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04:老公要吃醋啦!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温一斐本来觉得自己只是个场记,不愿意参与他们其中分吃冷夫人送来的竹荪鹅。

    可萧墨蕴不同意。

    愣是拉了他跟顾馨茹介绍:“妈妈,这是我在云江最好的朋友,我最落魄的时候,都是温一斐在帮我,算是我的好哥们,男闺蜜。”

    “嘻嘻……”温一斐比较喜欢萧墨蕴对他这样的介绍。

    “温小子,谢谢你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嫂子。你是个好人。”令他没想到的是,顾馨茹还没跟温一斐打招呼呢,程洢却抢了先。

    还张口就是温小子。

    程洢对谁都客气腼腆,可唯独对温一斐,她只在嫂子拍戏现场听到傅远叫过一次温一斐为:“温小子。”

    她就记住了。

    能被三哥指派了傅远叫他:温小子。

    可想而知,三哥有多么喜欢温一斐。

    喜欢他什么?

    当然是人品!

    所有人在萧墨蕴最为落魄的时候,都是踩着她肩膀拉屎拉尿。

    唯独温一斐,由始至终都在帮助萧墨蕴。

    因为程湛知道,温一斐对萧墨蕴的那份友谊,无价!

    程洢虽然腼腆,可心里灵俏。

    她就是看温小子顺眼。

    哪怕他只是个场记呢。

    堂堂程辅庭的女儿,温甜的叫他:“温小子。”

    温一斐别提多受用。

    更何况,是邀请他加入这样亲情的分食吃。

    只不过,他没有程沛抢食抢的快。

    “你怎么知道温小子还一口都没吃到呢?”程沛狐疑的问着自家妹子。

    “哼!除了你不知道,其他人都知道,因为你一直在抢食吃啊。”程洢轻而易举的就躲过了四哥的盘问。

    “……”程沛。

    说的他跟个贪吃鬼似的,他只好理亏不说话。

    程洢暗自高兴。

    自从和萧墨蕴认识之后,她变的越来越调皮,越来越放得开。

    看着一旁挠头一脸喜悦的温一斐,她用自己的勺子盛了一勺里面带了竹荪带了鹅丝肉的煲汤,送到了温一斐的口中:“温小子,给你一口。让你尝尝我茹姨的手艺,茹姨的竹荪鹅煲汤做的比大饭店还好吃。你尝了这一口之后,可得加倍奉还我。”

    也不挑剔脏不脏之类的。

    把个温一斐给感动的。

    一边嚼着,一边点头。

    却又开不了口说话,只能拼命吞咽,说实话,煲汤有多美味他已经来不及品尝了,他觉得比之煲汤更让他甜心的。

    是面前这个清新婉约的小美女。

    “程小姐,你……你说吧,你让我怎么回报你?”咽了煲汤,温一斐迫不及待的说道。

    “请我吃小吃啊!”

    “没问题,请你吃一辈子小吃,我都心甘情愿!”温一斐脱口而出。

    程洢突然脸红了:“什么一辈子啊!”

    两个人的一问一答,吸引了另外两个人的注意。

    廖碧云和萧墨蕴。

    “你瞧瞧他们俩,说不定以后……”廖碧云轻轻的对萧墨蕴说道。

    “温一斐真的是个好人,人好,脾性好。性格也阳光大气。”萧墨蕴由衷的夸赞温一斐。

    “那还等什么?还不给他们俩创造一下?”廖碧云极力的撺掇萧墨蕴。

    “可程洢毕竟是……”萧墨蕴不免担忧,她的出身经历告诉她,正如前几日程皓珊说的那样,门第观念在什么时候都是存在的。

    程洢虽然一直以来都不被程家重视,可骨子里她仍然是程辅庭的女儿。

    而温一斐,一个小小的场记。

    萧墨蕴纵然再有心,可她不敢想。

    倒是碧云相比之下更为了解程洢,她拍了拍萧墨蕴的肩膀:“你不用担心,我比你了解小洢,比你了解我姑姑,小洢和我姑姑,包括程沛,此生都只愿意过平淡的生活,他们并不希望自己生在大富之家,你明白吗?”

    “当然明白!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撮合他们。”

    一场善意的谋划,就在顾馨茹为萧墨蕴送的这盒煲汤里,应运而生了。

    真是一盒充满幸运和福气的竹荪鹅煲汤。

    晚上回到家里,萧墨蕴仍然回味着个中滋味。

    “蕴蕴,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呀?”甄妈都好奇的问起萧墨蕴来。

    “甄妈,你会做竹荪鹅煲汤吗?”萧墨蕴随口就问甄妈。

    “嘿呦,那都是大饭店里煲出来的汤品,甄妈还真的不会做,蕴蕴你要是想吃的话,咱们可以打电话让饭店里送来一份。”甄妈还以为萧墨蕴是嘴馋了呢。

    “没有啦……”萧墨蕴笑嘻嘻的说道:“我就是还在回味我妈妈做的味道,嘻嘻!”

    “蕴姐姐。”柳柳突然抬着小脸儿,带着些怯怯的眼神看着萧墨蕴。

    “呦呦呦,小尤物,你这是怎么了?”萧墨蕴都看不下去柳柳可怜的小模样了。

    “我在剧组凶了你妈妈,你怪我吗?”柳柳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怪!蕴姐姐感动呢,姐姐知道你是心疼我所以才对你茹奶奶凶的,姐姐都理解,你茹奶奶也理解的,我们都喜欢你。”萧墨蕴将柳柳小小的头颅搂在自己怀中,爱怜的说道。

    柳柳对妈妈那么凶,是因为前几日自己跟小姨通话的时候对妈妈的态度影响到了柳柳,柳柳完全是护着自己的心态,萧墨蕴怎能不知?

    “真的么?茹奶奶也喜欢我?”柳柳半信半疑。

    “当然!她和我一样爱你!”萧墨蕴斩钉截铁的说道。

    “蕴姐姐,我可以爱茹奶奶吗?像爱你一样的爱她?”一双期待的小眼神看着萧墨蕴。

    “当!然!没!问!题!”萧墨蕴心中感慨万分,小小的人儿,别看无父无母,可,就是知道疼人。

    “改天咱们请茹奶奶来家做客,让茹奶奶给我们煲竹荪鹅汤喝好不好?”萧墨蕴温温的问柳柳。

    “嗯。到时候我会把我所有的玩具都拿出来分给茹奶奶玩的。”

    “噗……”萧墨蕴笑。

    “蕴蕴啊,你茹奶奶才不会……”甄妈很想说,茹奶奶怎么会玩你的玩具呢?

    却被一个萧墨蕴一个眼神给打消了,甄妈立即改了口:“茹奶奶一定很喜欢柳柳的玩具。”

    “欧耶,我有茹奶奶了。蕴姐姐,什么时候请茹奶奶来家里?”

    “嗷……今天肯定是太晚啦。”

    “那就明天吧!”迫不及待的语气。

    “明天你要上学啊。”萧墨蕴说的也是个实情。

    “呃……那只有等到星期天喽。”柳柳觉得,一星期时间真的度日如年啊。

    可,时间对于萧墨蕴来说却是如梭般的快。

    她心情好,拍起戏来更为得心应手,也是因为她第一次拍戏,初生者不畏虎,所以不像老演员们,虽然有经验,可顾虑很多。

    而她,无所畏忌,大刀阔斧。

    反而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唯一另萧墨蕴有些抗议的是,剧组这几天都在赶工,每每回到家里都已经深更半夜,她既不能和柳柳在饭桌上吃饭聊天享受片刻轻松,就连每隔一日晚上和自家男人切磋的程式攻守搏击术也疏于练习了。

    弄的她心尖子怪痒痒的,总想被男人挠一挠。

    周三这天,无论主角还是配角,戏份都完成的比较顺利。余导演正要安排下一场戏,男一号郁鸿放的手机响了。

    “夫人您好,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郁鸿放接通电话之后,语气便十分客气。

    继而他连连说道:“这几天的确是忙,每天都赶工到很晚……啊,不告诉她?为什么?呃……好的,夫人再见。

    收了线,郁鸿放不经意的看了萧墨蕴一眼然后问道:”蕴蕴,最近累不累?“

    ”累!所以提议导演给我们放假一个晚上吧?就一个晚上?好不好?“萧墨蕴故作可怜兮兮问道。

    本以为一向勤勉的余启明会不答应,因为赶工嘛。

    却不曾想,郁鸿放也跟着求情:”放一晚上假吧?“

    余启明只好笑着说:”蕴蕴,看在郁上校为你求情的份上,今天不赶工了,全体休息一晚。“

    ”哦啦啦!“萧墨蕴高兴的都要跳起来。

    一旁的郁鸿放也极为高兴的。

    他向外走了几步,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夫人,剧组临时决定休息,现在才四点钟,您要不要……您说什么?拦住她?先不让她回家?夫人您什么意思……哦,好的,夫人放心,这个忙我一定帮您。“

    收了线。郁鸿放缓步来到高兴的手舞足蹈的萧墨蕴面前:”蕴蕴,我可以请你吃个饭吗?“

    ”上校您说啥?“萧墨蕴不相信自己耳朵,上校多严肃正经一个人,怎么突然间请她吃饭,神神秘秘的。

    ”最近一直都在忙,自从上次你妈妈来之后,我就一直很香和你谈谈你父母,可剧组总是加班,好不容易今天提前收工,所以想请你吃个饭。“

    ”哦……“这个理由很充分,萧墨蕴几乎没多想便答应了。

    虽然她也觉得和郁上校在一起吃饭怪怪的。

    简单收拾了一下,萧墨蕴便坐上了郁鸿放车出了剧组。车上,他跟傅远打了个电话让他先回去接柳柳放学。

    萧墨蕴和郁鸿放两人刚走,依然还在剧组的程皓珊的面上便露出了恶毒的笑容。

    半小时后。

    栖庐公馆的门外,顾馨筎面带着心事从车上下来,来到警卫岗哨的面前,和蔼又端庄的说道:”我是冷御军上将的夫人,我想进去见一见程少夫人,可以吗?“

    ”夫人!“岗哨立即受宠若惊的对冷夫人行了个军礼:”当然可以,夫人您请进。“

    顾馨筎缓缓的走了进去。

    心静不能平静。

    这几天里,程皓珊频繁给她打电话,都是在承认她自己的过错,虚心求茹奶奶的原谅。

    一向深入简出的顾馨筎对程家的事情不甚了解,只是对前一阵子程皓珊对冷锋的挑拨知道一二。

    所以对她对程皓珊印象很差。

    程皓珊这样唐突道歉,她表面不说,只心里记住,但有一点她不放心。

    就是那个叫柳柳的孩子,她为什么那么听皓姗的话?却又和蕴蕴住在一起?和蕴蕴在一起,蕴蕴都认了自己这个妈妈,而这个小孩子,却那般的排斥自己?

    到底什么情况?

    ”柳柳……和你什么关系?“顾馨筎试探的问道。

    ”不不不,茹奶奶,柳柳和我没关系……真的没关系!茹奶奶,我……我挂了。“程皓珊的故意惊慌失措,引起了顾馨筎极大的怀疑。

    女儿是她的心尖子肉。

    以前她可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现在,为了女儿,她一定要亲自弄清事实,然后替女儿挡开有可能存在的危险。

    于是乎,她致电郁鸿放问明蕴蕴收工回家的时间,本以为蕴蕴会晚点下班,却没想到剧组突然收工,她只好又拜托郁鸿放把女儿拖住。

    顾馨筎要亲自面见那个存在于自己女儿身边的孩子。

    心里不免在痛责利用孩子的人!

    只要让她抓住把柄,她第一个要清除的就是程皓珊!

    顾馨筎的心越走越硬。

    玄关外,她敲门。

    ”谁呀?“一个老妈妈的声音,继而有个拖拖小跑的声音,门被拉开。

    ”您是……“甄妈看着这个慈祥的美妇。从未见过她。

    ”茹奶奶!“柳柳立即高兴的尖叫起来。

    ”啊……“

    顾馨筎有点措手不及,还以为孩子会像上一次那样不待见她呢。面对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她脸上表现出来的纯然模样,绝不是能伪装出来的。

    ”茹奶奶快进来呀!茹奶奶你来了也不提前打电话告诉我,我好把我的玩具都找出来和你玩呀,哎呀,我刚放学,玩具都在楼上,茹奶奶你别着急,我去拿,我有好多玩具,芭比,抱抱熊,钓鱼,木头火车,三轮车,挖掘机,打针过家家……“

    孩子如数家珍。

    顾馨筎彻底懵了。

    ”呵呵呵,您就是蕴蕴的妈妈吧,那天就听蕴蕴说了,说您做的竹荪鹅很好吃,蕴蕴还告诉柳柳说您会很爱她,这不柳柳高兴的,天天盼着您来,天天都说要把她的玩具拿出来和您一起玩。“甄妈乐呵呵的对顾馨筎解释着。

    ”……“顾馨筎。

    心也暖了起来,原本是想来盘问盘问孩子是受谁的指使来到蕴蕴身边,看来现在不用了。

    她才刚一见面就喜欢上了柳柳,她圆圆的眼睛,肉嘟嘟的小脸,渴望能够被茹奶奶爱的期盼小眼神。

    纵是顾馨筎一向冷静自处的性格,也难免被她欢脱到。

    ”茹奶奶,您快过来呀。“小萌妞儿拉着她拖拖的来到客厅,快速的将钓鱼工具摆好:”茹奶奶,快点来钓鱼啊,给你钓,你肯定没玩过,柳柳教你。“

    小妮儿忙活的头上都有汗珠子了,却仍然不亦乐乎,她一会儿跪下,一会趴地上,一会儿又侧身子卧着,不厌其烦的教着顾馨筎。

    顾馨筎泪水纵横,却笑了:”这么可爱的孩子,她们竟然也利用你。“

    ”谁?利用我?茹奶奶你快点告诉我谁利用我,我一定让蕴姐姐打爆她的头!“柳柳懂的利用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怎么夫人,您说有人利用柳柳?“甄妈也惊诧的问道。

    ”就是那个程皓珊,柳柳你认识皓珊姐姐吗?“冷夫人故意用了姐姐两个字。

    ”谁叫她姐姐!我最讨厌了她了,蕴姐姐也讨厌她!“小孩子的语气是那么坚定,一点都不像撒谎。

    ”那天在剧组,皓珊跟你说了什么?你就不在对茹奶奶不客气了?“顾馨茹进一步问道。

    ”哦,她骗我,她说如果我再对你凶的话,蕴姐姐就不要了我了,还说你和蕴姐姐会把我送到孤儿院,所以我就不敢对你凶了,可是后来我问了蕴姐姐了,你们根本就没有不要我,蕴姐姐说你和她都很爱很爱我。“

    ”可怜的孩子……“这一刻,顾馨茹突然发现,原来程皓珊真的跟柳柳关系不好。

    她们之间势如水火。

    程皓珊却要用那种吞吞吐吐的语气来骗她上当,其主要目的就是想利用自己来灭了柳柳,自然而然蕴蕴就会和妈妈闹翻。

    程皓珊这是要一石二鸟!

    好阴毒的程皓珊。

    思及此,顾馨茹的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明知道女儿和郁鸿放在一起吃饭,她也不得不在家耐心的等待蕴蕴回来。

    影视城附近的一家餐厅内。

    郁鸿放正在和萧墨蕴详尽的叙述当年萧远清救他的状况。

    听的萧墨蕴沉思许久,才感慨的说:”在我印象中我爸爸虽然疼我,可他脾气性格一直都很暴躁,我真的不知道我爸爸竟然有这么善良的一面?“

    ”哪怕整个帝国的人都说你爸爸是叛国者,逃犯,他在我心中依然是英雄。“郁鸿放斩钉截铁的说。

    ”谢谢你。“

    两人感慨中,举杯碰杯。

    对过一个房间的暗影里,正在拍摄着这一幕。

    一张张看似举杯又亲热的照片,不停的发送给程皓珊。

    程皓珊的笑容则是更加阴毒与得意了。

    两人的谈话其实没多长时间,就在顾馨茹和郁鸿放约定好的时间一到,郁鸿放也就带着萧墨蕴从餐厅里出来,一路将她送至栖庐公馆的门口。

    郁鸿放开车返回,萧墨蕴进去。

    ”夫人。“岗哨叫住她。

    ”嗯?“

    ”刚才进来的冷夫人,是您的妈妈吧?跟您长得很像。“

    ”什么?我妈妈来家里了?“萧墨蕴简直喜出望外。

    早知道,她根本不会和郁鸿放出去吃饭啦!

    飞一般的跑回宅子内。

    即刻看到,客厅内,一老一小,两个人都趴在那里,认真的钓鱼。

    一会儿钓上来一个颜色漂亮的金鱼,一会儿又钓上来一条大的。

    一老一少都笑的咯咯咯。

    萧墨蕴简直不敢相信。

    自己母亲,那个高贵冷艳的,向来脸上都没有丝毫笑容的母亲,竟然跟个孩子似的。

    ”妈妈。“萧墨蕴轻轻的叫了一下。

    ”蕴蕴,你回来了,柳柳真是太好玩了,妈妈跟柳柳在一起,都觉得年轻了好几十岁。“顾馨茹的像变了个性子似的,开心的看着萧墨蕴,像个老小孩儿。

    其实她依然那么美,带着一种成熟,一种冷艳,可,又是那么的不一样。

    ”妈妈,晚上在这里吃饭,我去给阿湛打电话。“虽然萧墨蕴吃过饭了,可看到妈妈过来,她还是想和妈妈和程湛以及柳柳在一起吃个团圆饭。

    她心里一边腹诽着郁鸿放:”上校啊上校,我真的不该和你一起去吃一顿饭哦!“

    一边掏出手机出去了。

    她想电话里跟自家男人撒会娇,所以不想让妈妈和柳柳听见,以至于,走出玄关之外才拨通。

    那一端。

    程湛坐在办公室里,眉头凝结的像一根麻绳,面上黝黑乌云密布。

    站在他身旁的,经常和他贫嘴的傅远此时此刻都不敢出声说一句话,可,眼睁睁看着自家少将的脸色越来越黑,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他又硬着头皮一张张的去翻那些照片。

    有前几天在剧组内,郁鸿放揽着萧墨蕴的,照片的角度就是郁鸿放将萧墨蕴揽在怀中,萧墨蕴哭的梨花带雨。

    每一张,都在透露着那种暧昧气息。

    再上面,又是今天的。

    暗黄的灯光下,萧墨蕴和郁鸿放两人举着红酒杯诉说迷离的样子,不得不让人联想到,他们是情侣关系。

    即便如此,傅远却不相信少夫人会是这样的人。

    明知道自己会挨批,看完这些照片,傅远依然鼓足了勇气正色的说道:”少将,我觉得夫人不是这样的人!首先以您的外形条件和您在军中的威势,您都比郁上校要优秀的多,其次,夫人和郁上校他们俩都不是那样的人,即便退一万步,夫人和郁上校真的有图谋不轨,他们会那么傻的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搂搂抱抱?少将,一定是有人在陷害夫人和郁上校。“

    ”你脑子不笨!“程湛冷冷的回了一句。

    ”少将,这么说您也不信?“

    ”你都不信,你觉得我会比你傻?“程湛依旧黑着脸反问道。

    ”不是那个……少将,既然您不信,干吗您的脸黑的跟个锅底似的?“傅远的心里立即轻松了下来。”

    “……”程湛。

    阴冷沉寒的看着他:“你说你这么笨,我怎么就选中了你做我的副官!”

    “……嘿嘿嘿。”被骂了,傅远还笑。

    正笑着。

    少将摔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傅远瞄了一眼:“少将,是夫人打过来的。”

    然后拿了手机递给了程湛,程湛接通,语气更冷更阴鸷:“什么事!”

    “吃枪药了你!”萧墨蕴立即听出了程湛语气里的冷硬。

    “什么事!”更为冷硬的呵斥之声。

    “今晚别回来了!”萧墨蕴气的简直想摔了手机了。

    “好!”

    ------题外话------

    晚一点,有三更。(没有误会哦,阿湛是在保护wuli蕴蕴)

    推荐:《妖精影后:蜜宠国民女神》

    作者:龙俞灵

    简介:

    遭人陷害,她害得父母被赶出家门,和家人决裂,只为了一个她深爱的男人。

    可是那个男人却在她们的订婚宴当日,宣布成了她堂妹的未婚夫。

    他和她堂妹一起把她踩入泥里。

    在她被她堂妹的人绑架濒临死亡的时候,是他只身一人过来救她。

    他说:“我要你,哪怕是死神也无法从我身边将你夺去。”

    重生归来,她要用更好的自己去遇见最好的你。

    且看白颜夕如何虐渣,走上人生的巅峰吧!

    本文1v1。

    男主腹黑,机智近妖。

    152716427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