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01:男人很是担心她的身体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小姨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手机给她?

    萧墨蕴猜测到了肯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马不停蹄,立即接通。

    “小姨,发生了什么事……”打开手机,她担忧的问道。

    “蕴蕴,小姨就是想碰碰运气,万一你这会儿在休息空档,岂不是就接住了我的电话。”电话那一端,顾馨竹焦急的语气中,显得颇为庆幸。

    “小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您快点告诉我。”萧墨蕴迫不及待的问道。

    “蕴蕴,一夜之间,我突然发现萧家大堡附近聚集了更多的可疑之人,比以往多了一两倍不止,他们都在盯着你父亲。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顾馨竹担心的说到。

    “小姨您大可放心,爸爸的防范措施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人要是能近的了他的身才怪呢,爸爸应该不会有事的,咦,小姨你怎么突然担心起爸爸来了?”萧墨蕴奇怪的问道。

    小姨一向都是骂爸爸是暴君,是老魔头,是冷血无情的动物之类的。

    “我担心那个六亲不认的老东西干什么!我比你还清楚任何人都动不了他分毫,可是他们动不了你父亲,不代表动不了你,这才是我担心的。”

    “没事的小姨,阿湛会保护我的。”

    “双重保险不好吗?蕴蕴,听小姨的话,和你妈妈多走动,公开和她相认。”顾馨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云江的暗潮汹涌她虽然不了解太多。

    但,既然韩启山已经盯上了蕴蕴,那么蕴蕴如果能多一层冷家的保护,韩启山一定不会把蕴蕴怎么样。

    怎奈。

    她上次就让蕴蕴和妈妈多走动,可一直到现在,蕴蕴始终都不太情愿。

    “小姨!别逼我行吗?”萧墨蕴突然哭了:“妈妈她有打过电话给我,每次都要来看我,都被我拒绝了,你都知道是吗?我妈妈她都告诉你了是吗?”

    “你妈妈主要是担心你。”

    “我知道,她是因为心疼我,我能感觉到。”萧墨蕴哭着,一双小小软软的手突然伸了过来,悄悄的为她拭着泪。

    萧墨蕴的泪眸随即看到,柳柳也在陪着她哭。

    一下子,心都碎了。

    再跟小姨说话的时候,都有些泣不成声了:“我知道我妈妈疼我,可是,让我怎么融入冷家那个家庭?冷锋曾经对我的侮辱,让我一辈子都记忆犹新,更何况,冷御军是抢走我妈妈,抢走我爸爸老婆的男人,你难道让我去认一个和我爸爸有着夺妻之恨的男人为父亲?这对我对我爸爸来说都是很大的屈辱?”

    “小姨知道,小姨明白……是小姨不好,对不起孩子,小姨不说了,不勉强了你了好不好?咱们说点开心的话题。”顾馨竹在电话那一端也哭了一会儿。

    然后笑着问萧墨蕴:“告诉小姨,你有多久没有吃竹荪鹅煲汤了?”

    “噗……”萧墨蕴破涕为笑:“自从来了云江都没吃过,云江好像有,但是我觉得都没有小姨您亲自煲的好吃。”

    “可惜,小姨在加国,没办法给你做这道菜了。”顾馨茹惋惜的说道。

    “没关系呀小姨,您尽快来来云江,来了之后我就可以吃的到了。”萧墨蕴反倒安慰起顾馨竹来。

    “嗯,小姨想办法尽快来云江。”

    “小姨,我等你。你才是我在这世上最亲最亲的人。”

    收了小姨的电话线,柳柳的小身子也已经爬上了床,就趴在萧墨蕴的面前,小脸看着她,很是心疼她的表情。

    为萧墨蕴擦干泪,她竟然软软短短的手臂一勾。

    搂住了萧墨蕴的脖子。

    一边哽咽着,一边劝慰萧墨蕴:“蕴姐姐,你别难过了,柳柳也和你一样没有妈妈,一点点大还带着尿片的时候,柳柳的妈妈就陪着爸爸一起去天国旅游了,柳柳以前还总盼望妈妈能回来,现在都不盼了,知道盼也没有用,所以蕴姐姐,你以后也别盼你那个妈妈了。”

    “嗯,姐姐知道。”萧墨蕴突然被柳柳小大人的模样给逗乐呵了。

    “蕴姐姐别哭了好吗?”

    “嗯,不哭了。我们说点高兴的。”

    两个小妮子在床上聊了一会儿天,说着一些体己话,不知不觉也就临近中午了。

    午饭前夕,甄妈果然从很远的超市里买回来更嫩滑的玉米和色拉。

    午饭就为她们俩做了一个又大又圆的玉米烙。

    其实就是用白糖以及油在锅里弄得玉米拔丝。

    起锅之后,趁着焦脆,浇上色拉。

    甜食本就可以让人心情好转起来。两个小妮子都吃开心极了,开心之余,还不忘了给程湛打个电话。

    这下程湛倒是接通的很快,非常快。

    “喂,一清早的,你明明是罚我跑步二十圈来着,结果我跑完了,你干嘛去了?怎么找不到你人影了呢?”萧墨蕴一开口便得了便宜还卖了乖的兴师问罪。

    “傅远说你突然身体不好,怎么回事?”男人答非所问,语气很急。

    “没事了!”

    “那你现在打电话给我干嘛?”

    “哼!甄妈做了好吃的玉米烙,都快被我和柳柳吃完了,你爱吃不吃,不吃拉倒!”本来是想问问他中午有没有时间回来吃的,毕竟玉米烙不能存放,一存放时间长了就软了。

    但是一听到男人那又急促又冰冷的声音,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已经到玄关处了。”男人突然挂了电话,从玄关走了进来。

    “啊……”萧墨蕴舌头都打结了。

    “程哥哥。”柳柳倒是喜出望外,一咕噜从椅子上下来,跑向程湛:“程哥哥,我有消息要汇报报给你。”

    “叔叔已经知道了。”程湛牵着柳柳的手,来到萧墨蕴的面前,语气极为骇人:“一早上的怎么就病了呢?你这不好好的嘛?差点急死我你知不知道!”

    “你……这么急的回来,就是为了我?”萧墨蕴不置可否,她就是痛个经啊。

    “不然我回来干什么!”男人没好气的语气的回答。

    “我还以为你……嘻嘻,是隔了大老远的的就闻到了玉米烙的香甜味儿,又怕我跟柳柳吃光了不给你留,所以你急着赶回家了呢。”

    “……”男人。

    “呵呵呵。”甄妈在一旁笑的合不拢唇:“阿湛,自从蕴蕴进了咱们栖庐公馆,你这脾气就改了不是一点点,以前他们谁见了都怕你,现在我看就连傅远,都一点都不怕你了。前几天还听柳柳说,你竟然抢她的薯条和炸鸡吃?”

    “噗……”萧墨蕴偷笑的看着男人。

    我可没兜你的底儿。

    “嘻嘻嘻。”柳柳笑的没心没肺。

    “我就生生被你们给带沟里去!”男人嘴上是埋怨着她们,眼眸去看着萧墨蕴蹙眉说道:“脸色还是苍白的,嘴唇也干的爆皮了,到底怎么回事儿?”

    原本是要在训练场上让她练习跑步的,却临时接到侦查人员的线报,他便没来得及通知她就驱车去了现场。

    本以为觉得她在军区里训练应该没什么人身危险,他便临时把跟在她身边的傅远也抽调走了。

    在电话里听说她突然病了,虽然让傅远又折返回来,他却也没心思在现场勘查了。

    草草的问了一些情况,他便驱车赶了回来,看到小女人和柳柳和甄妈有说有笑的吃着玩着,他虽然有气,却也放心了很多。

    “我没事,就是……”当着柳柳和甄妈的面儿,萧墨蕴不好意思说出口。

    “就是什么?”男人不解的问道。

    “嗨,阿湛,你就别问了,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难熬的,以后每个月,我给蕴蕴多备用点红糖水什么的,会慢慢好的。”

    “甄妈,别说了。”萧墨蕴脸红了。

    突然看到男人另只手中拿着一张报纸,随即转移了话题问道:“你拿的什么?我怎么看着有我头像?”

    “没什么!”男人一笔带过:“你都成明星了,我崇拜你还不行嘛!”

    “蕴姐姐,你现在是大明星我也崇拜你。”柳柳也跟着应和。

    “或许我这段时间对你要求太严格了,以后适当给你放松放松,你下午接着好好休息吧,没事我就放心了,我这两天比较忙,甄妈和傅远会照顾你们的。”男人一边说,一边又向外走去。

    “哎……你……”萧墨蕴想说什么。

    男人又回头了:“替我照顾好柳柳。”

    “哼!你的小女朋友,为什么你不照顾!”就爱跟他这样赌气。

    果然,他会说:“我只负责照顾你,柳柳,你来照顾。”

    哈!

    就爱听他这样回话。

    男人走了。

    破天荒的夜里没有回来。

    萧墨蕴知道一个军区的首长责任有多么重,所以并不担心他在外面有什么幺蛾子。

    其实男人在外面的这一夜,都是在秘密盯梢韩启山。

    这是后话。

    男人不在家,柳柳和萧墨蕴两人一个被窝,夜里,听着萧墨蕴给她讲着故事,慢慢睡去,两个人都睡得很香。

    翌日

    柳柳比萧墨蕴醒的早一点,萧墨蕴睁开眼睛的时候,柳柳正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她。

    “柳柳,有什么事要求我?”萧墨蕴一看柳柳的小表情,就知道她想干什么。

    “嗯,还是蕴姐姐比程哥哥智商高,一下子就能猜到我有事情要求你,嘻嘻。”柳柳不失时机的夸奖萧墨蕴一番。

    “说吧,什么事,你个小人精。”

    “程哥哥昨天都说了,让你照顾我。”

    “嗯,没错。”

    “所以你今天得照顾我……”

    “嗯,想跟着我去剧组玩儿?”萧墨蕴轻点了小妞儿的鼻尖子,真是个鬼精灵。

    “嘿嘿嘿……我没想去。”

    “可我想带你去行了吧?”萧墨蕴真的笑抽抽了,这么小的小人儿,论心眼子,都比赫连蓝汐的多。

    “耶!我绝对服从蕴姐姐的号令!蕴姐姐,听说你现在是程家的当家主母了,因为你,程沛哥哥和程洢姐姐都能回家住了,是吗?”

    “你又想有什么要求?”萧墨蕴直奔主题的问道。

    “把程沛哥哥和程洢姐姐一起带上吧,这样你在剧组拍戏的时候,我可以跟程沛哥哥和程洢姐姐玩啊。”柳柳热心的建议道。

    “是个好建议。”萧墨蕴突然笑了,觉得自己却是应该行驶自己当家主母的主权,于是乎,立即打电话给程沛和程洢:“你们两个跟班的,快点起来和我一起去剧组。”

    “是!嫂子!”程沛答应的十分爽快。

    “嗷嗷嗷,嫂子,我又可以看到小帅哥了。”腼腆的程洢变得越来越活泼了。

    “哪个小帅哥?”萧墨蕴没听明白:“我们剧组只有一个老腊肉,郁鸿放人家结婚了好吧!”

    “我说的不是郁上校……”程洢神秘的说道。

    “那是谁?”

    “不告诉你!”

    “……”萧墨蕴。

    男人不在家的日子有个好处,就是不用早起了跟他去训练,清晨吃了饭,萧墨蕴便带着柳柳直接去了剧组。

    今天的几场戏都是外场打斗戏,现场的布景也很宽阔。以至于,外场也围了不少观看的人。

    萧墨蕴突然觉得自己今早的决定很明智,如此吵闹的环境,还真得有人照看柳柳才行。

    不过,更令她高兴的是,不仅程沛程洢来了,赫连捷和廖碧云也来了。

    “这段时间你压力大不大?”廖碧云总是能给予萧墨蕴温缓又知性的关心。

    “压力?我没有压力呀?”萧墨蕴有点莫名其妙。

    “怎么,你没看报纸和八卦新闻的吗?”廖碧云脱口问道。

    “怎了了?”萧墨蕴这才想道似乎有事情发生,就在昨天,她还看到程湛的手里拿着一张报纸,上面有她头像。

    “碧云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萧墨正色问廖碧云。

    “姐……”

    “表姐……”

    程沛和程洢都出言阻止廖碧云。

    廖碧云有些内疚:“对不起蕴蕴,我不该告诉你。”

    “诶呀,现在瞒着我已经来不及了,我承受能力很好的,你们就直说吧,不会影响我演戏的。”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几家不太正规的小媒体,在网上和报纸上发布什么你是狐狸精,说你什么原本只是剧组的一个小助理,却靠着爬床一步步上位,连续顶掉两个女主角,说你很恶毒,手段很狠辣之类的,但,这都不是正规大媒体……”

    “……”萧墨蕴,她还真不知道,一点都不知道,她最近太忙了呀。

    “蕴蕴,你过来一下。”余启明在身后叫她。

    “呃……”

    跟着余启明去了导演室,余启明语重心长的问她:“蕴蕴,报纸和新闻你都看了?”

    “没有,我刚刚知道。”

    “压力大吗?”余启明问她。

    “我还没看到内容,不知道他们把我形容成什么样,所以,目前还没压力。”萧墨蕴如实说道。

    虽然她没看到内容,但她能从廖碧云担心的语气里看得出,舆论一定把她说成了一坨屎。

    “不知道什么原因,前几天外地的几家小报社,以及几家网络小媒体,突然兴风作浪同时发出这些不实报道,不知道他们背后的靠山是谁,不过蕴蕴,你要挺住,这些报道于你而言就是放屁,你只当他们不存在,只一门心思扑在拍戏上,用事实说话,不久的将来那些个舆论自然都是属于自己打自己脸的了。”

    “导演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受舆论影响的。”萧墨蕴淡然的笑。

    “去吧,今天的第一场便是你和郁上校的对手戏,凌泉月对尚是单身的男教官沈瀚宇暗暗生情绪,继而调皮表白的一场戏,也算是一场情感方便的大戏了,台词和女主情绪方面,你都准备好了吗?”余导问道。

    “嗯。准备好了。”萧墨蕴自信的笑道。

    “好!出去吧!”

    152706051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