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03:来自母亲的温暖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妈妈。”萧墨蕴十分意外。

    说实话,心中也是很惊喜的,在这个她被外围人群群起攻之的时候,有这样集慈祥高贵优雅于一身的母亲拎着食盒前来给她送吃的。

    毫无疑问,是帮她解了围。

    其实这些不是最重要的。

    萧墨蕴压根也不在乎外观说她什么,她抗压能力棒着呢。

    只是

    母亲的这份心意让她很感动。

    比前一段时间,她第一次去程宅面见程家家长,而母亲也赶到了现场为她祝福,送她腕表,更显得弥足珍贵。

    那时候母亲是锦上添花。

    而此时,母亲更多的是送来了一份实实在在的母爱。

    孩子工作累了,妈妈亲自过来送饭。

    从小到大,萧墨蕴都没有尝过这种滋味。

    她能抗的了很大的压力,外界对她不好的传言,父亲的追杀,云江的仇人云集。

    这些她都能抵抗的了。

    可,唯亲情。

    这份她一直都缺失的沉甸甸的母爱,说实在,她的内心深处一直都是很贪婪。

    很渴求的。

    泪水像决堤似的,一下子就模糊了她整个的视线,她的鼻息严重的堵塞,甚至于吐字都不清晰了:“妈……妈妈。”

    哭的泣不成声。

    却

    没有去接母亲的手里拎着的食盒。

    “蕴姐姐又哭了。”外围,柳柳心疼萧墨蕴心疼的,一双小拳头都攥紧了。

    她焦急的咬牙切齿。

    “是呀。你蕴姐姐从小到大有多少的委屈,多少失去母亲的辛酸,都将在这泪水里缓释出来。”

    程沛其实是一句实实在在感慨的话语。

    他替嫂子高兴呢,缺失了二十年的母爱,终于找补回来了。

    可

    被他牵着的柳柳小萌物,是听不懂程沛哥哥这么复杂的感慨话语,她唯一能听懂的就是蕴姐姐委屈了。

    蕴姐姐又受了委屈。

    一颗小小的心脏被揪的越发心疼和愤怒了。

    一双关爱的眼神时时刻刻看着她的蕴姐姐。

    “饿不饿?妈妈知道你这段时间又是拍戏,又是锻炼的十分辛苦,你瞧瞧你,都瘦的,妈妈这段时间身体也是刚刚好一点,都不能及时来剧组探班,都是妈妈不好,不哭了啊,咱不哭。这饭盒里是妈妈给你煲的竹荪老鹅汤,你小姨说你最爱喝这个了,其实你小姨的手艺是妈妈我教的。来,你坐在那里,妈妈给你倒,趁热喝了。”顾馨茹丝毫不为萧墨蕴的生疏而尴尬。

    她只一味的对她慈祥,对她爱。

    竹荪鹅煲汤?

    萧墨蕴哭的更加泣不成声了。

    这是她最爱喝的汤。

    尤其是里面的竹荪,她最爱吃了,自从来到云江,她都没有吃过,主要是她觉得云江的竹荪鹅没有小姨煲的功夫好。

    看到眼前的母亲,她多么想一下子就扑倒她的怀中,哭的呜哩呜啦。

    然后再大口大口的喝着鹅汤,可,一抬眸间,她看到了母亲身后的那一排警卫员。

    母亲每次出行,身后的排场比阿湛的还要大,其实她能理解,母亲身子不好,她出行,那位姓冷的自然是不放心的。

    可,就因为如此,这让萧墨蕴明白一个事实。

    那就是,母亲是冷御军的妻子。

    冷御军是在父亲最为难,最落魄的时候,强迫了母亲留下,而放走了她们父女。

    纵然冷御军现在已经垂垂老矣,而且老头还十分巴结,十分讨好的要认她做闺女。

    可,她心里无法接受。

    她无法接受父亲的夺妻仇人。

    她没有在程家的家宴上公然和冷御军翻脸,完全都是看在母亲的面子上,以及,老人家的确年岁大了。

    却不代表,她就能一口一个甜甜的叫着冷叔叔。

    她做不到。

    可

    此时此刻,面对着实实在在的母爱。

    让她的心里怎能不纠结?

    不难受?

    不想哭?

    “妈妈,你……回去吧,我抽空了一定会看您,剧组里面乱,您身体不好,以后尽量别来。您保重自己身体。”

    “蕴蕴,你……在程家,你不是已经原谅妈妈了吗?”顾馨茹的泪,一下子便掉了下来:“还是妈妈哪里做的不好吗孩子?”

    “妈妈你没有错,你世上最伟大的妈妈。”萧墨蕴说不下去。

    只觉得,再多的生活拮据她能都能挨下去,只是这纠结的爱恨情仇,母亲的丈夫,父亲的夺妻之仇。

    让她夹在中间,情何以堪?

    一瞬间,她甚至于疲惫的什么都不愿意想,只想找个肩膀靠一靠。

    阿湛呢?

    他不在这里。

    可是,肩膀却适时的递了过来。

    郁鸿放轻缓的揽住她,将她的头靠在他肩上,很是心痛的告诉顾馨茹:“冷夫人,您别着急,蕴蕴她刚刚演完一场戏,因为入戏太深,您来的时候,她本来就在歇斯底里哭泣着,所以情绪不太好。”

    “小郁,帮我照顾好我女儿。”顾馨茹急急说道。

    “夫人您别怪她。”郁鸿放只想从中调和。

    “我当然不会怪她,我的亲生骨肉,这是我唯一的孩子,是我的命,我当然不会怪她,我就是担心她的身体。我的孩子,她,命太苦了。”顾馨茹垂着泪。

    焦切的对郁鸿放说:“小郁,你照顾好蕴蕴。一定替我照顾好蕴蕴。”

    “夫人放心。”郁鸿放一边劝着顾馨茹,一边轻拍着萧墨蕴,温声的对她说道:“蕴蕴,我知道你心里在屈辱什么,可,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无法在改变,那种屈辱不是你的错,你要反过来想,你母亲现在生活的不错,冷将军对她疼爱有加……”

    “我知道……我都知道。”

    “所以,摆在你面前一份实实在在的母爱,你如果不接受,岂不会变成傻丫头了?而且你心里是很想接受很想接受的,不是吗?你就是想保留你父亲的尊严。”

    “我爸爸,太可怜了。”

    “我知道,我都理解……一旦机会成熟,我和阿湛,一定会为你爸爸讨个说法的。”郁鸿放从没有这一刻这么强烈的觉得,萧远清真的很冤枉。

    他是承受了怎样的一种无法辩解的误会而保留了他一身的傲骨,远逃加国。

    要不然,他的亲生女儿不会在被父亲追杀的情况下,依然选择维护自己的父亲。

    他的理解和劝慰让萧墨蕴十分感激,沉重的头颅不经意的就靠着郁鸿放更紧了。

    他和阿湛的感觉不一样。

    阿湛是自己的爱人,自己的丈夫。

    而郁鸿放,有一种父亲的感觉,像大哥,像亲人。

    她偎了偎。

    郁鸿放也揽她更紧了,给予她力量。

    一种彼此之间相互信任,多一份亲情的力量。

    可这些,看在外人眼里,尤其是那些本就是有备而来,专门来制造事端的,隐匿在围观人群当众一些人眼里。

    毫无疑问,这是大好的契机。

    随着萧墨蕴身后程皓珊的一个眼神示意,外围人群中待命的人已经按下了手中隐藏的快门。

    张张郁鸿放搂着萧墨蕴的照片,在无声无息间便成型了。

    “把你妈妈带过来的煲汤分给大家喝了好不好?”郁鸿放哄着她。

    “嗯。”萧墨蕴破涕为笑了。

    “妈妈,都是我不好,您别怪我。”面对妈妈,萧墨蕴不由自主的便有了些撒娇的语气,顺手接过了食盒。

    顾馨茹却高兴的跟什么似得:“妈妈怎么可能会怪你。”

    “你这个老太太,我不喜欢你!你快点离开这里,你要是再让我蕴姐姐哭的话,我对你不客气!”

    顾馨茹正想上前一步替萧墨蕴擦擦眼泪,却被一个小小的身子给挡在了中间。

    柳柳叉着腰仰着头,怒目圆睁看着顾馨茹。眼里含着抵抗的泪水。

    “你……”顾息怒傻了。

    就连萧墨蕴都傻了。

    身后的程沛程洢廖碧云也傻了。

    都没想到小小的柳柳竟然公然抵抗冷夫人。

    一时间,都语失了。

    “你走开,我讨厌你!”柳柳还真没对谁这么不礼貌过。

    她一边使劲儿向外推顾馨茹,一边哭的肝肠寸断,伤心极了。

    伤心的一抽一抽的。

    她小小的心灵不知道为什么缘由,就是伤心,就是伤心。

    直到有一天,柳柳长成大姑娘的时候,才明白过来,这一天,她拼命推冷夫人,是为了蕴姐姐伤心。

    也是自己心中存在的那份失去母爱的委屈。

    妈妈去去了天国旅游,一直都不来看她,一直都不来看她,天知道她有多伤心,多赌气?

    很自然的,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了冷夫人的身上。

    身后的程皓珊看到这样的柳柳。

    心中喜悦异常,她上前一步,一把扯住柳柳:“柳柳乖,柳柳听话,她是茹奶奶,是你蕴姐姐的妈妈,妈妈你知道吗,你也有妈妈的对不对,你也想你妈妈,听话,不要推茹奶奶。过来跟皓珊姐姐去那边玩。”

    “皓珊。”柳柳第一次对程皓珊礼貌起来,蕴姐姐做了程家的当家主母,程沛哥哥和程洢姐姐光明正大的回道程家。

    而程皓珊和她的弟弟程皓轩则失去了程爷爷的庇护,这些柳柳都是听说了的,所以她知道现在程皓珊不敢对她嚣张。

    以至于,她也不怕程皓珊了:“皓珊!你帮我把这个恶老太太赶走,你把她赶走,我们就是好朋友!”

    “嗨哟!柳柳,我就是不赶走茹奶奶,我们也是好朋友呀,柳柳你听我说……”程皓珊连拖带拉把柳柳拉出去三五步。

    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

    柳柳再回来,看着顾馨茹,竟然不撵她了。

    “皓珊,你都跟柳柳说什么了!”程沛毫不客气的怒喝程皓珊。

    “四叔,我没有挑拨柳柳呀,我就是劝她让她接受茹奶奶呀。四叔,我是真心的。”程皓珊一副毕恭毕敬唯唯诺诺的讨好样子。

    今时今日,她和父母亲以及弟弟在程家的地位已经大势已去,她才肯委屈自己叫程沛一声四叔。

    “小姑姑,你今天很漂亮,很青春,也很自信,你比以前活泼多了。”程皓珊不仅对程沛恭敬,对程洢也是夸赏有加。

    “不敢当你一声四叔。”没想到程沛会这样回答她。

    程洢还好,对程皓珊温恬一声:“谢谢。”

    “四叔,小姑姑,三婶,你们和茹奶奶团聚吧,我,反正柳柳我也已经帮你们哄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程皓珊适当的退出。

    “算你有颜色。”程沛说了一句,也没在继续跟程皓珊耗,而是转身看着萧墨蕴以及顾馨茹:“三嫂,茹姨带过来的好吃的,你不打算给我们分吃嘛?”

    “我妈妈给我的,我当然要自己留着吃。”萧墨蕴嘟嘴,笑。

    “茹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明知道我三嫂朋友多,你煲汤还就煲这么一小饭盒,你诚心急我们呢,茹姨。”程沛看似嗔怪顾馨茹,其实是在调和气氛。

    “呵呵呵,是茹姨想的不周到,下次,只要是蕴蕴的朋友,你们都聚到一起,茹姨给你们做饭吃好不好?”顾馨茹开心的说到。

    因为心情大好,面上也气色也好多了。

    这一趟,她总算没有白来。

    看着女儿和剧组的人,以及程沛程洢,碧云他们一起有说有笑,很是开心,你一口我一口的品尝着她的煲汤。

    顾馨茹的心里就说不出的满足。

    只是,这个孩子?

    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在冷家这么多年,一向深入简出,对于外界的时候机会不闻不问,以至于,她并不了了解柳柳的情况。

    看着程皓珊和柳柳那么熟悉,程皓珊一句话就能让柳柳不再反感他。

    顾馨茹的心中禁不住泛起了嘀咕。

    柳柳和程皓珊什么关系?

    最近一段时日,她以为蕴蕴的原因和程家有了些走动,也听说了一些关于程昱一家的恶性,这样冷夫人打心眼里不喜欢程皓珊。

    那么,程皓珊又和柳柳关系不一般。

    顾馨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担心女儿。

    表面上,她不动声色。

    一切都等今天之后再说吧,让女儿能开心的过好这一天,也不错。

    她满含笑容的看着这些年轻人。

    “你别抢,我才吃了一口!”萧墨蕴之拍打程沛的手。

    “我……我也就吃了三口而已。”程沛恬不知耻的说道。

    “哥,不是我说你,我们都是只吃了一口,你吃三口,你好意思么!”程洢也斥责起自己哥哥来。

    然后略带心疼的语气说道:“还有人一口都没吃到呢。”

    “谁没吃到?”

    “我……我还,一口都没吃呢。”身后,温一斐笑嘻嘻,眼馋馋的说。

    ------题外话------

    半小时后有二更

    推荐《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作者:小凌儿

    她是青帮大小姐,天才阴阳师,一朝巨变,她拼上性命与要分食她血肉的未婚夫同归于尽。

    她是国师嫡女,从小过着人人可欺猪狗不如的生活。

    当她穿越而来,她变成了她,浴火重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收伏妖怪作为式神,从此三国中多一位灵力超凡阴阳师。

    他,神秘强大是上古时代便存在这世上的妖帝。

    从无人见过他真面目,更无人知晓他面具下的容颜是何等惊华天下。

    当某一天至高无上的妖帝爱上了腹黑阴阳师——

    世间为之倾动

    只要她要的,世间万物,尽他所能双手奉上,只为她红颜一笑,倾他一人。

    噬月:有他在,谁敢动她半分,他必将其挫骨扬灰!

    万俟竹音:有她在,谁敢打他的主意,她定让那人魂飞魄散!

    152714081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