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05:赶在凌晨和自家男人的幽会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收了线,萧墨蕴一肚子火气,这个万年冰山阎王男!怎么说变脸就变脸,比个小孩子哭还快!

    谁怕谁!

    我现在也是女主角了!

    没有你程湛,我照样生活的花样百出,灿烂着呢!

    一路怒气冲冲进入玄关,走进客厅。

    即刻看到妈妈顾馨茹和蔼的笑脸。

    以及柳柳期待的小眼神。

    “阿湛回来吗?”妈妈问道。

    “因为茹奶奶在这里,程湛哥哥一定会回来吃饭的对不对?茹奶奶,我程湛哥哥一定一定很喜欢你哒,就像你爱我,蕴姐姐爱我,我爱你们一样。”小丫头的心里满满都是一种和谐大家庭的团圆景象。

    一时间。

    萧墨蕴无法打击妈妈和柳柳。

    无法告诉他们,就在刚刚,她和冰山男人吵架了。

    “妈妈,您也知道的,阿湛现在是军区内最年轻的少将,每天等着他处理的军务,一些军事演习,一些边防工作之类的,都要等着他来处理,他……”牵强的谎言,萧墨蕴几乎说不下去。

    “没关系蕴蕴,妈妈都懂,阿湛是个好孩子,这几家孩子之中,就数阿湛最优秀,最有自律性,你要支持他的工作,在家多照顾柳柳,不要老是忙于你自己的工作,知道吗?”顾馨茹的反应相当大气和得体。

    “既然阿湛不回来了,那妈妈就先走了。”

    “嗯。”萧墨蕴有一些些的心不在焉。

    “茹奶奶,我不想你走。”柳柳却很是舍不得顾馨茹。

    顾馨茹看着女儿,看着柳柳,甚至于甄妈,都让她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家庭温暖,她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她的前半生都在无休止的牵挂着自己的孩子。

    而今,孩子终于回到了她身边,她觉得她再也不能荒废自己的后半生了,她要生活的热闹快乐。

    这样才能充实而美好。

    自己的女儿在身边的感觉就是好,什么都觉的是好的了。

    她意犹未尽的说道:“蕴蕴,妈妈觉得程沛,程洢,还有碧云,这几个孩子都不错,还有你的男闺蜜,那个温小子,你把他们都约在一起,妈妈给你们煲汤喝,你小姨都告诉妈妈了,你……不想面对你冷叔叔,所以妈妈不勉强你,妈妈赶过来,在这里给你们做好吃的,行不行?”

    “妈妈,你给他们全体做好吃的他们一定高兴死了,沾了多大的便宜啊,有这么大一个大美女给他们做饭,还那么好吃,我必须得问他们收费饭钱!”萧墨蕴哽咽着逗妈妈玩儿。

    “你这孩子……”

    “嗯,妈妈,等我跟他们都联系好了,我们再约时间。”

    “好的,妈妈走了。你和蕴蕴好好休息。”

    “嗯,妈妈再见。”

    “茹奶奶再见……”

    顾馨茹怀揣着一颗不舍的心离开了栖庐公馆,上了车,司机刚一开出,她就给冷锋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一边接的很快:“茹姨。您去哪里了?”

    “我去了蕴蕴那里。”顾馨茹平淡寻常的说道。

    “茹姨……蕴蕴她还好吗?”冷锋的语气里满满都是歉意。

    “锋儿,茹姨可以求你一件事吗?”顾馨茹突然恳求的语气问冷锋。

    “茹姨,您说什么呢,你就是我的妈妈,妈妈跟儿子说话需要用求的吗?”冷锋惶恐,他从小都跟茹姨亲,比跟亲生父亲还亲。

    “要是茹姨的事情茹姨就不用求这个字了。”顾馨茹喟叹说道:“主要是蕴蕴……”

    “蕴蕴怎么了?茹姨您快点告诉我,蕴蕴她怎么了?”冷锋的语气立即变得焦急起来:“茹姨,蕴蕴一出生就失去了母爱,她的母亲被我抢走了,前一阵子我又那么狠的侮辱她,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偿还我欠蕴蕴的债,您快点告诉我,蕴蕴她怎么了?”

    “就是那个她大伯哥家的程皓珊,心肠狠辣,她想害蕴蕴,被我发现了。”顾馨茹担忧的说道。

    “又是她!”冷锋的语气近乎咬牙切齿。

    “又是她?是什么意思?”顾馨茹没听明白。

    “我当时之所以那么生蕴蕴的气,两次前去侮辱蕴蕴,都是因为程皓珊从中作梗,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冲动,我是上了程皓珊的当!”

    “好毒辣!”顾馨茹陷入了冷静的沉思。

    她虽然是一介女流,平时也深入简出,可她骨子里存在着一股子冷静又英明的果断。

    片刻,她立即做出决定:“严密布控程皓珊,而且要不动声色,决不能走漏半点风声,不仅仅是程皓珊,她一个才二十岁的女孩子,再毒辣能毒辣到哪儿去?她的背后肯定有人指使,冷锋,包括她的父母亲,她外公那一方的人,都要严密布控起来!”

    “是,茹姨!”冷锋立即领命。

    合上电话,顾馨茹的凝眉冷思。

    思绪回到了二十年前,以及更早以前。

    那时候她还是萧远清的妻子。

    那位姓韩的男人,就暗中和萧远清较量过多次。

    这让顾馨茹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程家长子程昱的媳妇,不就是姓韩,叫韩雪晴吗?

    一股更为浓重的阴霾笼罩了顾馨茹的心头,但,她的心丝毫不慌张,她明确的意识到,要保护好自己唯一的女儿。

    一定要保护好。

    妹妹顾馨竹将蕴蕴送到云江来,不就是想要让她来保护蕴蕴的吗。

    孩子!

    妈妈一定拼死都不会让别人来伤害你的!

    对着车窗,顾馨茹轻喊着萧墨蕴的名字。

    萧墨蕴自然是听不到。

    她在家中正郁闷不已。

    实在憋不住了,可心里那股子傲气又不允许她打电话给程湛,于是乎,打电话给傅远。

    傅远接通的很快:“夫人。”

    “你家少将有新的相好的了?”

    “绝对没有!”

    “你拿什么保证?”

    “我项上人头!”

    “你人头我不要,不值钱!”

    “我所有的腕表,最不值钱的都要三十多万,最值钱的七八百万的都有,加起来五六十块呢,全都抵上,决不食言!”傅远可不想让夫人对少将产生任何误会。

    虽然少将和夫人之间的甜蜜日子跟他一个单身狗没啥关系,可每天吃点少将和夫人撒的狗粮,他也是甜滋滋儿。

    “这还差不多!”听到电话那一端少将夫人说了这样一句话,他才将悬着的心放心来。

    “夫人,要没什么事儿,我先挂了。”

    “嗯!”

    停顿了一下,萧墨蕴又命令道:“等等!”

    “还有什么吩咐,夫人?”

    “给我盯着点……”

    “夫人您放心吧,我一定做个您身边最隐蔽的间谍,绝对把少将给盯得死死的!”

    “你个笨蛋!”

    萧墨蕴气不打一处来:“你盯他干嘛,他一个榆木疙瘩,身边又有我这么灵俏的媳妇,他自然是不会主动出击别的女人了,我让你盯着那些别有用心的女人!真么见过你这么笨的副将!都笨成这样了,程湛怎么还把你留在身边做副官!”

    好一个萧墨蕴,把无从发出,没有发出来的火气,全都发在无辜的傅远身上了。

    可怜的单身狗哇。

    刚刚还甜蜜的幻想吃少将和夫人的狗粮捏,这一转眼,就被夫人喷的狗血淋头。

    而且,就连喷出来的内容都和少将一模一样的。

    都是嫌他笨!

    他们真不愧是一对夫妻!

    好吧!

    谁让咱是副官呢。

    他硬着头皮讨好少将夫人:“傅远笨是笨了点,可夫人吩咐的事情绝对尽忠恪守,夫人您放心啦,傅远决不会让任何一个女性,不!所有的母性动物,就是一个母苍蝇,它要有飞到少将的眼面前来的想法,我傅远绝对拍死她!”

    “噗……”萧墨蕴终于被逗乐呵了。

    心情好多了。

    欢喜着哄了柳柳一起洗洗涮涮便上床休息了。

    虽然程湛不在家,可两个小妮子在床上叽叽喳喳笑着闹着,说着女孩子家家的话儿,没过半小时。

    都睡着了。

    主要萧墨蕴白天拍戏拍的累。

    这一夜。

    她做了梦。

    毕竟男人不在她身边,怪有些想得慌的,就做了一些奇奇怪怪羞死人的梦。

    一觉醒来,正好是清晨五点。

    这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程湛帮她订好了时钟,所以一到五点,她就自然醒了。

    醒来,回味着那些梦境。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怎么变的越来不不知羞了?

    自从和男人合了床,隔三差五的被男人传授着程氏功守搏击术,她好似上瘾了一般,要是一星期男人不碰她。

    她都浑身痒痒的不得劲。

    讨厌!

    讨厌的男人!

    一咕噜起身,看了看熟睡的正沉的柳柳,她为她掖了掖被角,快速的洗漱完毕。

    萧墨蕴轻装出了栖庐公馆,跑步去了军区办公大楼。

    栖庐公馆是程湛的专属住宅,距离军区本就没有多远,平时程湛训练她的时候动辄都是二十公里,所以现在她跑着去军区,轻松的很。

    十来分钟便已到了军区的大门口。

    坏了!

    大门口岗哨森严,没有程湛带着她,即便是岗哨认识她,可军纪森严,岗哨也不敢违纪啊。

    正愁呢。

    傅远开车出来了。

    昨夜,少将在办公室里呆了一整夜。

    没人知道他在思虑一些什么。

    直到凌晨少将才吩咐他,该回去接送夫人去剧组以及接送柳柳上学了,他这才从少将的办公室出来。

    恰巧遇上了萧墨蕴。

    “夫人,我向您保证,少将他真的没有……”傅远一看夫人跑步过来了找少将了,顿时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当然知道!”萧墨蕴打断了傅远的话。

    “夫人您知道什么?”

    “我自己的男人,我当然知道,他肯定不会在外面出什么幺蛾子!”

    “那您还……”

    “一夜不见,我想得慌!快点把我送进大门里边去!”

    “是!”傅远只好从命。

    看着萧墨蕴进入大门然后跑步前行,傅远在心里直嘀咕:“少将,夫人的命令,我不能不从啊。您一夜未归,就等着罚跪搓衣板吧,哎,办公室有搓衣板吗?您需要我给您买一个回来吗?”

    突然发现自己的想法真的很阴损。

    悄没声的,傅远开车走了。

    与此同时,程湛的办公室外面,一处阴影处下面,筱琳玥似有若无的朝程湛的办公室看了看。

    昨天因为萧墨蕴和郁鸿放的求情,剧组四点就收工了,以至于她也有空回到军区里做个报签。

    顺大便,看一下程少将的反应。

    昨天下午以及前几天的那些照片,相信对于程少将来说,应该是个不小的冲击吧!

    筱琳玥很庆幸自己和程皓珊结成了盟军。

    还是程皓珊这样的大家族大背景有运转能力。

    分分钟能找到外省市的媒体。

    分分钟能找来大批的跟踪者,对萧墨蕴进行跟踪,跟拍等一系列暗里的活动。

    筱琳玥不由得轻笑叹息:“萧墨蕴啊萧墨蕴,虽然你得了程湛的宠爱,可又有什么用?在这样一个大家族里,你单单得到你男人的宠爱,你照样被人打压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本来我可以好心的告诉你这一切,可,谁让你抢了我心怡的男人让我没了梦想,又抢了我的女一号,让我在军中内外丢尽了脸面呢!你!活!该!少将一夜未归,这都是你和郁鸿放的那些照片的功劳啊!哈哈!”

    筱琳玥刚走。

    萧墨蕴到了办公大楼前,一眼便看到程湛的办公室亮着灯!

    她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向他的办公室门口,来到了门边,又轻手轻脚的。

    “鬼鬼祟祟的在外面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进来!”男人一声喝令!

    萧墨蕴立即推门,嘟着嘴走向男人。

    一夜未归。

    男人的胡茬长出了不少,原本青灰色的,现在变得黑了很多,有一些乱,男人的眸色里带着一些些的疲倦。

    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眸色里的幽远深不见底,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蓦然间,她觉得男人很性感,很有男人味,带着一股子沧桑感。

    极为的至惑人。

    和她梦境里的一样。

    本来想好的万言千语,她什么也没说,只一个起跑,猛然间扑倒他的身前,双臂一勾便挂在了他的颈子上。

    小唇盖上了那长满刚硬胡茬的唇上。

    ------题外话------

    明天会撒一小丢丢狗粮哦。

    152717541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