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199: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没事么。回家吧。”男人没再说下去。

    不想给小妮子制造心里压了。

    “嗯。”萧墨蕴一向是个对自己不懂不了解,问不出结果的事情绝对不耗费心思。

    “今天谢谢你。”男人也转了话题。

    “谢我什么?”萧墨蕴不懂了。

    “谢谢你扭转了程家的局面,这可是几十年来,你的公公和你的老公也无法扭转的家庭琐事,今天却被你给扭转乾坤了。”男人的夸奖里,其实是带着担忧的。

    韩启山的突然闯入绝对不是意外。

    更不可能是前来为大娘祭拜的。

    程湛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今天,老大一家四口所演的祭拜这一出戏,背后的指使人,应该就是韩启山。

    而韩启山真正的目的,就是萧墨蕴。

    这跟上一代,跟萧远清都有着极为深远的关系。

    “所以程沛都说我威武霸气嘛!”萧墨蕴还挺怡然自得的。

    “威武霸气的都引人注意了!”男人冷嗤一声。

    “嗯?”

    “我说你,威武霸气的把全家都镇住了,你婆婆今天的意思你听懂了?”男人立即又转移了话题。

    自己的怀疑归自己怀疑,以后在她身边多多布防,多加注意。

    也不能给她造成心理压力。

    “秋姨吗?她什么意思?”萧墨蕴没听懂。

    “她要抱孙子!”男人一张布满刚硬胡茬的唇突然凑到了她的面前。

    “……”萧墨蕴小脸突然红了。

    “我……我都没经验,我不会生。”

    “废话!谁第一次生孩子有经验。”男人捏了下她的鼻尖子:“想什么呢?”

    “……”萧墨蕴不想告诉他,她在想什么。

    如果很多事情对她不利,她可以不去想,她反正混混沌沌刀尖上行走这么一年多了,已经惯了。

    但是,要是有些事情对男人不利。

    萧墨蕴不敢想,想了会心疼。

    “我想快点回家。”对他撒了个谎。

    “回家造人?”男人可不准备放过她。

    “我……我现在是程家的当家主母了呢,我得回到家,打开视频,给我小姨报个喜。最近忙的,我都很久没有跟小姨通过话了。”

    结果

    回到栖庐公馆,萧墨蕴并没有及时跟顾馨竹小姨通上话,下午三点多柳柳就放学了,今天因为群体老师要军事学习,所以早放了一个多小时。

    小萌娃纸回到家一看,程湛哥哥和蕴姐姐也刚到家。

    这么巧?

    这可是难得的很。

    平时她周末的时候,蕴姐姐也去剧组拍戏的,程湛哥哥就更不用说了,一天到晚忙于军务,也不知道有那么多多的军务要忙吗?

    “程哥哥,蕴姐姐。”柳柳小眼珠子瞪的滴溜溜转:“柳柳饿了。”

    “饿了?那赶紧的,让甄妈做饭吃好不好?”萧墨蕴看看腕表,才不到四点钟,小人精怎么就饿了呢?

    哎!

    孩子正长身体的时候,可不是总爱饿嘛。

    “我不!”没想到小人精立刻拒绝。

    “嗯?”萧墨蕴不懂了。

    “人家好不容易才和你们两个团聚一次嘛!”小女娃纸的语气里带着委屈和撒娇。

    “什么意思?”萧墨蕴笑了,知道小妮子心里肯定有花花肠子。

    “我同学他们爸爸妈妈都带他们去过麦当劳肯德基什么的,你们从来都没带我去过。”语气里带着几分的可怜。

    的确

    以前程湛一个人带她的时候,纵然很疼爱她,很宠她,可哪里会想到带她去肯德基麦当劳这样小孩子爱去的地方?

    压根就想不起来。

    萧墨蕴怔住了。

    本来想跟小姨通电话来着,看样子是通不了,她看着扬起笑脸,一脸期待,一脸纯真,一脸信任的小脸蛋儿。

    萧墨蕴心一下子软了。

    她蹲下身,搂着柳柳,很是内疚的说道:“是姐姐不对,姐姐从来都没想过要带你去小孩子多的地方吃喝玩乐,反正今天下午姐姐也不去剧组了,走,我们现在都带你去吃麦当劳,好不好?”

    “嗷椰!”柳柳高兴的顿时小脸绽放。

    “……”男人。

    他一个大男人,堂堂军区的少将首长,竟然去吃麦当劳?

    “你!没有反对的权利!大街上摆地摊的小吃摊你都吃过了,还在这里端架子,有什么好端的?”

    “你怎么知道我放不下面子?”

    “跟了你也有一段日子,连你这点查人观色的本事我在学不会,我还是萧墨蕴吗?”

    “……”男人。

    半晌,才又说道:“凭什么我就没有反对拒绝的权利呢?”

    “因为我现在是程家的当家主母!新官上任三把火你没听懂吗?现在是家里,我的命令,你必须服从,没有为什么!”小女人威武霸气的一面,逐渐展露出来。

    好吧!

    男人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开车,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兴高采烈的女孩来到了就近的一家麦当劳店。

    虽然还不到吃饭时间。

    可这里的孩子的确是多。

    上至七八岁,下至两三岁,热闹极了。

    要是以往,程湛压根不爱吃这些油炸的鸡腿鸡腿鸡块之类的,可,看到萧墨蕴和柳柳一看到这些东西就馋的恨不能口水外流。

    男人也突然来了食欲。

    萧墨蕴刚将番茄酱挤到薯条上面,尚未递到柳柳的嘴里,突然被男人一把抢了过来。

    塞自己嘴里了。

    咀嚼的有滋有味。

    两个女孩子都一愣。

    继而,柳柳笑的咯咯吱吱。

    太好玩啦。

    “程哥哥,你好萌哇。”小人精眨巴着眼睛说道。

    “萌?”男人很懵,表示突然自卑了一下,十几岁就开始当兵了,上学时候成绩也不好,文化程度不高。

    他不知道,萌是什么意思?

    萌芽吗?

    我都三十了,怎么就才萌芽呢?

    静待柳柳的悉心讲解。

    “萌就是,萌萌哒的意思。”小人精觉得自己解释的可真是太详细了。

    程哥哥肯定能听懂了吧?

    却

    程哥哥一脸懵逼加苦逼。

    “萌萌哒的意思,就是你吃薯条很帅,柳柳很喜欢,很崇拜你。”萧墨蕴及时的给出了正确的翻译。

    貌似正确。

    “呃。”男人懂了。

    然后看着萧墨蕴:“你快着点。”

    “快?”萧墨蕴不懂了:“快什么?”

    “挤番茄酱!我和柳柳都等着呢,你没看到吗?”

    “……呃。”发愤图强的挤番茄酱。

    挤的快,俩人吃得快。

    没想到,一向一脸冷肃,一向以阎王爷著称的男人。

    竟然在麦当劳店里跟一个五岁的小女娃抢薯条抢的。

    萧墨蕴严重怀疑自家男人以前三十年都是在装!

    真能装!

    柳柳:“哇啦啦啦,程哥哥你好坏,你的嘴这么大,我吃一个你都吃三个了。”

    “嗯,谁让你一直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柳柳很委屈。

    “有这么好吃的东西,竟然之前都不告诉叔叔。”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语气。

    而且

    越吃越理所当然了。

    你想想,一个大男人,又是天天从事重量锻炼的,多能吃啊!

    十五分钟而已,一份全家桶就被这父女俩人给干光了。

    萧墨蕴目瞪口呆简直!

    “嘻嘻嘻,蕴姐姐,吃完啦。好开森。”柳柳从来没有吃的这么开心过,程湛哥哥跟自己互动吃的感觉真好。

    抢着吃。

    说实话,她真的没吃多少。

    大部分都被程湛吃了。

    “蕴姐姐再带你去买。”萧墨蕴拿眼剜了程湛一眼:“是谁进来的时候说自己不吃,却一个人把一整份全家桶都吃了!”

    “去买一份,又花不了多少时间。”男人宠爱柳柳挤挤眼:“对吧柳柳?”

    “是滴!”

    “哼!再买一份,你不许吃,我跟柳柳吃!”萧墨蕴一个起身,牵了柳柳去排队。

    前面排队的人还真不少,大概五六个。

    “蕴姐姐,我进去玩一下下,买好了我就跟你过来。”柳柳扯着萧墨蕴的手指,看着麦当劳里自带的小游乐场,央求道。

    “七八!”

    萧墨蕴首肯。

    柳柳欢蹦乱跳的一转身,踩到了一个女人的脚。

    “嗷……”女人低叫了一下。立即蹲下身去。

    小孩子算重量不算重,但是踩上一脚,还是有疼痛感的。

    “阿姨,对不起,我是不是踩疼你了?”柳柳忘记了去玩耍,立即也蹲下身去,很是关心又内疚的查看女人的伤情。

    其实没有伤。

    但,小小的心灵内疚极了。

    内疚的两圈泪珠儿都出来了:“阿姨,你是不是很疼啊?柳柳不是有意的,你要是疼的话,你可以哭一下下,柳柳不笑话你。”

    被踩的女人:“……”

    她愣愣的看着柳柳,眼眸里那一抹狠厉的杀气突然被收回去了。

    “柳柳和小朋友在一起玩的时候,偶尔也会被小朋友碰到,摔倒了什么的,我们老师都允许我们哭一下下,但是不能一直哭。阿姨,一会我蕴姐姐买了炸鸡和薯条,我请你吃,这样你就不疼了,好不好?”柳柳继续哄着女人。

    萧墨蕴也转身过来了:“怎么了柳柳?怎么这么不小心就猜到了阿姨的脚了?”

    “嗯,是柳柳不好,蕴姐姐,我们请阿姨一起吃薯条吧。”柳柳总是觉得,程湛哥哥那么爱吃,这位阿姨肯定也是爱吃的。

    “对不起啊,小孩子太毛毛躁躁,没看到才踩了你一脚,没事吧?”萧墨蕴诚心的代柳柳道歉。

    蹲下身的摸着脚的女人始终都一言不发。

    继而起身。

    转身就走。

    弄得萧墨蕴很奇怪。

    楼上,坐在扶手旁边的程湛程湛也看到楼下大厅里这一幕了。

    他有一丝疑惑。

    不过,又一闪而过。

    跑出麦当劳店外的女人在一部车旁站了很久,才上车。

    “茜姐,怎么样?”司机问女人。

    “先回去吧。”女人的话语里没有温度。

    “茜姐,您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司机其实是跟随赵茜打打杀杀十几年的人,是赵茜最为信任的跟班。

    “鲁达。”赵茜的语气有些幽远:“你有多久没有回琅南老家去看一看了?”

    “茜姐,您想帕贡那孩子了?”鲁达问道。

    “那孩子……”

    “已经十四岁了,茜姐,如果您实在阿想的慌,就回去看一眼吧。”鲁达的语气多有悲切。

    “不了!看一眼,就再也放不下了,你和我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人,何必给他带来屈辱呢?”

    “姐……”鲁达的语气更为悲切。

    停顿了片刻,他又说道:“姐,这件事其实你不用亲力亲为,你教给我来做,这不是什么大事。”

    “我知道不是大事,两个小毛丫头而已,可是,韩启山给的价格很高很高,这笔钱,足够帕贡以及我母亲,还有你,生活下半生的了……”

    “姐……”

    “别说了,开车走!”

    “是,茜姐。”

    黑色轿车陷入渐渐黑下来的天色中。

    麦当劳内,依旧热闹非凡。

    男人又陪着柳柳小妮子欢乐了一会儿,等到柳柳彻底吃饱喝足了,也玩够了,叫嚷着要回家的时候,男人这才开口问萧墨蕴:“有没有看清楚那个撞柳柳的女人的脸?”

    “撞柳柳?”萧墨蕴愣了一下,突然笑了“你可真是个护短的爹,明明是柳柳踩了人家脚好不好!”

    “在我这个角度看下去,我看到了,是她先撞的柳柳。”男人的语气很凝重。

    “没事啦,程湛哥哥,那个阿姨没有怪我,我都告诉了她了,要是疼的话可以哭一会儿,可她跑了……我想她一定是不怪罪我的。”小孩子的心形,总是单纯的令大人们惭愧。

    好吧!

    程湛不再说什么。

    而是开车带着柳柳和萧墨蕴,原路回家。

    一家三口不在家吃饭,倒是省了甄妈的事情,很少去麦当劳里疯玩的柳柳免不了在甄妈面前绘声绘色炫耀一番。

    听的甄妈连连说道:“柳柳,下次你们再去吃麦当劳的时候,一定要把甄妈也带上。”

    “对不起啊甄妈,这次是柳柳忘了。”小妮子对家里每一个人,都有极浓的爱心。

    看她这样高兴又热情高涨的和甄妈说话,萧墨蕴也不忍心离开,有心想要跟小姨通话视频一番,也只好再等一等。

    等到柳柳睡着了以后吧。

    夜里九点。

    柳柳终于在玩累了,又洗了个热水澡以后,乖乖的躺在被窝里,一边是程湛,一边是萧墨蕴,一个人给她讲故事,另个人在旁边和声描述的幸福环境下,缓缓进入梦乡。

    看到小妮子睡得轻轻的鼻鼾声都出来了,萧墨蕴这才快速的给她掖好被子。男人想要伸手拦住她腰将她抱下楼。

    都没成功。

    看着犹如脱兔一般跑下楼的小妻子,男人自顾轻笑自嘲:“小女人!这阵子把你训练的,终于出了点成绩了!竟然速度这么快!”

    悄然下楼,却看到,小妮子已经跟远在加国的小姨聊上天了。

    男人不便插话,只在一旁听着。

    “小姨,你最近还好吗?”

    “蕴蕴,小姨挺好的,小姨挺为你高兴的,小姨都听你妈妈说了。”

    “听她说什么了?”萧墨蕴有些不好意思了,虽然认了妈,可对妈妈她还会很陌生,有时候,看着顾馨茹,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说,你叫她妈妈了。”顾馨竹在那边也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可是小姨,我还是跟你亲。我跟她……”萧墨蕴不想在小姨面前隐瞒自己真实的想法:“这世上,我只跟您亲,我跟她,真的很陌生,一点都不亲。小姨我还是很想你,你什么时候能把加国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你来云江好不好?我现在有能力让你来加国了,我是女一号,这部戏演完,我能赚很多钱,我能养活你。”

    和小姨说起话来,萧墨蕴总是滔滔不绝。

    “蕴蕴……”小姨突然怅然了。

    “你爸爸他……脾气越来越暴躁了,我不能这个时候就立马去云江,我在加国,你爸爸就以为你还在加国,如果我去了云江,你爸爸肯定会找你,他那个暴躁脾气……”

    “小姨……”萧墨蕴突然想起她今天要问的事情:“爸爸最恨的人,是谁?”

    “……”顾馨竹。

    半晌,她问道:“蕴蕴你问这个干吗?”

    “三年前,我在爸爸的密室里看到一个人的画像,一个看相貌就很恶毒的男人的画像,爸爸每天都用飞镖扎那人的心脏,那人是不是爸爸最恨的人?”萧墨蕴直言问道。

    “是。”顾馨竹立即回答,然后问道:“蕴蕴,你在云江遇到这个人了是不是?”

    “不太像一个人,我就是觉得他们长得像。”

    “是叫韩启山吗?”顾馨竹立即问道。

    “……小姨。”萧墨蕴的心顿时一沉。

    她没看错!

    她竟然没看错?

    站在旁边旁听的程湛也为之一震。

    果然!

    萧远清和韩启山之间,有着不为任何人知道一种仇恨!

    萧远清被迫远逃加国,最恨的人不是将他驱赶出境的程辅庭和冷御军。

    而是韩启山。

    这之中的复杂状况!

    程湛觉得自己越来越接近真相了。

    “我知道了小姨。”半晌,萧墨蕴极为不自然的笑看着顾馨竹。

    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情,今天,韩启山打量她绝对不是一种平常心,包括程昱一家四口今天闹出的这一出戏。

    都是韩启山要程昱把她萧墨蕴给引出来。

    萧墨蕴的心中顿时沉了又沉。

    她不怕死。

    身为萧远清的女儿,最不怕的就是死。

    只是,在不怕死的人也不像白白死掉。

    面对父亲追杀的时候,她有的只能躲。

    可,面对父亲真正的仇人,韩启山。

    萧墨蕴想的可远远不是死这么简单。

    “蕴蕴,听小姨的,尽快回到你妈妈的身边,和阿湛的婚礼也尽快举行,把你的身份在整个云江公开,有你妈妈和程家冷家三方护着你,韩启山就是和你父亲有再大的仇恨,他都不敢把你怎么样,听小姨的话,好吗孩子?”

    “小姨,我爸和韩启山到底有什么样的仇恨?”萧墨蕴总归想知道。

    “一言难尽,就连你妈妈都不知道,现在小姨不是跟你说这个的时候,因为你知道的少,比知道的多对你更有利,听话,孩子,听话。”顾馨竹几乎是命令的语气。

    “嗯,我听话。”萧墨蕴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不再多问。

    而身后的程湛,却特别佩服顾馨竹。

    她和她的姐姐顾馨茹有着同样的勇气和智谋。

    即便她不告诉萧墨蕴原因,程湛也能猜出个大概。

    现在事情已经很显然的摆在这里,萧远清背叛帝国肯定是个误会。

    肯定是被韩启山阴谋陷害。至于韩启山的目的,现在大家都还不知道。

    但,萧远清一声傲羁惯了,纵然明知道所有人都误会他,可他就是高傲的不愿意解释一句宁愿背负一生的误会,都不愿低头。

    这就是父亲程辅庭和冷御军不及他之处。

    以至于,顾馨茹不愿意告诉萧墨蕴原因,就是不想让萧墨蕴知道父亲有多冤枉,然后在云江一而再再而三的替父亲伸冤。

    因为她一个女孩子,很多事情力所不能及,而且会害了自己。

    所以,顾馨茹什么都不能说。

    程湛非常理解。

    萧墨蕴和顾馨茹的视频已经切断有一阵子了,萧墨蕴依然愣愣的趴在床沿上,久久无法平复。

    总是小姨不告诉她,她也知道,父亲出逃加国,肯定有被愿望的地方。

    心中不免心疼那个远在加国,正在追杀她的爸爸。

    男人在一旁看到这个样子的她别提有多心疼。

    很想告诉她:“你不用担心,不用害怕,不用奔走,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一定会把你爸爸的清白,你爸爸一声的荣耀,还给他。”

    可他还不能说,很多事情,他暂时只能保密。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给予她最大的温柔和温暖,来转移她的思想。

    小女人从沉浸中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觉得耳根子热热烫烫的。

    可身上确实凉飕飕的,像似没有穿衣服一般

    一低头,猛然发现,自己果然没穿衣服。

    明明自己穿着睡袍的好吧?

    怎么衣服呢?

    一抬眸,看到了男人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正盯着她。

    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的碾着她的耳垂子。

    “想不想知道,你现在耳垂是什么样子呢?”男人的嗓音沙哑而浑厚。

    一下子便让萧墨蕴忘记了刚才思考的事情而是被他带的进入了另一片旖旎之中。

    “不……不想。”

    说着不想,男人却已经抱着她来到了镜子前,他仅仅的贴着她,一双手臂后从面环着她的腰肢。

    将她贴的很紧。

    她来不及羞涩。

    男人就扯着她的视线强迫她看着自己耳垂。

    顿时

    小脸红的像熟透了的番茄。

    镜子中自己的耳垂又红又胀,好似用绣花针扎一下,就能爆出太多热血似得,有一种呼之欲出想要挣脱的感觉。

    支棱着,扑棱棱

    像似在诉说一种需求。

    “想了?”男人问道。

    “嗯。”乖乖的回答。

    “马上带你去传承秋姨的心愿。”

    “秋姨的心愿?”

    “嗯,抱孙子的心愿!”

    “……”小脸顿时红了。

    男人一个转身,将小妮子重重摔在大床上。

    灯灭。

    床上吱吱呀呀。

    时而混合着小女人的哼哼唧唧。

    直到,沉沉睡去。

    翌日

    她醒来,男人却已经不再床上了。

    今天男人怎么没有催促她起床跟着他一起去锻炼?

    正奇怪中,男人给她发来了短信:“昨天太高兴,昨夜要你太多,怕你身体吃不消,所以给你放假一早上。”

    “讨厌!”小妮子甜蜜蜜的笑了。

    哪有吃不消,分明是神清气爽好不好。

    自己这样想着小脸突然也红了。

    不过

    的确如此,每每夜晚被他调理了之后,她都会觉得第二天精力充沛。

    就连皮肤,也是满满的饱和呢。

    拍起戏来也是条条必过,这一天过的可谓顺爽极了,就是有一点,早上到现在没有见到男人。

    怪想得慌的。

    晚上收工回家,她才看到男人在家正陪着柳柳搭积木呢。

    “哼!一大早的就没人影。说什么怕我累着了,我明明不累,你呢!你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儿,不愿意带我了?”萧墨蕴竟然不习惯了不喝男人一起锻炼的日子。

    “哼!”男人冷笑。

    “程哥哥,你是不是不懂猫腻是什么意思?”小柳柳一一向懂的很多。

    “嗯,你给我解释解释?”男人饶有兴趣的问小人精。

    “猫腻呢,就是所有的猫猫都爱吃腥来,蕴姐姐的意思,就是你不能像猫猫那样躲到外面去偷腥,要是被我和蕴姐姐逮到的话,觉得罚你……跪搓衣板,不许和我们一起吃麦当劳,不许和我们一起去吃小吃,不许给我讲故事,不许……”

    “哈哈!”程湛被逗乐了。

    不得不佩服,现在五岁的孩子,竟然都懂这么多了?

    “别笑!我跟你说真格的呢!现在别跟我搭积木了,我懒得教你了,你去卧室里跟蕴蕴姐赔不是去吧,蕴姐姐什么时候原谅你了,你再出来,今晚不用给我讲故事了,我上去睡觉了!”小妮子高傲的上楼去了。

    “我发觉,柳柳长大了呢。”萧墨蕴感慨的说道。

    突然,身子悬空。

    她被男人抱了起啦。

    “你干嘛?”不解的问道。

    “去室内检查你有没有浅表伤。”男人低哑的说道。

    “没有!”断然拒绝。

    门却已经被他踹开,然后又关上。

    “我说没有就真没有。”

    “不对,我昨天所用的力道是前所未有的,而且时间又很长,你确定你没伤?”

    “真没有。”

    “一点都不疼?”

    “不疼,但是……”

    “但是什么?”

    “甜甜的,很受用。”小妮子不知羞的说道。

    “个小不要脸!”男人突然嗔她。

    其实心里很满足。

    “既然你一点都没有受伤,反而是甜的感觉,我突然怕你甜多了就该齁了,所以要给你点苦压一压。于是我决定明天早上,任务加重!”男人突然变了一种语气。

    来自于韩启山的压力,让他必须得加快速度让小妮子自我防备的功夫尽快强健起来。

    “什么?”萧墨蕴没听懂。

    “明天早上,任务加重!”

    “我反对!”

    “无效!”

    “你……”这才十分后悔的意识到,原来今天早上男人给她放假一天,是因为从明天开始,任务加重?

    呜呜呜。

    刚才为什么说甜的,早知道说疼了。

    现在后悔没用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了,对于萧墨蕴来说,简直是苦不堪言,男人每天早上五点就将她从温暖又可爱的被窝窝里拉出来,然后带着她二十公里负重越野跑,完了之后,还要在靶场上教她射击。

    在训练场上教她近身搏击。

    一清早的,三个小时将近四个小时。

    都能把她累的跟条狗似的。

    回头还要去剧组拍戏。

    就算偶尔有一天,没有她戏份的,她也没有一点空闲时间可以窝在家里看看漫画,吃吃薯条。

    她多想过一过那样惬意的生活呀。

    可,男人就是个周扒皮!

    活生生扒掉她身上一层皮一般,只要有点空隙,就把她叫到军区内去训练,就跟那些新兵蛋子似的。

    “我又不是你的兵!”

    “你现在在部队,就是一个兵!你就得严格服从我的命令!”

    “你专治!你冷血,你阎王!”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罚你围着训练场跑二十圈!”

    “……为什么?”

    “再问为什么,罚跑五十圈。”

    “是,马上跑!”萧墨蕴灰溜溜的跑进了训练场。

    男人凝眉看着她,无奈的说道:“丫头,谁让你爹在云江得罪了那么多人呢?总是我不找你寻仇,柳柳不找你寻仇,冷家也不找你寻仇,可,依然会有人找你,而我,能做到的对你最好的保护方法,就是交给你最快的逃跑方法。你只有腿力练好,速度练上去最起码,有一天你逃生的时候,方便了。”

    跑的一肚子火气,气喘吁吁的萧墨蕴可听不到男人这些心扉。

    她正气鼓鼓的。却迎头碰上了一群女兵。

    “这谁呀?咱们连队里的?我好像没见过?”一个女兵看着萧墨蕴,好奇的说道。

    “好像是罚跑的。”

    “是你?”问话的竟然是赫连蓝汐:“哈哈哈,你竟然也被弄到连队里来了!”

    几个女兵不紧不慢的追着萧墨蕴。

    萧墨蕴停了下来。

    大不了等会再被男人罚跑五十圈就是了。

    “蓝汐小姐,你认识她?”女兵们对赫连蓝汐都是毕恭毕敬。

    “当然!”赫连蓝汐的语气十分不好。

    “她……是谁呀?”

    “一个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