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98:廖秋语想抱孙子了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启山兄?他怎么这时候来了?”程辅庭的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他看着大儿子程昱。

    程昱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岳父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还是韩雪晴反应极快的:“爸爸,我父亲那个人您是知道的,他一向注重礼数,他知道今天是我婆婆的生日祭,前几天听我说来着,大概今天是来祭拜我婆婆的吧。”

    “快!快请亲家进来。”程辅庭立即以礼相待。

    “是!”警卫员行了个军礼,便出去了。

    约摸三分钟。

    玄关处进来一位斯文彬彬,带着金丝边的眼睛的老者,年龄和程辅庭相当。

    一身的书卷儒雅气息。

    却也给人一种庄肃不可侵犯的威压势头。

    程湛最先对韩启山点点头。

    却看到,一旁的萧墨蕴看韩启山看傻了。

    “你怎了?”程湛扯了扯萧墨蕴的手心。

    “呃,没,没什么。”萧墨蕴一句话带过,眼眸却依然凝神看着这位老者。

    眉头也紧蹙着。

    “启山兄,你来了。”程辅庭起身上前迎接韩启山。

    “外公……”程皓轩的语气里竟然带着一种哭腔,好像大靠山来了似得。

    “外公,您来了。”程皓珊面上不动声色。

    “爸爸,您来的真是时候。”韩雪晴倒是有点肆无忌惮了。

    父亲亲自到场,公公说什么也要给父亲这个面子的。

    “爸。”程昱面对韩启山的时候,终究是没有面对自己亲生父亲那般肆无忌惮,想说什么是什么。

    “我……本来是要祭拜亲家母一番的,怎么,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韩启山一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的表情,嗓音里带着那种老年权威人士特有的威凛。

    然而,如同萧墨蕴打量他一样,他也打量着萧墨蕴。

    相似刻意,又相似不经意。

    却没想到,萧墨蕴也在直白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韩启山。

    韩启山的心里更加狠硬了。

    让女儿女婿一家四口闹出这样一出为逝者祭拜的戏码,其实是韩启山和他的女杀手赵茜合谋好的。

    赵茜曾在加国跟萧远清较量过,她知道萧远清是一个难对付的老枭雄,赵茜根本不是萧远清的对手。

    以至于,这次韩启山让她对付萧墨蕴,她心里是没有完全把握的。

    虽然知道萧墨蕴才二十一岁,而且,并没有如她父亲那般接受过军事训练,但,赵茜是个心思缜密,从来不做没没有把握的事情的女悍匪。

    她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必定手到擒来。

    所以,和韩启山商量过后,决定让程昱韩雪晴一家四口带上窃听器,韩启山和赵茜其实就隐匿在程宅外面不远的地方窃听。

    他们要完全掌握萧墨蕴到底有几斤几两多少能耐。

    原本以为才二十一岁的萧墨蕴肯定会在祭拜之时和他们四口之家发生冲突。

    就如同程沛那般。

    却没想到,萧墨蕴从头到尾都很冷静。

    而且,在冷静的情况下,把程昱一家四口给攻击的毫无反抗能力,到最后,竟然扭转了廖秋语在程家二十年不得翻身的大局。

    躲在外面窥听的韩启山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幸亏赵茜做了这样一手准备。

    若不然他还真的不知道,小小的二十一岁的丫头,分析能力,心态镇定方面,掌控大局方面,竟然丝毫不输给那个老枭雄萧远清。

    她竟然能脱口而出说出皓珊不是程昱亲生,就是韩雪晴亲生。

    韩启山坐立不住了。

    如果皓珊的身份真的被揭穿,那不仅仅是毁了女儿韩雪晴的一个家庭,更多的则是会牵扯到他韩启山背后所操纵的一切。

    他将功亏一篑!

    坐在车里和赵茜对视了一眼之后,他蹭的一下下车了。

    他要亲眼看一眼萧墨蕴到底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也好让赵茜心中有数。

    “这位小姑娘是……”韩启山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墨蕴问程辅庭。

    “呃……”程辅庭一时间还真没法解释。

    “我妻子。”程湛率先回答了:“萧墨蕴。”

    “姓萧?”韩启山故意问道。

    “萧远清的女儿。”程湛淡定的笑。

    “你说什么?”韩启山故作不淡定。

    “怎么,我大嫂没告诉你?”程湛反问。

    “你们程家的家事,雪晴从来不跟提及的。”韩启山礼貌的笑一笑。

    然后看向程辅庭:“辅庭兄,难道……你跟萧远清和好了?不会吧,萧远清可是整个帝国的叛变者,而且,我那亲家母和你的二儿子阿浩都是命丧于萧远清之手吧?”

    “韩老先生你什么意思?”萧墨蕴直白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姓韩?”韩启山有一点点的不自在的问道。

    “废话!”萧墨蕴冷笑:“韩雪晴姓韩,您不姓韩姓什么?”

    “呃……开个玩笑。小姑娘你别紧张,你爸爸萧远清只是跟程家有仇,是帝国的叛变者,但,跟我一个商人却没太多关系。”

    “那刚才的问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出于对亲家的关心,你父亲身上背着程家两条人命,的确是事实,两条人命,你想想是多大的仇恨?”韩启山的语气很轻,很淡。

    却,四两拨千斤。

    轻松便能挑起程家人的仇恨俩。

    萧墨蕴能感觉到来自这个老头的压力,虽然他看上去文质彬彬,一副儒商的样子。

    但,绝没有这么简单。

    原来如此!

    萧墨蕴突然想到了,就在刚才,她还问程昱一家四口把她吸引到这里来,然后制造一场渲染风波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刚才想不通,而现下,她明白了。

    那就是,要把这位韩性命老头给牵扯进来,然后和她见上一面。

    韩启山要见她,而且还用了这样一个圈套,是为了什么?

    萧墨蕴的防备之心油然而生。

    甚至根根汗毛都竖起来了,站在她身侧揽住他肩膀的程湛都感觉到了。

    心中有什么疑问,但,没有问。

    老爷子打了个圆场,也是表明了态度:“启山兄,你和我,都是马上要奔七十岁人了,我也不在是那个手握重兵征战南北的上将首长,自然,所以,很多事情都看淡了,至于萧远清和程家的仇恨,和帝国的仇恨,跟一个才二十一岁的女娃娃有什么关系?”

    “对!跟我嫂子没关系。”程沛极力支持萧墨蕴。

    “我嫂子又不是她爸。”程洢也出面保护嫂子。

    “可是,跟我有关系!”韩雪晴因为看到有撑腰的了,以助于在自己亲生父亲面前,说话极其委屈。

    “嗯?怎么了雪晴?”韩启山故作不明就里的看着女儿。

    “仇人的女儿,却可以做程家的当家主母,而我这个嫁给程家二十年的长子媳妇,却是什么都不是。”

    “我妈妈也太不值了,在程家操劳了二十年,到头来不如仇人二十一岁的女儿能持家。”程皓轩也开始挑衅起来。

    有外公给他撑腰,爷爷绝对不会把外公怎么眼的。

    “雪晴你给我闭嘴!”没想到,韩启山竟然对韩雪晴一声厉喝。

    然后看着程辅庭:“辅庭兄,是启山教女无方,你别介意。”

    “启山胸你理解就好,你来的早也不如来得巧,不如今天就在寒舍吃一顿饭,正好我们一大家子也团聚?可行?”程辅庭对韩启山有着应有的客气。

    “辅庭兄不必客气。启山祭拜完嫂夫人之后,还要赶回公司处理事情。”语毕,他真的毕恭毕敬的在昱淑琴的牌位之前沉肃的三鞠躬。

    然后才又看着韩雪晴呵斥道:“父亲的脸面都给你丢进了!还不赶紧离开这里,面的惹你公公生气!”

    “爸……”韩雪晴嗫嚅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吧。”

    “辅庭兄,小女真实让你操心了,都是有两个孩子的四十多岁的认了,竟然还是这么没分寸,想她这样就该给她立规矩,我先把她带走,让在家反省反省,再来给辅庭兄赔罪。”

    程辅庭:“……”

    他之所以不说话,是因为他也不想挽留大儿子一家再次用餐。

    真的很累!

    被程昱一家这样折腾的,程辅庭的心太累。可刚才看到萧墨蕴,程沛,程洢,三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如此和睦嬉嬉闹闹,他程辅庭一生之中看到过几回这样热闹的场面。

    他是个人!

    他也想感受一下喜悦的天伦之乐。

    于是乎,压根就不挽留程昱一家。

    一家四口就这么灰溜溜的被韩启山带走了。

    “嗷嗷嗷嗷……”程沛顿时欢呼起来。

    “妈妈,今天好开心,我们以后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来宅子里,和爸爸一起吃饭了。”程洢也高兴的靠在妈妈的肩头。

    程沛和程洢两个孩子,从来没有怪罪过爸爸。

    在心里,爸爸是疼爱他们的。他们比谁都清楚。

    一家人,包括程湛和萧墨蕴,都高兴的立刻向冬天里突然袭来一阵暖风似的。

    这顿午餐,比萧墨蕴第一次来程家和程老爷子廖秋语见面时更为热闹,更为心暖,更为和谐。

    “蕴蕴,你大嫂说的对,你和阿湛毕竟还没举行婚礼,作为程家未来的当家人,的确有点说不过去,你和阿湛你们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举行婚礼?”饭间,廖秋语问道。

    她是打心眼喜欢这个儿媳妇,现在又对萧墨蕴产生了一种感激之情。

    “秋姨,我和阿湛不急,我现在拍戏紧张中,剧组已经停工两次了,所以现在时间赶的很紧张,等拍戏告一段落再说吧,倒是秋姨您和爸爸,什么时候举行婚礼?”萧墨蕴将头朝程湛肩头一歪。

    笑嘻嘻的看着两位长辈。

    “对呀,爸妈,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程沛也没大没小的问起爸妈来。

    程洢也拼命点头,表示很期待。

    程辅庭和来廖秋语竟然双双脸红起来。

    “你现在是程家的当家主母了,爸和秋姨的事情,你要多操心!”男人以命令她的口吻说道。

    虽然男人命令她,可她心里又甜又暖。

    这种暖的感觉一直持续到从程宅吃完饭到了回家栖庐公馆的路上。

    车里,男人突然开口问她:“你认识韩启山?”

    “嗯。”萧墨蕴突然抬头看着程湛,然后点头。

    “在哪里见过?”男人又问。

    “在我爸的一间密室里。”萧墨蕴回忆道:“萧家大堡很大,很多房子我虽然在哪里生活了二十年,却也没有一一进去过,大概三年前吧,我无意中闯入一间房间里,却看到,那间房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人的扩大了的相片。”

    “是韩启山?”程湛的兴趣陡增。

    “我要说,跟韩启山不太像你相信吗?”萧墨蕴疑惑有奇怪的语气:“那个男人比韩启山年轻,至少要年轻二十岁,而且韩启山带着金丝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但,那个男人没戴眼镜,一双眼睛长得跟鹰眼似的,像个恶鬼,阴森森的,冷毒冷毒的,特别吓人,我进去一次看到它那个眼神我都害怕。”

    “……”程湛沉默。

    虽然萧墨蕴如此形容,但他几乎可以肯定,那张张片一定是韩启山。

    而且,他背后所调查的,他所怀疑的一些事情,似乎又靠近了真相一分。

    思索了片刻,他问道:“你爸爸的密室里,怎么会挂着一张这样的照片?他干嘛用的?”

    “他的那张照片上,被我爸爸扎满了飞镖,尤其是心脏处。”萧墨蕴喟叹一息:“我想,那个人一定是我爸爸此生最恨的人吧?”

    “这就对了。”程湛脱口而出道。

    “什么?”萧墨蕴没听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