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06:这是军令!

时间:2018-05-25作者:嘉霓

    一向勇猛刚烈的男人,此时此刻,措手不及啊。

    可,她的柔软弹劲的小唇带着一股子香甜,猛然间盖上来,他便深深陷进去了。

    汹涌的热血自心脏向上喷涌。

    他整个人都极力的抑制着自己,将一双拳头攥的紧紧的,抵在办公桌上。

    粗粝的手背关节处,都被他磨掉了一层浅表皮,有鲜红的血丝渗出来,他也不觉得疼。

    只全身心的防备着小妮子对他毫无章法的攻击。

    他在节节败退。

    而她,这些日子里,被他言传身教的,功夫虽然不至于炉火纯青,却也有一股子青涩的猛势。

    她勾缠着他的颈子。

    小小的头颅忽而左边一下,忽而右边一下的乱动弹,仿佛是在诉说着自己的一种浓烈的委屈,他的身高高过她二十多公分,她吊着他,脚尖必须是踮起来老高才能够到他。

    但,这会她重心不稳。

    只能整个人都依附在的他的身体上。

    蹭来蹭去。

    她探索着汲取着那不一样的,专属于他的,带着浓郁烟草味的,带着一股子彻夜不眠的沧桑的男人味儿。

    她哼唧着,委屈的想要哭出来一般。

    半晌,她有些累了。

    只好暂时放了他。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氧气之后,她愤怒的嘟着小嘴:“叫你一个晚上不回来!不回来!不回来!你还记得,我们有多久没有切磋过功守搏击术了吗?”

    明明才两天而已。

    可她会耍赖!

    语毕,她不解气,踮起脚尖一口咬在他下巴处。

    “嗷……”胡茬扎疼了她。

    疼的她猛然间松开他,眼眸吃痛的瞪着他。

    片刻的分离,不仅仅没有让男人气血下降,反而是一种意犹未尽的冲顶。

    本来死死的按压在办公桌上的手,猛然一个合力回扣,便将她牢牢的擒住!

    “小狐狸精!”沙哑声脱口而出,他一个山呼海啸的推拒,将她硬生生的推到墙角与衣橱的空隙里。

    空间变得逼仄。

    狭窄!

    幽暗。

    他将她的双手按在墙壁上,然后腾出一只手来,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你现在很炉火纯青,已经不用我教了!”

    双手被他按住了,想反抗却没有他力气大,气不过,她便突然灵机一动,一腿曲起抵在墙上,膝盖恰到好处的掣肘了他。

    哼!

    她高傲的下巴猛然抬起,说道:“彼此彼此!”

    “小妖精,你在玩火!”

    “我就是要玩火!”

    手臂被他攥的嘎巴嘎巴响,贴在墙上的她的小头颅,像似快要被他摁扁似的。

    “报告长官!”

    正火上浇油之时,办公室的门外竟然一声洪亮的报告声!

    简直了!

    小妮儿的心尖子正痒痒的起火。

    这一刻,她恨的牙尖子错!

    谁呀,这么不开眼!

    男人更狠!一拳砸在墙壁上。

    他的手丝毫不觉得疼,可,墙壁上却印红了一片。

    “什么事!”声音阴寒的厉害。

    站在门边的后勤配备营营长吕思航从他这个角度看,他家少将就是站在墙角和衣橱之间的缝隙中。

    正在……

    上将大人您是在面壁思过吗?

    吕思航今天正好住在队伍的宿舍里值夜班,刚才晨起打算跑步一圈锻炼锻炼筋骨,却迎头碰上了文工团的一级演员筱琳玥。

    “筱上尉,您怎么在这儿?”吕思航和筱琳玥的军衔其实是一样的,但,筱琳玥毕竟是明星嘛,平时出入军区的时间也比较少,都是偶尔慰问的时候,才会下到兵团里来。

    部队里的很多男兵都蛮喜欢的筱琳玥的。

    吕思航也对筱琳玥有几分尊重和崇拜。

    “呃,我差不多一个星期回来做一次报签,这不昨天回来晚了,就在连队里住下了,一早起来我是打算跑步锻炼身体来着,却看到……”

    “看到什么了?”

    “咱们军区最年轻的少将大人的办公室在亮着灯,好像他一夜都在办公室里待着。”筱琳玥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吕思航的表情。

    “呃……长官们的事情,咱们做下属的不好过问。”吕思航倒是个恪守本分的。

    “我知道,咱们少将日理万机的,每天多辛苦啊,我就是觉得你们是后勤配备营的,你不应该多关心一下长官大人吗?一夜未归,冷不冷,饿不饿?渴不渴?这是天经地义正大光明的事情!”筱琳玥说的义正言辞。

    “……”吕思航沉思。

    “这也是吕上尉您立功的机会呀。”筱琳玥不紧不慢的怂恿。

    “明白了!”吕思航朝朝临月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谢谢筱上尉的提点!”

    然后转身,跑步来到办公大楼前。

    果然看到少将的办公室亮着灯。

    少将加班一夜?

    一定很乏困了吧?

    这个时候,适当的问一下他要不要煮点粥让警卫员送来?要不要给您倒一杯开水?

    要不要……

    吕思航一边打着腹稿,一边喜悦腾腾的前去敲少将的办公室门。

    来到门钱,才发现,门是大开着的。

    而少将!

    竟然在一个犄角旮旯里面壁思过?

    这是个什么情况?

    “少……少将,属下就是看到您……”吕思航的语气都结巴了。

    “什么事,请尽快说?”男人尽量平复着自己的怒。

    他不能回头,无法转身,不能动弹。

    因为此时此刻,可恶的小妮子正在揪拉拽提扯的耍着顽皮。

    他周身的汗毛孔都根根竖起来了。

    他已经一动都不能动了。

    甚至,连声音他都要抑制着发出。

    因为不敢想象自己发出的声音会是怎样的沧哑带着浓郁的味儿。

    要是让前来汇报报告的小兵听到他渴哑浑劲的嗓音。小兵会做怎么想?

    少将这是得了亢奋症吗?

    此时,他还以为站在门边的是个小兵。

    偏该死的小妮子越玩兴致越高浓。

    他嗓音已经提到嗓子眼了,他一遍遍的用他的意志力按压着!

    身体在战栗!

    “少将!您这是怎么啦?”站在门口的吕思航眼尖的发现了少将的异样。

    少将这是生病了吗?

    寒冬腊月的天气里,少将彻夜未归家,没在热烘烘的炕头上有老婆给暖着,少将这是冻着了?

    一定是!

    要不然怎么会打颤颤?

    吕思航飞速转动着自己聪明的大脑,做着正确的判断。

    可判断正确也无用。

    因为没有少将的命令,他是不敢贸然进入上级领导办公室的。

    然而。

    吕思航的心里是雀跃的。

    并且,是十分感激筱琳玥大美女的。

    这是多么绝好的为少将效力的机会呀!且得抓住呢。

    于是乎,即便不敢进去,吕思航站在门边不走。

    他苦心扒拉的只等少将临危受命与他。

    好让他立个军工呢。

    “嘻嘻,他还没走呢?”萧墨蕴手指在男人的小腹处不轻不重的写着腹语。

    男人屏住呼吸,尽可能做到不动声色。

    等了许久不见少将有吩咐。

    吕思航再一次打了个报告:“报告少将,我是后勤储备处的营长吕思航,我刚才路过这里看到少将您的办公室在开着灯,所以进来看了一下,少将您要是有什么吩咐请尽管吩咐属下,属下定当万死不辞!”

    “吕思航是吧……”程湛拖着一口浑厚的中气,为避免低吼出声,他拉着长长的尾音来释放自己的心火。

    “是,少将!我叫吕思航,是……”吕思航越发有精神了。

    但,他的话介绍并没说完整。

    “我命令你,立刻马上,迅速从这里滚出去,在训练场上罚跑一百圈,然后一年内别让我看到你,否则,你将受到很严重的军法处置!”程湛犹如苍穹狮吼一般对吕思航一番怒卷狂澜的吼叫。

    差点震碎吕思航的耳膜的同时,也差点震碎自家媳妇的耳膜。

    吓的小妮子将某一物死死攥紧。

    吓得吕思航眼珠子瞪大。

    “少将……”

    “滚!”又是一声震天怒吼!

    “是!”打了个标准的军礼,吕思航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办公大楼。

    随即,少将办公室的灯关灭。

    “小女人!玩火**的道理你懂吧?今天老子要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赶明个能上房揭瓦!”一声嘶哑的低吼,男人直接把小女人拖入内室。

    天色,渐渐隆明。

    吕思航已经在训练场上跑了一个小时了,平日里他都是做一些采买备购批条等工作,等于是办公室内耍笔杆子的白领之类型。

    这忽而间的一下子让他罚跑一百圈,他觉得他的腿会断。

    训练场上很多人不明就里,跟上去问他,他哪敢说出实情?

    再说了,他也不知道实情。

    不知什么时候,筱琳玥跟上了他:“吕上尉,您这是……”

    “别提了!”吕思航气喘吁吁。

    “怎么了吕上尉?”

    “哎……少将他,在发火,我撞到枪口上了。”

    “哎呀,真对不住,我……我当时是想着我是女兵,不好出入少将办公室才拜托您去看一下,我……我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筱琳玥一副自责的样子。

    “和你没关系,幸亏不是你,程少将那个人是丝毫不给女人留情的铁面阎王!要是罚你跑一百圈,你一姑娘家家的,更承受不了……”吕思航还不忘保护美女。

    “谢谢,那吕上校,我还要去剧组,我先走了。”筱琳玥心里激动的都快要抱住吕思航狂亲了。

    高兴呀!

    惬意呀!

    心口那口恶气出来了她痛快呀,痛快的她想分分钟奉献自己!

    以供大伙享用!

    不过,还不能过早的高兴,她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傻缺赫连蓝汐,一并联合更有效的力量再接再厉痛打落水狗。

    筱琳玥飞奔。

    清晨六点半,天色隆明亮。

    室内还有些若隐若现的感觉,程少将的办公室内室内,只有一张六十公分宽的行军床还是折叠起来的放一边的。

    等于,俩人的疯狂搏击战全程都是或站着,或坐着。

    或直接将她贴在墙上。

    如此条件艰苦卓绝下。

    彼此却尝到了不一样的甜。

    甜过了,惬意了。

    小妮子开始秋后算账:“你这个表里不一的闷骚男!你真是鬼点子太多了!你怎么知道你昨天莫名其妙对我那么冷冲一顿火气,我就会今天一大早来找你?然后你在这里为我准备好了这么丰盛的一顿早餐!你……你怎么这么坏?”

    “……”男人。

    看着这个打乱他一切计划的磨人精小妖精,男人真的想分分钟揉碎她吸收她!

    小妮子真能!

    怀想他当年在特种兵训练营的时候,全球的尖子兵种都集中在一起训练自制力,而他的是当中最强的一个。

    结果,今天被这小妖精给破了他坚守多年的记录!

    小妮子来办公室之前,那个躲在办公大楼外面阴影部分偷懒他的筱琳玥他其实察觉到了,在监控器的角落里,虽然只是个隐约的背影,可他已经分析出那是筱琳玥。

    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若有似无的偷看他?

    毫无疑问,背后一定有主使者。

    程湛猜测一定是筱琳玥也和韩启山程皓珊合谋了!

    只有这一种解释能解释的通!

    而今,小妮子一清早的破坏了他营造好的愤怒气氛,现在能用什么方法弥补?

    看着一脸满足的小女人,他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个小妖精,你自己闯的祸,也只能让你吃点苦头了。

    思虑好,他便起身一个横拖将她拖入盥洗室为她清洗一番。

    然后又为她整理好衣衫。

    “哼,瞧你那小样儿,得瑟什么?再得瑟还不是乖乖的为我穿衣服?疼我就疼我,别每次心里是疼我爱我的,却表面一副拒我于千里之外的表情,真能装!”小妮儿喜滋滋的,像得到战利品一样的数落着自家男人。

    浑身还懒洋洋的,待会儿得靠在他怀里休息一会儿才能去剧组。

    这样想着,整个人都朝他身上靠了过去。

    然鹅!

    男人猛然一个立挺,向后退一步站稳。

    这一家伙差点晃了她个狗啃屎。

    气的她想拧他鼻子转一圈。

    “你干嘛!”气不过的语气。

    “萧墨蕴!”冷如万年寒冰的语气。

    “……”萧墨蕴整个人愣在了当下。

    “现在,立刻,去训练场罚跑步五十圈!”语气里的阴冷和无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这是军令!”

    ------题外话------

    二更在下午七点钟

    1527234569
小说推荐