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00:柳柳是蕴蕴贴心的小棉袄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嗯!我可以把你的这句话听成你是在嫉妒我吗?”萧墨蕴压根不把赫连蓝汐放在眼里。

    毕竟是赫连捷的妹妹,以后碧云嫁到赫连家,她就是碧云的小姑子了。

    反正她也是个傻缺,萧墨蕴懒得把精力投放在赫连蓝汐身上。

    “嗤!我会嫉妒你?”赫连蓝汐冷笑一声。

    “不承认也没办法,瞧瞧你,虽然大冬天里,可你仍然被晒的都黑成了一坨黑炭,足以证明,在新兵连里你除了吃饭跟睡觉,剩下的就是训练了吧?苦的脸苦水都没地儿倒吧?”

    萧墨蕴开涮起赫连蓝汐起来可是得心应手的很。

    她一边消遣一边继续说道:“泥水里爬?臭水沟里卧?还不许你们抹防晒霜?因为一出了汗,防晒霜渗到眼里影响你这个新兵蛋子锻炼。所以你就被是晒得跟个非洲小难民似的了。啧啧啧,以前白的时候都没人要你,现在黑成这样,赫连蓝汐,说实话我都替你愁得慌,别到最后,你变成了个老姑娘。”

    “你……”赫连蓝汐气的双腿双胳膊都乱打摆,却又说不出话来。

    她永远都是这样好了伤疤忘了疼,每过一阵子就忘记了她曾经是萧墨蕴的手下败将。

    要不傻缺呢。

    “蓝汐小姐,她……看上去像个白富美诶。是不是她爸爸和你爸爸一样,也是咱们军区的高官?要是这样的话,你得罪的起她,我们可得罪不起。”其中一个女兵讪讪的笑看着萧墨蕴。

    并且很讨好的语气问萧墨蕴:“小姐您是哪位首长的千金?”

    “问赫连蓝汐吧,她是我的私人助理。她会告诉你们一切的。”萧墨蕴一边说着,脚下的步子也渐渐放慢。

    因为她发现,远处监督她罚跑的男人,不见了。

    男人去哪儿了?

    不是罚她站吗?

    怎么一忽儿间不在了呢?

    很疑惑。

    想跑过去问一问,却被赫连蓝汐带头的几个女兵缠着,她又走不脱。

    索性停下来,逗逗赫连蓝汐也不错。

    “谁是你助理!”赫连蓝汐立马尖叫起来。

    “一个月以前还嚎嚎着要给我做助理,这才一月越时间,你又对我嚣张起来了?”萧墨蕴不急也不恼。

    明显就是逗赫连蓝汐玩儿的态度。

    “你以为我傻呢?你要是真在剧组里混的很好,你会和我一样,被调到这里来训练?你身份地位高贵的时候我给你做助理,你低贱的像一根人人都可以扁踩的草,我再给你做助理,我不是傻缺嘛!”

    “哦,原来你不傻缺。”

    “当然!”

    “噗哈哈哈。”

    “别笑。”

    几个女兵有的笑出声来,有的隐忍着捂着嘴。

    一个女兵打量了萧墨蕴一会儿,突然尖叫说道:“我见过你!”

    “嗯?”萧墨蕴不懂了。

    “前天,我请假出去的时候,在一个小报摊的报纸上看到你……”

    “呃……”萧墨蕴不足为奇!

    前段时间剧组刚开机的时候,多少不信任她的负面报道层出不穷,她根本不当一会事儿,只按照余导的指引安心演戏。

    然后用事实说话,

    她相信余导,余导也相信他。

    “报纸上是不是说她狐狸精的?”赫连蓝汐得意的问道女兵。

    “还真是。”女兵照实回答。

    “我就说嘛!这是个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姐们们,敢不敢和我一起收拾她一顿?”赫连蓝汐看看训练场上四下无人,便恶向胆边生。

    “不好吧……军区里哎!”

    “是呀!”

    “我们可和你不一样,我是经过层层考试才过关而来了,我当个女兵多不容易,我们整个乡镇只有我一个名额,我可不敢违反军规。”

    “你……你们也太怂了。”赫连蓝汐气急败坏。

    “赫连蓝汐,你还真变聪明了,自己不是我的对手,竟然联合了一群人来攻击我?你就不怕你们违反军纪?”萧墨蕴倒是很想知道赫连蓝汐哪来的胆子在军区内聚众闹事。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攻击你了?我们碰你一手指头了么?”赫连蓝汐得意的勾唇笑。

    “嗷……”

    突然间,萧墨蕴双手捂着肚子,痛苦的蹲了下去

    “啊……”

    “没,没碰到你呀……”

    女兵们吓得突然裂开了。

    “萧墨蕴,你……你太能装了吧,我还没把你怎么样的呢,你怎么就装作受伤的样子蹲下去了?”赫连蓝汐被萧墨蕴的举动吓得心里咯噔一下。

    “我们快走吧,别在这里惹是生非了,军营里可不是我们能惹是生非的地方。”其中一个女兵小声嚷嚷着。

    其她几个女兵立即一哄而散。

    心里都很怕,自己明明没犯错没打人,人就蜷曲在地上了。万一赖上了自己了可怎么办?

    这些都是刚招上来三个月的异地女娃,都是一些没有背景的普通百姓家的孩子,好不容易能争取到一个女兵的名额,多不容易。

    大部分都是遵守军规安分守己的女孩。

    像赫连蓝汐这样的女军痞很少的。

    赫连蓝汐一看同伴们都撤了,她也想撤,萧墨蕴的鬼点子多她是知道的。要是同伴们不跟在她身后给她助威。

    她心里还是怵萧墨蕴的。

    “你别给我装……”赫连蓝汐将身子裂开很远之后,指着萧墨蕴说道。

    萧墨蕴已经疼的额头冒汗了。

    真是见鬼了!

    每天跟着程湛训练那么苦,浑身腰酸背痛她都不觉得疼。

    怎么痛经的滋味这么蓝瘦?

    以前她不痛经。

    这两个月是怎么了?

    萧墨蕴才二十一岁,想不通的事情很多,一个例假傍身的女孩子,如果再繁重训练的话,当然会导致体质虚乏,继而痛经。

    这种可能性都会有。

    “赫连助理!”嘴唇都因疼痛而变得有些干涩了,她声音沙哑,却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式的:“马上扶着我会办公室!”

    “谁是你助理?”

    “你!你不止一次的,求爷爷告奶奶的要做我的助理!”

    “你……”

    “不扶我是么?不扶……”

    “扶!”赫连蓝汐最不经吓。

    立即扶着萧墨蕴便朝军区的办公大楼走去。

    她肚子疼得直不起腰。整个人支撑在赫连蓝汐身上才感觉好受一点,虽然她很瘦,可一米七几的纤高身材再瘦也差不多快到一百斤了。

    把个赫连蓝汐累的直喘喘。

    跟猪似的。

    一路把她送到办公大楼的前面。

    赫连蓝汐问道:“送那一间办公室?”

    “就在这里,你走吧!”

    “……”赫连蓝汐。

    不情不愿的走远了一些,仍然回头看。

    萧墨蕴交集的等在办公楼外。

    赫连蓝汐心里泛起了嘀咕,难道她也是个新兵蛋子,刚才是为了吓唬她,所以装模作样让她扶她到这里来?

    远远的,赫连蓝汐看着萧墨蕴在风中的瑟缩,她看了有一会热,才悄然离开。

    萧墨蕴正在拨打程湛电话。

    程湛没接。

    再打,仍然不接。

    难道他去监督一向紧急任务去了?

    萧墨蕴心里这样想着,又给傅远打起来电话,傅远接通的很快:“夫人,我马上就过来接你了。”

    十分钟后,傅远到场。

    果然如萧墨蕴所料:“少将临时出去现场督查一向任务去了。”

    看着萧墨蕴的脸色和她弓起的腰身,他又问道:“夫人您不舒服?”

    “嗯,我……我要跟剧组请个假。”萧墨蕴掏出手机,一边由傅远扶着一边给剧组去了个电话。

    剧组虽然赶工很紧。

    却也同意了萧墨蕴的请假要求。

    一路坐车回到栖庐公馆,路程不远,也就十分钟,萧墨蕴却觉得浑身冷透了似的,车里开了暖气依然让她觉得冷。

    这时候,多想喝一杯甄妈煮的红糖姜茶。

    偏偏到了家里,甄妈不在。

    幸好还有个小人精在家。

    “蕴姐姐,你怎么回来了?哇嗷,好开心。”柳柳一个人在客厅里跪爬着用钓鱼玩具在钓鱼,看到萧墨蕴回来,她高兴的跟什么似得。

    “柳柳,今天怎么在家?没去上学?”萧墨蕴有气无力的问道。

    “蕴姐姐你忘了,今天周末。”

    “呃……”这段时间训练太忙,她都忘了今天是周末。

    “甄妈呢?”

    “出去买菜了,蕴姐姐,甄妈说了,今天上午给我做我最爱吃的玉米烙,她说她知道有一家超市里卖的玉米罐头很嫩,最适合做玉米烙了,就是远,所以甄妈可能会回来晚一点,让我一个人在家钓鱼玩儿,蕴姐姐,我乖不乖?”小妞儿仰着头,喜滋滋的等着她的蕴姐姐夸她。

    却看到,蕴姐姐一脸惨白。

    “蕴姐姐你怎么了?”小妞妞一下子就哭了:“你是不是很难受?”

    “没事,蕴姐姐就是有点冷,去床上捂上被子睡一觉就好了。姐姐不能陪你玩儿了,柳柳乖,自己在客厅里玩儿,等甄妈回来好不好?”萧墨蕴安慰着柳柳的小心灵。

    “嗯。蕴姐姐你去睡吧。”语毕,她小手扶着萧墨蕴的手,搀扶着萧墨蕴,虽然使不上力气,可,萧墨蕴却让她一路把她送回了卧室。

    躺在床上,她才觉得好了一些。

    “姐姐,我出去了。”柳柳趴在床沿上。

    “乖。去吧。”

    柳柳蹑手蹑脚的出去。

    萧墨蕴闭目,隐隐约约听到外面悉索的声音,起初以为是蕴蕴在钓鱼,也没太在意,约摸五分钟之后,门被推开了。

    萧墨蕴睁开眼,看到小小的人儿,小心翼翼的,走路很慢很慢的,手上端着一个茶杯。

    “柳柳……”萧墨蕴疑惑的看着柳柳。

    “我把高一点的凳子推到饮水机的旁边,然后又推了矮凳子过去,我站在矮凳子上就可以接到热水了,然后我又把热水放在高一点的凳子上,等我从矮凳上下来,再端热水,这样热水就不会撒了,蕴姐姐,我很小心的,我不会烫到我自己的,水是热热的,蕴姐姐你喝,喝了回暖和一点哦……”

    “柳柳,你……”萧墨蕴一下子被感动哭了。

    身高才一米多点的小人。

    饮水机是在厨房的台子上的。

    她竟然为了给她倒一杯热水,而费了这么大劲儿。

    “姐姐这段时间一直在忙,都没能抽出时间来照顾你。却让你来照顾姐姐。”萧墨蕴接过热水放在床边。

    抱着这个可人疼的小人儿的头颅,哭的泣不成声。

    她不是爱哭的人。

    可看到这样的柳柳,她心里暖到不行。

    有柳柳这样给暖着她的心,她觉得身体好了许多。

    “蕴姐姐,你身上不是冷吗,你快趁热点喝了热水吧,这样你会不会就觉得暖和一点了。”小妮儿关心的督促她喝了热水。

    “嗯。”放到嘴边,由于太热,她只能一点点的抿着,却一股股暖流进入体内。

    体内顿时感觉不冷了。

    “姐姐,你等着。”看着她喝完,小妮妮突然蹬蹬的又跑了出去。

    “柳柳,你干嘛去……”萧墨蕴喊都喊住。

    不放心她一个人忙来忙去,正要下床看看她去了哪里,柳柳却双手捧着一个冒着气的毛巾进来了:“蕴姐姐,你捂在额头上吧。我发烧的时候,甄妈也把毛巾放在冰箱里冻一会儿,然后给我捂在额头上。”

    “毛巾是冰的?”萧墨蕴苦笑的问着柳柳。

    “嗯,我刚才倒热水之前就把毛巾放入冰箱里啦,现在已经很冰很冰啦,我刚才拿出来的时候,都冰手呢。”小人精煞有介事的说道。

    “……”萧墨蕴。

    这可真是苦涩并存着甜蜜呀。

    虽然很冰很冷。

    可,一颗心被小妮子暖到化。

    拉着柳柳的小手,萧墨蕴温温的问道:“柳柳,以后姐姐给你生个小妹妹好不好?”

    “嗯,只要是姐姐生的,无论是弟弟还是妹妹,柳柳都喜欢的。”歪了头,她又好奇的问道:“可是蕴姐姐,为什么要生小妹妹呢?你不喜欢弟弟吗?”

    “嗯,当然也喜欢了。可是如果是妹妹的话,就和你一样是女孩,你看你现在对蕴姐姐多贴心,跟个小棉袄似的,蕴姐姐还想再要一个小棉袄啊。”

    “嘻嘻。蕴姐姐你有了小棉袄就不冷了是吗?”

    “嗯!蕴姐姐有了你这个小棉袄,很暖和很暖和哒。”

    “蕴姐姐,你睡吧,我会在这儿陪着你一直做你的小棉袄。”柳柳贴心的抚了抚她的额头,还煞有介事的为她掖着被子。

    “好。”

    有柳柳陪着,又喝了一杯热水,在加上温暖的被子,虽然额头冰了一块冰毛巾,可萧墨蕴也不觉得冷了。

    因为热开水进入腹中,小肚子也不似刚才那么疼了。

    悄悄的,竟然真的睡着了。

    再醒来,她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

    一睁眼,看到柳柳还趴在她身边,看到她醒了柳柳才说道:“姐姐,你手机响了,我想给你关上,让你继续睡,可我不会……”

    “柳宝,姐姐爱你!”萧墨蕴感动的跟什么似得,随手拿起手机一看。

    是小姨打过来的。

    ------题外话------

    二十分钟后,二更。

    152706051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