个我知道的。”

    那语气里的意思很明确的再说:你不就是其中之一吗?

    程皓珊也不在意:“三婶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有一天那些女人抢你男人的时候,你心里什么滋味?”

    “你想说什么,直接说!”萧墨蕴耐着性子。

    这个程皓珊,还真的能歪曲事实。

    “廖秋语本来只是一个小护士,她们廖家在云江就是小门小户,凭他们家的家世,想要嫁给我爷爷,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绝无可能,廖秋语就趁我爷爷疗伤之际得逞的,说白了她就是一个爬床的!跟我爷爷生了两个孩子,以为能藉此改变身份和地位!”

    “你……程皓珊,你欺人太甚!”程沛狠狠的踩了程皓轩一脚。

    “程皓珊!你若再敢说我妈妈,我撕了你!”从小到大,程洢第一次发飙。

    今天就是豁出去了。

    程洢已经确切的明白了,这个家,就算父亲再忍耐,就算母亲再退让。

    程昱一家四口依然不会放过她和哥哥以及母亲。

    程洢想好了,今天就算是死!

    就算被父亲和母亲打死,她也要出了这口恶气!

    “程沛,小洢,你们俩让她说完!”萧墨蕴猛然呵斥了程沛和程洢。

    程皓珊心里冷笑,萧墨蕴也是也难免一俗。

    都是女人,当然都忌讳有人觊觎自己老公,但凡结了婚的女人,哪个不是恨那些急于上位的女人恨之入骨呢?

    萧墨蕴也不例外。

    程皓珊以这样为切入点真是切入对了呢。

    “三婶,你可知道,无论古代还是现代,门第观念其实都是根深蒂固的存在?血统不纯正者,终究都是不纯正,身份地位低贱的人,终究就是身份地位低贱!他们,程沛和程洢以及廖秋语,他们本来在程家隐忍吞声二十年了,他们只是看到你来了,觉得你好说话,所以要利用你,三婶。他们是想利用你成功上位。”

    “对,皓珊都是一心向着你的呀,蕴蕴,你,你赶快让程沛放了皓轩吧。”韩雪晴看着聪明无比的女儿,焦急的跟萧墨蕴说。

    看着被踩在地上的儿子,韩雪晴心如刀割。她有心跟程沛拼命。

    可她抵抗不了程湛,只能干着急。

    萧墨蕴不看韩雪晴,而是看了看地上动弹不得的程皓轩。

    冷然一笑。

    然后缓缓起身,和程皓珊面对面,上下打量她,像看怪物一般:“血统不纯正?身份低贱?”

    “是呀,三婶。程沛和程洢就是血统不纯正,地位低贱。”

    “你呢?你血统纯正吗?身份地位有地方考究吗?”

    萧墨蕴似笑非笑的问道:“一个和程家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一个野孩子而已!竟然有资格在这里评判老爷子的亲生骨肉?程皓珊,你也太嚣张了吧?是谁给了你这样嚣张的权利了?”

    “三,三婶,你说什么?”程皓珊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了。

    本以为萧墨蕴被自己说动了。

    没想到萧墨蕴猛然一变,矛头便指向了她。

    “萧墨蕴!我姐的身份用不着你评判!她是我爸妈的心头肉!心肝宝贝呢!”地上的程皓轩倒是十分袒护程皓珊。

    “她的身份我没资格评判!难道你四叔和你小姑姑的身份,你和你姐就有资格评判了?”萧墨蕴质问程皓轩。

    “当然!我们可不是没名没分的小三爬床货生的……嗷。”程皓轩的一句话没说完,脖子又被程沛狠踩了一下。

    “辅庭,你……你别动气,家里的事情总是要解决的。”身后,程辅庭已经噗通一声坐在了沙发上,大喘着粗气。

    廖秋语赶紧上前扶住他。

    “我没事,我还撑得过去,该解决的总是要解决……”老爷子终于开口了。

    该解决的总是要解决?

    程昱听了这句话,总觉得背脊上阵阵发冷。

    细想一下,这么多年以来,堂堂帝国首屈一指的上将,被自己这个长子给挟制的,伸不能伸,屈不能屈。

    自己竟然还能这么受之应该似的。

    “程皓轩你已经被踩在了脚下,依然能这么拼死的保护你姐,还有皓珊,你是唯一一个跟这个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人,可你一直以来却比任何人理直气壮的叫你爷爷的儿子和女儿为贱货,贱种。”

    萧墨蕴挑眉一笑,极为精准的分析道:“你们的行为让我不得不联想到一件事,我在想,皓珊你虽然是从外面抱养来的小野种,可你到底是我大哥程昱在外面和人厮混的孽种,还是我大嫂在外面跟人厮混的孽种呢?要不然,你哪来的这么嚣张和理直气壮?”

    “……”程皓珊立即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韩雪晴也差点掉了手里的东西。

    程宅之外,某一个隐蔽的地方,某一双鹰眼也为之一振。

    “萧墨蕴你个妖女,你胡说什么呢?”程昱差点没被萧墨蕴气死。

    就连程湛都猛然一怔。

    是呀!

    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继而,一股更为冲顶的愤怒立即涌现在程湛的脸上,他已经双拳握紧,深冷的眼眸几乎迷成了一条缝。

    他在克制自己的怒火。

    要真是萧墨蕴说的那样,那他程湛真得将韩雪晴,将韩家踏成粉末!

    欺负人竟然敢欺负到程家来!

    “哈哈!”萧墨蕴笑了:“竟然真的被我炸出来点脏东西!”

    “爸……”韩雪晴一看事情不妙,立即转向程辅庭,也不管他现在气成什么样:“爸爸,你不能一句话不说,任由萧墨蕴胡说八道?任由家里闹成这样吧?您孙子还在地上呢,您一点都不心疼吗?呜呜呜。”

    韩雪晴哭了。

    痛哭流涕。

    她混淆是真的,不过哭泣也是真的,毕竟儿子而被程沛掣肘呢。

    程辅庭闭眼,老泪纵横。

    一句话也说不出。

    “这个时候知道求救于父亲了,当你们一家四口咄咄逼人,一步步的逼迫秋姨,不让秋姨进门,你们有没有想过秋姨无怨无悔和父亲作伴二十年,心里多辛酸?还有你,程昱,我都不敢相信,你是父亲的亲生儿子吗?”

    “萧墨蕴你放屁!你越来越得寸进尺了!”程昱恼怒到了极点:“你是侮辱我,侮辱爸爸!”

    “好!既然你是父亲的儿子,那你们一家四口,尤其是程皓珊!一口一个贱种,一口一个猪狗的叫着程沛和程洢,他们不是人吗?比你们少胳膊了还是少腿了?要受到你们无休止的侮辱?就没有想过,那也是父亲的亲生骨肉!是父亲所疼爱的人!还拿什么门第观念来死死卡住父亲的亲情,你们一家四口,也太阴毒了吧!这是你亲生儿子能做到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你欺负程沛和程洢,欺负秋姨,等于是在父亲的心口上捅一刀,然后在每天往伤口上撒盐,亲生儿子能做处这样狠心的事情?”

    “……”程昱。

    他是怎么拿着母亲的死亡这顶大帽子压制父亲,怎样苛待廖秋语苛待程沛和程洢的,他自己的心中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一直以为父亲终其一生都会忍让他,毕竟他是长子,母亲又死于非命。

    却在这一刻,程昱分明看到了父亲的老泪纵横不是在心疼孙子程皓轩。

    而是一种不得不做出的痛惜决定。

    决定不再忍了。

    果然

    父亲开口了:“阿昱,既然今天事情已经闹到这个份上了,我想再差也不能更差了吧?爸爸我能够号令的了整个云江军区,却,无法当好一个大家庭的家长。我真的很失败。”

    “爸爸……”程沛哭了,从爸爸的语音里,他知道爸爸今天是要为他,为妹妹,为母亲说话了。

    “爸爸。”程洢也哭的不成声。

    “辅庭。”廖秋语颜面抽泣。

    “爸……”程湛也低沉的叫道。

    唯独程昱一家四口。

    哑了一般。

    “程沛,你把皓轩放开吧。”程辅庭沉重的说道。

    “知道了,爸爸。”程沛将程皓轩从脚下松开。

    刚才还嚣张的程皓轩一听到爷爷的语气,也变得不敢嚣张。

    只会耍军三代,公子哥儿的脾气在云江横行霸道,他其实一点真材实料都没有,在这个家里他凭什么横行霸道?

    还不是母亲的支持,父亲的宠爱,爷爷的宠爱。

    现下,天变了。

    他也变蔫吧了。

    “爸,您想说什么?”程昱的声音里带着一种颤抖的恐惧。

    在这个家里,如果今后父亲不纵容他,不袒护他,凭他平平资质,他不知道今后他在云江怎么混。

    “这三十五年来,我对你的关爱,以及你去世的池姨对你的关爱,还有我现在的爱人秋语,你不想叫她秋姨,不认他这个长辈,你就不认吧,不过她对你也是照顾有加,我都看在眼里了。我想我用了三十五年的时间做到对你这么爱护,虽然仍然无法暖回你的心,可我也尽力了,我为了你暖回你的心,我忽略阿湛,忽略了程沛和程洢,我太对不起他们三个了,我想到此为止吧。”

    “爸……”程昱顿时泪如雨下:“您是要不认儿子了么?”

    “你认爸爸吗?”程辅庭反问。

    “我一向尊敬爸爸。”

    呵呵呵。

    “那,知道爸爸明知道程沛和程洢也是我的孩子,却眼睁睁看着他们与他们的妈妈受你们肆意欺凌的滋味有多难受吗?爸爸不能再踩着程沛程洢和你秋姨的肩膀一味的为了弥补你了,他们都和你一样,是我的孩子,我对你愧疚了三十五年,我不想再对我其他的孩子愧疚一声,到死都不能瞑目!”

    “爸爸,您……”程昱彻底慌了爪子。

    他只是按照岳父的吩咐,今天把萧墨蕴钓出来,却没想到,父亲今天会做出这么大的决定。

    “爸爸,您……”

    “别说了。阿昱,你以后还是我的儿子,每逢休息,你愿意回来吃饭,带着全家人过来,你秋姨还是会热情招待你们的。爸爸累了,只想用余生来弥补我另外两个孩子一点父爱。就像我曾经弥补你一样。”程辅庭喘息了一下,说道。

    “爷爷,您……您不爱我了?”程皓轩还在企图撒娇。

    “爱,但,你有你的父爱和母爱,而程沛和程洢也需要父爱和母爱,他们是我的亲生孩子,我首先要先爱他们。”

    “嗷呜……”程皓轩竟然嚎啕了。

    “别嚎了!”程昱一声怒吼:“你没看到你爷爷已经有气无力了么,还嚎哭。”

    突然发现即将失去这个父亲,程昱悲从中来。其实父亲对他一直很好,对母亲昱淑琴也很好,只是母亲当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跟父亲闹。

    程昱的心里有一种后悔。

    可,再说什么都是来不及了。

    程皓轩被他吼的再不敢吭声。

    程辅庭这才悠悠的说道:“我老了,这一生中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把这个家给带好,纵然一声的戎马生涯享誉无数,又有什么用?所以,我决定以后这个家的大事小事,当家做主的事情,全部交给……”

    “爸……您真的,要让我来……”韩雪晴立即喜出望外,激动的声音都变了。

    打理家事原本就是女人的事情。

    也难怪公公一直都打理不来。

    撑了这么多年,才把大权交出来,不过也不晚。

    “蕴蕴,告诉爸爸,管理整个程宅的家事你有压力吗?”程辅庭看着萧墨蕴,问道。

    “什么?”萧墨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突然就叫她管理整个程宅了?

    “什么?”韩雪晴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怎么着,退一万步来说,萧墨蕴和程湛也还没有举行婚礼,没有得到亲朋友好友的见证呢。

    老爷子就这么信任他们?

    就这么着让她这个当了程家二十年的儿媳妇失去了程家主母的大权吗?

    她不能接受:“爸!我才是程家的长子长媳!就算是代代相传,也应该把程家当家主母的位置传给我吧?”

    “我是想传给你,我等了你二十年,暖了你们一家四口的心二十年,都没有把你们暖热,我要是把程家的主母的位子交给你,让你来打理程家上下,那我的程沛和小洢,岂不是要让你打残废了卖到无人区去给人当牲口使唤?”程老爷这番话里,道尽了他对韩雪晴的失望以及评判。

    “……”韩雪晴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难堪极了。

    “妈妈……”程皓珊上前护住韩雪晴。

    程皓轩也一脸忌惮的看着老爷子,看着三叔,看着其他人。

    要是以后失去程家的保护伞,他想在云江横行霸道,也要掂量掂量了。

    程昱一家四口像蔫了的茄子一般。

    瑟缩在一旁。

    只眼睁睁的看着程沛程洢两兄妹高兴的跳了起来。

    “小嫂子,v587哦,顶你一个!以后程沛就跟着你混了!”程沛向来都死开朗不拘的,对于从小带到大所受的委屈,他根本没当一回事儿过。

    他糙汉子一个,他怕谁。

    主要是心疼妹妹和母亲。

    这下好了。

    小嫂子一来,这个家以后肯定是欢声笑语不断,再也不会有那种勾心斗角了。

    “小嫂子。我也崇拜你,我老早就是你的徒弟了哦,你忘了。”程洢也抹了脸上的泪,抹掉一脸的怒气,笑嘻嘻的看着萧墨蕴。

    萧墨蕴将程洢一揽:“放心吧,既然都认我当师傅了,以后你男朋友的事情我也包了。”

    “嫂子。”程洢瞬间脸红了。

    萧墨蕴说的其实只是一个玩笑话,但,她却没想到,以后程洢的一段美好姻缘,真的是由她牵扯而成。

    这是后话。

    眼睁睁看着那六口人热络的温暖又幸福,老爷子的一口气儿也缓了过来,程昱一家四口就更觉得在这个家是多余的了。

    原本想要借母亲的祭日来掀起一场风波,结果却似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程昱四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还是程皓珊最能隐忍:“爷爷……”

    声音软软的在求饶。

    “皓珊。你要愿意认我这个爷爷,爷爷永远都是你的爷爷。”老爷子一向以大度著称。

    他只是想给予自己孩子公平以及父爱,却也从来没想过不要程昱一家四口。

    “真的吗,爷爷?”程皓珊哭了。

    “当然。”老爷子说的诚恳极了。

    “谢谢爷爷……”程皓珊正想说什么时,门外警卫进来通报。

    “报告首长,有位韩先生前来拜见。”

    “韩先生?”老爷子眉头一簇。

    “我父亲!”韩雪晴笑了。

    ------题外话------

    晚一点,有二更。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